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你在工作,能带上我?”

“能。”彭野说,“我算半个参观。”

说话间,程迦的手机响了。

彭野眼皮一垂,仍是江凯。他平静问:“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星期前。”

她已表示清楚,但江凯还和当年追她时一样,不达目的不死心。

她要接。彭野把电话拿过来,站起身:“我和他说。”

程迦不阻止,要跟他走,彭野看她一眼:“男人对话,你听什么?”补了一句,“我知道分寸。”

程迦于是平静留下。

彭野沿着曲折的小路走过茂密的树桠,到一边接起电话,先没做声。那边男人声音挺清晰:“迦迦。”

彭野说:“喂?”

对方沉默半刻:“你是谁?”

“彭野。”彭野拿支烟含嘴里,单手点燃。

他无需自我介绍,昨夜程迦喊过他的名字。

“我找迦…”

“程迦长大了。以前追小女孩的方法不管用。”彭野直截了当,“那个叫徐卿的男人不够好,所以她能被你追到手。”

“但现在,你来抢个试试?”

那头一阵沉默,开口时却已平定。

“迦迦她什么都和你讲了。”固执如江凯,却也在一瞬间意识到这个叫“彭野”的男人在程迦心里的分量。像程迦那样的女人,她给他讲她的过去,就是给了他所有的信任,甚至最难得的,依赖。

他认清了,终于放手,说:“我明白了。”

彭野说:“好。”

要挂电话,江凯说:“其实这几天她和我说得很清楚。但我还缠着,以为能和以前一样。我这几天的行为,代我和她说声对不起。”

“她很大气。”彭野立在阳光斑驳的树下,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对。”江凯怅然一笑,“错过了。当年太年轻,太固执,一条人命压在身上,承受不了。”

彭野说:“我理解。”

“谢谢。”江凯要挂电话,忽问,“如果是你?”

“过去不知道,但今后,”彭野略微笑笑,话就不经意下了力道,

“程迦这个女人,不管世上死了谁,我他妈都不会放手。”

第60章

chapter(务必再看新增作者有话说。只是水土不服。本章断点没断对,是我的失策。我想写的是犀牛和大象。)

茫茫非洲大草原,动物成群聚集在河边喝水,长颈鹿,斑马,犀牛,角马…吃饱了的狮子在草丛里睡觉,猎豹趴在树枝上打盹儿。

草丛里蚊虫扑闪。

程迦戴着帽子,穿着迷彩服,踩着高帮的靴子,跟在彭野身后不远。

同行的有当地的管理队和护卫队,全是黑人,队长叫摩根。

程迦听他和彭野讲着近几年保护区的盗猎情况,他们竭尽全力,可动物仍频繁被屠杀,以大象和犀牛为主。

程迦来过非洲,但去的是中部的私人保护区。克鲁格保护区有一百多年历史。有人保护,大象和犀牛的数量和种量都在锐减。无法想象没有保护区,非洲的野生动物境遇会如何。

没过一会儿,前边遇到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围着一只犀牛奔来跑去。犀牛在发怒,朝人攻击。白大褂们飞跑躲闪,四下逃开。

犀牛跑了不一会儿,摇摇晃晃,轰然倒塌。

原来在给它打麻药。

一只小犀牛在妈妈身边绕圈圈,急得横冲直撞,被几个工作人员拿网套住。

彭野他们走过去看。工作人员拿着小桶粗的针管,给犀牛角内注射液体,把它染成紫红色。

程迦走去彭野身边,沉声问:“这是干什么?”

“给犀牛角注射毒素。”

“毒?”

“新研发的,人接触了对身体有害,但对犀牛无害。”

“为了不让人盗猎?”

“对。毒素里添了颜料,带紫红色的就是有毒的犀牛。”

母犀牛很痛苦,一汪眼泪顺着眼角淌下来。小犀牛担心妈妈,急得在网里拼命挣扎,拖着三个高大强壮的黑人在草地上滑。

程迦盯着,问:“很疼?”

“疼,但保命要紧。”

一行人没有久留,继续往前走。

程迦抱着相机拍照,忽然,她在镜头里发现异样。抬头,她望见了秃鹰。

远方天空,多只黑色的大鸟在空中盘旋。

和在可可西里一样,这是有大型或大量动物死亡的标识。

摩根也发现了成群的秃鹰,骂了句:“该死。”

一行人赶过去,在低矮的灌木丛里找到一头巨大的非洲象,象牙连同整个面部被割掉,露出黑红的血肉和巨大的森白的头骨。

“切掉面部是为了保存完整的象牙根。”摩根对彭野说,“大象和犀牛被取走象牙和犀牛角后,一般都不会立即死去,然后,活活疼死。”

摩根说,母象的象牙比公象小很多,但盗猎者不会放过,有时甚至屠杀刚长出牙的小象。

腐臭味招来大量蚊蝇。

程迦走过去拍照,刚才巨大象身遮挡着,绕过了才发现还有一头小象,奄奄一息了,还拿鼻子缠着妈妈的尾巴。

摩根查看后说它很幸运,如果鬣狗群来了,小家伙会被咬死吃掉。

他指着周围的大象脚印,告诉彭野和程迦,大象是一种非常讲感情的动物,这头母象死后,族群的大象们在周围守护了至少四五天,不让秃鹰鬣狗咬食,然后才离去。大象还会抚摸死去同伴的尸骨,为他们哀悼。

程迦问:“为什么不带小象走?”

“小象不肯离开妈妈。”摩根看着那可怜的孩子,道,“这头大象是族群里的长者,掌握着一个族群寻找水源养育后代的所有经验,她死了,对整个族群是极大的打击。”

队员们把小象抬起来放进笼子,奄奄的象宝宝拿鼻子揪住妈妈的尾巴不放,张开嘴,发出一声撕人心肝的悲鸣。

程迦从未听过大象叫,回头望那只象宝宝,在它乌黑的大眼睛里看到滚滚的泪水。

动物不会说话,所以人听不到;

可动物是会流泪的,只是人依然看不到。

程迦别过头去,见一个黑人小伙子红了眼眶。她想到了尼玛,走过去问:“小象救得活么?”

小伙子用蹩脚的英语说:“存活率不高,他们很多会不吃不喝,惨叫,撞笼子,撞墙。”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