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堂下,自是一阵惊骇。

这时,连玉自座上缓缓站起来,一览众臣道:“朕登基未久,眼界尚浅,殿上都是我大周重臣,见多识广,根基……厚实。”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方笑道:“此是朕登基以来第一届科举,科举乃大事,事关百姓社稷福祉,还是请诸位帮朕拿个主意吧。”

“臣等不敢。”

众臣闻言,面面相觑,目有疑色,皆起而下跪。

连琴瞥了连捷一眼,连捷赶紧看向严鞑,严鞑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魏成辉此时一瞥权非同,只见对方微微敛眸,他心里一笑:噢,连玉,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这局大势已定,你来个顺水推舟,成全权相国?”

“朕意已决,开始考试吧。”

连玉声音淡淡传来,又是那种感觉,熟悉……这乱七八糟想的什么呢,素珍一甩脑袋,一看各人在一众内侍的带领下,已向座位过去,她也赶紧追了上去。

61 状元郎,可愿从此为朕开路护航?

紧张的胃都疼了,她本来还想,若慕容六向连玉说上几句,连玉将连欣的事放开,凭借实力,她也许能夺得第三,毕竟,会试之时,她小试牛刀,还有所保留.

爹爹说,要让人知你底线在哪里,这样人家就不敢轻易欺负你,但永远不可让人知你的底牌是什么,这样人家才不容易害你。

李兆廷和司岚风过于强大,她没有把握打败他们。

但是第三名,她有一份笃定。

可现下,她并非任何一个重臣的门生廓。

是,她似乎和不少人打过照面,但这些人会帮她咩。

不会。

谁会要她这种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人杰?

只是,事到如今,她只有先奋力一战。

可以害怕,不可以认输。

“怀素,加油!你是最棒的!”

她握拳,冲自己低吼了声。

然后立刻被鄙视了,整殿人刷刷看怪物似的看着她。

她吐吐舌,又见司岚风一副嘲笑模样,李兆廷微微皱眉……她冲二人一笑,为免被其他人鄙视,两人立刻假装不认识她,别过头去。两人目光相交,并不言笑

背后,有细小声音嘀咕,“我居然排在你这货后面……”

她一愣,转头,随之惊喜,“小周,你也来这里考殿试呀?我方才没注意你,对不起啊。”

第十名的朱小周横她一眼,“废话,我不来金銮殿考试,难道来这里买菜?不用对不起,我一点也不想被你认出。”

这货>0

小周是素珍在史鉴商的“撞缘客栈”认识的考生,平日话不多,却是一毒舌。素珍却甚高兴,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严鞑警告地看了二人一眼,“请考生保持考场安静,否则取消考试资格,现下,考试正式开始!”

有许多目光看来,素珍却不回看,什么也不管,只带着方才调节过的微微好心情开始落笔,直至结束。

她坐在位子上,看着纸上墨迹,眉眼浅浅弯开,但随之又陷入最大的不安。

除去她,所有人都已离座,走到满朝文武面前,寻找自己的伯乐去。

“张谦,暂得一签探花,一签榜眼。”

“姚毅之,暂得两签探花,一签榜眼。”

“司岚风,暂得三签榜眼,两签状元。”

“朱小周,暂一签探花,两签榜眼。”

“李兆廷,暂得七签状元。”

“司岚风,暂得三签榜眼,三签状元。”

……

读到李兆廷名字一刹,素珍仿佛蓦然被人震醒,霍地站起来,她最担心的时刻终于来临。

怎么办?

“李怀素,还不将你的卷子交上来,你可知,你越晚,得到签子的机会就越小!”

远远銮座下,严鞑声音严厉而来。

这一声,也把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引来,纷纷看向殿中央。

考生案桌上,只剩她一人。

不少人都失笑出声。意义不一。

素珍拿着卷子,手心湿的不成话,脾胃紧张得阵阵抽疼,天地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

怎么办?

爹爹,怎么办?

慕容六,怎么办?

突然就想起那个眉眼淡淡,拿着折扇敲她头人。

慕容六,你不是说过会帮我么?你果真不要我了吗?

水,舟,橹。

舟。

这时,四下如此热闹热烈,和她一样安静只有銮座下那个人了。

连玉,你是这样谦厚的人么,去笼络的权臣。不,你个伪君子,你不是。你这个狠毒的男人。

她忍不住又朝这仇家看去,只见他果和她一般安静,两手紧紧抓握在銮座上,那姿势似乎从没变化过,便那样隔着珠帘子,观看着殿中所有,还有她。

忽然之间,便像六少被那折扇敲打在头上疼痛,那些话一点一点被敲进去。

她低叫一声,拽着卷子,朝连玉的方向冲奔了过去。

严鞑之下,人们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慑,本继续的动作,一缓停下。

“李怀素,金銮殿上,岂容你放肆!”严鞑怒斥,

倒是权非同看着她,出言劝道:“严相莫怒,这考生亦是一时急了。”

魏成辉目光一动,挥手招过御前两名侍卫,便要将素珍拉下,莫让扰了圣驾。

慕容七慕容九二人相视一眼,慕容九略一犹豫,终是伸手一拦,“慢着,先莫动手。”

这间隙,素珍已跪到连玉銮座台下阶梯前。

她双手高举考卷,道:“请皇上批阅。”

“胡闹!”

高朝义一声冷笑,高声喝道:“李怀素,你好大的胆子,金銮殿上,竟违反我皇旨意,皇上方才便明令让我等阅卷选贤,你这岂非将皇上的话当耳边风,更不将我等官员放在眼里!”

素珍蓦然回头,缓缓眯眸,扬手一指指向他,“你放屁!”

“你!”高朝义被她一窒,竟一时岔住,好一下,方才怒道:“你再说一遍!”

素珍冷冷一笑,看向前面百官,众人一时震疑,却听得她朗声道:“诸位大人,敢问乡会殿三试走的是什么程序?为天下公,为对朝廷肱骨之臣以示器重,科举大考,天子并不随意凭己喜好批下状元郎。乡试,由地方父母官主持,会试,由京畿相关各部大人主持,可这是殿试!天子对各位尊重,再次谦让,让诸位选贤举能,诸位呢,可曾对天子还以同等尊重?竟不曾再三还此权于天子?”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此乃大势,势不可摧;民是水,君是舟,君主当顺应天意民心。然舟生有橹,无舟无橹,舟毁橹亡。诸位乃推舟而行的橹,无君亦无你们存在之需。君听于民,制以策,尔等听于君,执以策,此乃天道,如今岂非本末倒置?”

“李怀素这试卷只能给我皇检阅,若诸位认定怀素有错,可将怀素拖出大殿,或杖或杀,怀素绝无怨言!”

“臣等有罪,皇上恕罪!殿试三甲,请皇上亲点!”

她话口方落,那琅琅余音,还回荡在大殿四壁,满朝文武却竟已全数跪于阶前。

金銮顶端,一直沉静不语的连玉此时方缓缓而起,珀色双瞳微微眯起,一声长叹,方道:“众卿先行平身。朕并不打算阅书读卷,自古以来,武无第二,文无第一。你认为这一位的文章好,我认为那一位的文笔妙。”

“能走到殿上的诸位士子,才气才华谋略自有过人之处,最后再以一纸文章来选贤任能,岂非失于空泛,纸上谈兵,再华美又有何用?”

“状元之才,文名甲天下,最终要入仕,为国为民。一颗为民之心,众卿,不比这最后一纸书墨更有意义?是以,若由来朕批,最后一试,朕不看文采风流,只看心术.

若诸卿果要朕亲点,朕今日将一破祖宗之规,不以文采论风流,谁曾法不惜冲撞朕御妹,拦下彼时不该死的孩童;谁曾于大魏展货会上,施银米于底层百姓可怜人,谁便是朕的状元郎!”

“皇上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微臣,霍长安愿拥!”

“臣连捷,连琴愿拥!”

“臣严鞑……”

……

随着霍长安出列,走到前面,一掀衣摆又毅然跪下去,殿上百官声音,再次此起彼落。

官员一个个走出,严鞑之后,魏成辉目光一深,也出列。

最后是晁晃和权非同。

权非同嘴角一抹轻笑微嗪,掀衣轻轻跪下。

结束了吗,就这样结束了吗?素珍心头扑通乱跳,汗湿三层重衫,包括裹.胸布,直到一双温暖的手握到她双手上,头顶声音含笑传来,

“状元郎,从此可愿为朕开路护航?”

她猛地抬头,却瞬刻惊住,所有气血涌至咽喉!

62 提点刑狱司

眼前这个大周君上,是……慕容六?!.

怪不得,昨晚,姬领队在展货会上对大周无礼,她无意去抓他手一瞬,他会反握住她的手,那是大周君主的怒意。

怪不得,慕容七和慕容九对他除去兄长的敬重外,还有着一份发自骨子里的敬畏。

怪不得,霍长安说他事情极多。

她怔怔看着眼前的高大男子,脑子一片空白。

素珍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自见面起就对这人有股害怕之感,原来这世上果真有宿命这东西。

此时,那么近的距离,她亦清楚看到那丝自他眼尾处缓缓蔓延出的近乎妖媚的阴冷。

这一刻,他不知与谁在暗处而峙,并没收敛,让它如花绽放。

“你怎么可以骗我?那一晚,我救了你,我救的竟然是你!”

他父亲,又或是他,杀了她一家,她却救了他!

亲手救了自己的仇人!

素珍几要嘶哑着大声喊出来,最后却只能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发问。

一瞬,连玉双眉一收拧住,而后目光又慢慢绽出几分锐意,似在审度什么。

素珍恍觉自己已泪流满面,舌上尽是咸腥。她大惊,怕被他觉察出什么,勉力将血沫咽下,正要答话,他手上用力,已将她扶起来,“是,是你救了朕,所以朕送你奖赏,为民请命——李怀素,这难道不是你的愿望吗?”

声音低沉,亦是仅两人听到的力度,那语气里竟隐透着一丝失笑的溺味。

似乎她是他一只小小宠物,此时顽皮贪玩伤了爪子在洒金豆子,他这当主人的便好笑的哄它一哄诔。

“是,这正是怀素的愿望,侍君,为民。”

素珍轻轻挣开他,用力一阖眼睛,仿佛所有过往在这一眼中尽成烟云,抬头之时,噙着泪的眼睛已有了笑意,缓缓仰头而答。

连玉眼尾一掠空掌,方负手阶前,扬声道:“传朕旨,新科状元李怀素晋京畿提点刑狱司,榜眼李兆廷晋吏部右侍郎,探花司岚风晋兵部右侍郎。”

此言一落,素珍明显感觉整堂溢出一股古怪气氛。

她亦是大震。

这京畿提点刑狱司权力可不小,具有司法审判权,可审查全国案卷,前往国内各个州府刑狱,监督刑狱官员,推翻冤狱,乃全国最高典刑司!

听爹爹说,往时新科状元,多先进翰林院述职,编修文书、讲学,后可调遣擢升为各部侍郎。当年,权非同亦是从翰林院编修一步步做到今日一国之相,今天,万勿说她,便连李兆廷和司岚风的职位亦是大提了。

连玉真要她当他的左膀右臂?为何是这职阶?这提刑司背后藏着什么秘密?对李兆廷和司岚风的安排呢,又有什么含义?

她明显察觉到来自一朝文武那份汹涌,对于她,对于李兆廷司岚风……

满腹惊喜,亦满肚疑虑!

此时,却谁也不可解答她这问题,她也无法在这剑拔弩张的时间去察看他人。

“叩谢皇上,万岁万万岁。”

能做的是和李兆廷、司岚风同时出列,行叩拜礼。

其后,连玉宣布退朝,明日再议朝事,又将她留下,并带到御书房。

留下来的还有慕容七、慕容九、严鞑和当日客栈伴在连玉身边的老者,素珍明白,这些便是连玉的亲信之人,慕容七和慕容九便是那七爷连捷和九爷连琴了。

只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老者却是连玉的舅父,坑爹的慕容景候。

当日她就是被他府上总管赶出门,说查无此侄。

进去以后,各人很快各自寻了座,只有她局促不安,仍站在屋中央。

连玉在房中书桌后坐下,也不曾叫她坐或是其他,只眯眸打量着她。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