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静书大叔和柳将军似乎也听到什么,亦侧过身来。

柳将军是个面目严肃的男子,四目交接,朝她深深一颔首,以示相谢。

他身旁的小女孩冲着她笑,眼中还噙着泪水,阳光下,那晶亮让她心里一酸。

她朝柳将军点点头,算是还了礼,他劝连捷反本意也许不坏,只因认定连捷是个仁君,但将家眷卷进政治权谋中去,以致生死,她——并不赞同。

明明挺身救护他幼女,此刻却对他似有些不以为然,柳将军微微一诧,蹙眉看她,却见这少年已转看向傅静书。

素珍想,大叔长相秀气,颔下细须,果应了他的名字。

不期然,他也正盯着她看,先是审度,而后慢慢透出丝……惊喜。

他认出她了吗?

怎么可能?

素珍心下一紧,又惊又喜。便在这时,人们开始朝傅静书掷东西。

不外乎是些石子。

对于政治事实,水深泥重,大多让人看不分明,柳将军毕竟守疆多年,按流传出来的说法,谋逆也不是为自己。静书大叔这里却有些原因不明,只知他是谋反了。

从百姓的反应,她也隐约明白,他任上这些年政绩也许并不突出,四下竟无太多惋惜者。

可他实是为她冯家所累。

他是她爹爹生死之交,这一家多口即将死于冤枉她却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来日黄泉,怎有面目再见爹爹?

她心里难受之极,双掌倒扣,终于便连对连玉的怨恨也暂且放下,一拂袖转身便走。

冷血突然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有人在打量你。”

她一怔,也低声回道:“我方才当了回劫匪,有人看我们,并不奇怪。”

“你傻,若是普通百姓,我用得着提醒你。”

她一凛,“在哪里?”

“说不清楚在哪里,但就有这种感觉,这是出自高手的判断。”

她黑线,我了个去,冷雪你坑爹>_

往四处看去,由于某高手也找不到,她自然更不找到,倒看到连欣紧紧盯着自己,那个阴恻恻的笑,不谓不掺人。

冷血说的必定不是连欣,这死丫头从方才起就恨不得吃她肉,饮她血。

她朝连欣抛了个媚眼,连欣一愣,杏眼大睁,拳头紧握,若非一红一紫俩美人死死拉着,怕是要冲过来咬死她。

素珍一笑,在左拥右挤间,和冷血穿越人海往外走去。

“皇上驾到,跪迎。”

走到半路,只听得有清肃之声划空而来,她一震呆立在原地,冷血狠狠一扯她衣袖,她方才咬牙跪了下去。

022 那是杀伐天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立时恭敬的让出一条通道来。数顶辇轿,皆落有华帐,前面一乘,乃闪耀夺目大明黄之色,后三乘,暗红墨蓝青紫颜色各不相同,中有一乘想是权非同,余下便不知又是什么大人物了。

然而,这些颜色纵使如花千树开、万朵艳,也不比那上第一抹金色,那是唯我独尊,那是杀伐天下,刺得她双目生痛。

哦,连玉,灭冯家,抄傅府,斩柳门,好个狠辣君王。

“都起来吧。”

有声音从第一顶辇子传来,那音息听去气度端沉,竟似曾相识,素珍冷冷一笑,她竟是恨他到此种境地,还没见面,已识得他!

她随人们起身,辇轿亦在刑场里面停下,不等连玉等人步出,冷血突然用力一挟,将她强行扯出刑场。

“咦,哥哥,我好像看到那个丑小子……”

隐听得背后有疑惑之声传来,她心里满满是伤和恨,又强不过冷血,也没有细究,只随他去了。

回到客栈,她一拳捶到冷血胸膛,怒道:“为何将我带回?”

冷血冷冷道:“你没看到你自己方才的模样,和公主一个样,恨不得将人撕裂,不将你带走,你敢担保你不冲上前去,做出什么事来?不将你带走,好让你成为傅大人他们中的一员?”

素珍一惊,颓然跌坐到床上,死死看着自己脚尖。

连冷血也看得清清楚楚,她根本未够格面对连玉。她连远远看着他都没有办法冷静,还谈什么报仇。在杀他之前,她必须爱他。像个忠臣那般敬他爱他,方能为他所用。

而她,此刻甚至和他未曾相识。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床头的书山中抽出一本,那是进京后买的,老家的书已经带不走了。

她低声道:“冷血,我看书。你去帮我买些纸冥香烛回来,我想祭祀一下爹娘大哥红绡,还有静书大叔一家。”

冷血摸摸她的头,旋即出了去。

料想……来年清明杏花雨,应有我泪嵌于云。房中无人,素珍捂紧嘴巴,终于忍不住小声哭了出来。

许久,方才打开手中书,仔细研读起来。

这四书五经她少时便看过,只是从没想到有一天会以此来参考。这些年来书中论理是越发懂得,有些字句却早已模糊,现下自是要温故的。

而后,时间一天天过去。

越是临近试期,素珍心里越是平静,仿佛对连玉的恨也消失在这书墨香气里。

书,果是好东西。

四周也不见异样,连欣也没来找麻烦,一切平静得仿佛再也没有噩困,不会有风雨来袭。

023 永远考不上的神秘男子(1)

书,果是好东西。

只是和寄宿在客栈里的考生有些形同陌路。

大家都知道了她的“英勇”事迹。像当天街上支援她的读书人本便只得少数,而彼时她亦还没挟持公主。考期临近,谁也不愿多生枝节,激怒公主,谁知公主有没有派人在暗处监看着?虽也有人愿与她结交,见到也只远远点个头便走开。

老板史鉴商也有撵他们之意,她加了三倍房钱,又和他咬耳朵,解释广告效益,他才肯将二人留下,毕竟,这些天来店里看她八卦的人不少,平白帮衬了他不少生意。

而遇上午饭时段,客栈里最繁忙的时间,不设送饭进屋服务,楼面里也没有人愿意与她拼桌。她被人赶过一次以后,便等大家都用完膳再顶着咕咕作响的肚子去吃饭。

冷血很是生气,每每自己打包带回房里给她。

到距离考试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官府下了公文,张贴于整个京城,要所有考生持“准考证”到吏部衙门报到,目的是要确定参加会试的最终人数,同时派发座号筹。

这天,冷血一早便替她跑腿去拿筹。

她看了半天书,冷血仍未回来,她掂量这学子人多,冷血估计还在排队,遂卷着书到前院楼面去寻吃的,顺道等冷血。

到得去桌子已满,不少人瞟瞟她,他们当中也还有些座儿,却终无一人招呼她过去同坐。

素珍笑笑,一旁等着,只待小二一空便唤他下单。如是,突听得有人朗声道:“在下此处有座,公子赏脸过来便是。”

她一怔看去,白衣,又见白衣,只是此白衣非彼白衣,这回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重点是……对方也是个美人。

三十左右年岁,丹凤眼,剑眉斜飞入鬓,那个目如琉晶,墨色如缀,那个薄唇朱点,浅笑如画。

他身上不见特别配饰,也不似其他书生,头罩书生方帽,只以一白丝绦束着发末,标准的美人束发。

霍长安也是丹凤,长相却算不上标致,是那种气魄男子,这人却是丹凤中的精品。且和白衣一样,他必定富阔,衣着单薄,却不见丝毫瑟缩,一套衣裳正正是由顶级雪蚕丝所缎而成。

既是盛情,素珍自是不却,坐下后,想了想还是好心提醒,道:“兄弟方赴京师吧,所以不知我——”

丹凤笑道:“我为何要知道你?你很有名么?”

素珍被他一堵,也不禁笑了出来,她还真将自己当名人了,这时,隔壁一人却小声提醒他道:“这位公子,李怀素他闯过法场,挟持过公主。”

024 永远考不上的神秘男子(2)

丹凤“哦”的一声,似略有丝惊讶,却仍是笑意不减,给她斟了杯酒,“在下姓木,家中排行第三,李公子唤我木三便可。”

素珍知他有心结交,也不多话,自报姓名籍贯,举杯就喝,问道:“木兄来京是为……”

“李公子以为呢?”丹凤似乎兴致一增,眼尾一抹慵意明显淡了些许。

可惜她甚为扫兴,眯眸打量他片刻,两手一摊,道:“猜不出。”

丹凤道:“为何不猜在下也是前来赴考?”

素珍看他一眼,嘻嘻一笑。

她目光流氓,男子也不恼,淡淡看着她,只等她说话。

他方才一直笑意轻暖,看去再无脾气不过,此刻稍一收敛,便正正当了他的身家,气度厚成。来京不久,偶遇之人,不论男女,俱都不凡,京中果是卧虎藏龙之地,素珍想着,面上也是直言道:“兄台不是缺钱人,一身穿着可媲美官家,这是市井之地,普通考生之地,实不该在此。”

“噢,不该在此,该在何地?”

“官家门第,当个好门生。”

“怀素是个有趣人。可惜……这官家门第木某却不爱去。”

“好,兄台高志,小弟敬你,祝兄今科摘桂。”

素珍嘴说一样,心里可不怎么由衷,心道:阿三,你至多第二便成,第一让给老子。成绩越好,官儿越高。诸方神佛,方才珍儿说的不作数,你们可千万别保佑错人了。

木三却“噗”的一声笑了,凤眼一瞟她方才胡乱塞在袖筒里的《大学》,道:“兄弟虽非宰相,却亦是个肚里能撑船的,这自己也要考试,却祝在下恩科及第。”

这人眼真尖,素珍干笑两声,道:“喝酒,喝酒,预祝我和兄一起及第好了。”

木耳一愣,笑不可抑,也不知道是开她玩笑还是说真的,道:“怀素尽可放心,看你年岁也不过二十,为兄自问忝长你数岁,这参加科举三回了,回回名落孙山,你大可不必勉强自己相祝于我。”

素珍一脸黑线,随即一招他,附嘴在他耳边道:“木大哥,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着,你拿钱捐个官便是。”

木三闻言,盯着她看了半晌,素珍以为他生气了,哪知道,末了,他也附嘴在她耳边道:“那样……多没意思。”

原来,他果是吃饱了撑着的>_

他不像是开玩笑,素珍心下却是一咯噔,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相人虽远不及她爹爹,但一个人有料还是没料,她还是能看出丝端倪。

这人眉目慵散,却只是看似纨绔,实质厉害的很,怎会回回名落孙山,但看他模样又不似开玩笑。

她心里痒着,却知有些事情未必适合相询,迟疑间,木三唤小二点菜。

他方才只要了些酒水,却已是店中最好的酒。毕竟是萍水相逢,虽投机,她不愿占他便宜,道:“木大哥,你请我喝酒,我请你吃饭。”

木三也不拒,只说好。

她遂点了些相宜小菜。没办法,往日在家吃好穿好,如今家破人亡,爹爹虽给她备下数千两盘缠,但她还有漫漫长路要走,又暂时不去打工什么,总得省着点花。

小二嘀咕了句,不点肉咩。头一遭,素珍脸皮甚厚,也生了丝窘迫,木三却轻笑,道:“我最爱吃果蔬,你我倒是心有灵犀,谢怀素美意。”

素珍一听舒泰,木三这人很是不差,模样又美,她真心欢喜。

“怀素!”

两人正待再谈,冷血在背后唤她,声音里有抹紧绷的轻颤。素珍没来由一惊,旋即转身,果见冷血眉目里一段青白。发生什么事了?

025 真假考证,来日之难

她掷了杯,几是跳似的蹦到他身边。

“冷血,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她有些惶恐的抓住他手臂。

木三也收了一路婉转笑色,淡淡看着二人。

冷血眸色一警,眼梢快速从木三脸上掠过,方才歉疚地看向她,道:“我没能完成交托,我——”

素珍看他眼圈都有些红了,这样一个硬朗冰冷的人竟似做错事的孩子,心中更急,闻言一个激灵,脱口便道:“可是你替我去报道的时候出了什么事?”

冷血又看木三一眼,一拉她手,低沉着声音道:“我们回去说。”

素珍朝木三歉意一笑,对方理解的颔颔首,她立下携冷血回房去。

在冷血将事情一五一十说与她后,素珍亦差点站立不稳。

是她大意了!

竟没想到连欣会在这节骨眼上手段。

她曾于万民前宣告自己所住之地,以长居客栈一法来保自己和冷血性命,只因一离此地,必遭连欣毒手。

冷血今早到吏部替她报到,那官员接过准考证,却说是假的。

冷血知她爹爹做事谨慎,准考证上的身份和籍贯,并非为她赴考而准备,而是要她以这个新身份到另一个小县城避世。那里官府户籍本上,必定有一个叫李怀素的人。这人中过乡试,身份不高亦不低,较之平头百姓,更不易让人思疑。

是以,冷血自是不信,只让那官员再三查证,那官员淡淡看他一眼,将衙内其他官员一起叫上,进内堂共商。

未几出来,将准考证掷回冷血脸上,说千真万确,此乃假证,并让冷血立刻滚出吏部,否则造假欺诈之罪,足可上刑。

冷血将一直攥紧的右手打开,里面是那张早被捏攥皱了的准考证。

他道:“珍儿,我们去告官。”

素珍缓缓坐下,也将他拉坐下来,笑道:“傻孩子,没有用的。不说官官相护,最重要的是,即便告到皇帝面前,皇帝肯受理也没有用。”

她说着将他手上的玩意儿拿过,三两下撕了。

冷血猝不及防,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他气急败坏的看着她,道:“也许,有不怕连欣的京官敢受理假证一案呢?连你也乱了阵脚,咱们的路该怎么走下去,你明知道这东西有多重要,怎能将它毁了!”

素珍摇头,“冷血,我不是要跟自己置气,就像我方才说的,这事皇帝肯秉公办理也没有用,因为,这东西确是假的!”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