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众人已在,又添了一个慕容景侯将军,更有数名打扮利索的青年,似是他的亲随,还有一名姑娘,这姑娘素珍看着有些眼熟,突然想起,却是展货会那晚在桂香楼门口见过。

慕容景侯领着那略带惶恐的姑娘给连玉见礼。

连玉点点头,那几名青年分别将尸上布幔缓缓揭开。

虽早有心理准备,但当那三尸乌青僵硬的面容再次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每个人还是心头肉跳。

故人眉目,这正是那妩娘白荷和画眉三人。

提刑府等人为甚。素珍看向连玉,微喃道:“我明明亲眼看着她们被烧成灰烬的,怎么……”

连玉一瞥慕容景侯,慕容景侯凝声道:“那权非同是什么人,皇上早料到必有变数。那几名仵作尚在堂上验尸,皇上已派在状成百姓暗中保护的侍卫过来通知老夫。老夫按皇上指示,带人直接到桂香楼,找了这位在楼中平日也帮妩娘打点些事的姑娘。审判结束,那王仵作带衙役将尸体运回楼里,这姑娘给了些银两,只佯说和几位姑娘在灵堂替母亲和姊妹妆扮妆扮身子,再行火化,王仵作答应了。”

那桂香楼的姑娘琼花低道:“既是妆身,自是关上门,不便让王仵作和那些个衙役看到。”

“慕容大人领人藏在灵堂里间,那当口,大人将早已备下的另外三具尸骸和母亲她们的换过来了,随后我们仍仔细将其包裹好,因是须倾功夫,那王仵作又是在门外亲自守着,不疑有它,我们几名姐妹亲自看着,断不可能让他再开裹尸布。”

“所以,后来怀素看到火化的是其他人的尸骨?”追命低呼。

“是,这是老夫派人快马到邻近义庄取来的。”

慕容景侯一笑答道。

连琴等事先已知始末,提刑府众人都颇有些震惊的看向连玉,素珍亦悄悄看了连玉一眼,突然想,这个人……她以后能报到仇吗。

小周却很是严肃的双手一拱,道:“皇上英明神武,皇上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不,一统天下。”

连玉和众:“……”

无情这时道:“有人能给他们验尸吗,怀素这样子,怕未验到一半就晕了。”

连捷一笑,将衣袖微微挽高,“我会些医术,对这些总算是有些研究,我来罢,六哥早便要我效劳了,也不带个太医或是验尸官。”

小周一看这翩翩佳公子,便要开口赞颂,铁手为节省大伙时间,伸手将他嘴巴紧紧捂住了。

连捷很快作业完毕,他抬头的时候,神色很是凝重,眼中是一片奇异震惊的光芒,屋中烛火跃跃,竟照不透他额上紧皱出来的纹路。

众人都又惊又疑,此时,一股风烟竟不知从何处飘来,噗一下将屋中一盏灯扑灭了。

饶是在场各人,各有胆魄来历,此时人人皆生不祥之感。

素珍见状,心下一紧,缓缓道:“这尸体要么其实已被人调过一次包,化妆成妩娘她们的样子,要么,便是那几名本来可信的仵作确实被人用高明手段威胁或收买了。”

“七弟,怎么说?”

连玉眸光一深,直指连捷。

一瞬,众人皆是屏息静气,看向这位七王爷。

连捷一字一字道:“六哥,诸位,本来,情况无非怀素所说的两种。然而,据我所检,几名仵作必定没有被权非同收买,因为,这些尸骸生前确是死于钗钉一类利物,伤口浅但多;可是,也并非早被调包,我仔细检验过,他们脸上并无特殊化妆,或是江湖传说中那极神秘巧妙的易容术,你们看……”

他说着缓缓伸手往其中妩娘脸上用力一刮,并没有任何人皮析出。众人都一下惊住,半晌说不出话来.

尸体还是原来的尸体,是妩娘她们本人!可她们竟并非如素珍原来所检,死于剑伤,而是死于钗伤!

那除非是素珍检错了,或是从一开始便是她在……说谎,替莫愁掩埋真相!

众人都刷刷看向早已脸色微白的素珍。

素珍亦是又惊又慌,连连摇头,正待辩解,连玉却更快开了口,缓缓道:“不可能,李怀素没有动机如此偏帮莫愁,再者,除非,她收买了朕辖下府衙那几名仵作,否则,堂上二检之时谁来替他圆这个谎?”

众人方才也是一时被慑,此时,连玉沉稳的声音,犹如一贴镇静剂,自是一想明白。小周也不阿谀奉承了,道:“那到底这是怎么回事,若说怀素没有说谎,当时也没有检错,那就是说这尸体还是……”

“被掉包了!”

屋内几乎半数人替他将那未完的惊疑的话低喊出来。

那桂香楼的姑娘此时更是害怕得簌簌发抖,仿佛这里藏着叵测鬼神。

“而且,必定是在堂审之前便被掉包,权相必定早已想到怀素会当堂验尸,尸体是从何赛府衙运过来的,又仍是原来面目,当堂揭开,谁会怀疑这是假尸体,其目的便是要这四名仵作给出乃金钗所伤的结果。”无情紧紧皱眉,分析道。

连琴此时却大声打断他,“可这还是原来面目,那就是说这还是妩娘她们,这怎算掉包,顶多就是伪造了伤口。”

“不,九爷,”慕容景侯微微苦笑道:“死者的伤口是伪造不了的,七爷,可是这样没错?”

连捷重重点头。

那即是说,这些尸骸是妩娘她们几个,却变幻了死法,这岂非太离奇古怪?众人再次陷入惊震的寂静之中,随之皆随连捷看向一旁沉默了好一阵子的连

92 第一国案:难题

连玉微微眯眸,又打量三具尸首片刻,方道:“听说,民间有一医馆,名唤回春堂,它拥有医术精湛的医者,更有一项妙术,你们……可曾听说过?”

他最末一句虽是问句,语气却是有如陈述,因站在此处的,都非寻常人。

那回春堂,并非口颂相传,就好比世上有些久负盛名的神秘组织和人事,乍一说,外行全然不识,行内人却知厉害。

连玉这一说,除去那桂香楼的琼花,几乎全部人都点了头。

那项妙术,并非真真回春,返老还童,却确有无法言说之妙处——容颜再塑。

而这一提,无疑也解释了目前之诡谲境况。

尸.体确实被人掉包了,且在怀素呈堂之前。何赛送过来的已是掉了包的尸体。

这三具尸体早非妩.娘三人,权非同等早已另找了与妩娘等人年岁身形都相仿的女子,将其以金钗杀死,送到回春堂动了手术。

至此,谁都明白,这案子竟已无可翻处茕。

除非,能找到回春堂。

小周紧紧蹙眉,道:“这回春堂据说便在上京里,可向来只闻其名,几乎没有人知道它的准确地点。先别说能否将这馆子找出来,这寻找费时,未待找到,裴奉机父子已然离国。”

素珍心下也是一怅,“从莫愁侥幸逃生,我接下此案,再到皇上设法截下尸体,发现尸体的秘密,我们离真相只有一步了。”

“这世间,有多少事情往往不是差那么一步?”连捷看她一眼,温声道。

一语,众人皆沉,再看连玉,连玉却不语,仍自沉默眯眸,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还是说,君王亦有难时。

“这权非同,小爷早晚杀了他!呐”

连琴怒极,一拳捶到停尸板上。

权非同,此时众人虽恨,却谁也不能否认这位年轻相国那霸道厉害之处。

停尸板上尸骨衣服随拳风荡起,那一直颤抖的琼花此时方回过神来,指着那假“妩娘”道:“她不是娘亲,娘亲左腹上有块菱形胎记。”

众人苦笑,这尸体既非同一人,自有不同处。

可这又如何?

素珍一晃想到什么,又无法抓住,她嘴唇一动,想说什么,却更不知道说什么,半惘之际,只听得连玉紧跟着问:“有多少人知道此事?”

天子亲问,琼花一惊,连忙欠身回答:“只有咱们楼里几个姑娘服侍过娘亲洗澡方才知道。”

此时,众人皆隐隐知晓连玉心思,可这胎记生的不是地方,若是颈手,此前也许还有不少人留意过。

众人尚在苦思,素珍也想像连琴一样,只想找个东西打一顿出气,却又听得连玉淡淡吩咐:“九弟,你府中有冰窖,你设法将尸.体保存三天,让其不至于腐烂。裴奉机不久便回国,李怀素,朕既答应让你翻案,便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你若无将奉机绳之于法,则尸体将被彻底火化,此案也将真正到此为止。”

“六哥,我那冰窖是用来雪酒雪珍稀果蔬的……”连琴骤被点名,一头黑线。

慕容景侯本神色凝重,此时亦不觉和连捷青龙相视一笑,白虎道:“九爷,你方才不也义愤填膺吗?既能帮上忙,岂非是妙事一桩?”

“都是你,都是你,冰镇完尸体我的酒还怎么喝,你赔我冰窖,小爷宰了你——”

连琴气急败坏,奔到素珍身边直掐她,素珍尖叫着躲到连玉背后。

和连琴一样,素珍贪恋美色爱好杯中之物,后来,连玉移滨海雪域千年寒冰,在宫里造了个小冰窖送给她,让她镇酒来喝,大多时候不名一文的素珍终于有了冰窖赔给连琴。

那时,连玉已纳双城为妃,素珍不爱,竟设法将双城引至冰窖锁上,连玉大怒,将她亦锁进冰窖里。

过往一切,竟是来者难追,无怪荆棘鸟情愿死亦一歌到酣,夜中昙情愿坠亦花开到尽。

今日还能在难中笑,就必须尽兴。

人生得意须尽欢,原来如此。

素珍那个想哭,这不是还原基本步么?连玉他自己想不到,又将球踢回给她——

连玉是个效率之人,办事果断,事情既决,便即刻启程回宫,这明日早朝可耽误不得,只留提刑府众人留在义庄集体抓狂。

花开两头,各表一。

只说连玉等人的马车此刻正急驰于黑夜的上京街道之中,慕容景后侯按连玉吩咐,命人将琼花暂时安置起来,不至于事情有半分泄露出去。

连琴虽闹腾,毕竟是个眼色人,翻案一事,权非同和连玉高低之争,虽想问连玉可有计策,终不敢多问,义庄里他既没说出方法,只将事情交与李怀素,则实应无转圜余地。除非李怀素真能整出什么来,但那几不可能。

也罢,连玉正在办数件大事,本就不宜多分心于此案件上面。其中一件大事,正有关此次大魏粮油价格,纵使权非同出面倾谈,也只能稍减升幅,这价格还是要涨,此对大周国贸极其不利。

是以,暗下里,连玉曾向他们提出设法让大魏维持原来价格的想法。

此事只比国案更难。

这时,连捷和慕容景侯几乎同时低声问道:“皇上,价格战一事可已有眉目?”

93

“朕已让严相依计去办,待有消息再说。”.

连玉一笑,闭上眼养神茕。

和连琴一样,众人不敢多问,这关系到他和权非同谁更胜一筹,他形势非常不好,此时多问,难免涨他人之志。

从殿试开始,连玉接下权非同的挑战,并还狠狠击,已是难得。

本按孝安太后之意,连玉须再避权非同二三载,待羽翼丰盛,再行将这权相连根铲除。

连玉却持不同意见,认为此时再退,并非上策,权非同不会白给他两年时间,且两年一过,他一退再退,权党羽更满,到时要除更难。

而魏成辉更是一隐形刀剑。

连玉既一意而行,压力非常人所能及呐。

他们的前途与命运亦与他紧拴一起。像那初生之犊的李怀素一样,这天子能走多远?

虽早已抱必忠决心,各人亦相继皆入沉思。包括青龙白虎。

各人回府,连玉回到宫中,小初子率宫人亲自侍候,途径其中庭院,听有乐曲传来,连玉缓缓停住脚步。

今夜月薄,星光息微,河汉一时渺渺。如霜夜色中,皇家亭台楼阁如墨鎏泻,其一翠顶六角小亭内有侍婢数名,一名妙龄女子正低首抚琴,她身披一袭湖蓝长袍,手盈袖扬间,便如一挽碧水缓起于湖。

那婉转琴声,是低吟,是轻诉,一唱三叹,没有恣意之姿,只有一味相抑,便是那般不诉难求,却亦拨动人心。

女子醉心弹奏,竟未发现来客,宫婢却不然,见驾一惊便要唤她见礼,却见连玉伸手于唇,众婢遂慑了手脚。

待得清越笛声凌于琴声,如问何事忧惶,何如莫愁,自古无全事,如今夜月,如今夜星。

女子手一震,差点断了弦。

她一抬头,一惊,忙起身下拜,“顾双城见过皇上。”

连玉停了笛子,温声道:“起来吧。”

这女子正是双城,她略有些怔怔的看了看连玉,随之吩咐婢女下沏上一壶茶过来。

连玉也没过去,只在通向亭子的曲桥上,道:“不必上茶了。”

双城眸光微微一动,又是一拜,“谢皇上此前不罪之恩。上回,双城一时情急,竟乔成内侍进了皇上御书房。”

“你亦是心系父亲,此事便罢了吧,只是下次,莫要再犯,好吗。”

连玉淡淡而道,语气不见丝毫责怪,但自有一股不容抗拒的气势。

双城一声低叹,顾南光受权非同之命,提议巡游,权非同有意将李怀素因错而受贬谪,虽说权非同手握贸易战命脉,连玉必忌惮,不会惩治顾南光,但事关她生父,她还是担心。

孝安太后,从那么多孩子里选了他出来亲自教养,这个男人会简单?

何况,她对连玉的了解……并不浅。

她很快颔首,“阿顾遵命,自当如此。”

连玉将笛子放回怀中,淡淡道:“这天冷,莫要在此弹琴了,回去睡吧。”

双城摇头,轻声道:“双城不乏,皇上先回吧,明日还要早朝。”

连玉也没说什么,吩咐宫婢好生照料,一掀衣摆便转身折回。

双城看着他背影远去,突然微微拔高声音道:“为何将我要进来?”

连玉微一侧身,却没转头,但双城却看到他眸中一暗,微微见厉,她想说什么,咬了咬牙,却终没说什么,有些事情,一旦说破,则……

她很快一笑,轻声道:“皇上,可否陪我再奏一曲?”

连玉缓缓转过身来,拿出怀中玉笛。

一首接连一首,她奏,他和,或他奏,她和,陪侍当中,有识音律的,诸如小初子,也有不识的,诸如青龙白虎,却无一觉得不好,届觉可堪沉醉。

双城一笑,远远相隔,连玉目光也微见深邃,不知过了多久,双城竟越奏越慢,最后竟缓缓伏到琴弦上。

连玉一按笛孔,收住余音。

小初子知道,此前,皇上奏的几首曲子皆有催眠之效,却是数年前其夜不能寝时太医所出的偏方,眼看这顾双城已累极,却仍不肯眠,皇上不动声色,便用了此法。

连玉摘下肩上披风,递给白虎,吩咐道:“虎儿,你亲自走一趟,送顾姑娘回她寝宫。”

白虎知道,宫婢力气不大,若是几人搀扶,势必弄醒顾双城,她连忙应下,快步过去将连玉的披风盖到顾双城身上,方将双城抱起,带着一众宫婢从亭子另一边走了出去。

小初子一笑,低道:“主子对顾姑娘的用心,顾姑娘他日必定明白。”

连玉却没说什么,眸中微现血丝,只见,天已见曙光。

青龙和众人亦才惊觉,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