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司岚风目光微动,前面一个副将立下明他之意,一声大喝,让兵士将她赶走。

哪知,那女子却死活不肯走开,有官兵以刀柄拍打她的头,她却仍嘶叫着哭喊着向他们这边而来。

素珍心下一沉,一招跟在她马侧的几个男子,追命只等她一声令下,此时和铁手低啸一声,箭一般便要向前方而去。

这时,她前方的李兆廷却一勒马缰,转身瞥了她一眼。

这一眼,目光冷,但暗含警示刻。

为什么?

素珍一怔,微一咬牙,抬手止住追命铁手,也是这一瞬,那女子被打的跌到地上,她已是头破血流,浓稠一面,脏污半身,却仍不肯放手,只死死攀着其中一名官兵的腿脚,要向他们爬过来。

“阿素,我们要见死不救吗,你这是怎么了?”

追命大急,半红了眼睛看着她。

眼看又有官兵举起刀鞘向她头身打去,四名少年皆都看着她,

她陡然想起,与无情银两那天,曾对他们说,他日若成,莫忘善待百姓噱。

素珍再不迟疑,一看铁手,铁手嗖的一下,凌空跃了过去,举剑往众官兵齐下的刀把一隔,将它们都荡开,伸手将地上那女子一挟,转瞬已落回素珍马前。

人群里立时爆的一声好字,又有人惊道:“这女人岂不是前几天那个……”

素珍并没听到,只凝眉看向地上女子艰难的从怀里掏出那张被她护在贴身汗衫里的破烂纸张,“大人,整个京师没有一位大人肯接民女一纸状纸。民女求求大人,接下这纸书状,三天了,民女去过每一道衙门,都是打个半死,民女已无路可途,但民女不忿,青天白日,我不能让冤魂含冤,纵使将我打死,我也要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

她缓缓抬头,血污的脸上写尽哀痛和破败,民女叶莫愁……状告……状告大魏镇南世子,奸污……民女,杀害我母亲等三条人命。”

这声音,这黑漆皱苦的容颜,这一身的血臭——素珍浑身一震,定在马背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良久,她才用苦涩的声音轻声问道:“莫愁,你看看我是谁。”

地上女子闻言,亦是一震,杏眼大睁,满目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马上男子。

“谢公子呢?”

素珍低声问道。

“他么,他么……”莫愁喃喃而道,蓦地一声长笑,目光回落,定定看着自己腕上金镯……

在素珍将叶莫愁从大街带回府中一个时辰后,她接到连玉的圣旨,宣她立即进宫。

青龙和白虎前来接的人。

当青龙报告连玉李提刑到,替她推开御书房的门,她吃了一惊。

御书房此刻勘比朝堂,黑压压坐了一室的人。

魏成辉、严鞑、权非同、李兆廷、司岚风、霍长安、晁晃、萧越、高朝义、连捷、连琴、还有多个她不认识的青中年人,想是京畿重臣和几部尚书,总之,在朝堂上站前几列的官员大都来了。

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小朝堂。

人人脸色凝重。

看她进来,本来宛似激烈交谈的声音顿时淡下来,都看向她,神色各自。

但很明显,皆不是好情绪。

如此压抑气氛下,素珍的心也沉到底,几不敢抬眼去看房子正中,书桌之后那个黑袍男子。

她深深吸了口气,连忙跪下,“微臣李怀素叩见皇上。”

只闻冷冷一笑,一声脆响,一个茶杯摔碎在她膝边,滚烫的茶水便顺流进她的裤袍上,疼得她几乎弹跳而起。

“皇上息怒,”

随着一声微焦,有人走过来便要将碎瓷捡起。

这声音——素珍微微一震,偷瞟一眼,却是一身男装随侍打扮的阿顾。

她怎么竟也在这里?

“谁让你去捡那东西。”

连玉如霜一声在耳边响起,素珍只见俯身捡瓷的洁白手指微微一抖,在瓷上拉出一道口子,来人看她一眼,很快起来,默默退回连玉身旁。

素珍抬头的时候,正看到连玉眼角夹寒带冽扫过阿顾的手,而后缓缓看向她。

她心下苦笑,这下罪过更大了。

半晌,连玉不叫起,

她自也不敢起。

膝上热水烫过裤膝,也慢慢成了冷水。

没有人出声。

少顷,第二个茶杯掷碎在她膝下,她疼的低嘶一声,却仍只端端正正跪着。这当口,竟不期然想起那天连玉一句“状元郎,可愿从此替朕开路护航”。

69 第一国案:扑朔

在万民之前接下莫愁这案子的时候,素珍就有这个省悟——可现下丢脸丢到姥姥家,李兆廷在,阿顾也在,好吧,所有人能都在,惊吓疼痛过后,她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对连玉是恨上加恨,这时候,又听得这人淡淡道:“嗯,现下人总算是到齐了,这件事,谁先来说说。稽觨”.

素珍一凛,忙竖起耳朵,只听得权非同轻声道:“皇上,案子是李大人接下,何不由李大人先来。”

阿三你个魂淡!素珍磨牙,可连玉这话问得艺术啊,说,该说什么?谈怎么审理、破案,还是该自我检讨,这宗实是国案,是自己傻才接下来。

“权相,还是顾大人先说罢,若非当初翰林院提议巡游,便不会发生这种事。傀”

连捷救了她。

这位七王爷忽而向座中一人发问。

一个长相清癯的中年官员站起,他脸相明睿,此时却是诚惶一笑,“微臣该死,只是……委实没有想到竟会出这乱子,皇上要责要罚,微臣领受。”

素珍心道,是呀,老头你确实该死,你们翰林院为啥要提这巡游个议。

她稍稍抬头,却见阿顾目光微动,看了顾学士一眼,又听得连玉道:“翰林院亦是一番心思,出发之点是好。何大人,你是最先接报此案的,便由你这京兆尹开始吧,也好让朕和众卿一览此案来龙去脉。”

素珍不知阿顾与方才那顾大人的关系,其他人却是看在眼里,心下各自打起小九九诔。

你道为何?

却是这位阿顾原是权非同的未婚妻,翰林院主事顾南光的女儿,闺名双城。方才教连捷责问的顾大人正是顾南光,连玉却制止了。

本来进来时,看到顾双城在此侍茶研墨已是诧异,虽说双城已被太后收为义女,又素有文名,但这始终是御书房,难道皇上对她……此番留她在此,是有意一看众臣意见,这位姑娘早晚是要封妃的?

许多人不动声色想着,包括权非同众多门属,权非同脸上亦依旧笑意微微。

那位被皇帝点名的京兆尹何大人何赛目光一掠权非同,起身苦笑道:“皇上明鉴,微臣经查得知,大魏镇南王世子裴奉机此次奉命带领大魏商队到我大周进行货易,余暇时到一家名唤桂香楼的风月场所狎.妓为乐。那莫愁便是彼处头牌姑.娘。事发当晚,桂香楼老鸨妩.娘和两名姑娘被杀,死在妩.娘私人宅院里。”

“人人皆知,此前,莫愁相好谢生曾和这妩.娘有过激.烈争吵,此非他所为难道是那过来寻欢作乐的奉机世子?”

“那谢生祖传玉镯为妩.娘所取,遂趁夜潜进妩.娘府中夺镯,教妩.娘和同住的两名姑.娘发现,双方争持下,一时恶念,谢生竟将人杀了。

那莫愁却说,杀人者并非谢生,此案另有内情,又说奉机世子杀人并奸.污她时,那谢生早已惊得落荒而逃,莫愁本便一妓.女,何来奸.污之说?一切岂非是为情郎脱罪?”

“月黑露重,谢生连杀三人,血都染红了屋中纱灯屏风,委实罪大恶极,是以微臣将谢生交刑部,等候抄斩,又打了莫愁数板,以惩其诬告之罪,才将她放了。”

连玉目光慵慵淡淡在众人脸上转过,“然后呢,李怀素告假数天,在他接手前,应还有人接过这莫愁的状书吧?”

刑部尚书萧越连忙站起,禀道:“其后那莫愁确实又到了微臣府衙,再犯扰乱之罪,臣责了她棍棒,赶她离去。”

连玉听罢,没有出声,只是勾唇一笑,眸光略有些深暗,连琴看向众人,冷冷笑道:“噢,刑部放了人,此事到此便完了?”

此时,素珍看得分明,正是李兆廷起来答的话,“后来这莫愁姑.娘找上了吏部衙门。因何大人已判案,证据在堂,且这并不属吏部管辖范围,当时下官和高大人都在,也没有惊动夏尚书,仍将她送出去了。”

旁高朝义颔首,吏部尚书夏艺达则没说什么,笑了笑,似表示正是如此。

没想到,接下来站起来的竟是司岚风。他一看连玉和连捷,恭谨回道:“那女子又辗转来到兵部,微臣和太师一商量,立即将此事上报严权二相。”

太师……素珍听到此处,却微有丝疑惑,为何司岚风要和魏成辉商量?

却原来魏无烟之父魏太师,曾被先帝指派为众皇子幼年之师,他执掌兵部,本便是兵部尚书,太师一衔,乃连玉纳魏无烟为妃后,为示对这帝师和国丈身份之恩宠,赐下此封号。

魏成辉一声轻叹,道:“臣稍作思量,只将此女仍转押刑部,并和萧尚书商量,最后以多次滋扰朝廷府台之罪将之拘下,等候两位相国说法再说。”

“太师考虑周全。”严鞑眉头一皱,看向连玉,道:“皇上,待到得老臣此处,老臣知事态不轻,立刻禀报皇上。”

“可惜,这时刑部又出状况,”慕容景候微微冷笑出声,“听说那莫愁诱.惑了牢头,那牢头竟将她偷带出去欢好,其间被她袭击逃脱。”

“是,此次确乃臣手下不力!”萧越一惊,立下跪下向连玉请罪,“皇上,臣已将那牢头下狱问罪。”

至此,素珍愈听愈惊,这中间竟辗转过如此多官员,这些陈述之中,处处都透着有种难言的古怪,但她却又无论如何说不上在哪里。

——

下一更,算是某二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70 第一国案:抽刀断水水更流

连玉忽而按桌而起,众人一惊,却见天子并没看这萧越,仍是微微笑着看向权非同,“京兆尹何大人是京中父母官,受权相督管,刑吏二部亦为权相所辖。稽觨事关大魏世子,连续三处,竟无人向权相汇报么?还是说,权相实已早接报告?那为何早将莫愁收监,亦不报于朕,直至后来闹到兵部,兵部报严相,严相才报到朕眼前来!”.

连玉公然问罪于权非同!

众人俱都一惊,不知权非同将会如何回答……若说何赛、萧越和李兆廷等人曾向他报告,他却没报上去,无疑是直接冲撞连玉权威,若说手下人不曾报,则连玉未必不借此打击这些部门。

顾双城的事,权非同已是退,此次再退,手下人怎么看?

闻言,素珍亦寻得些端倪,心房激.跳,对了,碰上此等事,这里的都是人精,莫愁既敢告,若何大人不能还谢生清白,她必定会再寻门路,本来何大人该先拘下莫愁,然后一级一级上报,然而,从何大人开始,竟无人拘下莫愁,到魏成辉将人押到刑部拘禁,刑部又出了乱子,让人逃脱了,直至此案到达她手中!

权非同一笑,拈袍而起,光洁下颌轻轻仰起,“启禀皇上,他们确曾向臣报备过此事。只是,臣……以为不必向皇上报告,当初,祖法既赋予相国监管之职,要的便是为天子分忧。若事无大小,皆要皇上定夺,那还要臣来做什么?再说监管,那莫愁也并无犯什么大事,这么做,百姓会以为皇上要……杀人灭口呢。当然,后来,兵部不拘也将人拘了,这转至刑部,刑部丢了人,确是失职了,臣必定严惩。”

一句“兵部不拘也将人拘了”,魏成辉微微一笑,但无反驳他。萧越闻言立刻跪下,朗声道:“下官愿受处罚。”

连玉眸光微暗,却始终按住桌面,听权非同再说廓。

“皇上,堂堂魏世子教一名妓女所告,本已一审定案,如今大周官员竟再次接下那风尘女子的状书,届时镇南王闻说,必定大怒,魏亦势必举国震惊,臣已与世子见面,如皇上先前所想,大魏对我大周粮油价格将升,臣正准备为此事斡旋,但只怕这谈判难为呀,莫愁一案,还摆在眼前呢。”权非同眸中光芒如星,淡淡笑着看向连玉,“是以,剩下的事,便全仗我皇了。皇上说怎么解决,咱们便如何配合,务必稳住粮价,亦务必还良民一个公道。”

连玉亦勾唇再笑,声息如峻,眉眼都微微拢起,此时,顾双城快步走到他面前,奉上新茶,不动声色将二人视线稍稍隔开。

权非同眯眸看着顾双城背影。

连着素珍,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权非同此次不退且进,这位权倾天下的相国袖手甩出漂亮一着。

他与魏国有私.交,手捏魏对周粮油价格,虽说未必能压下多少,但效果必定比别的大臣去谈要好。连玉此时如何能斥罚其手下。

莫愁一案,谁看不明白,那裴奉机必定犯下大事,否则一名风尘女岂敢去状告一国世子杰。

本来,球你踢我避,事情仍在暗处,便如星星火苗,只需被人一扑,即熄。

此时,却偏偏出了个大巡游,李怀素当众接下国案,天下皆知。

若以国为重,则只能维持何赛原判,然天下有识之士会怎么看待此事?哪怕许多人都想,莫愁乃.妓,那谢生也不过一介酸腐,相比一国贸易之大,死不足惜,然大周子民被活活冤死,这是家国颜面哪!一个君王,若无法维持国尊……

然而,若果真拿到证据定裴奉机死罪,则贸易必断。

素珍突然觉得膝处痛楚不过等闲,顾双城已走开,她定睛看向书桌案后那个男人。

所有人都看着他。

许多人和她一样,暗暗看看权非同,又看看这位天子,心想,天子之位,当真牢固?

从扣下顾双城开始,到科举考试以退为进拿下一局,连玉既霸道又不动声色,渐渐显出他作为帝王的气势,然而,权非同二退之后,竟一步进逼,正式向连玉宣战。

这局,连玉败迹已呈。

“权相言之有理。”连玉一笑,沉默的坐回椅中,良久,才缓缓看向群臣,“对于莫愁案怎么判,诸卿,可有说法?”

“末将记得,李大人曾说过,君制以策,我等执以策。皇上此番怎么说,我等便怎么做。皇上若因此与大魏兵帛相见,末将必定身先士卒,为皇上征讨。”

“臣等恭听皇上训示。”

随着晁晃话语一落,众人纷纷跪下,只有严鞑、魏成辉、连捷等寥寥几人仍站着。

这应和多是权非同的人,亦不乏观望派,但此等大事,说什么都不对,说多错多,一跪便好。

间或,会有人向她看来,目光带讥含诮,素珍眯眸看着晁晃,那眼梢微吊的青年。

霍长安安静站着,眼底似笑非笑,却不置可否。

连玉坐在椅上,没有说话。也许说,他无话能说。

权非同略略一挑眼尾,道:“臣有事要办,先行告退。”

连玉闻言,方扯扯鼻翼,笑道:“好。”

他让众臣也下去,众人相继起来。

“木大哥且留步,小弟有话想和大哥说。”

眼看权非同携李兆廷等一干人轻声谈论着什么便要出屋,仍跪在地上的素珍突然出声。

——

第一国案:采草贼

听得她突然唤权非同木大哥,连玉眯眸静看,连捷几人亦是微微一讶,众官都愣住,却难得看到权非同缓缓转过身来,含笑看向素珍。稽觨.

“怀素请说。廓”

权非同这次,没有说李大人。

李兆廷目光随之微微一顿。

素珍笑道:“木大哥,宁安大街那晚,怀素对阿顾姑.娘无礼,大哥好意提醒,怀素却没有应答,大哥道是为何?”

“为何?”

权非同不意她既提起这码子芝麻绿豆事儿来,微怔之余,倒是略有些意趣,一笑问道。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