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晁晃,闻言亦高声笑回,“晁晃奉权相命在此保护皇上。”

素珍一惊,这木三竟谨慎至此,只怕连玉还会做出些什么来。

此举霸道,却不属谋反,再说,他大权在握,谁也不能怎样他。

连琴伸袖一拂,将一桌上碗筷尽数拂落,怒道:“妈.的,权非同我六哥还没死呢,到你发号施令了!玄武,我们过去将他杀了!”

那黑衣男子摇头,“九爷,主子没下令,玄武什么也不能做。”

玄武,素珍听这名字耳熟,连连看了他几眼,却见这玄武似有所忌讳,几乎立刻低首。

连琴一声冷笑,拔了一名侍卫的刀剑,便要冲出去。

这时,连捷正和青龙白虎从楼上走下来,脸色一变,喝道:“九弟,你站住!你这时敢给六哥添乱,我先宰了你!再说,你打的过晁晃?”

连琴两眼红怒,如那斗牛般,却终一声低啸,恨恨掷了剑。

啷当一声,仿佛也击在素珍心上。

连捷一扫她,淡淡道:“怀素,你上去陪六哥说说话罢。”

连捷神色不似平日,虽仍旧温文有礼,却半带命令,不可或拒,素珍看了眼有些陌生的七王爷和连琴,咬牙点了点头。

上楼的时候,却听得白虎低声道:“李大人,奴.才想,主子方才不是有意斥退你,而是他不愿意你陪他受那些个轻侮。”

素珍一瞬怔住,这状态维持至她上楼见到连玉。

今天的他一身月白衣袍,衬的整个人益发清贵逼人,因是病中,他两颊微红,眉目间却宛如冰雪之冷,一段风华端坐于桌前,那桌上茶烟袅袅,素珍心下微微一紧,心里突想,这人真真好看,像兆廷一样。

100 错爱

见鬼,已不止一次这样想,但此次,她竟然莫名感到……心虚。

“你不去办你的事,来这里做什么?”

连玉微微咳了声,语气有些冷硬,五指一握,便要拿茶壶斟茶。

今天的他,又换了个模样,真是个看似好相处却十足难搞的人,倒似她的出现让他不悦了。素珍可怜这人是病号,走过去给他沏了杯茶,又随口打破有丝尴尬的沉默,“六少,你一身武功,跳下去,死不了的。”

连玉一口茶正抿进口,闻言,果断喷了。

茶水糨了素珍一脸,她一恼,袖下手抡了个小拳,朝他方向举举,哪知,连玉眼利,正正盯着她的手茕。

素珍微微傻眼加恼怒,反正看样子,他也不怎么待见她,她索性朝他拜了拜,道:“您老休息,微臣告退。”

方走到楼道口,背后脚步声突起,她一口气半抽,已被他拎了起来。

他不由分说将她摁倒在墙上,就像那日姿势,那强烈的男.性气息喷薄到她脸上,她顿觉心慌,一抬头,恰恰对上他下巴的伤痕。

伤痕甚浅,却到底是伤了,这位置……她陡然忆起小巷内唇齿交融,心头又是一顿好跳,可这并非她噬下的印子呀,倒像刮胡剃伤的,是了,他是皇帝,这怎生见人,必是后来拿剃刀划破下颌,将旧痕掩住。

她不禁有丝窘迫的咽了口唾沫,连玉本便有些暗沉的眼眸一下像染了风暴,他扣住她脑后勺,让她贴近自己脸颊,低声道:“朕养了只白眼狼,也不想想那话是为谁而说,你还敢拿话来挤兑我?”

素珍正要辩解,连玉已俯身将她唇舌封住呐。

她毫无防备,被他长驱而进,直接挑了舌来吸.吮……这次他嘴里是药味微凉,苦苦香香,她拼命去躲,却被他腿脚横压到腰身上,直至他在嘴里遍遍吃尝完,才堵住她的唇,辗转亲了数下,方松开了。

她气息不稳,身子一溜软滑下去,却教他捞起,又扣回怀里。

他宽大的衣袍微微展扬,将她整个包围起来。

除却身上微烫,这人哪里像个病号?素珍羞愤爬满心,用力捶打他肩背,丫的却肩胛肌肉纠实,她嘴肿手疼,碍于楼下有人,只得咬牙小叫道:“连玉,你放开我。”

“大逆不道,还敢直呼朕名了!”

连玉知她不喜,这种情事不比寻常,结果多种,有两相相悦的,有因慑于他权位而臣服的,有盼得好处相从的,有恋生屈就的,亦有抵死相拒。眼前这人有些贪生怕死,却是个倔心.性,他不想弄个两败俱伤,便试着驯了自己性.子,一步一步来,是以此时不太强她,缓缓放手,只微微挑了眉谑道。

饶是连玉并无过逼,素珍此刻心情还是如翻江倒海。

对方虽始终没将那层纱纸捅破,可如今这样子,她却不能再自欺欺人,认为他是耍着她玩。

然莫说她早心有所属,单论冯家灭门,不是他父亲便是他所亲下的圣旨,她如何能喜欢他?

又惊觉往日种种,于二人已是过份亲昵,虽说早便立下心志,要成为他最亲近的人,可如今局面,却不在她所有设想之中!

素珍已将情绪藏得极好,连玉却还是犀利的在她脸上再一次看出和那晚他送食试探时相同的厌恶神色,这亦是他当时待她微微冷漠的缘故,这神色让他狼狈,此时,他心下微微一沉,长袖一拂,倚窗而立,索性挑明了说。

“李怀素,朕想要你。君臣以外,还希望你当我的……伴侣。”

素珍这下更是震在地上,站也快站不稳了。

只是,令她有丝错愕的是,他没说娈童,男宠等字眼,而是伴侣。

她突然有丝古怪的脱口便问:“你不嫌我丑?”

连玉直盯着她眼睛,眸中有着超越他此时年岁的沉着和冷静,“不会。这种事情,本便和美丑没有关系。再说,朕本身是就个美人,有多少人能比朕长的好。”

仿佛有人拿根小棍在她心窝捅了两桶,涩疼难言之感油然而生,然听到最后一句,素珍又默了。

这人,这人,还真是!!

心情终是激.烈。

她从来没她面上豁达,内心深处的自卑,那是爹爹怎么教也驱不走的,她四周的人,无一不是优秀美丽的,除去她娘.亲,可娘.亲得她爹爹百般宠爱。兆廷则不然,她知道他多少有些在意,往日,李大妈说她貌丑,他并不曾反驳过。

她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脾.性,来京之后,方才知道也不是,相反,他很讨厌这样的她。

曾问过家中人她丑不丑。

爹笑呵呵说,再丑也是爹爹的女儿。

娘说,是娘不好。

哥哥说,明知你丑,那混蛋还敢说你,哥哥去揍他给你出气。

冷血说,丑没关系,品.性好就行,不过你那品.性……

红绡说,小姐人很好。

这人却毫不犹豫的说她不丑……他真认为不会么?

有些什么在心尖涌着,很快被她压下去,她暗暗掐了自己一下,她这都想到哪里去了,重点是——她和连玉根本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的人。

即便他不认为她丑,即便他不是耍她玩,即便她不爱兆廷,即便他们之间没有恩仇,他也是一时兴起,一个皇帝,怎么能真正喜欢她?

时过便会境迁。

她抑住所有喜怒哀乐,缓缓跪到地上,郑而重之道:“微臣谢皇上错爱,可微臣是男子。”

101 别哭

方才考虑种种,因本是女子,竟没想到二人性.别问题,此时忆及此,立下拿来挡。

“朕不在意。”

听到对方那微沉镇定一声,素珍又是微微一震,连玉真的喜欢男子?她努力挥去心头那抹古怪的感觉,认真打量连玉,却见他目光炙热,许是没睡好,眼里红丝绵长,看去竟有丝严厉逼迫之感。

她不禁又吞了吞口水,心里竟惧,说出来的话也带着颤意,“可……臣在意。臣只爱女子,也只能爱女子,而不想当弄臣。”

心里同时幽幽想,你现下不过一时兴起,一时兴起,就是一时兴起。

她突然想问他一句,你是不是一时兴起,却很快逼迫自己将话吞了回去。

可这不是多此一举么,他们本来就不可能!何况,一段感情之初,谁会给个你不喜欢的答案。书上和爹爹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方见人心。

“和朕在一起,朕会待你好,只要和国事无关,其余的,朕都可以答应你。”

连玉低沉着声音说着,缓缓朝她走近,眸光静的深的像崖渊,带着帝王的威严,生死颐指,仿佛藏着一股什么凶猛力量直要将人扯下去。

素珍愣住,竟一瞬失神,他是皇帝,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虽然,爹爹说,喜欢一个人,不管身份容貌,有时真真什么都不管,可是,为什么他会喜欢她?哪怕是一时兴起,为什么茕?

她想着,眼看他的手快碰到她的肩,她方蓦然一惊,冷汗侵身,她站起避开,又踉踉跄跄走到桌上,拿起一个空杯,摔到地上。

陶瓦四溅,连玉眸光倏然一厉,她已巍颤颤拿起一块瓷片抵在自己颈上。

“李怀素!”

连玉身形一闪,跃到她面前,她摇头,“皇上,我们还是君臣,好不好,我会爱你敬你,当你的忠臣,好不好?”

连玉嘴角一沉,冷笑,“不好!”

素珍狠了狠心,将瓷角一刺,颈上一痛,血珠出了来,她心下叫了声好痛,果见连玉也变了脸色,眸中戾色一涌,又厉一分呐。

“如果这样,臣只能自裁于皇上面前。”

“你敢!”

连玉牙缝迸出二字,全然再非往日清贵色悦的六少,而成了她顿觉陌生的男人,他琥色眸中闪着兽的光,横过一抹残暴之息,“你若敢,我便将你提刑府里那几个人先杀了!”

素珍一惊,她愣愣看他片刻,怒喊出声,“连玉,你卑鄙,你若这样……我我……”

她“我”了半天,终于软软跌到地上,鼻端清幽如檀之息一盈,手上突紧,她仓惶抬头,却见他已一手握住尖瓷另一端。

她一失神,他已将之夺下,他手掌被攥曳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他却并没有理会,将瓷片扔到地上,将她一拽,拉离瓦砾地。

其间,素珍只看到他紧抿的嘴角,刀削般明锐的下颌,她突然想起上楼时白虎对她说的话。

自从爹娘死后,除了仍在身边的冷血,再没有人这样对她了。

无情他们是好,但最初却是她先主动赠下恩惠。

是,她是救过眼前这人的命,但他赏赐她就已足够,他是天子不是?

她眼角有些湿润,竟然不知是为什么,为他们注定是水火还是恨自己竟一时软弱?

却见连玉半蹲在地上,与她平视,看着她眼睛,眸中狠色竟一瞬褪减不少,瞥了眼滴在她衣上的血珠,他缓缓将流血的手负于背,另一手抚上她的眼底,指节一弯,微微用力,将她泪水揩去,道:“好了,别哭了。那天被人那样骂,也没见你这鬼样子。这样,我方才说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先不急着给我答案。等你想清楚了,你我再说。你想,就像你断案,也不能一早就定一个人罪,必先查明,才不会判错是不是?”

素珍怔怔,连玉低头往她眼睑吻去,随之眉峰一动,似想到什么,止住了,坐下单手将她拥入怀,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

他口气见松,为什么?因为她哭的他烦?

她嗅着他衣上薄香,没有推开,现下,她不宜再惹怒他,他发起怒来,可凶,她得跟他讲讲理儿。

两人静静坐着。

她伏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哎,连玉。”

“嗯,这样唤……背地里亦是可以的,人前注意一下。”

“皇上,”素珍皱了皱眉,连忙赶了口。

“连玉吧。”

“皇上,其实你很好,若微臣是女子,必定喜欢你的,可微臣是男儿,所以——”

她还没说完,连玉却突然将她放开,有些古怪的盯着她,他约莫是喉间不适,捂嘴咳嗽了一下,方才微哑着声音道:“若你是女子,其实对我有意?”

素珍心道你想哪里去了,却赶紧点点头,顺着势说下去,“可是,微臣是男子,所以即便一见君子如玉,忍不住为你付账,终于还是不敢多想,以礼相待,因为那不合世俗伦.理。皇上,你我日后还是以君臣之礼相守吧,微臣替你办事,闲时还可以陪你说说什么解解乏儿,岂非很好,你宫里,娘.娘很多,亲……亲昵什么就……”

“就找她们,”连玉替她将话说完。

素珍点头,见连玉眸光沉静,似已恢复寻常,她心里一喜,却听得他淡淡道:“你有帕子吗?”

——

102 挑衅

素珍怕他说她娘.们,闻言摇头道:“没有,那多是姑.娘们用的东西,微臣没有随身携带.”

连玉盯她一眼,再不打话,掀开外袍——素珍一惊,身子本能往后退,“你要做什么?”

“觉得朕无用又恶心吧?”

素珍知,自己此时脸上必溢出厌恶之情,连玉自嘲一笑,目光亦渐冷。他径直从内衬里撕下一块,藏于背后的手拿出,他一瞥手上鲜血,在他洁白的衣上用力一拭,随后两手并用,将撕下的布帛缠到素珍颈上,包裹好。

做完这些,他缓缓站起,走到窗前,吩咐道:“你到下面去,找个弹唱的上来,给朕解解闷。茳”

素珍本怔想那血,他不嫌弄脏衣服么……这时方才明白他做了什么,又想起那天她替连欣裹伤,也是这般,外袍脏了,她怜惜对方是女孩儿,便撕下内襟为她包裹……她不由摸摸自己的脖子,突想,似乎她还没回答他的问题,他也没应她所求。

只是,他总归没有再像方才逼她,她还在微微蹙眉想着,连玉已是有几分沉了声音,“李怀素,觉得朕恶心还不滚下去。”

素珍一窒,咬咬唇,默默下了去。

楼下,一下,众人齐看向她,还有她的脖子。素珍不自在的咳了声,“方才我陪皇上喝茶,他不小心打破了一只杯子。”

连捷、连琴、玄武、青龙和白虎相视一眼,连捷淡淡出声,“状元郎博学,想必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此话之意。”

连琴掏了掏耳朵,冷笑道:“你以为这里的人都是吃素的?这是要保护六哥的安全,除了你,哪个没有一身上乘武功,什么声音听不到!谋”

都听见了,连着连捷五人,素珍一看众多侍卫……血气往上冲,好一会,才问众人里脾气较好的白虎,“虎儿,方才太后娘.娘和各位大人过来,你们将戏台清了,这唱戏的能找回来么,你家主子要听。”

白虎微微一笑,道:“正巧了,七爷估摸着主子还想听听曲子什么的,方才有卖唱艺人经过,便招了进来。”

她话口一落,素珍只听得连捷颇有礼的说了个“请”字,一名五六十岁的琴师抱琴从阴影里走出来,他脸上皱纹甚深,看去一副风霜凄苦模样,胜却眉宇间隐有股书韵儒气,随行的还有一名妙龄女子,长的不算很美,但眼波灵动,落落出尘,别有一番气质。

看到素珍,二人礼貌一笑。

素珍本想回府,可连玉只让她下来,并没让她离开,她恐他会对冷血等人不利,不敢惹他再增一分怒气,只仍随了连捷等人上去。

上楼的时候,只见对面晁晃仍领人挑眉笑看着。

素珍明白,这名为保护,实是监视,怕连玉在宫外见些什么人。

在诸臣看来,御书房一役,权非同落了连玉颜面,为与权非同斗,连玉要下十天之期,很可能正在考虑向同是农贸大国的楚国高价购粮,这些天,未必不会密会楚国粮官,争取一个较合理的价格,哪怕比大魏定的稍高。

素珍实也同有此忧,连玉曾和她说过,让她按公办理杀.妓案,他将设法让魏国维持原粮油价格。他也说过也许办不到。

她估计他是要设法和大魏一些重臣接洽,让其劝谏魏王,然魏王并不易谏,

粮油提格,虽是镇南王父子向魏王提出,但魏王未必就无此意,是以最终由裴奉机代替原魏商粮官出使大周。

虽说裴奉机行为乖张狠戾,亦时令魏王不悦,但他有个极受魏王重用的王爷父亲,又是魏国相国的未来女婿,后台极硬,连玉即便与魏国其他重臣暗下接洽,倒有比这王爷与相国更厉害的?魏王如何会听其言,维持原来粮价?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