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不能问白衣,惹她伤心,问霍长安必也不说,回头向连欣,连琴打听打听……她正思索出神,突听得轻蔑一笑,“哟,李大人,倒真是凑巧,总能碰见你,怎么,这般忧国忧民,赢不了案子,那桂香楼没落了,你做个拉皮条儿的也要将它拉起来才觉心甘?”

这说话的是……素珍微微一惊,转身一看,果见是那裴奉机。

桂香楼又出大事,却是妩娘生前既为鸨,亦是从往日盛名甚盛的花魁儿一路做过来的,从积攒银两到盘下自己的店。如今其身死,又无亲眷,这位多年前的红牌儿曾接待过不少走南闯北的客人,据说有过一个极爱的相好,这中原十国,不知姓名,也不知是哪国人,因家命难娶于她,桂香楼日渐没落,妩娘有个忠心的贴身老侍女,妩娘被杀那晚因在楼里打点营生没有回去,逃过一劫,如今遂以妩娘名义贴出告示,说那位相公若能找上门,一旦证实身份,便将妩娘生前攒下的财宝和这桂香楼相赠,倒也不枉了妩娘半生相思。

这一时冷清的桂香楼,竟又红火了起来。可笑往日无人认做姘头,如今,人人争当孙子。

素珍与白衣相约于此,一因此乃二人初见地,二是此离桂香楼不远,便在对面斜侧处,能一览来往客人。

她早料到裴奉机会去捣乱,也曾苦想各法捉他入瓮,只是没想到这人还不忘来这里搓顿早饭,就那么迎头遇上,当真要命!又见裴奉机突然竟饶有兴味地紧盯白衣,伸手便去摸她的手,压低声音道:“这位也是桂香楼的姑娘吧,若当初有她,我何须去动那莫愁?”

97 报复

莫说湘儿立下俏脸一寒,连向来镇定的无烟也是怒了,冷声道:“请阁下自重。”.

裴奉机邪佞一笑,却是不放,他眼中当真露出淫.亵之色,素珍大怒,如何能让他欺侮了白衣去,她拿起茶壶便往他手臂淋去,裴奉机没见过这样打架的,也是一惊,一跳避开,他伸手来抓素珍,素珍大叫,“姐姐,你和湘儿先跑。”

无烟不愿丢下他,湘儿却拉过她便跑,素珍缠住裴奉机,奉机眸中狠色一迸,挥手让几名手下去捉无烟。

那些侍卫也是狠角,立下虎狼般跃过桌椅,无烟一惊,湘儿也快急的脸都白了,只挡在小姐面前,不成想一名侍卫擒过她手腕,一下将她摔打在邻近一张桌上,另外两人已向无烟抓来。

楼里桌椅相继被打翻,早乱成一片,掌柜和小二劝叫躲避,客人四散。

无烟避无可避,咬牙待擒,此事只怕要惊动连玉了。

一只外罩青灰花绣条纹的衣袖斜下划来,砰砰两拳,竟是不费吹灰之力已将两名男子打飞,他们甚至连来人的模样都未曾看清,这人已一手挟起湘儿,一手揽着她奔出酒楼。

这人速度极快,加之重拳厉害,亦无人敢追来,很快便领着二人来到一所大院前,此处屋苑一片,乃市中民居,他走进两院之间过道,寻得一片幽静,方将二人放开。

湘儿怔怔,“霍侯爷……茕”

“你跟踪我和怀素?”无烟眼里却是一片冷凝,“我要回去找怀素。”

这人正是霍长安,他盯着无烟,眸中有什么一闪一闪,“这青天白日,又是大庭广众,裴奉机不敢动他,祸害遗千年,那小子机灵的很,你却不一样,此事若传开,你可是麻烦。跟踪你,你太抬举自己了,我左右无事,看看这帝妃私.会男人,不失为一桩乐事。”

“你怎么不带禁军侍卫?”他转而又微微沉声道。

“我让他们和马车守在街角,我和怀素见面聊天,没必要让他们跟着扫兴。”无烟却无半分感激,淡淡道,“霍侯问完了吗?若无事,无烟先回了。”

她一招湘儿,侧身便走。

他滇黑炙热的目光让她不舒服。哪怕,从方才开始,她便不曾正眼看过他一下呐。

但他却在看她,紧紧的。

霍长安却突然欺身到她面前,高大昂藏的身躯,显出她的削瘦娇小。他眸光暗着,竟一把握过她的手低头查看。

“你放手!”

无烟低喊,湘儿一看不好,便要上前拉开霍长安,却教霍长安袖手一挥,长指如电,已点了她身上穴道,一时,她便像个泥塑人儿,愣愣定在墙下。

无烟惊怒,“霍长安,你这是做什么?放了我湘儿。”

霍长安冷冷一笑,紧扣住她双手。

无烟看去,他竟似是在检查。她一恨,抬脚踢他。

霍长安任她一脚狠狠踹到他腿肚上,他一身武功,也不甚疼,即便疼也不愿避开,再疼的疼过这些年?这些疼提醒他这女人的可恨。

无烟个性,素不做徒劳无功之事,咬牙冷笑道:“无烟很好,怀素方才很小心,那热水不曾伤到我半分,霍侯可以放开了吧。”

霍长安看她手上洁净无暇,确是没有损伤的样子,目光随之又绞在她削尖的脸上,他伸手往她脸上抚去,微讽道:“谁管你有没有受伤。魏无烟,你瘦了,宫中岁月不好过吧,连玉待你真的好?

“哪天他扳倒你父亲了,也无须这挂名的政治婚姻了,将你满门抄杀,你求我,我或许会纳你为妾。”

“够了,霍长安,皇上是待我真好,我便不信你没听过魏妃宠冠六宫的说法!”

那罩在脸颊上粗糙火热的大掌,无烟只觉心里仿佛也被这掌抓到,微微疼着,更多是恨意,一声轻笑,道:“我脸上是瘦了,身子却丰腴了,你不知道,皇上却是知道的。帝妃还能许他人?再说,霍侯护国之功,不下昔日慕容家,能配你霍侯的都是名门闺秀,美丽处子,魏无烟残花败柳,如何得敢?”

霍长安脸色果然一变,戏笑淡然的眸,此刻闪过浓烈厉意,他胸膛微微起伏,突往她腰肢揽去,要将她揉进怀里,狠狠捏碎。

无烟却笑的如花枝乱颤,“你只管对我逾礼,此事若教人知道,你是太后侄子,定然无恙,魏无烟不过一个惑乱宫闱之罪被赐三尺白绫罢。”

霍长安闻言,一声冷笑,将她推开,“不必激将,你这个残花败柳的女人,碰你确是污了本侯的手。”

他冷冷的将湘儿穴道解了。

看着她携湘儿离开,他在背后道:“你早晚会后悔你曾经的轻.贱。”

无烟没有回头,“霍侯,替魏无烟问候连月公主。我是报复你,但我不后悔嫁给六少,我已爱上他。你也许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曾在一处读书,我本便对他倾心,若非阿萝……我退出了,未必会和你一起,如今,我再次爱上他。”

霍长安立在原地,看女子背影消失,一拳擂在墙上,血沿着指节留下,落到斑指上,这是那年,她送他的斑指,锁住了谁。

魏无烟,若让我知你所说乃真,霍长安不过是替品……那末……他将它摘下,内力一运,那斑指不复,在掌中碾成灰尘。

素珍若知道霍长安说她祸害遗千年而将她扔下,必定拿酒瓶子掷死他,她现下是好人很危险。她那几下三脚猫功夫,被裴丰机几个耍猴般的堵截,已筋疲力尽。

裴奉机便喜欢看人被玩于股掌,折磨于股掌,看她气喘吁吁立于一张残桌旁边,眸中抿过婺色,让各侍卫向她靠近,将她包抄起来。素珍毫不怀疑,这人会将她杀了,再伪造一个莫愁案,谁来救救命?

——

98 干净

当然,没有人来救她,史鉴商那货早吓得不知躲哪个角落去了.

报警啊鉴商——

素珍内里只嚎了下,眼看包抄之势已成,她也不做无谓挣扎,举手道:“我投降。”

裴奉机不意他就范,眉头一皱,臂上方才教水溅到,辣辣的痛,即便他降,他也不可能放过他,朝侍卫一瞥,道:“拿几壶热水过来,我替李大人净净手。”

素珍脸色一变,连忙上前,裴奉机武功比他不知好多少,自不惧他,知他讨饶,挥手只让侍卫去取水,道:“跪下给我磕十个响头,或许我会放你。”

裴奉机对这瘦小男子恶极,本便意.欲设法将他弄死或整残才回国,此时遇上,又为其所伤,正是好时机,放眼大周,谁也不能说他什么茕。

素珍自然知道,心道霍长安你不厚道,她暗暗叫糟,略略一想,作势下跪,又道:“世子,你看这地上的是什么呀?”

裴奉机知这人诡计多端,只是这点声东击西还唬不住他,反盯实这人瞟向侧边窗户的眼梢,想从那里逃出去?他冷冷一笑,焉知脚上剧痛袭来,却是李怀素一脚踩到他靴上,趁他吃痛略一弯腰,人已向他背后冲去,众侍正在四周各桌寻水,无人拦挡,这人已从他背后的窗口窜了出去。

素珍知后有追兵,没命的跑。她意在裴奉机背部窗口,看旁侧窗户不过是引他上当,幸好他生.性多疑,若真按她说看地下,她还逃不出来。

跑了一段,转过几个街道,再也跑不怎么动,她不禁微微苦笑,焉天无绝路,只见前方二人眼熟,她又惊又喜,使尽吃.奶力气奔过去,躲到其中一人背后,道:“木大哥,救我。”

这来的正是权非同和李兆廷两人,权非同何等人,很快看明情况,凤眼一挑,“我为何要救你?”

素珍也不管,连连道:“木大哥木大哥木大哥救命。呐”

一旁,李兆廷眸光一沉,她总是如此!

权非同一笑看向一脸阴沉逼近的裴奉机,道:“世子,这李怀素又开罪你了?”

裴奉机点头,“权相,这人交给奉机罢,难道权相竟要包庇他不成?”

权非同道:“我和李怀素什么关系世子不是不知,只是这同朝为官,总要讲几分情面。”

裴奉机眸光见暗,却又听得权非同上前,轻声在他耳边道:“这里毕竟是大周,太过总是不好,请世子以大局为重,权某方才拜会王爷王妃,似正为府中姨.娘来信之事起争执,世子还是先回去看看为好。”

“也罢,权当卖权相一个面子。”

裴奉机盯素珍一眼,领人离开。

素珍知他必不放过她,但此次终是有惊无险,吁了口气,她向来爱憎分明,虽恶权非同杀人伪证,此时却是感.激,冲他一揖道:“木大哥,谢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权非同一声冷哼,“我怎么记得上回验尸房里,你也说过此话?”

素珍讪讪,“这回头请大哥搓两顿。”

权非同一听,笑的容颜益发明艳几分,末了,睇着她道:“我改天接你到府一聚罢。怀素,你好好想想,跟在我手下,不会屈了你才。以你脾.性,连玉不会许你以高位,这司法再高,也不过是区区四品提刑。”

素珍摇头,“怀素办事只问对错。”

权非同一笑讽道:“你以为连玉很干净?这人做事不比你木大哥心慈。”

素珍微微一震,却到底没说什么,深深一拜,又轻轻看了李兆廷一眼,告辞离去。

李兆廷仿佛没有看见,只淡淡道:“师兄没有想象中厌恶李怀素。”

权非同道:“喜欢归喜欢,要时我绝不留手,我,连玉,还有你,我确信,我们都是一样。”

李兆廷没答,目光却是不动如笃。

权非同满意这答案,道:“这一朝赶了两处,如今,更不宜迟,往那要紧之地去罢。”

李兆廷知他所指,他们从宫中回来,又到了镇南王驿馆一趟,此时是时候去见连玉了,他道:“连玉有心拖延,师兄怎么看?”

“他拖不了多久。这一拖,朝中大臣谁不明白,他是想挽回一丝帝王颜面,可镇南王急了,加上今日又接家书,家中姨太催回。”

李兆廷淡淡一笑,“此一来,反是镇南王妃不乐意了,也是这茬,师兄巧用,方才正好一震那裴奉机。这世子为人彪毒,却也非无所畏惧,据说镇南王甚宠第四房姨太太,这女子有子,裴奉机世子之位并不全稳。”

“不错。裴奉机这人看似狠辣傲慢,却也是有些能耐,对这局势看的很清,知咱们内政不稳,决不会为几名小民罪了大魏,此时一旦开战,内局必乱。可正如你说,人总是有弱点。走罢,镇南王越急,连玉那里便越好看。”

“师兄,兆廷有一话,不知当不当说。”李兆廷微一思索,终又出言道。

“但说无妨。”

“虽说此局至此已无可回天,但连玉这人,我们仍需小心,殿试一役,兆廷印象犹深。”

权非同颔首,“宫里,我已着人看实,他见些什么人,做些什么事。这宫外,他留不了多久。”

二人说话当口,不远处的连捷和连琴看的清清楚楚。

然而,众人此时此地碰上,却并非凑巧。

原来,群臣叩请孝安,连玉闻知烦心,在群臣面见孝安之隙,携二人出了宫。

孝安问起,小初子到底不敢相瞒,便说皇上到那宁安大街的宏图酒楼喝酒听戏散心,一边暗中使人快马报信,眼看孝安领诸臣而来,连玉不好不见,让二人下来相接,却看到权李二人。

连琴愤道:“他们也来了。”

连捷冷笑:“此时不来相逼,更待何时,九弟,你去追李怀素,将他带到六哥处,我先过去和六哥汇合。”

99 相陪

连琴点头,又压低声音道:“七哥,我总觉,李怀素和权非同李兆廷之间交情不浅。”.

连捷道:“你怕他倒戈或本就是他们的人?”

连琴沉沉“嗯”了声,连捷眸光亦是冷了,“我也早想过这问题,朱雀在查,相信很快有结果。若果真是,我到时决不手软,我猜度,六哥对她种种,可能是因为阿萝。”

阿萝!连琴一惊,好久,才颤声低低道:“这么一说,还真有些相……可是,阿萝已经……”

这厢,素珍得脱,本想去寻白衣,路上,却被连琴找到,将她领到宏图酒楼茕。

宏图作了假证,引起民怨,生意受影响,如今甚是冷清。

掌柜或受威逼,或是收受好处,一得一失,世事无常,世事无完。

往日座席,座无虚设,现下客人稀疏,任是搭了戏台,请了表演,花旦美丽,小生英武,也作用不大。

她问连琴,连玉为何到此来,连琴没好气道,一半还不是因为你,翻案呀拖呀,倒翻出个什么来。六哥说此处生意必定不怎么好了,但够奢华,符合他身份,就来这里喝杯酒解解闷。

素珍心里本有些异样,听到符合身份一句,又觉得对慕容六这人决不能抱以任何怜惜与同情之心。

连玉这次仍包了雅间,还走在楼梯,便看到楼上来了许多人呐。

居中,只有一名贵妇和连玉就坐,余人肃立。

几乎都是熟悉面孔。

那天御书房里的人都在,方才街上与之擦身的权非同和李兆廷一晃也过了来。

她猜那眉目不怒而威的妇人便是孝安太后了,那赤朱红唇,讳莫如深的眉峰,仿佛微微一挑,便是往日在戏台上所见的那些不动声色便毙人于命的深宫女子。

她心头微微一秫,正要拜见,却听得连玉冷冷道,连琴,谁让你带人上来扰乱。

连琴一愕,呐呐:“我和七哥以为,你想召见他……是,臣弟马上带他下去。”

素珍随连琴满腹疑虑不快的迅速下去,心道,倒有些什么他认为她不够格听的,她还不想听呢!她正要回家,连琴却道,六哥指不定一会找你,你先候着。

连琴态度有些冷漠,她默不作声拖了张椅子坐下等。

这会,楼下三两食客,竟均已被清走。多了数十朴色衣衫、看去却极是矫健敏锐的男子,素珍知,这些必是宫中禁军侍卫。

有声音从楼上传来。

甚是激.烈,但不大,各人出声总算慎谨。

过了一会,却听得一声冷笑,“你们是要逼朕从此处跳下去吗?”

随着这一声,有男子领头,声息微沉,“臣等不敢,只是恳请皇上以国事为重。”

“罢,皇上既说十天,便十天吧,皇上,哀家也希望,皇上考虑清楚,十天后,对提价一事作出利国利民的决定。”

……

这一鳞半爪的,素珍却听出梗概,连玉要了十天期限,考虑是否签署两国文书!

众臣相谏,太后亦是发了怒,但最终应下十天。

孝安这一出声,谁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心下扑扑重跳之际,听得梯间隆隆作响,很快,太后众臣相继下楼离去。

她退到角落,避开。

实际上,这时,谁也顾不上去理会她这个小宠臣,连天子似乎也无法俯瞰天下,为一口气,而和权相恶斗,贻误国事。

权非同一笑,与李兆廷先走了,余人冷淡瞥她一眼,纷纷离开,间或听得有老臣对魏成辉摇头说“皇上年少气盛,这……”缓缓而行的魏太师似笑非笑,没有多答什么。

眼看整个楼面都撤得干干净净,只剩一丝不苟、严密看守的侍卫,一个黑衣蒙面男子,目光如刀如豹,凛凛为首。

素珍一怔,又见对街,一个青年领着不下楼里人数众精武男子林立,连琴高声喊道:“晁将军,你在这里做什么?”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