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玖月晞作品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尼玛想起麦朵,捂着眼睛,哭得气儿都不顺了。

十六眼睛也湿了,拍着他的肩膀,叹:“叫你别喝酒吧,喝了酒容易哭。”

程迦一声没吭,趴在桌上没动静。她喝了几碗白酒,人醉了。

彭野说:“我先把她送回房间。”

彭野扶起程迦的肩膀,她脑袋撞他锁骨上,她睁开眼,直直看着他,脸颊红扑扑的,眸子里装了水,星子般闪耀。

那少见的温柔像一阵细雨,彭野心一滑,仿佛磕了个跟头。

他把她扶起来,拉开椅子,另一手伸到她膝窝下,低声说:“你醉了,去睡吧。”

“好。我们去睡。”她醉酒时也挺安静,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阖上了眼睛,说,“彭野。我就和你睡一辈子。”

彭野一愣,心一磕,跟抽了一刀似的。

一桌子人都安静了。

德吉大叔的眼睛里闪起水光。桑央的眼泪开了闸哗哗直流。

那是说给所有人的信念。

**

彭野把程迦抱回宿舍,放在床上,她有点儿难受,皱着眉翻身。彭野俯身,捧着她的脸,吻她的嘴唇:“程迦。”

“嗯?”她模糊地应着。

“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她醉了,却还记得:“我就和你睡一辈子。”

他没醉,眼睛却湿了。

他吻着她,略微哽咽:“好。”

“你和德吉一样。”她说。

“——是。”

“没关系。”她又说。

他无声无息,埋头在她颈窝。

**

第二天,队里出去巡查。当初,彭野在风南镇时得到消息,黑狐会在一星期后进入无人区盗猎,但具体位置无人知晓。

德吉送大家一程,也带薛非去看一处无名墓地,那里葬着在无人区牺牲的人。

十月底的高原,天依旧湛蓝,冷风却开始肆虐,草木也转黄,天地露出萧索之态。

行车没多久,前方出现一处墓地,一座座灰色的墓碑伫立在枯草丛生的山坡上。

众人下了车过去,程迦在队伍最后边,远远听着德吉给薛非讲每个墓碑的故事。最后,走到高处一座老旧的墓碑前,德吉停下了。

它似乎在那儿站了很多年,黑色的面儿剥落,露出里边灰白的砂石。

多少年风吹雨打。上边篆刻的名字不清晰了,只有个隐约的“仁”字。

德吉粗糙的手抚摸那座墓碑,他满是褶皱的脸上现出淡淡笑容,似悲戚,似追忆,又似超脱一切的淡然;

只说了一句:

“仁央大叔,现在你是我弟弟了。”

日升月落,风吹草长。

当年,我还是跟着父辈奔跑的小小少年;转眼,时光就带我追上了你。

只道一句话,我便潸然泪下。

**

高原上,亘古不息的,只有风。

**

德吉告诉薛非说,仁央是七八十年代的保护者,是他的父辈。

程迦问:“仁央大叔怎么死的?”

“被燃烧瓶砸到,烧成重伤,那时路不好走,车也不好,没日没夜开了两天才到医院。”

冷风吹得程迦脸颊疼,她套上冲锋衣的帽子,跟着众人穿梭在墓碑里,往回走。

德吉的脸习惯了高原的风,风吹着他的长辫子,他讲:“前些天哪,咱们站里路过几个旅游的小伙子,年轻人愤青,和我们聊天,说现在人心不古,国家没有凝聚力,要是遇上打仗,中国人不会再像几十年前那样热血,为国家牺牲。我说啊,这都是浑说。”

德吉话里没有半点激动渲染,道尽朴实无华:

“别说我们这个小保护站,也不说远了的驻守边关的军人,就说最普通的民警,刑警,消防员,缉毒队员,哪个不是每天出生入死,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奉献?

和平时期尚且如此,更何况战争。

我对小伙子们说,‘况且呐,这群人做这些事,不止是为了国家,而是为了你们,为了我们。’生活里哪里都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他们太平凡,太不起眼,没让大家看见。”

德吉一番话说完,年纪小的尼玛和涛子红了眼眶。

是啊,和平时期尚且如此,更何况战争。

人总有一种情感,不肆意,也不张扬,可只要你提及,我便热泪盈眶。

人总有一种信念,不为输赢,不求名利,可只要你坚定,我便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

原野苍茫,薛非说:“人都齐整,照张相吧。”

德吉带了一众人排排站好,程迦站在薛非身旁,对面一排人各个表情肃穆。

空中飞过一只鹰,鸣叫着俯瞰荒野。

程迦抬头看;彭野抬头看,德吉也看,一个个都看,心有向往,同鹰一道乘风飞翔。

薛非喊:“一,二…”

众人收回目光,表情严谨。

灯一闪,时间定格,地老天荒。

**

德吉走了,一队人也出发。

五至七月的盗猎猖獗期已过,十月底的可可西里仿佛恢复平静,像一片枯黄的荒漠。彭野他们路过几个藏羚暂栖息地,并无异常。

这一路和最近半月一样,并没见到被屠杀的藏羚尸体。

走到第三天,如彭野所说,第一场寒潮早早席卷无人区。气温骤然下降至接近零度。

到了晚上,一行人在背风坡扎了营,升起篝火堆。这会儿他们离藏羚远,不怕吓着羊。

食物还是馒头咸菜,外加土豆苞谷红薯之类饱肚子又不容易坏的蔬菜。石头担心薛非吃不惯,薛非笑:“程迦和达瓦两个姑娘家都吃得惯,我有什么吃不惯的。”

达瓦说:“我粗糙惯了,你是大城市来的,怕受不了这份苦。”

薛非把拐杖扔一边,盘腿坐下,笑:“别,我就是个糙人。”

达瓦问:“你一直是做记者的?”

“对啊,那会儿…”

  如果觉得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玖月晞小说全集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