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只是名小民,已经做好三顾严庐的准备。

没想到,第一次便被请了进去。

严鞑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也不看她。

这位左相五十多岁年纪,脸上已见皱纹沟壑甚深,一头发半白不黑,目光讳莫如深,隐隐中抿过厉色。

这人还真有些可怕。

素珍恭敬的见了礼,他依然有条不紊的喝他的茶。

他不叫起,素珍便仍弯着腰,心里骂他老不死,脸上谦卑得一丝不苟。

好久,他将那杯三两口便可以喝完的茶尝完,方才问素珍找他什么事。

严鞑并没有打官腔,这倒有些出乎素珍意料之外,她也直截了当将证件掉包一事说了。

严鞑问,假证呢?

素珍迟疑了一下,将那枚被她撕碎后又糊好的东西递上去。

管家来取,一看那砣玩意模样囧然。

严鞑倒是笑了,捋须淡淡道:“撕得好。这……他们给回来的必定是假的。”

素珍一听激.动,好啊,老爷子没有揣着明白装糊涂。

只是他下一句话却叫她想画圈圈诅咒他。

“按说,本相让那边批你一张座位筹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考了也未必能过,最后有能耐走到天子面前的也不过十数人。只是,你既有冲撞公主的胆量,却没有走进考场的本事?”

31 贵客(2)

她,低头聆听教训。

“你当日所为,当值嘉许,你这后生是个有智有谋之人,但放在这上京里,嫩得很喽。”

“谢相国教诲,草民愚昧,但知相国为官清明,有数言实不吐不快。”

“噢?你说。”

“是。草民窃以为柳傅二人犯事,与家人无尤,连坐九族之法未免失之残酷。再次,若依法,那小女孩应死于铡刀之下,而非公主之手。国既有法,便该依法而为,皇亲国戚亦不可免之,否则,法之力何在,王之尊可在,国又何以为国?”

严鞑一听大怒,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搁,冷笑道:“法之所以为法,便是一经触犯,必定惩严。此,方可效约束之力。若不想累及家人,自身便该严以束缚,切不可冒大不韪。公主虽有错,但提前问处一死刑犯,非万恶。而那孩子终究是要死,你却用一个已成的定局来毁自己前途?我不管你他日要做一个怎样的官,为己还是为民,但首先,你连为官最条件也达不到。”

“言则,按大人所言,公主他日若犯大不韪,她家中各人皇上诸位王爷亦须连判,按大人所言,为官之前,为民之心并不重要,如何拿下职位方是人才?”

“李怀素!”

严鞑这一气不小,茶杯也给摔了,素珍一惊跪下,吐吐舌,抬头很是严肃道:“大人,方才草民是说着玩儿的,自是您老人家说的对。”

严鞑一愣,脸色一黑,指着她的手也是微微一颤,他狠狠看了她一眼,目光复杂,末了,冷冷道:“我此次帮你,是害你,倒不如留你一命,你走罢。”

“三年后,当你明白什么是为官之道,老夫和上京欢迎你。”

擦,老小子,老子还全国人民欢迎你。

素珍捏捏拳,却也端端正正低头给他行了一礼,方才告退。

说到底,这严相是个不错的老头。

后来,当她跟在连玉身边,方才知道她还是将人.性的复杂揣摩得浅了。

走到院子的时候,却见方才出去的管家领着一众奴仆端茶走来。

她微有些奇怪,这些仆人人手一套茶具,这一二三四……数套,她又使劲嗅嗅,这茶味儿也是多种,洞庭碧螺春、君山银针、西湖龙井……都是上等货色,严相府上要来贵客?

只是,若有客来访,这早烫好的茶,凉了便损了味儿,难道说……那内堂里早便有人?!

她顿时一惊。

那管家看她挡住去路,一脸神神叨叨,不免薄怒,轻咳一声。

素珍忙一笑让路。

近墨者黑,她还真被冷血那出自高手的判断传染了,认为到处都藏着人>_

即便内堂果真有人,无论这贵客是谁,都似乎和她无关吧。只是,既有贵客,严鞑为何还接待她?隐在内间的那几个人也不介意吗?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32 无门

出了门,冷血贴心的递上一个糖人儿。

她呜咽着说,冷血,我好感动,全世界只有你相信我会成功。

冷血搔搔头,说这是安慰礼物。

“你又知道我一定失败?”

她凶狠的将糖人儿啃下半个头,追着他打。

时间就这样过去。

神秘的木三神秘失踪。

眼看考期越来越近,二人不得不去找了其他政府部门,状告狸猫换太子的事。

结果都被轰了出来。

这天,二人到了刑部衙门。

尚书萧越每人各赏十板,以惩二人造假和扰乱衙门之罪。

冷血一向自认俊俏,说喂,别打脸;素珍一脸苦.逼,说大人别打屁股,打我脸吧。

结果,冷血被打了脸,素珍被打了屁股。

回到客栈,素珍拿药替冷血搽了脸,冷血说帮素珍搽,素珍说滚。

其后,二人下楼吃饭。

这去到发现,馆子正中竟有一张桌子空着。

这客栈生意极好,又正值吃饭时间,有桌子空着可算奇怪,素珍心里嘀咕,难道今儿生意不好?看去又不像,这四下各桌都挤的很。

她又瞟瞟四周,见不少人都看着她,小二一扯肩上抹布,擦了擦桌子,几名堂倌很快往那空桌上了菜,柜台后,老板史鉴商道:“哎,今儿在下做东,李公子请用膳吧。”

她一愣,却见史鉴商已别开头,但方才目光却是善意。

四下多是住宿考生,偶有来用膳的京中百姓,眼神儿也是复杂的,有人轻着声音道:“祝你平安回到鲁县。”

这正是那天提醒木三她是谁的小周,这小子也是考生。

是了——她顿时意识到什么。近日她为考试四处奔走的消息早已传开来,包括今儿受刑的事。

她一直知道,是人就会明哲保身,但这一刻,有些人并不冷漠。也曾认真思考过严相的话,问自己当初所为是否错了,那孩子终究是要死的,她改变了过程,却无法改变结局,这样做可有意义?如今,她知道,她不后悔。

只是屁股火辣辣的疼,往日无桌消受,现下有桌椅却坐不了。她斟了杯酒,朗声道:“怀素预祝各位同学考试成功。”

小周在旁嘀咕,“不用勉强自己,这么虚伪的话就不用说了。”

这货>_

许多人都默不作声,但都悄悄喝了一杯。

这时,有人笑道:“李兄,我敬你。”

素珍一怔看去,却见竟是李兆廷之友宋洋,另有几人正是当日琼荣郡及第客栈里见过的男子。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李兆廷也来了吗……她心里一跳,赶紧一扫馆子。

33 无情

他没来。

她和李兆廷种种,自是对宋洋不感冒,宋洋约是早听说过她脾气古怪,也不以为意,一笑为敬。

有个妇人指着她,对自家小孩道:“二胖啊,你看这位哥哥为了考试,连假证也造了,被揭发了还不肯放弃,到处去找门路,今儿还被官老爷打了屁股。你不好好学习,将来就要像他那样……”

小胖子严肃的点点头,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很是忧郁。

素珍素知,一话经多传,最后出来必不靠谱,大妈,你那听的是什么版本>_

这厢未了,又听得有人道:“无情,你看连李公子都这般积极,你身手又好,为何不能随我们去报考六扇门的捕快呢?”

这六扇门隶属京畿衙门,负责重案罪犯的缉捕,也代表朝廷和江湖门派打交道,是个很好的事业单位,薪资高,福利好,年终多粮,出门办案可坐马车,可吃住最好的馆子,可大额报销……习武的人人想进。

只是,这话说得好生奇怪,这“无情”的状况总不至于比她糟吧?素珍对无情这名字颇有好感,心想和我家冷血正是一对儿,不免朝他瞧去。

这一看,倒真微微一讶。

那边一桌三名少年,其中一名黑衣少年身坐木轮椅,那少年虽是一身粗布旧衣,却唇红齿白,可惜了。

他名叫无情,还真有些考据,他坐着一动不动,若非那长长的眼睫偶尔一盖,她都要以为他是个木偶了。

冷血是冷,这少年是静,静得几乎没有任何情绪可言。

只是,坐轮椅去考体育,看来必是特长生,不知较之她家冷血,谁身手更好?

她一下对这少年好奇起来。

冷血却是个不懂风情的,道:“原来是个跛子。”

他并非有意,无情同桌两个少年却怒了,道:“喂,你个面瘫,说谁呢你?”

冷血冷冷瞥回去。

素珍一扯他衣袖,弯腰便要代他向无情道歉,冷血不让,自己向无情一揖到地。

无情一直波澜不惊,只在冷血拉住她时微微眯了眯眼睛,轻声道:“铁手,追命,喝酒罢。”

两名少年对无情甚是言听计从,狠狠看了冷血一眼便罢了。

此外再无事,素珍一时成了励志哥,就着冬日炉火,和大家喝酒谈笑,只觉店内暖似春日。

微醺之际,突有一众人走进来,为首一人问道:“掌柜的,请问李怀素在哪里?”

史鉴商指了指素珍,对方立下领人走到她面前。

她搁下碗筷,淡淡看向这个不速之客。

这人她认得,司岚风。

今儿真是热闹,宋洋之后是他,什么风将他这风也吹来了?

男人饶有兴致将她打量半晌,方道:“在下司岚风。”

“久仰。”素珍亦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34 回春?

“李公子是个有趣人,这别人都坐着用膳,李公子却站得稳当,兄弟请公子喝一杯,如何?”

他瞥她桌上劣酒一眼。

素珍心道,史鉴商难得请客吃饭,就别指望他能给配什么档次了,喝不死人就行,她好杯中物,如今开源节流,喝酒什么的自是省下,能有掺着水的酒喝已是高兴。她只是笑道:“等哪天司公子也吃了板子,便能如怀素般有趣了。”

司岚风一怔,他带来的人立时对素珍冷目而向,司岚风却内敛得多,哼笑一声,低头在她耳边道:“听说公子曾在那位李公子手上遭了辱,可有兴趣和司某交个朋友?”

有人当晚在这客栈里看到了李兆廷,虽谁也不知她和他那晚到底聊了什么,但二人见面一事却传了出去。鲁淮二县相邻,人们猜测她认识李兆廷,是她邀的他,让他代为引荐权相,后她不曾出现在相府,自是被李兆廷拒绝了。

司岚风是个比她还懂得敌人的敌人就是我朋友道理的人,素珍懂他心思,也踮脚在他耳边道:“是不是咱们交朋友了,司公子便将怀素引荐给七王爷?”

“怀素也知,此事现下棘手,七爷是公主胞兄,自是要照顾些情面。待为兄他日高中,怀素还愁无重用之机?”司风略略一顿,回道。

果不出所料,他怎会平白替自己增添一名敌人,他看中的是她和李兆廷之间的“嫌隙”,日后他和李兆廷若都进三甲,她给他当喽啰去整李兆廷绝对给力。素珍一笑,说:“李兆廷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这次并非咬耳朵,人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司岚风脸上搁不住,盯她一眼,一声冷笑,很快便离开了。

冬阳高挂,门外天气正好,素珍也想出去逛逛,走到门口,只听得无情淡淡道:“你便不怕他暗地里使什么阴招害你?”

她笑笑道:“我现在出什么事儿,人人都会将帐算到公主头上,司岚风深谙此理,他不敢。至于以后,我自是要死的,谁来下这个手又有什么差别。”

出门前,小周低声说:“听说翰林院岁末会招收役员。”

小周说的素珍也听客栈里的考生说过,这些天甚至考虑过它的可行.性。

带着冷血在街上闲逛,看到一家医馆,想起爹爹往日说过的奇闻杂谈,她心里突然隐隐有了个计较,却听得冷血道:“珍儿别难过。若你决意留在京师,我们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了。我记得老狐狸说过,这京师里有一处秘所,名唤回春堂,剜皮削骨,可替人改换容貌。那几名小子方才不是说六扇门要招收捕快吗,我设法将这家医馆寻出来,让他们替我换副容貌,然后由我去当捕快,咱们伺机再动,我干活养你,那样我们也不需再必为生活上的开销而烦恼,你每天都可以喝酒吃肉。”

35 宫里的秘密赌局

没想到冷血竟和她想到一处去了!但若要换张脸皮彻底躲开连欣再考,那应当由她来。身.体发肤受诸于父母,她不能让冷血受委屈。当然,现下她自是不会告诉他,否则,到时便无法抢在他前面了。

抱住冷血手臂,素珍示好的在上面蹭蹭。

冷血脸上突然变得红扑扑的。

素珍奇怪,今天不热呀。

回春堂,那会是一个什么地方?

凝向远方皇城方向,她轻轻一笑,这条路走得真辛苦,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

面对失利,她已开始学会怎样去面对,去想那就是一场过云的雨。

没想到,回到客栈,事情又生了变数。

史鉴商交给二人一封信,说是方才有人托他转交,又仔细交代对方说若有回函,可交与他,对方明日来取。

史鉴商一双精明眼写着郑重,对方必定给了他好处。

素珍低头一看,只见信函以朱蜡严密封口,函上字迹遒逸,写着“李公子敬启”。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