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冷血突然又轻声问道:“你和方才那人到底都在纸上写了什么?”

她道:“我和白衣皆不认同坊间的所说,认定顾双城投毒一事大有乾坤。都说是连玉给下的‘莫须有’罪名,那些人似乎都忽略了一点,这顾姑娘还没过门呢,若论权非同裙带之罪,名还不够正言亦不够顺,岂非给权非同帝逼臣反的好理由?再者,连玉在朝中的敌人只怕多着,他其他兄弟便真是全心拥护?连玉这时分心去拿权非同,岂非早了点?且权非同在朝中根深势大,连玉若要治他,必须做好所有部署,丝毫不能差,从而一举拿下,连根拔起,如此隔山打虎,没有实质作用,反更好提醒老虎。”

冷血眉宇愈沉,“这皇庭之事倒生复杂。”

“皇城里的事不复杂,天下便没有复杂的地方。”素珍笑道,心里亦是百思不得解,权非同成亲在即,连玉却将这位大相国的未婚妻扣在宫中,不惜得失,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和白衣的分析几乎一致,不同的是,白衣最后还写了一句让人心惊胆战的话……

人流越发挤拥。

看擦身而过的人,总是一番景致。唏嘘的有之,惊惧的有之,看热闹的有之,却都一般绚烂,毕竟那不是自己的灾难。

正幽幽想着,突听得风声呼啸声飒沓而来,身旁一对夫妻似被什么卷摔倒,她一惊,冷血眸光一暗,手臂往她腰上一揽,将她护到他胸前。

不断有人摔倒,又有惨厉叫声划过耳边。

目光惊乱处,一个妇人跪跌在大街前方。身着囚服,被数箭穿身而过,鲜血直涌而出。

人群亦是大乱,人们站在街道两边,惊恐的回头看着后面来人。

她这时总算看清,驰骋而来的是一队百众军兵车马。

前面数骑高骏好马,鞍上各有男女,锦衣华服,结凤绣凰,夺目耀眼,慑人心魄。

017 射杀幼孩的公主

三名男子,年岁在二三十岁之间,其中两人相貌俱都不凡,只有边上一位深衣男子模样略微普通,但他两眼狭长深邃,眉目间几分脱羁倜傥之意,却是毫不逊色。

另有三名女子,两人脸上覆纱,策马于旁,虽看不清模样,但其中紫衣女子眼若烟霞,安静明.慧,另一红衣女子,一双剪水美眸既媚且利,仿佛透骨生意。两名女子分明都是美人。

最后一名女子,脸上却并无遮拦。她颜容娇美,两腮如点桃红李色,憨艳之极,眼中却尽是傲意和肃杀之气,此刻,丹窛玉手中正拿着一柄弓箭——

地上妇人便是这女子射杀的,方才车马带起的混乱跌荡也是这些人人引起的。

“娘.亲…”

一双少年男女扑倒在那妇人身上,悲恸大哭。

“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求求你……”

那妇人说得一句便断了气,眼睛哀求睁看着挽弓女子。

地上小女孩才七八岁光景,看母亲惨死,目光一瞬惊恐到极点,只连连尖叫着,“爹爹,爹爹在哪里?爹爹快来救我们,我怕…”

那个较她年长数岁的少年抱着她,忍泣安慰,“小妹乖,我们很快就能见到爹爹…”

他说着压下怨恨,乞求地看着挽弓女子,“求公主饶过我妹妹,我父亲为国为民,多年戍边,可怜我妹妹自出生起便不曾怎么见过爹爹。”

女子娇声而笑,“你父亲柳守平谋逆尚在傅静书之前,今儿个两家一并处斩,你们是无论如何逃不掉,本宫让尔等避开斩首酷刑,得保全尸,岂非恩赐?”

那眼中艳毒之意,教人寒栗,果是皇家威严。这刁狠公主若是老子媳妇,老子定要她好看!素珍心下恨恨想着,又听得旁边百姓颤声议论,始知这是戍边将军柳守平的家眷。

这位柳将军曾劝先帝该立七王爷连捷为太子,说六爷连玉性情过于冷酷凉薄,并非仁君。先帝崩卒前夜,他竟夜邀连捷密谈起事,连捷不承,将他拿下。勿怪朝廷内外皆言七王爷连捷和六哥连玉感情深笃。

可这当真是实情了吗?素珍坏心眼的想,只有天知道。

此番押解分为两批,两家主犯由魏太师和晁将军押送,先往刑场而去;家眷则由两名王爷和霍侯解送。

不曾想,公主连欣也过了来。

数年前宫宴,连欣曾将一名不小心将热汤洒到她身上的小宫女活活打死,柳大人当时也在座,向先帝进言公主残忍,需好生教养。

此时一番周折,赫然便是多年前之祸,连欣要柳家死也不得聚首!

忆及客栈所闻,连欣身边几名男子想来便是那几名王爷,只是这两位蒙面女子又是什么人?

这时军队之中粟泣之声响作,素珍思绪既断,往声音出处看去,果见士兵之中多辆囚车,两家家属数十人,青年老少皆激动的拍击着囚车,悲愤嘶鸣,“放了她…”

连欣举剪瞄准了小女孩的头。

018 那一日,惹了连欣

那紫衣女子突然低声说了句什么,似是相劝,连欣微微蹙眉,看样子她对这紫衣女子竟甚为礼敬,她旁边红衣女子却一声低笑,劈手夺过她的弓箭。

素珍一惊之下,前方少年已应声倒下,这孩子竟将他妹妹紧紧护在怀里……

小姑娘怔在地上,愣愣看着哥哥恐惧扭曲的脸。

素珍想,为护她平安,她哥哥将名额留给冷血,当日他可也是如此从容赴死?

“欣儿,姐姐的箭法怎么样?”

红衣女子立弓笑问,这人的狠辣丝毫不下连欣。

连欣大笑,目光却越发犀亮,“连玉哥哥喜爱姐姐,姐姐箭法乃哥哥亲授,更得到过权相写诗咏颂,姐姐现下却是讽刺连欣多箭方才夺人性命?本宫今儿倒要看看,能得权非同赞赏的便真的只独姐姐一人?”

连玉喜爱?又以面纱覆面,教人不可窥去容貌——素珍一凛,这两名女子会是连玉的妃嫔吗?突然又想起白衣纸上最后那句似戏还谑却让人心惊的话:也许,一切实是皇上爱上了权相未过门的妻子顾双城……

连欣说话间将弓箭夺回,引箭便向小女孩射去,小姑娘也不识躲闪,衣衫褴褛呆呆傻傻的仍盯着娘亲和兄长的尸首。

素珍看四下早已轰动,一咬牙掀衣跪下,朗声道:“皇恩浩荡,求公主饶孩子一命,得见父亲一面,了却生死遗憾。”

“这事不能帮,你疯了吗?”

冷血一声怒斥,人群这也变得刹静,连欣等人朝二人方向看过来,素珍何尝不惊,忽而扑通一声,她旁边一个书生跪下,继而接踵有人跪下,直至街道两侧几无站立之人。

“珍儿莫动。”

冷血低惊的声音方在耳边擦过,一支箭已从她耳边迅猛擦过又滑落。

“都给本宫起来,谁若违之,下次便再无那般运气!”

连欣的声音冷冷从街道中央传来,素珍亦惊出一身冷汗,这位公主意在警告百姓,暂还不想取她性命,可方才她只要稍一动弹,便即刻毙命。

跪在地上的人一一起来,只余下几名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文人有时酸腐,这时到底显了几分傲骨。

素珍心里却仍旧凉了半截,可随即又想人活一世,她也怕死的很,又怎能怪老百姓?

情势不容多虑,她几乎立刻已拿下主意。

然而,连欣出手太快,一箭既了一箭已发,向小姑娘疾射而去。

终究救不得,让她和她父亲见上最后一面?素珍怔怔想着,那箭却在女孩面门遽然落地。

教一只袖箭打落!

“霍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连欣一惊,扭头看向身边几名男子——其中那个容貌并不出众的凤眼男人。

霍哥哥?这人是逍遥侯霍长安?

素珍再不迟疑,一拉冷血衣袖,“快,将孩子带到刑场去,让她和柳大人见上一面,我一会设法过来跟你汇合。”

冷血一震。

素珍笑,生死关头,他看懂她的执着,她亦明白他的质问:这孩子终究要死,为这一面赔上自己性命值得吗?珍儿,你不过是一个女子,男子也不出的头,你不傻?

不问值不值,她只知,她哥哥也曾如此间少年护她,戍边将军保疆卫国,年年月月,今日她绝不能让柳家有所遗憾。

冷血终是一啸而起,只冷冷掷下一句“冯素珍,别逼我恨你,设法活下去到刑场找我”,已飞跃出去将小女孩抱进怀里。

事出突然,到连欣省悟过来一声怒叫,冷血身影已向人群深处狂奔而去,霍长安脸色一变,沉声令道:“立刻领人去追,若无法追回,军法.论处。”

他话声一落,侯在他马侧两个青年一招背后官兵,风掣般追将过去。

与此同时,素珍身上一痛,已被他挥鞭卷摔到众人马前。

众多目光射来。

她知自己这次必死无疑。

权非同便在不远处的刑场,李兆廷既投在他门下,也许就在那里,她就此和他永诀了吗。连玉,她的仇人,亦在彼处,她怎能不见他一见!可是,这时她如何才能得脱到那里去?

019 老子只好禽.兽不如了

囚车中两家家属连声哀求,求公主饶过素珍。

连欣冷笑,“好个刁民,我不杀你,我便随你姓。”

她策马靠近挥鞭抽打素珍,素珍也不挣扎,伏在地上不动,任她连抽几鞭。她出手凶狠,痛的素珍差点没嚎出来。

百姓们面面相觑,但知这灾星视人命为草芥,不敢求情,倒是方才出声的几名书生仍连声替素珍告饶。

那紫衣女子似是讲理之人,但因素珍当众藐视王法,并没阻止连欣,只蹙眉看素珍一眼,轻声道:“看你也是个聪明人,怎如此粗莽?”

红衣女子和那三王爷四王爷赞成连欣,只低劝紫衣女子勿劝公主。

素珍赶紧狗腿的看向霍长安,这人和这些人不一样。

霍长安看她一眼,终于缓缓看向连欣,道:“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还需赶路。这口气作哥哥的替你出,让人将这小子关进刑部大牢,囚上数月,如何?”

连欣朝他一笑,说时迟快,竟从马腹挂剑处拨出长剑,向素珍颈脖刺来。

霍长安明显一惊,却已阻挡不及,早有围观百姓惊呼,眼看是要血溅当场。

素珍却是早已留意连欣举动,从霍长安说情伊始。这个恶毒女孩儿的心思,她很是能领会,这种声东击西的混帐她从小也做不少。

所以,她就地一滚,避开了。

这时她也豁了出去,她有意滚到连欣马脚下,连欣明显一愣低叫,尚没反应过来,她已跃上马腹,举匕横到连欣的脖子上。

然后,场面明显有些失控,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霍长安一干人更是变了脸色。

匕首是出门前她哥哥塞进她衣服里让她防身用的,没想到正上用场,似正应了那句天网恢恢。

早在连欣鞭打她的时候,她便将它悄悄拿到手上,方才向霍长安示弱,本考虑霍长安若替她求情成功,便不用它。这玩意防小人不防君子,这样做,是为防连欣耍小手段。果然,这死丫头还真被她猜中,横死竖死,你既然禽.兽,老子只好禽.兽不如了。

连欣又惊又怒的斜睨着她,喝道:“立刻将本公主放了,否则我杀了你,诛你九族。”

素珍笑道:“你本来也要杀我,至于九族,随便。”

她现在是李怀素,孤身一人,什么九族,只管杀去。

连欣一窒,两名王爷已让人迅速将她包围住,厉声道:“快将公主放了,可留你全尸,否则,非但你有罪,祸延全家。”

她直接看向霍长安,“一个金枝玉叶的命,换我和我朋友两条贱.命。”

霍长安目光变冷,不复方才模样,素珍知道她是将他惹怒了,但却见他毫不犹豫点头,冷冷道:“好,本侯答应你!下回别再落到我手上,否则,我必不饶你。”

众人一震,连欣已连声叫起来,“霍哥哥,不能放她,不——”

她没能“不”多久,素珍也不说话,匕首一按,在她脖子上放了些血,她立刻闭嘴,目光里终于透出丝惧色。

素珍暗里松了口气,连欣不知道,其实那是她……手抖的,她长这么大连鸡也没宰过一只,现在立刻升级杀人,她容易么她>_

020 天下为证

在将连欣放掉前,她又要了匹马,对在场围观百姓道:“各位乡亲父老,在下鲁县李怀素,初到贵地,便住在“撞缘客栈”,闲暇时小弟喜欢说说评书什么,各位若是有兴趣,可过来捧个人场,若找不到小弟,那便是小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了。小弟自幼体.弱,若无故失踪或横尸街头,绝非是遭公主殿下报复,必定是天妒英才。”

全场继续目瞪口呆。

好一会,远处有一阵细小掌声曝起传来,但很快又消失无踪。

连欣众人脸色难看,反是霍长安不似方才,嘴角有些抽搐。

连欣得脱,回到马上。她脸色潮红,已是怒极,扬手一鞭子挥向素珍,一字一顿戾声笑道:“好个天下为证!姓李的,你怕本公主害你?本公主言出必行。今儿霍候既代本宫饶过你,我亦必守信!你我只管走着瞧,我亦要这天下为证,我不以你性命为挟,你若有所经营,我亦不断你营生之路,但总有一天,我要你跪着求我!”

“好!”

打马从她身边过,素珍轻吹了个口哨,“小美人,现在我便拿着你言出必行的承诺,去赦放我的朋友,就此别过。”

“李怀素!”

连欣一张粉脸都变紫了。

风从耳眼过,素珍策马向刑场而去。

背后,军马人群声音响动,亦齐向她的方向奔驰而来。

到得刑场,四处都是人。素珍弃马挤进去,只见这边亦是热闹非凡。

只是,这里的热闹,有种悲凉味道。

监斩台上设有数座,有一老一青二人站在下方,似是监斩要员,却并未入座,想来便是另一拨负责押解傅静书的魏太师和晁将军了。

相距甚远,她有些看不清二人面目,但粗略看去,前者气势后者挺拔却是不假。

连玉还没过来,权非同也没有,更没有李兆廷,魏、晁二人此刻似乎正在等候圣驾。

但她知道,这连玉却是快到了!素珍心头一跳。

然当目光落到台下,她对连玉的“惦念”却瞬时被压下——两名侩子手持寒刀立于左右,彼处跪有两名男子,虽背对着她看不分明,想来却正是静书大叔和柳将军无疑。

让她稍为欣慰的是方才那小女孩便依偎在其中一名男子身边,魏、晁二人似乎并未多为难这最后的天伦。

冷血教霍长安两名手下擒在一旁。

她心想回头必定要开刷开刷冷血这小子,自诩武功高强,霍候两名手下便将他拿下了。如此想着,却见他朝她看来,目光泫亮,顿时省悟,他完成任务后并不拒捕,只等她过来。她若来不了,他大概也不会走了。

霍长安等人很快赶到。

她来时悄无声息,这些人的到来却引起大骚动。人海翘首而观。

两家家属被分别押到傅静书和柳将军二人身边位置。这时,霍长安命手下将冷血放了,魏太师和晁将军见疑,同看向霍长安,他快步上前,低声和二人说了几句什么。

两人立时朝她的方向看来。

她一惊低头。

021 帝临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