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终于,她再也抑制不住,从方才开始脑海便略过爹娘哥哥和红绡的影像,他们死后可是这幅可怖模样?

她一摘手套,用力掷到地上,转身投进冷血怀抱。

整个停尸房静得似乎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

她知道这一下有多奇怪,可是一下就好。

她终会完全克制住她所有感情和脆弱。

冷血本是一愕,脸上一红,随后伸手紧紧抱住她,无视他人的目光。

待到脑中那阵晕眩过去,素珍轻轻挣开冷血,一瞥呆若木鸡的追命等人,正想怎样掰个合理的解释,譬如她方才正好恶心无力等等,抬头却碰上连欣瞪得老大的眼睛,怔怔然看看她,又看看门口的那些人。

等等,门口有人?素珍一惊随她看去,只见最前的是权非同和李兆廷,还有何赛相陪,三人背后,赫然站了连玉一行。

不知是室内光线着实太暗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李兆廷、权非同和连玉尤甚。

76 第一国案:寝宫、龙床

素珍方才全神贯注,也没发现这黄雀在后的人都来了两拨。稽觨

权非同等人先到,连玉一众后至。

权非同只让先莫出声,后连玉到,亦示意众人不要惊动素珍廓。

此时,众人忙下跪见礼。

莫愁再见这些人,只觉恍如隔世,满心震惊,这些当日大街上所见的男女竟一个比一个不凡。

甚至,还有当今天子杰。

连玉让起,一瞥素珍,淡淡道了句“李提刑学识倒是渊博”。

素珍莫名一秫,这话明明是赞赏,为何听去那般阴风阵阵。她一直在等他的答复,如今他亲自过了来,想到这,惊之外,倒有半喜。

权非同微微一笑,看向连玉,“不知皇上过来是为何事?”

“微臣有失远迎,皇上恕罪。”

何赛也连忙躬身听命,他素听令于权非同,虽殿试曾慑于突然出手的新君,御书房一役,权连二人矛盾激化,再不遮掩,权非同半揽大势,他亦一扫敬畏之意。

当然,心里想法归心里想法,此时面上仍是毕恭毕敬。

连玉一笑,只道:“朕来带逃宫的公主回去。一问小丫头宫中的侍婢,说是找李怀素去了,到得霍府,老仆说他们到何大人此处来了。朕能有什么事?有权相在主持大局呢。”

连欣闷闷应了声,倒也乖巧的跑回他身边去。

何赛心里越发不以为然,这天子也便只能在口头夹些棍棒,朝政已是半倾于权相。

戍边兵马本来四分,分为晁晃、慕容景侯、魏成辉和前些日子被抄斩的柳将军所掌。三大兵权,晁盖部众数量之多,为首位,然晁盖乃权相左膀右臂,

可惜,连玉往日在地方的政绩虽是出色,却亦是一笑面玉老虎,手段严酷,地方官员凡有徇私枉法者,往往处满门抄斩之刑。

柳将军宁拥性.情平和的连捷为帝,连玉再下杀令。

此举对谋逆者起到一定震慑作用,亦保存了连玉连捷的兄弟情谊,若柳将军多次策反,二人难保不生嫌隙。可这也令到兵权变得更为单一。

柳将军是被密诏回朝受刑的,其时部将尚不知晓,到事传全国,已是一段时间之后。

此时边境无战,兵役三年一届,柳部兵将群情激愤,心灰意冷,多解甲归田。

因慕容景侯效忠于连玉,所剩兵士不可归其麾下,只怕有心者策反,引起内变,反为连玉添上大麻烦,最后剩兵皆归魏成辉。

和严鞑一样,魏成辉乃三朝重臣,然此君心思,从无人知晓,他既不偏向权相,亦不倾于连玉,行的似乎只是监政之举。

实际上,大周兵力成今天之局,原因应追溯到数代前。

大周曾出过暴戾之君,苛政几致亡国,为邻国所吞,后新君执政,即连玉曾祖父,几经艰辛方保国祚,这位君王心怀天下,为此竟拟下新策,将兵权拆分,分握于数位重臣之手,以用监国。君若非明君,臣民可推翻之,从宗室里拥立新主。

万物有利必有弊,此是好,却无疑也埋下了兵变的隐患。

连玉祖父父亲却一直效行,是以,如今,真正握在连玉手上的只有慕容家的兵力。

斩杀柳将军得失难说。

私.下,众臣有人认为连玉此举是对,亦有人认为他错了。

只因,那鼎足制衡之势越发紧张。

谁也不知道魏成辉最后会支持哪一方,或是……自拥。

他两个女儿,一嫁晁晃为妻,一嫁连玉为妻。

而权相又是什么人物?一朝天子一朝臣,往日先帝信宠,诸事交办,如今连玉在各地雷厉风行,有日渐加强中央集权之势,他岂甘心受肘?

他想着,却见天子忽而看了他一眼,眸光微流间,竟隐隐有抹戮意,绝非平日颜色,他骤然一惊,一颤之际,又猛然想起,他何须太惧他!

他一笑迎上连玉目光,又见连捷手肘轻轻一碰连玉,那连玉一笑,和权非同寒暄数句,便领连欣离开了。

何赛想,杀柳、逆权,此种种,连玉到底还是血气过于方刚了。开局还好,现下却还要弟弟提醒,终于慢慢沉不住气了。

他看向权非同,正想一说己见,却见权非同看着那李怀素,道:“大哥请客,怀素和大哥出去喝上一盅如何?”

素珍心头甚乱,却是摇头道:“谢大哥美意。怀素还有急事在身,先行告退了,回头怀素请大哥喝酒吃肉。”

她说着,风掣的便跑了出去。

冷血等人也立刻跟了出去。

何赛冷笑,“这李怀素还真是不知好歹。”

权非同慵慵一笑,似乎也不恼,李兆廷却分明看到他眉目间埋有鸷意。

他闭目思索一会,招过何赛,在其耳畔吩咐了几句。

何赛听罢,竟是目中精光大盛,连声道:“是,下官明白,立下办去!”

他向李兆廷一揖,随即带衙役和王仵作离去。

李兆廷目光一动,往地上白手套瞥了一眼,道:“大哥对李怀素有兴趣?”

“嗯。”权非同眯眸看向室内沉默恐怖的尸首,“每看他一次,便觉他长大一丝,有种……想要折断他羽翅的感觉。”

“师兄……”

“怎么,你对他仍有朋友之念?若是如此,我手下留情便是。”

“不必。阿顾的事,兆廷已欠下师兄一个人情。”

“阿顾是师傅的小弟子,那时男扮女装前去读书,你二人一见倾心在前,连玉在宫宴偶见阿顾,喜爱在后,我向先帝要下阿顾,是怕连玉会将她封妃,当时你与那冯家小姐仍有婚约在身,无法向顾家提亲,冯少卿又是只老狐狸,难保会对你做些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曾想最后还是教连玉使计将她夺下,连玉一来喜爱阿顾,二来因为她是我未婚妻,你倒是受了我之累。”

“连玉么,”李兆廷目光微微一暗,很快又消散无暇,道:“如非师兄,连玉早便将阿顾纳了。”

“往日,阿顾性.情倒与李怀素有几分相像,如今与连玉斡旋,日益安静,也难为了她。兆廷,你要有心理准备,连玉现下因对阿顾喜爱暂不相逼,但他毕竟是男子,又是手握权柄生死之人,时日一长,难免夺她清白。”

嗯,如此甚好,此事暂罢,我们先回吧。”.

“方才看师兄对何赛有所交待,似乎已安排下好戏。兆廷愚昧,师兄并不需再做任何事,此局气数已定。连玉若答应让李怀素秉公办理,两国贸易则必出祸患,若要李怀素维持原判,则李怀素必背天下骂名,连玉亦被天下士子说辞。”

权非同轻轻一笑,“不错,无论怎样,此局无解。我今日过来,便是要看看,李怀素到底会不会过来查一查尸首,确认那莫愁的证供。”

李兆廷道:“他一旦过来,便是说他心里对最后该如何判案已有所决定。”

“嗯,可惜连玉不可能置大周利益不顾。我再做些事情,正好让我们欣赏欣赏这双君臣翻脸时是怎生一副光景。”

素珍追出去的时候,连玉等人已准备上马车。她朝连玉跪下,大叫道:“皇上请留步,微臣有话说。”

“有事,明日早朝再奏罢。”连玉看也不看她,扔下一句,径自上了马车。

你妹,你免了我朝,我明天找鬼说去啊。

素珍一脸黑线,正要再说,眼梢余光看到莫愁,又想此事在她面前说到底不好,若连玉一口拒绝,莫愁必定崩溃,其实,连玉几番沉默,已等于给了答案,是她不死心,无论如何想跟他说说自己的想法,可连玉却吝惜给她这个机会。

她略一思索,伸手一招欣。连欣咬了咬唇,到底过了来,粗声道:“做什么?”

她附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众人便只见连欣一脸惊讶与复杂,定在原地里。

直至连琴狠狠瞪了素珍一眼,将她拉走了。

回到府邸,众人问素珍到底跟连欣说了什么,莫愁的案子到底要怎么办,素珍却没说什么。

入夜之后,众人奇特地发现,宫中有女官来接素珍进宫。

此后的事情,他们便不知道了。

更不知道,大半时辰后,素珍悄悄潜进了连玉的寝宫。

却是连欣公主带着一大票太监宫女去兄长寝宫,寝宫外,守卫森严的侍卫报皇上还在御书房未归,连欣说进去等候,众侍卫自然不曾多话,放公主进了去。

公主进去不久嫌闷,仍然带着一大票随从出来。

谁也不知道,其中一名小太监悄悄留在了皇帝的寝宫里。

那是谁,自不消说了。

却说,素珍先是下里巴人的对这个超级豪华、金碧辉煌的寝室两眼放光了半时辰,又大屏息静气的坐在床前那小榻等了半宿,只怕发出任何声响,引来殿外侍卫,这全身僵硬得都快麻了,困的眼皮都快打架了,连玉还没回来,看着那金澄澄的超大号龙.床,很有上去滚一滚的冲动。

“兆廷明白,兆廷沉得住气,亦绝不舍双城。”

77 第一国案:痴心一片

当然,只敢想想而已,连玉要看到她睡了他的.床,保不齐活宰了她。稽觨.

正想着,突听得脚步声说话声接踵而来。

“皇上,今晚翻哪位娘娘的牌子?”

不只连玉一个……那是一道微微拔尖的声音,素珍却立下明白怎么回事,她脸上一热,微微慌乱之下竟躲进龙床里,那帷幔厚大,倒立下将她遮住了傀。

“朕今晚便宿此处,也不必侍候更衣,你们退下吧。”

连玉淡淡回了个,

几名公公恭敬应了,退了出去。

素珍松了口气,心想现下就出去请罪吧,然来时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概,此时却越想越是后怕——这样出去,连玉会不会一气之下将她杀了?

她无旨偷进宫。

她进的是他的寝宫诔。

她还踩脏了他的龙.床。

呃,连玉这厮还有洁癖。

冲动是魔鬼啊魔鬼,好人、忠臣不是这样当的。她越想越觉得自己二百五,心里突然只盼连玉赶紧睡他的妃子去,好让她跑路。

猝然又记起门外的侍卫,有数十多,气势赳赳,都是一副很能打的样子……

她越想越惊,又听得不知在房中哪个角落做着什么的连玉一声轻笑。

这厮在发什么神经——才想着,帐幔陡然向自己打来,那抹厚重的金黄已被一股劲风削开,一柄明晃晃的长剑随之架到自己脖上。

“是来刺杀朕的么?”

男人的声音转瞬在耳边响起,仍半带着笑意,却又无处不透着戮杀之气。

她惊得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连忙道:“皇上,皇上,是微臣,并非刺客,千万别砍。”

连玉此时自也看清那在他剑下抖得差点撞上剑刃自取灭亡的人是谁,他面无表情的朝自己床.上那俩脚印看了好一阵子,牙咬了又咬,将心头那股翻腾抑住,掷了剑,将床.上的人拎下来扔到地上。

素珍连连磕了好几下头,仍是杳无声息,那巨大的压迫感仍如乌云般恐怖的笼罩在自家头上,她悄悄抬头偷瞥,冷不妨对上连玉一双利眼,惊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连玉瞥了眼她身上制服,冷笑道:“容朕猜猜,李提刑是怎么进的来。李大人先前与公主耳语,说的便是这个吧,先让公主宣你进宫,然后妆成小太监,随公主到此,最后她出你留。”

素珍立刻凛然道:“皇上英明,皇上实在太英明了!微臣做什么都瞒不过皇上法眼呀!可微臣如此,还不是为见皇上一面?皇上便看在微臣对皇上痴心一片份上,饶过微臣冒犯之罪吧。”

痴心一片,连玉嘴角一抽,瞬倾想起什么,讽道:“李大人对谁都是痴心一片。听说与霍侯过从甚密,今日一见,随从什么都是你痴心一片的对象。”

素珍正在积极的为自己苦思脱罪之辞,闻言一愣,这人怎么突然跑题了?转念一想,是了,连玉素有洁癖,自是不喜断袖的,认为其关系肮脏不堪。她福灵心至,立下堆砌出一义正词严嘴脸,“皇上,微臣方才头晕恶心,才让我家随从相扶,和霍侯之交,乃感激当日援手。微臣绝非断袖,将来也绝不断袖,直至海枯石烂。”

她慷慨说罢,又见连玉不知怎的脸竟又沉了几分,心里纳闷,哪里说错了嘛?皱眉一想,随之恍然大悟,连玉不会误认为自己对其他人不断袖,而对他断袖吧,忙道:“当然,微臣对皇上痴心归痴心,却绝非断袖之情,而是敬重爱戴——”

“你说完没有?”

她还在滔滔,连玉却沉声斥断她,其目中琥光重重,火气似渐次浩大。她心道不好,这龟孙子软硬不吃,一瞥旁边茶几搁有茶盏,连忙拿过,递给连玉,“来,摔吧。”

连玉目光倏暗,忽而俯身便掐上她的脖颈,“你还记恨着朕那天御书房那般对你?”

素珍欲.哭无泪,她就是看他生气,让他摔点东西消消火,那天御书房里,见他摔得挺乐的,他想到哪里去了?

幸亏这人虽面目微有些狰狞,手上却没有怎么使劲,但手颈肌肤另类相接的感觉,却到底让她别扭。

鉴于她实在无法理解这个男人的思维,遂决定闭嘴,用有些受伤的眼神瞅他。

“有那么委屈么?”

连玉脸色却更是变了,绷斥一句,墨色袖袍一展,竟拦腰抱起她。

素珍彻底懵了,又惊又骇,他不会想出什么变态法子折磨她吧。

她从未被人如此抱过,盈鼻的是这人衣上的清香,她下意识伸手横在他胸.前,却触上他纠实坚硬的肌理,她羞惊难当,也顾不上他是皇帝,只消一句话,便能要了自己的命,已本能的叫出声来。

此当口,连玉已将她稳稳当当的放到他床.上。

门外立下传来众侍卫紧张的声音,“皇上,发生何事了?”

“无事,只是朕的一个……妃子顽劣,偷偷进来躲着和朕开了个玩笑,你们退下吧。”

连玉伸手捂住她的嘴,悠悠笑道,素珍已惊到不能再惊,却见他眼睫一盖,轻声道:“李怀素,你再乱嚷嚷,朕就喊刺客。”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