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一愣,道。

“像我九弟一样,张牙舞爪,不可一世。”

“呀,六哥!”

少年一脸黑线,素珍这下是彻底愣了,头上很快又吃了一下。这次更疼一点。

“六少,小人本来就是这般谦恭温良,你要小人怎么着呢?”

素珍仍是小心赔笑问道。

听得她说谦恭温良,其他几人都笑了,却见慕容六眸光一利,手中折扇又往她头上敲下,这次却是疼极——这男人是真打,素珍摸头跑了几步,一时心中痛楚顿成盈盈,若非他,她如今何须如此。

一场家祸,皓月长空仍在,世间却早已没有了李怀素。

她当初是什么模样,来上京这些日子,已经渐渐忘了。

现在,她只能是这般模样。

没有资格有自己的脾气。

这样想着,她摸摸头,默默走回慕容六身边,低声道:“当日六少遇刺之事,怀素不敢邀功。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好笑,来作赌资最是不错,只是,能不能请你替我向皇上美言几句,开罪了公主,是我愚笨。我……如今会试考了第九,我不求什么,只求殿试上皇上能给我一个公平机会。”

“你是怕有人用会试名次将你出来,替阿欣出气。天下人面前装的好,现下知道自己得了名次,就现形儿了,既要当婊.子当日何必立牌坊!”

少年一声冷笑,眸中扯出一抹鄙夷。

素珍心上那疼,拉扯着一下又一下,却心知不可多驳,只是紧紧咬住唇,眼梢余光慕容六目光沉静,看不出喜怒,只听得那白衣男子淡淡道:“九弟,就你多话,也不怕扰了六哥兴致。李怀素,我六哥到此是是看展货会,其他事,回头再说罢。”

他说着一瞥青龙,青龙略略一顿,随之朝慕容六一欠身,恭恭敬敬道:“奴.才这便和白虎为少爷开路去。”

50 非礼了他

素珍有些怔愣,还真是有个叫白虎的……只是,此刻她无心揶揄,感激白衣男子替她解围之余,一颗心绷得老紧——她不知道慕容六到底在想什么,可有不高兴,她莫名有些怕他。

慕容六始终没说什么,只是把玩着手中折扇。

她终于不淡定了,心道大冬天还用折扇,有毛病。

“你心里在骂我。这样吧,若你能替我开路,我就应你所求。这个不算在你对我的救命之情上,以你性情以后只怕还会出祸事,届时那人情可救你一命。”

还没腹诽几句,已听得慕容六轻声笑道。

素珍张口结舌,却见他微微眯眸看着她,琥色眸中,竟真流淌着细纹笑意。

没有讽刺,不含嘲弄,却又不是善意,仿佛他只是碰上一件让他愉悦的事。

心肝又乱颤。

他会帮她!

余人似乎也有些惊讶,却连那肆意的少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惊疑道:“开路,怎么开?这密不见缝的,要他施展轻功嗖嗖嗖那样挟着六哥踩人肩膀过去吗?”

被抢了饭碗,青龙和白虎脸色微微铁青,素珍此时也回过神来,心道嗖嗖嗖,嗖你妹,你以为演戏呀。

白衣男子笑看向素珍,“怀素武功必定不错,想当初是你救的我六哥。”

素珍欲哭无泪,两手一摊,“我不会武功。”

她说着眼梢飞快瞥慕容六一下,却见他似笑非笑看着她,她心下又是一紧,竟天外一笔心想这人真好看,目光四瞟间,反顿时有了主意。

“等我一下。”

她冲慕容六一句,一溜小跑进一个茶寮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到空桌上,道:“这茶壶,我买了。”

那看茶老汉还没意识发生什么事,她已拿过灶上一把铁壶往回冲,众人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她已大声喊道:“哎,这么大一堆银两谁掉的?”

她这一喊,高台下倒有半数人刷刷转过身来,她立下将滚烫的茶水往地上一倒,地堂顿起嗤嗤青烟。

人群里亦立下有人骂:“什么银两,哪里来的疯子!”

这时,她已冲到慕容六身边,一把拉起他的手,喊道:“闪开闪开,烫死人的热茶来了——”

这一下,人们急急往旁侧退避,转瞬间,她拉着慕容六杀进第一排。

人群厉声咒骂,白衣男子几人方才见势不对,早跟着奔了进来。

素珍只听到慕容九危颤颤的声音道:“李怀素,你完了,你居然敢冒犯我六哥……我六哥是什么人,岂是你能碰的,再说,我六哥有洁癖……”

他是说,她非礼了慕容六?素珍大受惊吓,眼角祟祟瞟向旁侧那只被她紧紧握住的修长美丽的手。

——

谢谢大家留言和礼物

51 饥饿与失节,何为大

慕容六的目光也和她交错一处,正皱眉盯着二人交握的手——他手上的热力和属于男子的气息透过瞬涌而来,她忙不迭松手,解释道:“他没有挣扎,我们是你情我愿……”

慕容九愣住,慕容七等人怔了。半晌,慕容七忍不住率先笑了出来。

素珍头顶又吃了一下。她看着慕容六,敢怒不敢言,她的前途可还捏在他手上。

慕容六倒没再理她,只抬首看向高台。

有风将他身上薄熏的青香送入素珍鼻端。

素珍有丝恍惚,突然明白,她为什么会觉得他和李公子相像,不是模样什么,是身上那股感觉,凌冬荆棘,不动如松。

呀,又想起李兆廷了。

不过看见和他有点相若的人,便顿生痴念。

若他终肯舍她三杯两盏言笑,岂非愿折去命中十数春秋时光。

她不敢再多想,赶紧往高台看去,恰数十银物掷来。

是银锭子?

有一颗正正打到她脚上。

“这些施与你们,赶快滚罢!在我大魏,这等小钱是谁也不屑的,堂堂大周京城,竟还有乞丐。”

高台上一道讽嗤之声传来。

素珍一怔,只见数个衣衫褴褛的男女从人群窜出,俯身去捡抢地上东西。

是了,附近的流浪汉乞丐儿闻讯而来,数步开外,还有多名老弱乞儿贪婪地盯着台上油澄澄的粮物,只是碍于力弱,不敢上前和强壮者抢夺。

大周国力虽不弱,却非农业大国,又兼此前数代君主一些弊政,温饱问题并未得以全部解决。

素珍心下一沉,微微磨牙往台上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名三四十岁的男子,他站在台前众商前,看去似是领队。

这人长的甚好,矫健高大,只是眼底那缕轻蔑,嘴角那抹阴沉笑意,让人看去堵慌。

他背后数个商人此时趋步上前,也翘唇而笑。

“允那魏蛮子,说什么呢?谁要你的臭钱?”

人群里,有人对其斥喊,那领队男子喋喋轻笑,“蛮子?我这里展示的是最好的米粮,也非是平日卖给你们的普通口粮,是你们大周达官贵人买的,你们往时不也巴巴买点回家尝鲜么,你们既不.耻,好,今晚,便谁也莫想用大周金银在我此处买得米粮,你们要买,我等还不卖呢!”

他说着目光一动,扬手又是一把银锭子撒到台下。

人群又是一阵起哄,却另有几个平民汉子也奔到乞丐当中,去捡银子。

“你看,这人真可憎,兆……”

素珍说着往旁握去,及至那股淡淡香气溢进鼻子,她一惊,生生将那个“廷”字压回舌尖,她竟忘了,她旁边的是慕容六——

搭在他衣袖上的爪子正要撤回,手上却蓦然一紧。

慕容六生气了吗,这次不打她头,改摧残她的手?他掌上薄茧微砺着她手,他的手和兆廷的不一样,兆廷是温柔的,他却握得她微微发烫又生疼——素珍心惊脸热,想挣又不敢。

她悄悄朝慕容六看去,两人袖中手紧握,慕容六却仍旧没有看她,只眯眸看着高台,目光如古,淡静依旧。

“将你们捡到的银子放回原地,在下将以一倍还赠诸位。”

忽而,一道女声朗朗从不远处传来,随之,一行数人从人群里行探出来。

——

仔细看了大家每则留言,速度抱歉了,尽力尽力加快。

52 饥饿与失节,何为大(2)

待得看清来人,素珍蓦然怔住。

这样的组合是她绝对想不到的。

木三,李兆廷,还有……当日那个画中女子。

此际,出声的正是她。

她今夜作男装打扮,若非没有刻意变声,若非她早知道她性.别,竟是一风姿飒爽潇潇君郎。

第一次见面,她是李兆廷的画中仙,第二次见面,她站在连欣身边,第三次,她和木三李兆廷站在一起。

她真真和兆廷相识。

她是什么人?

也许是心中那股妒意太重目光过于明显,女子竟注意到她,几乎立刻朝她看过来,目中缓缓刷过一抹明善笑意,却又随之定住,教一抹惊讶取代。

她微微阖下眸,这一细小动作很是微妙。

素珍不傻,知道她必定是已发现慕容六等人。

这群权贵是早已认识。

果看到木三和李兆廷也看了过来,神色亦是微微变了。

哪怕兆廷并不在乎,素珍仍是心下一紧,想也不想便要挣脱慕容六,却发现手中已空。

方才一下,仿佛不过是幻觉。本来,所有人都看着台上,连慕容七等人也不曾注意,此刻他正和木三打招呼,微微笑道:“慕容一家过来看看热闹,大人和阿顾姑娘呢?”

木三目光淡淡掠过她,笑道:“木三携友亦然,见过六少和两位少爷。”

“木兄,待阿顾姑娘了却此间之事,你我再聚如何?”

慕容六亦一笑而回。

李兆廷微微一揖,一众贵胄面前,行止不卑不亢。

这时,阿顾朝他们方向欠了欠身,旋即走近那群乞丐。此前人们对这群乞丐心存怒愤鄙夷,无不掩鼻走开,这位阿顾姑娘眼中却无丝毫鄙色,只将腰间钱袋摘下,递给为首乞丐。

魏国领队冷眸看着,也不恼怒,双手环在胸.前,看去倒饶有几分兴致,末了,往怀中一掏,竟又是一叠银票掷到地上。

阿顾微微蹙眉,众丐本已停止抢夺,去分她给的银两,瞬下又陷入疯狂抢争。

“你们可有一丝羞.耻之心,这钱捡不得!”

人群里有人抢上一份,也有人厉声对众丐怒吼。

阿顾看一眼领队,高声道:“诸位,方才有叔伯说的不错,此已是公然对我大周侮.辱,以本伤人,难道我整个上京大周子民还抵不过对方一人?在下能做的是竭尽所有,诸位只需捐赠一文半毫给这帮苦难人,已可集少成多。”

“各位,不食嗟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最后一句,她却是向着众丐而说,说罢探手入怀,一枝碧玉钗已握到手上。

她缓缓将钗子放到地上。

不必细看,素珍已知这支钗子必定极为贵重,只因早有惊叹声溢出,开始有人掏钱放到地上。

随之,出手的人渐多,片刻,银光纷纷。

乞丐们也再次将那些魏币放回原处,默默站到一处。

——

谢谢每位新旧朋友。

53 神仙姐姐

盯着阿顾,那魏国领队目中楘色一闪,有个锦衣老者却快步上了高台,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越过阿顾看了眼一直安静观看的木三,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似有忌色,后又朗声笑道:“好个团结的大周,姬某是输了,贵邦盛情,以千来斗姬某一人,所集银两自是比姬某多。姬某输得高兴,不见平日路有冻死骨,今日姬某总算是做了一件大善事。”

“好,今日展货会也到此为止,你们收拾一下。”

他一声令下,众商撤货,人群虽为得胜雀跃,声息却没有太大。

这男子一席话,教人难堪。

但许多人还是纷纷朝阿顾点头,若非这美丽聪慧的姑娘,此一次,更难看,亦有不少人对今晚无法购得上好米粮而失望。

一种米粮百种人,这世间人情世态大抵如此。

众丐在分银钱,有人冲阿顾咧嘴一笑,“哎,今儿能得顿温饱,谢谢姑娘了。”

阿顾并无喜悦,微微蹙眉。

百姓里,有读书人直摇头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四肢健全,奈何作丐?”

有多人更是冷笑,“可怜,倒值得同情了去?呸,便是这等人辱了我国尊。”

远一点的地方,还有多名老弱乞者,一直没敢和那些年壮的乞儿分银两,发黄的眼睛紧紧盯着地上再无人问的魏币——那姬领队并不屑拿回,有个破烂妇人搂着个四五岁的小乞儿,小乞儿想去捡钱,却教妇人红着眼睛死死钳抓着,小孩发狠,呲牙打了母.亲几下,最后,只是吮着手指,巴巴盯着台上米物。

素珍轻轻咽了口唾液,朝李兆廷看去,却见他正助阿顾督看众丐分割方才人们所施银钱,怕众丐因分“赃”不均,又起乱子。事已半了,木三先朝她这边走过来,和慕容六等人汇合。这几位慕容家的世子很是安静,方才慕容七和慕容九出去放了碎银,并无多施显摆身份,而那个站在她背后的慕容六则一直沉默,没有任何声息。只是不知为何,他这般安静,竟也给她一种迫压之感。

素珍摸摸自己的瘪钱袋,终于一掀衣摆,信步走过去,对台上姬领队道:“我买粮。”

“哦,敢情这位小哥没有听清楚,今晚,大周的银子买不了大魏的粮油。一万两,也买不到一粒米。”男子挑眉而笑。

素珍也不说话,俯身将地上魏银一点一点捡起来。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