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人常说,名字与运道大有毗连,素珍觉得这话不假。这位右相本便姓权,名非同,字相宇,又字欧巴,就连家里的马也特别威风,叫作欧巴马,后约是嫌相冲,改相近谐音为奥巴马,听去同样给力。

依照冯美人的指示,她和冷血要到上京去找一位叫傅静书的世叔。据说这位大人是他的挚交,官拜翰林侍讲学士。

静书,净输。

名字取得不好,这职位便也让人郁闷了。侍讲学士是从五品官阶,鱼肉鱼肉百姓尚可,会考猫腻却免谈。若区区从五品都能猫腻,上面的一二三四品还混什么。没有任何福利可言,素珍心想,这叫她情何以堪。

更让她郁闷的是,冷血那孩子放着大道不走,专拣林间小道,导致二人一路遇到不少讨要植树费的绿林好汉。

在冷血将第三拨好汉“送走”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爆发,说改走大道。

冷血不干,说这是体验生活。

素珍道,逛市集,遇恶霸,救孤女,逛青楼,这些才叫体验生活,我看你八成是想试试自己身手。

冷血说,你那是小说,而且是掉牙的,只走到一旁吃干粮不理她。

素珍走过去,一把捋起袖子,冷血脸一红,随即轻斥,“妇德。”

待她眼泪婆娑的指着臂上被蛇虫鼠蚁叮出来的包包,终于,冷血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妥协了。

到了市集,素珍直奔酒楼而去,冷些一把拽住她后领,“不是说逛市集,遇恶霸,救孤女,逛青楼吗?”

她不屑回道:“这些我在淮县早做过了,你忘了啦?”

冷血顿时绿了脸。

二人寻了镇上最好的酒楼,客人极多,热闹的很,素珍正在美美的大碗酒大块肉,却听得身旁冷血突然道,“刚进门那五人,中间那蓝衫的必定身负重伤。”

“冷血你鼻子真好,比狗还牛。”

她夸冷血一句,冷血却不乐意,恶狠狠说这是出自绝世高手的判断你懂不懂。

素珍心道老子没打算懂,只转去打量那五名男子。

无他,这进出客商中,数这几人最好看,尤其是中间那两位。其中那个蓝衣青年,眉是山墨翠,眸萃星魄色。另一个男子身着白袍,眉宇轻泛间似装深壑。这几个人坐在一处,便好似将四处的人都隔绝开来。其他三人约摸是家仆随从,一个面貌寻常目光温莹的老者,另有两个青年,都是精锐眉目。

冷血说,请注意形象。

素珍手指摇摇,说不打紧,你看姑娘家们都在看。

冷血说,你别忘了自己现在是男人,女看男红袖添香,男看男,断袖找死。

素珍怒,这乌鸦嘴——白衣青年和其中一名随从果瞥了她两眼,也不见杀气,但那眼神足让人心惊肉跳。

冷血一声冷笑,桌下,素珍伸手一拉他,只改看她的鸡鸭鹅,这样一直相安无事到那几人结帐。

004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两桌甚近,素珍隐约听到一名随从微惊说钱袋必是在途中拉下了。

小二本是一副我大爷的恭敬状,闻言立刻换了一副你大爷的不屑色,眼梢一掠几名身形魁梧的堂倌。

店里顿时静下,看起热闹来。

“这个押下做饭钱,另外,我们需要一间上房。”

这时,那白衣青年却伸手一摘头上玉簪,递给小二。素珍心里一动,那簪子通体如雪,纹理古朴流蕴,非但是精品,必定是上上品。

小二两眼放光,看向掌柜的,后者同放光。

眼看掌柜的便要去接,那蓝袍男子却拦下,“七弟,这是父亲赠你之物,万不能给。”

他说着一声低咳,众人一凛,老者立刻紧张的问了句是否伤势发作,他只说无妨,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道:“掌柜的,你将这东西拿到镇上最大的当铺典当了,将票据留好,在下改日来赎。”

他手下的人看到那东西都变了脸色,掌柜的却冷笑道:“大爷,你一颗破石头便想抵我三两白银的饭菜!”

他话口方落,那两名随侍青年嚯然站起,眸色已是寒极。

那掌柜的又惊又怒,手一挥,一众堂倌便要去夺那白衣青年的簪子,这几人看去一副读书人模样,只怕不是这七八名高大彪横大汉的对手。

余人纷纷议论起来,并不在意霸王的事,反为对两位公子的状况颇为担心。素珍想,人长得美果是无论在哪里都占便宜。

“慢着,这帐我替这几位公子结了。”

突然一声,掌柜的一愣,人们立刻朝素珍和冷血的方向看来。

方才却正是素珍开的口。

被她猥.琐良久,一直没有正眼看过她的蓝袍男子终于看了她一下,他唇角衔了丝笑意,似是致谢。

但他的眼睛却一直是淡如水的。

素珍一改方才印象,这人看去温雅,仅限模样。如果说那白衣青年是不简单的,这人没有深浅。

依照蓝袍男子的吩咐,那老者上前将石头递给她。

她看了眼他掌中灰不溜秋的石头,笑道,“美人如玉,君子好逑。不必,这东西大叔且还给你家公子爷吧。”

大周虽不盛行男风,却并非没有,权贵间圈养娈童更是常见。堂上立刻有人倒抽了口气,那两名侍从更是立时怒了。他们主子被调戏挑衅便罢,还是被一个丑男人。

冷血没好气的看了素珍一眼,准备随时开打,倒是那蓝袍男子让二人退下,淡淡看着她道:“如此,多谢公子了。”

那白衣青年看了看石头,又瞥了她一眼,一声轻笑,不知在笑什么。

蓝袍男子让老者问素珍籍贯姓名,只说他日必定重酬。素珍嘻嘻一笑,道,美人,我在天字x号房等你说罢便拉着冷血跑了。

也亏她跑的快,否则必定被那两名侍从摔过来的椅子砸中。

回到客房,冷血冷眼瞧她,“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免费替人付账可不是你的作风。”

素珍热情被打击,反驳道:“我是好人,而且蓝袍男子本赠物于我,不算是免费。”

冷血微哼,“就那破石头?”

“那玉簪你说值钱不?”

“废话,人家又不给你玉簪!”

“那石头比玉簪值钱十倍。”

冷血说了句开什么玩笑,随即开始打地铺,不再理她。

“有句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看冷血傲然挑眉,素珍也不恼,笑嘻嘻解释道。

冷血听她声音认真,不似说笑,微微一怔。

素珍明白,多年情谊,他知道她什么时候开玩笑,什么时候不是,遂接着道:“这是绝顶的玉原石,只是未经打磨,还是‘璞’。人们常说璞玉璞玉,说的便是它。”

冷血听罢,眉皱了半晌,方道,“无怪那白衣男人方才一直笑,原是笑你不识宝。”

005 算计

素珍耸耸肩,并无所谓。

冷血眼里却升起十二分狐疑,“你会做亏本买卖?”

她摊开双手枕在脑后,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同是贵重心爱之物,那蓝袍男子拿自己的抵了他七弟的,这种作法对她口味。君子不夺人所好,她自有她价值连城的东西。

窗外落了些夜色,冷血奋战好地铺,说,我出去给你买点零嘴,明天路上吃。

素珍瞪他,“拿吃的贿赂我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冷血道:“明天你我继续走小道。”

他说着要出门,素珍捂住肚子,低低呻吟了声。冷血一惊,立刻回头,随即挑眉道,“别给我使诈,方才还精神奕奕。”

素珍摇摇头,说怕是月信来了。

对冷血并需不避讳什么,他在她家多年,知道她月信来时痛症,闻言眉锋一皱,便要扶她躺下。

素珍摇摇头,止住。她闲书多看,颇懂些医理,写了张药方让冷血替她拣帖药回来。

冷血二话不说,拿过药方立刻出了去。他办事迅速,到让小二将药熬好送到她手上,不过眨眼工夫。

看着黑漆漆的药,嗅着直逼过来的浓苦,素珍只不肯碰,气的冷血想揍她一顿,他皱了皱,从新买来的蜜饯里拣了颗梅子递到她唇边,“吃完这个就要吃药。”

素珍道:“你陪我一起吃,我就吃。”

冷血这次脸都黑了,但最终还是就着碗喝了两口,随之狠狠盯向她,“该你了。”

素珍却迅速从床.上起来。

冷血脸色一变,眉峰一厉,将碗摔了,随之身子一颤,猛的摔到床上。

“这不是什么补身子的药,你……算计我!”

他紧紧盯着她,声音沉怒。

素珍站在床边,点点头,一字一顿道:“小时候,我骗你说有蚊子咬我,你夜里会悄悄守在我房里,整夜不睡替我驱蚊子,这样的你怎舍得带我走林道?你方才说去买零嘴,其实是想趁机出去打探消息对不对?我爹爹这人,满肚坏点子,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和算计,让我乔装去考状元这种事他做不是做不出,但并不排除是另有原因,譬如说……避难。”

她深深看了眼拼命挣扎着要站起来的冷血,知道数日来深藏在心底的猜测可能成真,心里一沉,快步出了客房。

冷血既有意瞒她,以他的性子,即便将他杀了,也断不可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来。这也是她一直不问现在也不必问他的原因。先前一旦问话,誓必打草惊蛇,要施袭,几不可能。且他武功高,即便施袭也未必一定能成功。她苦候数天,便是要他毫不设防,诈他吃下自己亲手抓的麻沸汤。

她站在院中,双手紧握,平生第一次,心疼难当。

冯家可能出事了!她爹设法将她赶出来是要让她避开灾难……上天保佑,只希望她还赶得及!

正当她向马厩方向狂奔之际,一袭暗影手握长剑突从屋檐跃下,向她而来,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也随之钻进她所有感官里。

006 救命

眼看来人向她跌来,那剑也直挺挺的向她送来,素珍吓出一身冷汗,幸好他猛一收势,以剑尖支地撑住身.体——她方才惊魂稍定。

是方才用膳遇到的蓝衫男子?!

冷血说得不错,他果真受了伤……一片紫红从他衣里渗出,染湿胸.前。

二人头顶星光璀璨,他脸色却白如纸蝉,偏生唇上一缕殷红,竟涤荡起无数风流之色。

素珍突然觉得,这人的模样竟和李公子有几分相似,和李公子一样好看。

只是,他眼中一片暗意,眉眼比方才所见深刻十倍。他看去也不过二十来岁,这种远超年龄的沉着,给人一股压迫之感。从来没有谁给过她这种感觉。

嗖嗖几声,数道黑影从屋檐飞扑而下,这些人蒙了脸面,手中兵刃如凛,寒气逼人,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让她方定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

蓝衫男子这时似有所难撑,向她急跌过来。

素珍第一反应是:跳开,逃命,自己。

男子微微眯起眸,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他似乎已看穿她的念头,突然伸手握紧了她的手。

素珍心里将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他伤势既重,她要挣开也未必不能。

他到底是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竟在这深夜时分遭人追杀?

然而,情势容不得她多想,数柄长剑向二人狠狠戳刺过来——素珍暗咒一声,夺过男子的剑,挡下杀手戳向他肚腹的一刺。而这人竟亦极是强悍,双手分别在另外两柄剑上一弹,将剑势荡开。

她隐隐有个念头:若他没有受伤,这些人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一运劲,男子亦再也支撑不住,摔到地上。

“他还有保护之人在这里,这少年功夫上乘,要杀他,必须先杀了这少年!”

和她交手的黑衣人一声冷冽,余下二人一颔首,目光瞬厉,竟皆向她刺来。

素珍心叫娘喂,她和这人半毛钱关系没有,她功夫也不上乘,甚至不大会武功,只是教的人武功厉害,她虽只学了两招防身,也有了个板眼。

但,仅限几招而已。

她诅咒地下那人不得好死——尼玛那么恰巧就跌在老子背后让老子挡剑?尼玛故意的,靠!

她见不得人死,可也并不想被杀,然生死一瞬,不同往日可谋划脱身,眨眼间三柄剑已递到胸.前,想起爹娘哥哥,心里百般滋味,惊疼之际却只听得一阵削刺之声——冷血不知什么时候出的来,冷冷瞥她一眼,已和杀手拼斗在一起。

大片血水从他左臂渗出。

他这是自戮之伤?用疼痛来抵抗麻药的药效?

素珍心里一疼,她方才并不呼救,也不往客房逃去,便是绝不想连累冷血,可现下……

剑花四溅,冷血麻药未过,本便强撑,很快就落到下风,她急得不行,便要上前,就在其中一名黑衣人一剑刺进冷血肩膀的时候,地上蓝衫男子突然劈手夺过她的剑,扬手一掷,打掉了另一名黑衣人向冷血胸腹而去的致命一,对方一惊,此时她眼前又是一花,只见屋檐上光影梭闪,数支匕首破空而来,黑衣人全数被钉,倒地而亡。

“少爷……”

多道身影跃下,围拢到蓝衫男子身旁,紧张察看其伤势。

就日间所见几人外,素珍发现又多出一名老者和一名少年。这老者面相十分威严,那少年亦是一副好容貌,皓齿明眸,丰神恣扬。他快速掠了蓝衫男子一眼,确定他并无大碍后,加入众人的目光,颇有些讶异的审度着她,道:“是你救的我哥哥?”

看着向她跃来的冷血,素珍心头止不住一片凉意,许是她的眼睛过于冷淡,众人更为诧然,那少年怒道:“喂,丑小子,问你话呢。”

来不及向那蓝衫男子“求救”,她身上一麻,穴道已被冷血拂中,意识消失之际,只听得那蓝衫男子淡淡一句,“谢过二位相救之恩。惜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别过。敝人是护国将军慕容景侯之侄,两位可到上京慕容府讨要任何赏赐。”

很久以后,素珍常常想,如果那晚她挣开了这人的手,结局是否已全然不同。

007 两张皇榜

素珍醒来的时候,蓝衫男子一众已然不在,夜幕下一场刺杀如梦。冷血站在床.边,静静看着她。

她和冷血相识十年,从未见过他这副神色。

他眼里血丝深纵,透着一丝悲恸。

看她醒来,他欲将她扶起,她却猛地挣脱,死死看着他,“来不及了对不对?告诉我,我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冷血闭了闭眼,不顾她挣打,强自将她扶起,“我带你去。”

素珍一怔,过去?他们回到淮县了吗?这里已非他们先前所住的客栈——

外面天色尚早,光亮初开。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