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我还没说完——”

“本侯知道你要问什么。”

“亏我当初还不愿意连累你,你——”

“反正本侯绝不可能替你引见皇上,即便让你见了,他也不会要你。”

“为什么?”

“你认为皇上会忤逆他亲.娘?”

素珍默默嚼着药丸,道:“那能不能求您老另外一件事,请你去牢里保释下无情他们几——?”

“个”字还没出口,便听得帘外马儿厉嘶,她一惊,冷血和霍长安对望一眼,霍长安跃到二人前面,帐子一撩,几颗人头钻进来,为首的却正是无情,他肩上血红,皮肉也狰狞的翻了出来,看去比她严重多多。

他脸色极白,劈手将一物掷到她身上,却是一缕打成小结的发,她顿时愣了,“这什么玩意儿?”

铁手是个不多话的,追命连忙认命解释道:“是公主的头发。我们无意非恋战,只待你一脱身就寻机跑路,若非无情非要将那婆娘的头发割下来也不会叫那什么晁将军给伤了,那人的功夫厉害的紧。”

素珍一震看向无情,黑衣少年紧紧抿着青白的唇,在铁手的搀扶下坐下来,见她目不转睛看着他,轻咳一声,“便当是还你银两。”

素珍怒,“老子是要和她言和的,这怨怨相报何时了……”

众人愣,霍长安嗤道:“你不是要和她作对到底么?个没节操的。”

“那时不是还没走投无路么?”

素珍嘀咕道,众人一起鄙视。倒是冷血抬手给了她个爆栗,“你逗无情做什么,就你这鬼脾气,哪天被活活打死,也断不可能向人讨饶。”

众人齐道,“不信。”

素珍也不恼,注意力早在无情腿上,道:“无情无情,你既然能行,为何还要坐轮椅?”

“他曾从高山上摔下来,这双腿算是半毁了,平日要靠拐杖才能走动,但他一身厉害轻功可没损折,只要施展时间不长,比马儿还快。”追命继续指手画脚解释,一副“无情是我家老大”的自豪模样。

素珍心里一喜,瞅着无情又旧话重提,“拐杖可以,你老坐轮椅干什么?”

“难道你不认为坐轮椅比较酷?”

无情慢吞吞开口。

众人一听绝倒。

她遇到的人怎么都是二货?人以群分,兆廷,她和他的圈子总是那么不同……素珍哈哈大笑,心里突然便疼了,随之想起一个问题,国子监里,当时有人紧随着木三唤“李怀素”,那是谁?

烟尘滚滚,马车消失在林道。

46 冠摘会试是谁人(2)

其后,众人在霍家别院住下,仍滞留上京,无情三人也留了下来,几个年轻人大闹国子监,别说到六扇门求职,外面没通缉他们就阿弥陀佛了,现下只能跟她混了。

说来这几个少年身手也是厉害,连连欣的头发也削了下来>_

别院里有个叫老孙头的老者负责打点三餐,霍长安便撂了挑子,离开了。别前,说她若要离京,可差老孙头通知他,他将设法安排。

他并没阻止他们外出,于是,冷血和无情几人兵分四路,乔装出门,开始密访回春堂的下落。

素珍懊恼自己意志不坚,那天看到无情几个不久就晕倒了,以致有两件事一直没问霍长安。一是木三的身份,木三来头绝不简单,只要对他模样稍作形容,霍长安必定知道是谁。二是连玉这人的脾.性。

如此,十数天过去。

这天清晨,她方才起来,就被几个少年破门而入,幸亏她为人懒极,不曾卸妆睡觉……少年们身上还沾着晨雾露气,想是从外面急赶回来,神色皆是一派凝重,每人手里不约而同都握着一卷布帛。

素珍大是惊奇,夺过一张来看。

只见其上书写“会试放榜”四字。

她心头顿时一跳,这是……皇榜?咽了口唾沫,睁大眼睛看去,这……这第一名是……李兆廷!

她按住心口,此处仿佛霎时被什么掩卷而过。

想哭,又忍不住笑。

兆廷。

他果是状元之才,于万人中脱颖而出,他虽不爱她,但她没有看错人,不是吗。

她满心欢喜,一时忘了其他,顺序看过,第二三名不认识,又看到第四名是司岚风,突然,数只手掌猛力按到一处。

“看这里!”冷血没好气喝道。

她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然目光落到纸上几人指戳之处,她彻底愣住。

第九名:鲁县李怀素。

素珍一直以为,会试榜单上必定不会有她名字。

按大周朝科举制,会试前十名者,可参加最终殿试,由天子亲自出题,点出状元、榜眼和探花——

是谁给了她这个机会?还是说这是……连欣引她出来之计?素珍心下扑通急跳,几个少年看她发呆,都去拍她。

连惜话如金的铁手也笑道:“李怀素,你高兴傻啦?”

“李怀素,你该死的都惹上些什么人了,竟连慕容老六也惹上了?”

素珍正待回他,一人掀帐而入,明显是厉了声音。

素珍欲哭无泪,这是闺房啊闺房,你们一个两个就这样闯进来——她幽怨地看向来人,却在触到霍长安凌厉的目光后识趣的将话吞回去。

这……霍长安怎么也过来了?等等,慕容六又是谁?

冷血等也是一脸惊疑,霍长安狠狠看她一眼,已沉声道:“慕容六在找你!”

47 六少

素珍迅速爬起来,奇道:“慕容六是谁?”

“护国大将军慕容景侯第六个侄子,他说……你知道他。”

霍长安眸光复杂,盯着她道。

素珍和冷血对望一眼,都着实大吃了一惊,原来……那蓝衫男子并没有说谎?可当日求见慕容将军不得又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知道他在找我?”素珍惊问。

霍长安目光一深,微微阖眸道:“我和……他都在御前行走,他向我们说起这事,说他在找你……我便知道了。”

“他官拜什么职位?”

“李怀素,你能不能不这样现实?”霍长安白她一眼,“你想见他?哼,若是本侯也无法助你,你倒以为这朝中还有多少人敢管你之事。”

“只是这慕容老六,若他肯帮你——”

素珍本蔫了下去,闻言一个鲤鱼翻身,把冷血几人吓了一跳,齐道:“你要不要这么现实?”

霍长安目光微深,却问她二人有什么渊源。

素珍将来京路上蓝衫男子遇刺一事说了。

霍长安似微微一震,陷入沉默,神色莫测,素珍和冷血等人心里也越是疑虑,良久,方才听得他淡淡道:“要不要与他见上一面,你决定吧。荣华富贵任何人都想要,但走岔一步,便永无退路,重则生死。”

“只要心存国和民,就不会走岔。”

“这话赴考的人个个会说,权.欲面前,别说的太早……可碰上他,也许是你的命,人世间最深莫过宫门宦海,如今命运还在你手上,你好好考虑一晚,明日让老孙头去找本侯,告诉我答案吧。”

素珍还想多问点蓝衫男子的事情,然而那霍长安来去匆匆,也不给她机会问便走了。

四个少年看着她,无情道:“你要怎么做?”

素珍按捺住心中激.动,缓缓道:“怎么着我要和慕容六见一面再说。”

回春堂不一定能寻到,任何机会她都得闯一闯。

殿试之期便在三天之后。

听霍长安口气,那位六少必定能在连玉面前说上几句话。

她让老孙头通知霍长安,霍长安很快让人捎回话,说慕容六答应见面,约在宏图酒楼见面。

素珍好歹在上京了混段日子,知道这是京中最大的酒楼,毗邻京中最热闹的主干大街。

她心里实对这六少极为憎恨,若非他,她便不会延误归家之期,以致和父.母阴阳永隔。然听闻他答应出来,心里竟又大为振奋,又有丝古怪的恐惧感,直掺进骨子里头。这人倒真有种奴.性么,知道他也许可以在连玉面前说上话,就奴.颜屈膝起来。他日真要见到连玉本尊要怎么办?

霍长安说,这位六少事儿极多,会面约在殿试前一晚,又吩咐冷血等人不许跟着,因六少说了只见李怀素。

这一晚,素珍天方黑便出门了。

慕容六果是大手笔,包了那宏图酒楼二楼一个大雅间,这酒楼统共两个大雅间,一大雅间里十多个包厢儿。他竟是半清了人家的场。

——

谢谢大家的留言和礼物。

48 灯火阑珊

明明不是什么节日,窗外夜空却散缀着五彩焰火。街上人来不尽,街头更是热闹,人们似乎正赶什么似的往彼处而去。

她心里一咯噔,这次不会又要宰谁了吧?

忙揪了小二来问。

那小二笑道:“听客官口音,不是上京人士吧?这是咱们上京一年一度的展货会,那魏国商队来我们大周易货赚钱银哪。”

素珍一听,倒无须他再说什么便明白了。

这是大周每年一度的盛事。曾听爹爹说过,大周经贸不发达,邻国魏却是富饶大国,产精美布缎瓷器、上好米粮茶叶……每年在大周换走大批金银。

而后,她惊叹过这酒家的豪华,惊艳过这焰火的美丽,却一直没有等到慕容六。

半个时辰过去,她等得一城忐忑都蒸发不见,惟余一腔仓惶,方有人推门而进。

“李公子,我家少爷有事来迟,现下还要在宁安大街稍作耽搁,请公子再等一等。”

来人声音淡漠,看去却正是当日蓝衫男子的一名随从。

素珍一听几要掀桌,心想慕容六你个死人,迟到这许久,现在才派人来说。

“李公子可是……有甚不满之处?”年轻男子微微睨眸。

素珍蓦然对狗仗人势这词有了深切体会,却只是赔笑道:“你家少爷贵人事忙,应当的,应当的。请问大人你怎么称呼?”

“青龙。”

那青龙留了名字,便离开了。

背后,素珍朝他呲牙举拳,心道老子还白虎朱雀玄武呢。

她眼珠一转,也跟了出去。

她寻思那死慕容六极有可能在宁安大街看展货会,果见青龙朝邻街而去。

青龙很快发现她,回头挑眉看她,她忙道:“就不劳六少过来找我了,我过去便是。”

“随你便。”

青龙不咸不淡回了句,便转进下一个街口。

素珍朝他又捏捏拳头,跟了上去,下一瞬却被入目的灯火慑住。

多少时岁以后,只要想起这一晚蓦入眼帘的澜莹冬夜,心里还是会微微悸动。

墨蓝天幕,星河闪烁,被娉红凝紫焰火扫刷过,仿佛谁家小姬调皮红袖一拂,扫下无数星尘。星光下拱桥柳河,百十船舟泛于碧波,倒映岸上阡陌,无数店苑,无数摊铺,食物香气,脂粉味儿,千处雕栋,百般滋味,其间大红灯笼高高悬,楼阁处处灯火如花。

她以前常在淮县看夜市,但那处情态断无此处之万一。这般繁华,便像花开尽,转瞬又春至,连延不息。竟教人有种错觉,情愿粉身碎骨,也要守护。

又见这光影尽头,都归拢在前面一高台上。台上一袋袋粮物茶片,瓷器绸物,每款物事后都有商人立定,傲然而笑,货延整里,这等姿势浩大,金璧如澄,极尽琳琅之能事。

台下人群教放榜时刻更拥挤十分,麻麻压压,声息如荼,素珍脑里唯剩水泻不通四字。

“李怀素。”

一道声音忽而在不远处静然曝开。

不响,却如一水浇落心头,教她激灵灵一颤,这声音,那天在国子监听过。素珍一惊寻去,只见人群之后,灯火阑珊之地,数人环立,居中一蓝衫男子双眸浅睞,负手看着她。

49 折扇三打,你原来的模样

慕容六。

素珍倒吸了口气,大抵是她的命运就握在他掌中,心头止不住又乱跳起来,倒一时暂罢了怨恨——其他数人有那天的白衣男子,后来那个少年,还有青龙和慕容六另一名随从。

不知为何,穿针引线的霍长安却是没在。

“喂,丑小子,听说你近日出尽风头呢。”

如玉少年挑眉问道。

他看去和她同岁,眼中带着好奇,又俨然有傲意。倒是那白衣男子仍是笑意薄薄,一如那天,笑她不识宝还是其他。

素珍赶紧迎了上去,端端正正对少年道:“不敢,小少爷见笑了。”

“哼,本少哪里小了?指不定比你这黄毛小子还要长几岁呢。”

“是是是,大少爷说的对。”

她方看到少年厌恶的翻翻白眼,头上却已结结实实吃了一下,微疼,她瞪住蓝衫男子,不,慕容六手中不知哪里变出来的折扇,“你做什么打我?”

“因为,这副模样不适合你。我看着不惯。”

慕容六淡淡道。

“那小人该是什么模样?”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