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里并不是淮县。

一路所见百姓商铺众多……较淮县繁华热闹许多,必是高一级的州府。

她问冷血这是哪里。

冷血说,你已睡了五天,这里是琼荣郡。

她的心不断往下沉,没有再问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想再问。

到得市集,冷血停下脚步。

这里必定发生了什么事,人们竟撤下买卖,向城门方向涌去。她看向冷血,冷血却缓缓别开脸,轻声道:“珍儿,你想知道的在那边,你去看看,看看吧……”

此时已然入冬,风寒刺骨,在耳边鼓鼓的响,今天天气并不好,天空一派阴暗霾恻,一场更刻骨的寒冷仿佛随时而至。

她猛然甩开冷血的手,没入人海里。

彼处,数十层百姓,桓桓叠叠,声音密密麻麻。

“你说新皇登基,可有好事布施?”

“谁知道,听说这位爷喜怒不形于色,但当太子时的政绩却大是不凡。”

“你们怎敢当众讨论这等事情?”

几个书生模样的男子从她身边走过,本兴高而议,又一时噤声,素珍只听得有人压低声音问,“那淮县之事却是怎么说?”

淮县?

她微微一震,心急如焚,几次发狠,却始终无法挤进人墙。

腰间一紧,熟悉的气息遽然而至,只听得阵阵惊呼从人群中而来,抱着她的人已施展轻功越过人群,将她放到最前面。

素珍终于知道人们在看什么。

城门前张贴着两张皇榜。

其中一张写了不少辞话,总结起来正是:王薨,新君登基。

而另一张,写的却是:查浔阳郡淮县冯少卿为晋王旧党,本家四口均已伏诛。淮县城门曝尸三日,以儆效尤。凡作乱者,一经查出,当以此十百倍严惩,祸及九族。

晋王,即皇帝……不,先帝兄长,多年前曾发动叛乱,已被先帝赐死。

而冯少卿,正是她爹爹的名讳。

008 要到上京去

素珍忘了自己是怎样从人群里走出来的,只记得当时自己和冷血的对话。

她问他,“我爹爹只安排了我逃出来?其他尸体不假?”

冷血涩声回道:“老狐狸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向监杀的人讨下两条性命。他说过,他是必定死无疑了。”

“为什么不是娘.和哥哥,爹爹最爱娘,哥哥是冯家长子嫡脉……”

“夫人说,她自是要陪你爹爹的,红绡愿替你,你哥哥不愿让我替他,说监杀的人只怕不肯放过冯家两个子女,他和你一起逃走,只会增加你危险。珍儿,他们都最爱你,你是他们最先考虑的人,所以,你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爹娘和大哥都死了,红绡替她而死,素珍脑里混混沌沌的回转着冷血的话,再寻回意识,人已被冷血带回客栈。

她拔出冷血腰上宝剑,冷冷指向他。

“珍儿……”仿佛看不见那明晃晃的剑尖,冷血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眉目坚定的可恨之极。

“不准你唤我名字!”她憎恨的盯着他,低吼道:“我明明可以赶回去,是你,是你……滚!否则,我杀了你!”

“你们冯家还欠我多年工钱,我不走。”

冷血眼睛也红了,声音却犹自平静,一字一字如平日冰冷却宛如誓言铿锵。

她一言不发往怀里摸去,却见冷血从腰间摘下一件什么东西,缓缓举起。

那是她的钱袋!

他一声哑笑,缓缓道:“你现在身无分文,要么,你杀了我,否则,我永远跟着你。”

她心中气苦,一咬牙,反手一剑刺去,抵在他颈上,他竟仍是一动不动,甚至颤也不颤一下,只深深看着她。

素珍苦笑,再痛再怒,却果真能下的去这个手?将他赶走,有多少成心思是不想他送命,她这个真小姐尚未服法,一经查出,便是杀身之罪,他又岂能得免?

只是,方才还能凭恨意支掌,此刻,她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摔到地上。

临别前,所有人的音容笑貌仿佛犹在耳边,冯美人,你们要花多大力气才能将一场死别演绎得像台上戏曲。

仿佛,幕一落,他们又能谈笑嬉闹。

仿佛,他们从未离去。

冷血说的对,他们冯家果没有一人正常,便连她的丫头红绡。她是小孤女,她家不过养她十多年光景,她不过和她玩耍十多年,她却情愿替她去死。

为什么要杀他们?

晋王旧党?

自她有记忆起,爹爹便是县里夫子,经营着一家小书院,安份守纪。

晋王当年祸乱未成,妻子儿女,府上奴仆,所有人无一幸免,被全数斩杀。

即便在她不知道的历史里,她爹爹果是晋王旧党,但其后既隐于野,安于民,往日种种亦早已成云烟。他的言行,让她笃信,他没有反叛之心,为何因一颗疑心便旧事再提,为何不肯放她冯家一条生路?

当她被脸色大变的冷血抱进怀里,素珍浑身颤抖,痛到尽处,哭亦哭不出来,她咬紧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道:“冷血,退房,若你执意跟我,便护我到上京。”

冷血一惊,“你想做什么?”

“考状元!”

009 兆廷(1)

“你疯了吗!你明知那只是老狐狸讹你之计。那准考证上的身份是他为你准备的,他亦已交待下,这事必定瞒不了你,在你得知真相后,你我便立刻离开繁华之地隐遁避世。他说,以你才智,只要有足够时间避走,他日必能自保无虞。”

冷血狠狠握住她肩膀,眸光也变得冷冽而凌厉,她一笑,缓缓道:“冷血,我问你,这杀令是谁颁下的,你知道吗,先皇,还是新帝?”

冷血脸色一凝,皱眉良久,摇了摇头。

她复道:“若是先皇,那末我们还有一丝生机,若是新帝……试想登基大典在即,这是何等重要之事,他却仍分出精力下令扑杀我冯家,既如此重视,冯家你我两具他人之尸当真能瞒过去?风声一漏,这天下莫非王土,我们一辈子难道就像老鼠般在躲藏中度过?你知道我脾性,若失去自由,宁可死!”

冷血嘴角绷紧,微微垂下眸。

“何况,这血海之仇,我不能不报,我要弄清楚冯家被灭门的原因,若是冤枉,我必定要为冯家讨回一个公道!”

“若果真是新皇所为,你能怎样,你能杀得了皇帝?”

冷血猛然抬头,厉声反问。

“成为他最信任的臣子,然后将他杀了。你信还是……不信?”

冷血听她低低笑出声,脸色大变,一把夺下她倒握在手心的长剑。

素珍一只手掌早已被割得皮肉模糊,却亦只有这样,才能稍缓心底的剧痛。

所有人都死了,她只有冷血了,她要保护他,她还要报仇,不能就这样倒下去。

只有烈痛能人保持清醒。

冷血眼瞳光芒急促变幻,呼吸也倏地变得沉重,咬牙盯着她,末了,重重点头,“我答应你,让你到上京去,即使我死了,亦必护你。但你也要我答应,莫要伤害自己,莫要变,我……老狐狸绝不愿意看你这样……”

变?

爹爹……娘亲……大哥……还有红绡都不在了,她变抑或不变又有什么打紧?

素珍怔怔想着,昏倒在冷血怀里。

天地间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整个世界尽是银装裹素,皑皑娉婷,素珍也生了自出娘胎以来第一场大病,差点熬不过这场初雪,骇得冷血暗里捉了多名大夫来为她看症。

大夫们说她病势太猛,是心病,无法可治。

药方才吃下,她便呕吐出来。她每晚都做同一个梦,梦见她挣开那蓝衫男子的手,一步之差,顺利躲过冷血回到淮县,和爹娘哥哥死在一起。

若当时能心狠些许,坐上马车,麻药在身的冷血怎追得上她?

她恨极自己,亦恨那人,听冷血说,那人后来亦没再多留下什么话便携人离开了。她一听即笑,她原也不指望他回报什么。

她的心清醒着,身体却在沉沦。后来还是一天半夜醒来,看见冷血站在床边仗剑守着,一双清亮眼睛,隐约透着水光,心里大疼,挣扎着起来死命吃药,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半个月后,她身子终于见转,却也落下病根,她是半个医者,心里明白,只瞒下冷血,二人出发前往上京。

路上,问及冷血,方知冯家被诛一案,个中悬机冷血亦是不知,她爹爹从没向他提起过片言只语。他问及,爹爹神色复杂,并不回答。

她爹爹在隐居淮县前到底是什么人,果是晋王旧党?

皇帝是为这原因诛杀的冯家?

究竟是谁下的杀令,会是新帝吗?

爹爹到底用什么办法向监杀的人讨下两条性命?

这个监杀的人又是谁?

李公子一家可有被牵连?

素珍决定按原定计划,抵达上京以后仍找傅静书,也许能从他口中探得冯家灭门一案秘密的半角鳞爪。

琼荣郡极大,要走数天才能出郡。这一晚,二人在郡上一家客栈投宿。素珍特意选了一家唤“及第”的大客栈投宿。

科举三年一届,天下客栈驿所不计其数,数百年来,其中自出过许多书生赴考的风流韵事,传世美谈。顾名思义,这及第客栈必是士子考生聚集投宿之地。

她既要考科举,必定要和这些人接近,稍探对方实力之余,也可探探京师里各方势力的情况,择利己者而投之,没有靠山,即便再“脱颖”,亦不可能“而出”,傅静书官职不大,不能依仗太多,更唯恐日后祸及他,她断不能害了爹爹这位朋友。最后,她希望能打探出李公子的消息。

为安全计,冷血仍和她宿在一室,不避男女之嫌。

冷血地铺之际,素珍听得院中有说话之声,心里一动,开门出去。只见院中石桌旁或站或坐竟聚了十多名士子,众人随意谈笑了一下历年会试殿试考题,果慢慢谈到朝中各个大人物。

和新帝连玉交好的兄弟——七王爷连捷,九王爷连琴,太师魏成辉,左相严鞑,右相权非同,兵马大将军晁盖,太后外侄逍遥侯霍长安,护国将军慕容景侯,六部尚书……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些人哪一个不自成一派,哪一个不手握权柄?

当听到慕容景侯名字的时候,她一凛,蓝衫男子曾言及他是慕容将军之侄……又突听得其中一人讶道:“咦,兆廷兄,你怎么也过了来?”

又有一人问道:“这来的可是淮县李公子?”

010 兆廷(2)

“李知县被革职查办,李公子不在淮县,官府盘查起来,若要作些什么询问,岂非要追到此地来?”

有人笑道,语气里满满是讥诮和奚落。

“李公子往日素有神童之名,行事自与他人不同,平日里也不参加诗书之会,唯恐流俗了去,即便落难也还是个人物,倒惧了官府不成?”

其后接口的人高大英俊,眉眼间却有意挑起一抹轻浮,话语夹棒带刺。

这人名唤司岚风,是琼荣郡知州之子,他在毗邻州府间亦大有才名,不在李兆廷之下。只是,李兆廷隐而不出,被坊间相传传更胜一筹,司岚风心里想法可想而知。

余人几乎皆出声附会。

她家之事终究连累了李兆廷,素珍心里又疼又怒,李兆廷领着小四在院门处站着,微微垂下眼眸——他进门时嘴角明明薄薄扬起,似忆及甚欢愉之事。

他自小便少话敛静,三四岁熟读四书五经,五六岁出口成诗,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神童之名,早传遍数郡。只是为人过于温恬素淡,从不参加任何文人集会,往日多是学子同窗前到他家中拜会,因此落下傲名;家中事却鲜少拿决策,只由父母抉择,譬如纳妾相亲……哥哥常说他聪美则聪美矣,却无甚风骨。

她知道,他只是不喜这些繁俗而已。

他的好,她知就成。

十岁那年,她在外玩耍失足跌进荷塘,在一众少年男女哭泣畏惧或却步不前或回搬救兵的时候,只有他不顾寒冬腊月,下水硬是将她救上来,自此落下骨炎之症,但凡严冬便见疼痛。

她哥哥说她没见过铮铮男儿,不识铁骨的好,但李兆廷至于她来说,已是天上星星。

他性情太淡,这许多年来,她将他的生活弄得鸡飞狗走,只希望他能好好记住她,慢慢喜欢上她。

这些人对他平日羡嫉恨恶皆有,如今岂能不趁此打压?

“李公子不过是为冯家所累,一经查明,官家必还李家清白,大家相识一场,岂可相轻?”

这时,最先发现李兆廷进来的青年宋洋和他两名忍不住说了几句维护话,司岚风一笑,道:“是相识一场,这官府通缉起来,亦是一并。”

宋洋等人一时错愕,难以接话。

她恨不得冲出去将司岚风和他身边那七八个士子暴打一顿,却只能咬牙站在廊柱暗处。

相逢不相认,她和他只怕从此陌路。

小四护主心切,一握拳便要上前,李兆廷却伸手拦下他,抬首淡声道:“劳诸位惦念,兆廷忝愧。只是,官府方面诸兄大可不必为兆廷担忧,若官差来捉,兆廷向其略一解释此行目的,想来应是无虞。”

众人一怔,宋洋疑虑,立问道:“兆廷兄此来琼荣郡却是——”

“只是路过此地,权相来函让赴京一趟。”

这话一出,众人俱是大惊,有士子颤声问了一句,“权相约见李公子,不知为的是何事?”

李兆廷睫一动,道:“和诸位一样,到京师赴考。”

他说着看向宋洋,笑道:“兆廷少出远门,素闻宋兄走南闯北,认路识途,可否请宋兄与我同行,倒省却小弟错走许多岔路。”

宋洋几人又惊又喜,一揖到地。

司岚风眼梢一掠李兆廷,眸中冷笑一闪而逝,从小四身边走过的时候,小四悄悄伸脚使拌,司岚风眸光一动,落脚之际狠狠一踢,小四顿时被勾倒。

011 郎骑竹马来

宋洋扶起小四,李兆廷几乎立刻俯身将小四掉落的包袱从雪地里捡起来,一卷画轴斜插在包袱里,他迅速将画轴抽出,查看可有压坏,随之微微眯眸看向司岚风的背影。

众多士子分为两批,有随司岚风离去,亦有人留下,满脸堆笑说:“素慕李公子文才,不如一直赴京,路上也可切磋请教。”

李兆廷闻言,对宋洋道:“烦宋兄到客栈问小二温几壶酒,兆廷一会过去和诸位学兄秉酒夜谈岂不更好?”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