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过安检后,程迦去了趟洗手间,彭野等待的时候,看见对面精致堂皇的钻石店,一世界白灿灿的光。

南非钻石,世界闻名。

彭野看着,不经意咬起了嘴唇。

他所有积蓄都准备用来给保护站建立保护区现场勘查小组。

他看了一会儿,从塑料袋里拿瓶水来喝,却意外抓出一张小票。

无意间一瞥,彭野看见了pregnancy test kit.

文里,医生说了,水土不服。水土不服。水土不服。没!怀!孕!程迦不吃药买试纸只是为了确定,也说明她很重视这件事。仅此而已。

这章是我的失策,断错了地方,害得歪了重点。我已经很后悔了,我想写的是犀牛和大象。

另,

野哥并没有玩笑似的对待女人。

先说赌场,男人赌女人,女人也赌男人。赌约可能就是一个美女说,谁赢了,我亲谁一下,或者跳支舞,游个船什么的。→_→你们以为是什么,那里是正经的地方,不是黑.社.会啊亲。

→_→当然,不排除**跳调得好,看对眼了结果约了个炮= =迦爷去就赌男人了。

再说韩玉,

韩玉眼中,彭野对她物质方面很好,和她一起后和周围女人保持距离,但对她感情不够深。

对韩玉,彭野的确感情不够深,但绝非玩笑和玩弄。当时他对韩玉就是喜欢,没到深爱的份上。这和他年轻时的性格有关,心思都在玩乐上。在恋爱方面不细心也不耐心。再说,现在很多人谈恋爱都是从喜欢慢慢谈到爱的吧。

然后说阿槐。

阿槐一开始的身份决定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就是那样了。他也没把阿槐当玩笑。不管是说话还是举止,他都很尊重她。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曾经迦爷问野哥,就是那天在小卖部门口撞上一个站街女的时候,迦爷问他是不是这么找上阿槐的。彭野说嗯。迦爷特意问了一句,是你找的阿槐?彭野说:嗯。程迦又说:阿槐说,是她找的你。彭野说:不都一样么。

→_→这要是放在一般男人身上,我能说有99%的男人会立刻撇清,说当初我是醉酒,被她拉走的。要她不拉我,我啥事没有。当然,这么说也是对的。

= =总之,他没把任何女人当玩笑。

我知道你们都认真看文了,然而这没什么卵用,所以,来吧,决一死战。

☆、第61章

在候机厅等飞机时,两人没怎么说话。

程迦很平静,彭野起初有些心事重重,后来平静了;反倒是程迦,渐渐变得心事重重。

飞机得在香港中转,头一段从约翰内斯堡去香港的旅程13个小时。

彭野票早定了,程迦后买的,跟着他坐,没买头等舱。

上了飞机,程迦把小登机箱举起来放进行李柜,后边彭野几步上去接过,嗓音低沉,说:“我来,你别动。”

“就两件衣服,很轻。”程迦说。

坐下后,旁边有人往上塞行李,彭野看着,抬手护住程迦的头。

程迦看他一眼:“矫情了。”

彭野平静道:“别摔下来砸到你的头。”

“…这黑人兄弟比你还壮,他那箱子比我的还小。”

彭野:“…”

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事儿,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别的对话。

起飞后不久,空姐过来送餐,问要什么饮料,程迦说:“咖啡。”

彭野拦住,说:“不用了,牛奶。”

程迦略微皱眉,觉着他今天不大对劲,但也说:“那就牛奶。”

彭野问:“还犯恶心么?”

程迦:“没。”

过了一会儿,她发现他还在看她,淡淡问:“怎么了?”

彭野说:“辛苦你了。”

程迦想想跑南非一趟,的确折腾,但:“还行,说不上辛苦。”

坐了快七八个小时,程迦腿有些水肿,她弯下腰揉腿。彭野见了,俯身给她揉捏。

程迦并不习惯。彭野是不喜欢在公共场合举止紧密的人,她也是。

但男人手劲儿大,收着力,捏得又酸又软,程迦也就没挣。

隔着走廊,坐了个带着女儿的父亲;小孩坐飞机时间太长,辛苦又累,发脾气呜呜直哭,父亲把小孩儿搂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哄。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