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果引来门外众人的不安,声音惶恐响亮传来,“奴才有罪,竟不知皇上寝殿来了人。”

这雄赳赳的男高音呀,素珍咽了咽唾沫,脑里净是一副自己被乱刀砍死的血腥场面,她心肝怦怦跳,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宰了你。现下先先先这么着吧……变态就变态吧,折磨就折磨吧。

话虽如此,但当连玉单膝微屈,半蹲到地上,伸手握住她脚踝将她裤子一卷而起时,她还是激.动的几乎当场脑溢血而亡。

78 第一国案:玄武,清场

两膝红肿一片,中有破损,但已结了浅痂。稽觨有淡薄药香送来,痂上涂着浅绿药膏.

那是“霍长安”送的药膏。

这素珍手脸晒得蜜色一片,这腿脚却是纤细白嫩,筋络微微可见,倒映得那伤处有几分可怜兮兮。

看她方才拿着个杯子一脸苦大仇深、阴影重重的任君宰割,本是察看她伤口,连玉此时眸光暗了几分。

他突然一瞥屋顶,沉声道:“玄武,你还是你手下在那里猫着?立刻清场!”

素珍心道,还特么是个爱自言自语的变态。

才想着,只听得屋顶一击掌声传来,仿佛答复——

她顿时傻掉,这这这屋顶上面有人……

连玉看她一副疼的傻掉的模样,大手轻抚上她伤处四周的肌肤,迟疑了一下,方淡淡道:“那天的茶水,我也是尝过的,不算太烫。少时上工,遇着宫中脾气不好的,经常受这种伤,时日一久,也不觉得什么痛楚了,倒忽略了你与我并不同。廓”

虽说眼前这人长的好,手也比她的好看,可再好看的手也是男人的手,他指腹粗糙,又热,此刻正摸着她的大腿,那是只有兆廷才能这样做的……素珍那个气血上冲,身子都在抖,气的、慌的、臊的、什么都有了,脚拔出来,怕惹他不高兴,喊人将她砍了,不拔又……呜呜……哪里还顾得上他说什么,连玉说“我”她亦没多想,只略略有种古怪的感觉,这宛如说着别人故事的轻漠眉眼,无甚喜悲的情绪,似曾相识,半带熟悉。

但她又无比确定,在那天客栈之前,她从没见过连玉。

“很疼吗?”

这一恍神,突觉脚踝一紧,更被那微带凌厉的声音震得一下回魂。

眼前,连玉放大的脸庞看去有丝刀削的冷硬,眉峰却有些不协调的拧紧。

他在关心她杰?

可这关心太过了,皇帝怎会这样对一个臣子。

要说他是断袖也不可能。

他要养男宠娈童什么只易不难,要断也断个养眼的吧,怎会断上他!

她莫名慌乱,稳了稳心神,勉强扯了个笑,道:“不痛不痛,皇上如此厚爱,折煞微臣了。”

她一边说,一边瞪着连玉,一边努力拔脚,连玉眸光愈暗,却缓缓放了手。

“臣告辞了,皇上好梦。”

她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弯腰鞠了个躬,三两下跑到门口。

“噢,李大人这么晚过来,就是为了参观一下朕的.床吗?”

讽刺的话语淡淡传来,素珍差点没教此话呛死,回身只见连玉站在床.前,也没有看她,只淡淡看着方才被她随手放到地上的茶杯子。

她一整心中思绪,缓缓掀起衣摆,跪到地上,“皇上,微臣一直没等到你的回复。”

“你在怪朕连一个答复都不敢给你,是不是?”

连玉挑眉一笑,无怒无责。

素珍心里虽恨这男人,突然却又有些难受,连玉的处境,并不容易!

至少,他和她以前在戏台上看的或游龙戏凤或微服出巡写下段段风流和豪情的君王不一样。

此刻,抛开所有仇恨,他是她的君,她是他的臣。

她以一个臣子的身份叙述她心里想法:“皇上,微臣心里知道你所有的为难,怀素知道,怀素都知道。”

“也明白支持皇上的诸位王爷和大人的选择,是非大小,孰重孰轻,取大舍小,这是对的。皇上更是名好君王,明知那决定没有错,却一直没有当面斥责拒绝怀素。皇上,怀素今晚过来,是想跟皇上说,怀素将按公办理莫愁此案。”

“一番冠冕堂皇说辞之后,李大人终归是怕受天下人诟责而决定相帮莫愁?”

连玉目光一收,蓦地直视于他,眸底一抹似笑非笑。

素珍怎会听不出他语气里的讽刺,她摇头笑笑,“怀素素来皮厚,不怕天下人责备,这样做,是希望能为死者雪冤,给生者交待,让无辜者免去死刑。此方不负皇上亲手赐予我提刑公事一职时的期许。”

“因为,这是怀素的职责。怀素还想说,请皇上届时履行大周天子的职责。后天开审,皇上可在审判之前,使用各种手段打击我,让我无法进行正常的审讯,亦可以在判决后推翻怀素的判决,当然,怀素会抗战到底。我想了很久很久,这做法似乎很傻,但至少,我不负自己的心,皇上也一样。因为,我们都必须为我们的责任而负责。可以输,可以被误解被骂,但不可以退,不可以弃。”

连玉仿佛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便那样盯着她,如鹰兽狩猎时瞰览审度锋芒尽锐。隔着桌椅,看她跪在地上,眉目小弯。

素珍一番陈述,自我感觉良好,自己都快被自己给感动了,被他一看,毛骨悚然,眼看他貌似不打算叫自己起来,她当机立断自己爬起来,挥挥手,便跑去开门。

冷不妨背后青年突然道:“李提刑,按你所想的去做。朕不会拦你,也不会给小鞋你穿。”

素珍浑身一震,直怀疑自己听错了,猛地转身,却见连玉嘴角微扬,目光似电。

她分明看到他眸中毫无遮掩的傲气和自负。

和初见那晚狡猾损人利己的他不同,和宁安街俊雅高贵的他不同,和金銮殿上以退为进的他不同,和御书房沉默寡言接受群臣各自嘴脸的他不同,和验尸房被何赛暗中轻视、仿似不甘回击血气方刚的他不同。

仿佛那些都是随手拈来的面谱。

她怔怔看着,只听得他一字一字道:“你开路,我来作护航。去吧。”

——

79 第一国案:鹿死谁手

“可你若放任我,咱们大周和大魏之间岂不……”.

到素珍不淡定了,一骨碌跑回去连玉身边。稽觨

“朕一直没有给你答复,是因为朕正在办一件事,若此事能成,无论国案怎么判,我大周仍可与魏国维持原来的粮油价格。”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素珍狂喜,他究竟想到什么办法绝处逢生,既可让她顺利办案,又不影响魏周贸易关系廓?

“事情不一定能成,朕也无事前乱嚷嚷的习惯,只是,今晚例外。朕告诉你的,你断不可先说出去,懂吗?”

素珍使劲点头,连玉这人闷.,他既不肯多说,她也不问,可以期待的明天不是最让人激.动的希望吗?

在素珍回霍府别院路上的时候,相府正灯火微隆。

吏部尚书夏艺达、刑部尚书萧越、京兆尹何赛、晁晃、李兆廷,这些上京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此时正齐集相府大厅,聚首一堂。

便连那京师衙门的王仵作也被邀了过来,此刻一脸受宠若惊的坐在太师椅上杰。

众人位列左右,权非同居中,其面前茶几放着一份杀妓案的呈堂记录。

这份卷宗,所有人均已熟看。

权非同搁下茶盏,凤眼一扫众人,“交于诸公之事,可已办妥?”

梁艺达和萧越站起,欠身道:“相爷,幸不辱命。”

权非同又看向那王仵作,王仵作立下抖擞跪下,讨好笑道:“大人,小人已办理妥当,那话儿已运回衙门,大人只管放心。”

权非同颔首,道:“王仵作辛苦了,且到本相账房处支些银子买酒喝。”

这权相并没直接给出具体银两作酬,而是让他自己报数过去,王仵作大喜过望,喜孜孜的叩谢了。

权非同隐去眼底一抹轻嘲,目光最后落到晁晃身上。

晁晃却是微微皱眉,“大哥,此次诸位大人得力,小弟却是惭愧,已派不少人明查密访,却均无讯息。”

“抓紧。”权非同笑意不减,眉间却难得堆上一抹凝意,“晁弟,这一次,最关键的环节,在你那里。”

晁晃点头,李兆廷知权非同所谋,端起茶碗略一计较,道:“师兄,也许兆廷可以找人问到相关。”

“哦?谁?”

“一位故人。”

众人相视喜顾。

“好!”权非同微微一挑眉,指往呈堂记录上一敲,一笑泻暗灯火。

权府外头,此时恰有马车悠悠走过。

这赶车的是一青一中两名男子,二人打扮随意,一览权府灯火,那青年男子道:“大人近日有否收到公子消息?”

那中年男子笑道:“不曾。公子正忙,诸有不便,无他,你我正好得此空隙,观赏两虎相斗,好戏连台。”

最终……渔人得利。青年点头,又见男子眼中映着灯火,缓缓掩过那平素少见的阴鸷锐杀之气。

素珍回到别院的时候,众人正在院里……烧烤。

追命看她发愣,连忙解释道:“有些小鸟从咱们屋檐上飞过,无情猎了只画眉,冷血打了只麻雀,铁手捉了只乌鸦,我射了只鹧鸪。”

“快来,我们留着等你一起吃。”冷血拍拍她头。

素珍那个感动,兴冲冲跑去一看,碟子里躺着四只鸟,她泪流满面:“这四只是信鸽、信鸽、信鸽和信鸽。如果有紧急军情怎么办?”

众:“……”

素珍严肃道:“不许吃了,都给我办事去。”

众人看她精神抖擞,都是一喜,有人问皇上那里怎么办,素珍一笑,只说无妨,道:“这案,尸体死亡情况是重点,我虽检过,但那并没有公信力。”

铁手道:“那怎么办?那何赛和王仵作不可能改验尸报告,毕竟,你若按实来办,他们是要获罪的!”

素珍拉过众人,低声吩咐了几句。

眼看着几个少年身手敏捷的消失在墙头,她进屋找了先前何赛送来的堂讯记录和验尸再次仔细研看。

翌日傍晚,宫里内务府来了批人,正是连玉所遣,替她打点行李,正式迁进提刑府。随来的还有连琴,说六哥吩咐,事急,繁文缛节、拜印祭祀事宜且先免了。她已算正式上任,提刑衙门的衙役可供她任意差遣办事。

她无甚行李,很快事毕。连琴特鄙视的说了一句,啊呸,你们五只家当之少连贼都嫌弃。

明天,便是审讯的日子,这是素珍头一回开堂办案,心里哪能不紧张忐忑,搬家既毕,便邀连琴和她一道到衙门去看看。这心理就像考生大考前总要到考场走走才踏实。连琴当搬运工头本已不乐意,若非连玉吩咐,打死也不干,此时更不鸟她,自行打道回府了。

素珍也不以为意,那府邸靠近衙门,冷血等人未归,她将莫愁安顿好,自己过了去。

没想到,提刑府门口竟聚集了不少老百姓,和她一样,先行过来看看热闹。

看到她,多人冲她喊道:“李提刑,好样的,明儿审死那魏蛮子,替我们大周老百姓出口恶气!”

“是呀,凭什么这样欺负咱们!”

看人们义愤填膺,一脸憎恶,素珍反迷惘了:这上京人也太神了吧,她又没穿官袍,这样都能认出她来?

“喂,李怀素。”

——

80 第一国案:公堂、悬崖

素珍一怔,转身一看,赫然便是朱小周。稽觨.

她又惊又喜,殿试之后便没见过他,她低声道:“你知不知道为何大家都认出我是李怀素?”

小周也压低声音道:“我知道啊。”

素珍又问为什么。

小周腾的一下从她背脊撕下一张纸。

素珍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吾乃李怀素,速围观之廓。

连琴那幼稚鬼>0

小周不屑:“谁干的?”

素珍:“你也觉得这行为傻吧!”

小周:“当然,这字太丑了,换我,字要漂亮多多。”

素珍:“……”

这时,又听得有人冷笑道:“谁知道是否会来个维持原判,这官官相护,咱平头小老百姓比的上人家皇族的利益吗?魏国粮油少收几个钱,那国库可省不少。国库的钱谁的,还不是那几位的!杰”

“可不是,”另有人接话,语气里都是不屑与轻蔑,“你道官府为何要重审,这是为塞天下人之口哪,你们不是不服先前判决吗?这何狗官徇私,这李提刑……呵呵?”

“话可不能那样说,当初是谁救了柳将军那孩子?是李提刑!”

“唷,那是还没当官以前,现下谁知道呢?”

“听说殿试头名本该是李兆廷,是他拍马屁,抱皇上大腿,才拿下的状元!”

素珍听的心里不是滋味,放眼看去,却是数名书生在含讽带刺的笑谈,与一众壮汉、妇人相驳。

也有老人不耐道,你们说这有的没的,且看明天审判不就知道了?

众人皆看着她,素珍苦笑,也不辩解,有些事并非三言两语能说清,诸如国库,也要看当权者怎么用,用诸于民还是其他。

小周却一声冷笑,指着那些书生道:“滚一边去,什么酸葡萄心理!哟,有本事你们也考个状元看看,有本事你们也抱皇上大腿看看,这全天下谁不想抱皇上大腿,皇上愿意被他抱就是他本事。”

众人脸色一变,倒一时给他骂得说不出话来。

素珍再次惊艳于小周的毒舌,问小周要不要进衙内走走,小周却将她拉到个角落,道:“新官上任三把火,你有没有觉得你缺了点东西?”

素珍:“皇上都替我准备好了。”

小周不屑一哼,“你知道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么?”

素珍:“不知道。”

小周鄙视。

素珍:“可我有冷血无情,铁手追命。”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