第12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彭野极淡地笑了声:“你一直都挺明事理的。”

安安抿着唇,低头。

彭野看一眼头顶的星空,不知在说谁:“既然做了决定,就没必要忐忑,干好自己的事,安心等结果。”

安安一愣,豁然开朗。

“彭野大哥,我就知道来找你是没错的。”

彭野看她还在揪草,说:“别揪了,小心揪到羊屎。”

安安破涕为笑。

彭野这才站起身,说:“你在这儿住一晚上,明天再走。”

“你们这儿还有女人住的地方?”

“是,队里有个熊猫。”

安安又笑了,走两步,肚子咕咕叫。

彭野挑着眉回头,她窘迫道:“晚上没吃下饭。”

彭野说:“去食堂给你找点儿吃的。”

**

安安坐在桌边啃馒头。

彭野站在门边抽烟,思索着是让警察查安安的账户,还是等安安自己把黑狐的钱交出来。

已出院的十六摸过来,勾住彭野的肩膀:“哥,你最近女人缘不错啊。”

彭野看了他一眼。

十六仗着自己带伤,彭野不能拿他怎么样,道:“那韩玉我听尼玛说了,看着外柔内凶,不好对付。这个不错,柔顺,年纪小。你一出手,绝对拿下。”

彭野:“越说越不靠谱了。”

十六收敛了,看了彭野一会儿,道:“其实程迦挺好的。外头看着冷,心是真好。可七哥,都这些天了她也没消息。”

彭野低头抽烟,没说话了。

**

上海。

客厅里的水晶吊灯开了,光华灿烂晃人眼。

餐厅却漆黑一片,只有吧台上方开了盏圆锥灯。程迦坐在高脚凳上,双手伸长平放在台面上,头枕着手臂,看不清表情。

方妍见到高嘉远伏在程迦腿间的那一刻,失声痛哭;

高嘉远则把程迦连日来的冷漠归咎于方妍,叫她滚出去。

可…和方妍一起来的还有程母。

高嘉远走了。

程迦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人像醉了,睡了,死了。

光明的客厅这边,方妍蜷在沙发上哭:“…我从初中就喜欢他…十多年了…我们最近很好…我前天还去过他家…”

方妍泣不成声:“程迦采风回来,我给她说过高嘉远,她知道的。”

程母面色镇定:“迦迦,解释一下刚才发生的事。”

程迦伏在桌上,没动静。

“我在问你话。”

“…我一直避着他,今天没和他睡…”

方妍:“这么说,你之前和他…”

程迦:“那时我不知道你和他的关系。”

方妍咬紧嘴唇,什么也没说,直掉眼泪。

程母:“方妍你先回,我和迦迦说几句话。”

方妍含泪起身,想起程母打程迦那一巴掌,又于心不忍:“阿姨,我们一起走吧,都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程母道:“我知道,你先走。”

方妍说不服她,自己都顾不了,转身出门。

偌大的空间只剩母女两人。她在光明的吊灯下,她在昏暗的吧台边。

程母从茶几上拿了烟和打火机,点燃了靠进沙发里,缓缓吐出一口气。

她望着几米开外自己的女儿,那孩子仍趴着,一小束圆锥形的暖光打在她头上。

打了女儿一巴掌后,她一直后悔,意外听到方妍和女儿的对话,方妍说她语气不好,要来家里等她,她一起来了。

这么久了,她尽心尽力和方妍沟通,希望方妍能治好她的病。

结果,程迦弄了方妍追求十年的男人,给她脸上打了狠狠一耳光。

她记不清多少年了,她习惯一呼百应,不会为人屈就;她不愿做母亲,直到遇上真爱加之体虚可能绝育才留了后。她因此退出演艺圈,葬送事业。或许女儿代表桎梏,她对她始终有芥蒂。

女儿一天天长大,青春如花,丈夫对女儿的宠溺无法无天,她与女儿脾气都太硬,冲突不断堆积,与丈夫的矛盾也随之加剧。

直到一场车祸带走她最深爱的男人,她的内心彻底坍塌。

她记得那晚,已经深夜,她不让他们出去,可女儿太任性!

她怨恨她,但生活要继续,她很快站起来,终究还是负责任地给女儿最好的物质生活。她那么抱歉丈夫死前几年她总找他争吵,为了伤害而违心地攻击他的梦想。

直到发现女儿患有躁郁症,情绪不稳,追求刺激,性.欲强,滥用烟酒药品,抑郁,有自杀倾向,她才意识到要关心她。

可久病床前无孝子,久病床前也无慈母。至少她做不到。

照顾病人太多年,她一直不好,她被她逼得几乎崩溃,她厌烦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给她收拾烂摊子。

女儿爱上丈夫的朋友徐卿,她不能接受。为阻止女儿犯错,她找到徐卿,让他谎称他们俩有关系,让女儿死心。

徐卿很震惊,她告诉他:“迦迦现在小,不懂事;等她长大了,她会后悔,会怨恨你这个老男人占用了她的青春她的生机。”

徐卿最终同意。

女儿彻底放手,与她原本就恶劣的关系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后来,她遇到第二任丈夫王陵,夫妻恩爱,继女王珊也乖巧体贴,是每个妈妈都想要的完美女儿,她仿佛获得第二次生命,和一段从未有过的母女情谊。

可程迦再次把她的婚姻和家庭灭得粉碎。

她不想关她去精神病院,花大把的时间和方妍沟通,给她请医生,可她拒不配合。

她开始怀疑,所谓的躁郁症不过是她不负责任伤害折磨他人并获取关心和宠爱的借口。

她累了,前所未有的疲累。

**

“迦迦。”程母呼出一口烟,语调冷静,像珠子落在地板上,“你又越线了。”

“…我尽力了。”

程迦声音微弱,几不可闻,“高嘉远知道我的病,他引诱我,但我没有…”

“你是成年人了,就不能有一回控制你自己?”程母忍怒,“得病就可以不负责任又轻而易举取得所有人关心和原谅,全世界的人都想得你这种病!”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