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李兆廷心口依旧起伏微烈,眸光却慢慢恢复一贯素淡。

“不,我拒绝。以后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办,兆廷,你不必管我,我们之间,也再无责任可言,我只求……你多保重。”

说一个字,便是一行眼泪,簌簌掉到衣襟上,素珍仍旧紧紧盯着眼前男子,李兆廷亦是紧盯着她,至此,却冷了所有目中光影。

“随你。”

那是他与她的最后二字,随后,他头也不回拂袖离去。

他们终于断的干净,自此,只剩下她一个痴恋,他那里,连责任也不必。

这好。

他可以好好的去办他的事。

好好经营他真正在意的感情。

痴痴看着那挺拔的背影消失殆尽,堵塞在喉处那口气血一涌,再也抑制不住,终于呕咳了出来,落了半身。

素珍扶着门框,让自己站直,亦慢慢踱出这房子。

连玉这人厉害,若她暗中投靠权相,当细作,教连玉察觉,便麻烦了,再说,留在连玉身边,他有什么对付权非同的手段,她还可设法斡旋,绝不教他害了兆廷。

看她那一脸泪花的模样,他竟还想对她说几句软话,他还真是疯了!.

李兆廷快步走得半程,自嘲一笑,眼梢蓦地峻沉下去。

想起什么,他缓缓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

那是她送他的玉笛。

他原来有支很中意的玉笛,后来损破了,她知道后问她爹要零花钱她爹不肯给,她便拉了她哥哥和冷血不知道跑到哪个深山野矿去,一去数月,回来的时候带给他这玉笛子,说是她亲手淘的玉石,亲手做的。

回来那天她身上脏污,本便不漂亮,那时更像个小疯子。

她是聪明,今日教他亦微微一惊,但总是这般疯疯癫癫胆大妄为,不懂事,若非……若非她待他确是一片真心,他……

为让她安全离去,他甚至违背自己心意,说到时会回去找她,这不啻于承诺,不管他将来的正妻是谁,他都承她一个名份,对她爱护照顾!

冯素珍……他微微一闭眼,将玉笛掷了出去。

这是一个极大的庭院,四下旧舍错落,鱼池,假山……素珍走出去站定一看,前方远远有个拱门,方才便是从那拱门进来,穿过它,应便能回到新殿那边了。

她正想离去,却听得一阵哭声嘤嘤传来,她一怔,只见不远处一个鱼池子旁,有人坐在岩石上,正哭的伤心。

那人一身红衣,头梳双髻,髻上翠罗珠络,华贵美妍。

是……连欣?

这小祖宗好端端的在这里撒什么野?她的宫娥丫头呢?

她本想绕路而行,恍惚间又想起红绡,那是自她幼年便买回来的丫头,专门服侍她,最爱穿一身红衣,梳双髻儿,要多娇美有多娇美,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虽明知是这女孩的哥哥害死她双亲,她一声低叹,终忍不住心生怜意,走了过去,半蹲到她面前,柔声道:“小美人,你怎么了?”

66 玉笛谁人更把吹

哭成兔子眼的女孩儿猛地抬头来,一看是她,呆了呆,随之目光一凶,怒吼道:“李怀素,你给本宫滚,谁要你猫哭老鼠假慈悲,都是你害的!”.

你道这连欣为何在这里大哭?却是方才去找孝安太后,说起素珍的事,被孝安批评了一顿,让她听她哥哥的话,她一气之下,说得一句“你怎么不帮我,连玉哥哥还不是你亲生呢”,孝安太后当场大怒,若非红姑拉着,便要给她一记耳光。

连欣也不过是气话,心里是很爱自家兄长的,但看母亲如此,不由得又害怕又伤心,便跑了出来,新殿人多,她怕被人笑话,便溜到这里来了。又不让一众丫头跟,她那些丫头怕她的很,遂也不敢跟了。

哪知这丫头也是祸不单行,走着走着竟磕着地上一枚石头还是棍子的什么东西,摔了个狗啃泥。

膝盖磕到地上利石,裤子被勾破,血流了一大滩儿,鞋子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这下又疼又气又伤心,找了颗石头一屁股坐下便大哭起来,只觉得自己是那世上最可怜的人。此时看到素珍,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又见他盯着自己没穿鞋的脚丫子看,虽说还穿着罗袜,仍是又羞又怒,哪能不大发脾气?

素珍看她膝上伤口不轻,便想替她裹伤或是将她扶出去,还没碰到她,她已气急败坏,连声嘶吼,“李怀素,你滚,立刻给本宫滚!傀”

此时,连欣几个宫女正好战战兢兢的从拱门走进来,素珍眼尖看到,便起来离去了。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给本宫找鞋子,回去将你们打死!”

这些随身小宫女平日被她打的不少,立下一股脑的散开给这公主找鞋子去,末了,其中一人惊恐的指着前方一座二三人高的硕大假山道:“公主,大事不好了,您的鞋子……鞋子卡在上面了。”

一众宫女愣在那里,连欣也傻眼了,摔个跤也能将鞋子踢到那种地方,这还真是个技术活。

她大叫一声,几个小宫女吓得连忙往山上爬去。

奈何都是娇弱的主,还没爬两下,便抱着那嶙峋石头,瑟瑟发抖,畏高不敢再动,鞋子依旧高挂诔。

连欣半站起来,一时也忘了脚上有伤,连连跺起来,待到想起自己的天残脚,疼痛已袭来,哇的一声,终于哭的一发不可收拾。

泪眼朦胧当口,一抹白影一跃而上,那只红绣鞋儿已教其抄进手里,那人随之一个旋身,又已轻轻回到地上。

她呆呆看着,只见这人一身白袍前襟半红,唇上亦是半瓣殷红,此时,微微蹙了眉头,一手紧握着她的鞋子,一手往嘴角揾过,似是受了伤还是发了什么病。

随后,他快步走回她身边,低声道:“鞋子拿到了,莫哭了。”

不是那个去而复返的李怀素是谁!

他朝她一笑,唇红齿白,目光几许清颖,眉间一蕴宠溺,连欣心头猛地一跳,直到被他搀扶着坐下,才恍然回过神来,要踢他一脚或什么。

可是,可是,没这个机会了。

他蹲下身子,竟一手抓住她脚踝,让她踏踩到他袍上,然后轻轻替她套上绣鞋。

连欣只觉得有股热气腾的一下冲到两颊,这一脚便宛如酥软了一般,再也踢不出去。

连着发烫的还有那脚丫子。

她愣愣看着他,只听得他哑声笑道:“会有点疼,你乖乖的忍一下,我先替你做个简单包扎,一会她们扶你回去,你再宣太医看。”

“外袍脏了,”他说着皱眉看看自己的衣袍,微一沉吟,一掀衣摆,撕了一幅内衫出来,很快将她膝上伤口包扎好。

连欣仍旧愣愣看着他干净洁白的手,直至他有些摇摆不稳的站起来,摸摸她的头,尔后安静离去。

“公主,李怀素他欺负了你,我们去告诉太后娘娘和皇上,让他们教训他!”

“对,姓李的这回死定了!”

几个宫女似乎也愣到一处去了,此时才惊咋的炸开了锅。

连欣恍如初醒,俏脸一摆,狠狠看了她们一看,沉声道:“谁敢在母后和皇兄面前乱嚼舌根子,本宫杀了她,你们是什么东西,有这资格对付李怀素么,李怀素这坏人……这坏人本宫亲自对付他!”

“你们一帮废物,还不赶紧替本宫将方才那冒犯了本宫的东西找出来,石头还是树枝棍子什么,本宫要将它碎了!”

众宫女闻言傻眼,但纵管心里叫苦连天,还是各自趴在地上花草坳中寻找起来,不一会,便捡了一堆石头树枝出来,有人甚至寻了一支玉笛子出来。

连欣也不管这许多,要将这些东西一并带回寝宫,碎掉撤气。

这回到寝宫,却见孝安、连玉、连捷和连琴都过了来。

原是连玉等人去给孝安请安,听说了连欣和孝安吵闹的事,孝安从没对连欣说过什么重话,两厢担心,遂都过了来。

孝安看到连欣那鬼模样,眼圈一红,心肝宝贝儿的叫着将她纳在怀里哄慰起来。连捷连琴则对着那堆被小妹带回来凌迟的石头棍子闷笑起来。

连玉神色淡淡,直到视线落到夹压在一堆石子棍木中的一段翠莹,眸光方动,走过去将那东西抽了出来。

“六哥,怎么了?”连捷连琴微有些惊奇。

连玉握住手中东西,却是看向连欣,“这玉笛子做的极好,欣儿,送给六哥可以吗?”

——

67 第一国案:大巡游

素珍并无太多喜悦,思考着明天下朝以后便到衙门查阅卷宗,也思考着冷血等人即将到六扇门应考的事,听说此次的主考是晁晃.

这时,却闻一声凄厉“大人,李大人,求求你,替我申冤……”

“求你们,让我过去,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求你们了……”

素珍被这数声惊醒过来,只见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沾满鲜血的女子从人群里子疾奔出来,却教兵部随行保护的官兵横阻住。

“大胆疯妇,竟敢惊扰各位大人质驾。”

司岚风目光微动,前面一个副将立下明他之意,一声大喝,让兵士将她赶走。

哪知,那女子却死活不肯走开,有官兵以刀柄拍打她的头,她却仍嘶叫着哭喊着向他们这边而来。

素珍心下一沉,一招跟在她马侧的几个男子,追命只等她一声令下,此时和铁手低啸一声,箭一般便要向前方而去。

这时,她前方的李兆廷却一勒马缰,转身瞥了她一眼。

这一眼,目光冷,但暗含警示廓。

为什么?

素珍一怔,微一咬牙,抬手止住追命铁手,也是这一瞬,那女子被打的跌到地上,她已是头破血流,浓稠一面,脏污半身,却仍不肯放手,只死死攀着其中一名官兵的腿脚,要向他们爬过来。

“阿素,我们要见死不救吗,你这是怎么了?”

追命大急,半红了眼睛看着她。

眼看又有官兵举起刀鞘向她头身打去,四名少年皆都看着她,

她陡然想起,与无情银两那天,曾对他们说,他日若成,莫忘善待百姓杰。

素珍再不迟疑,一看铁手,铁手嗖的一下,凌空跃了过去,举剑往众官兵齐下的刀把一隔,将它们都荡开,伸手将地上那女子一挟,转瞬已落回素珍马前。

人群里立时爆的一声好字,又有人惊道:“这女人岂不是前几天那个……”

素珍并没听到,只凝眉看向地上女子艰难的从怀里掏出那张被她护在贴身汗衫里的破烂纸张,“大人,整个京师没有一位大人肯接民女一纸状纸。民女求求大人,接下这纸书状,三天了,民女去过每一道衙门,都是打个半死,民女已无路可途,但民女不忿,青天白日,我不能让冤魂含冤,纵使将我打死,我也要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

她缓缓抬头,血污的脸上写尽哀痛和破败,民女叶莫愁……状告……状告大魏镇南世子,奸污……民女,杀害我母亲等三条人命。”

这声音,这黑漆皱苦的容颜,这一身的血臭——素珍浑身一震,定在马背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良久,她才用苦涩的声音轻声问道:“莫愁,你看看我是谁。”

地上女子闻言,亦是一震,杏眼大睁,满目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马上男子。

“谢公子呢?”

素珍低声问道。

“他么,他么……”莫愁喃喃而道,蓦地一声长笑,目光回落,定定看着自己腕上金镯……

在素珍将叶莫愁从大街带回府中一个时辰后,她接到连玉的圣旨,宣她立即进宫。

青龙和白虎前来接的人。

当青龙报告连玉李提刑到,替她推开御书房的门,她吃了一惊。

御书房此刻勘比朝堂,黑压压坐了一室的人。

魏成辉、严鞑、权非同、李兆廷、司岚风、霍长安、晁晃、萧越、高朝义、连捷、连琴、还有多个她不认识的青中年人,想是京畿重臣和几部尚书,总之,在朝堂上站前几列的官员大都来了。

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小朝堂。

人人脸色凝重。

看她进来,本来宛似激烈交谈的声音顿时淡下来,都看向她,神色各自。

但很明显,皆不是好情绪。

如此压抑气氛下,素珍的心也沉到底,几不敢抬眼去看房子正中,书桌之后那个黑袍男子。

她深深吸了口气,连忙跪下,“微臣李怀素叩见皇上。”

只闻冷冷一笑,一声脆响,一个茶杯摔碎在她膝边,滚烫的茶水便顺流进她的裤袍上,疼得她几乎弹跳而起。

“皇上息怒,”

随着一声微焦,有人走过来便要将碎瓷捡起。

这声音——素珍微微一震,偷瞟一眼,却是一身男装随侍打扮的阿顾。

她怎么竟也在这里?

“谁让你去捡那东西。”

连玉如霜一声在耳边响起,素珍只见俯身捡瓷的洁白手指微微一抖,在瓷上拉出一道口子,来人看她一眼,很快起来,默默退回连玉身旁。

素珍抬头的时候,正看到连玉眼角夹寒带冽扫过阿顾的手,而后缓缓看向她。

她心下苦笑,这下罪过更大了。

半晌,连玉不叫起,

她自也不敢起。

膝上热水烫过裤膝,也慢慢成了冷水。

没有人出声。

少顷,第二个茶杯掷碎在她膝下,她疼的低嘶一声,却仍只端端正正跪着。这当口,竟不期然想起那天连玉一句“状元郎,可愿从此替朕开路护航”。

68 第一国案:思无邪,血染纱灯公子今何在

素珍并无太多喜悦,思考着明天下朝以后便到衙门查阅卷宗,也思考着冷血等人即将到六扇门应考的事,听说此次的主考是晁晃.

这时,却闻一声凄厉“大人,李大人,求求你,替我申冤……”

“求你们,让我过去,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求你们了……”

素珍被这数声惊醒过来,只见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沾满鲜血的女子从人群里子疾奔出来,却教兵部随行保护的官兵横阻住。

“大胆疯妇,竟敢惊扰各位大人质驾。”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