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是以,如今连玉若要向权非同扳一回城,势必要向价格更高的楚国购粮。

这做法劳民伤财,非常不妥。

但若不消权非同之势,则日后朝政之路只会越发难走。

素珍心想,若是她连玉,还真不知该怎么办。

将人领上去,连捷等人给连玉见礼,那琴师和女子似虽不知这男子是什么人,但观情势其身份必定不凡,也恭敬的见了礼,那女子甚有胆色,轻声笑道:“公子,你手下的人真霸道,奴.家父女不过从楼外经过,却教人抢了进来。说是为公子弹奏,我父女二人卖艺,并不为财,乃兴之所致,只给有缘人弹唱,本看对眼缘的是对面那位骁勇的公子。”

素珍心道,这人要抢全天下的女人都行。

这女子模样清雅,一番欲擒故纵也是漂亮,倒像见过场面,连玉面前亦敢作这微微挑衅。

只是,素珍想,还是女子好,他何苦喜欢她一个假男人,他们之间也不过一番相处,爹爹说,他第一眼看到娘亲就喜欢上了,没有太多缘由,只凭感觉。连玉倒总算比她爹强,和她总算短短相处过。见了一眼便知道是那个人,一见便知是美,可总觉那是极难的事儿。

这时,那琴师低斥了他的女儿,“不得无礼。”

连玉却并无怪罪,微微打量了那女子一眼,那女子略略垂首,对她爹爹嗔了声“是”,又轻声道:“公子,奴.家有些口渴,可否赐杯茶水?”

连玉颔首,让素珍为二人沏茶,素珍心里微微一闷,却仍认真依言做了。

103 朋友

女子啖了口茶,仍是笑道:“奴.家敢说一句,奴家是这世上最好的琴师,公子是否可以告诉我,为何我父女要为你演奏?

她吐气如兰,看着连玉脸上几分娇羞嫣红,却持着几分自持傲色。

骄傲的女子,素珍自进京以来看过不少,连欣、慕容缻、莫愁、阿顾、太后、白衣……但有些却以才气而自华,非真正骄奢。听说连那裴奉机的未婚妻相国千金也是位满腹经纶的才女,教相国疼到心坎里去。没想到便连这随意找来的琴伎也是不俗,不知大周将来会不会有不必伪装性.别的女官茕?

素珍暗暗想着,又见连琴微微变色,欲.斥之,琴师开口便要教训这女儿,却教连玉止住。

这时,楼间又有声音响起,却是权非同与李兆廷去而折返,晁晃也随之上了来。

很快,又是一行人进来,何赛、夏艺达、萧越、司岚风……还有蔡北堂、黄从岳这些方才和魏成辉摇头叹息的工户部中立老臣呐。

众人看有外人在,不好泄了天子乃至各人身份,仿效权非同给连玉作了揖,并无行大礼。

送孝安太后离开后,众人便聚在附近一家酒楼,权非同亦同在一起,后权非同得晁晃来人报,都过了来,只怕连玉要见楚国什么人,前来阻挠,一见却是本国琴伎。

连玉独自一桌,按礼数,诸人自不敢和天子同桌,中间是宽阔过道,众人分坐数桌,这雅间极大,纳下这数十人,也不半点不显狭窄。

晁晃嘴角一挑,道:“公子游玩够了,便请回家罢,主母担心的很。”

他话语中竟是微带了丝嘲讽,权非同一笑,李兆廷知意,朝连玉一礼,淡淡道:“我等有罪,只是请公子务必如主母所言,以家业为重。”

余人里附和的有权党,亦有自诩为国为民的中立派。

严鞑和慕容景侯神色难看,严鞑紧皱眉头,一摸唇上髭,沉声道:“公子听完曲子便归返,你等倒是急什么!”

然而,一时声音彻彻,倒将他声音覆了,屋内气氛不下一场压逼,不动声色着,却教人喘不过气来。

矛头虽非指向她,素珍此瞬亦是心头慌乏。

连向来冷静的连捷亦一手紧握,一手用力拉住牙关咬的微微作响的连琴。

连玉没有说话,低头咳嗽。他手背垫于唇下,咳得甚是激.烈。

素珍觉得,那咳声一半来自他抑制,只能借此途来宣泄了。

她不觉轻轻咬住下唇。

看了李兆廷一眼,却见他眸中薄薄划过如锋深色。

触到她目光,李兆廷眼中给出一记警告。

素珍抿抿唇,微微别过头。

白虎柳眉微扣,冷冷看了眼对面的人,俯身给连玉侍候茶水,连玉慢慢止住咳嗽,看向众臣,缓缓道了个“好”字,方看向那女子,回答她此前提问,“这世间最好的琴师不独姑娘父女。”

“纵然有之,未必比我价廉,同是上等,公子宁愿付更多钱财去听别人的曲子?”女子乍见来人,也有些惊色,此时看着连玉,却慢慢恢复笑语盈盈。

“别人看来愚笨,偏本公子出的起高价相就,何如?”

“那公子确实愚昧。”女子突然微微冷笑。

连玉眸光一深,却道:“既都是最好,姑娘难道便没想过,一山不能藏二虎,两虎相争,我今日既有缘得姑.娘父女今日一曲妙韵,往后,其他琴曲再好,也总存了今日之情,不与他虎谋皮。”

那女子闻言,脸色一变,那傲气渐渐敛去,连玉又对那一直沉默的琴师道:“先生,一场好戏,也需得好戏台和好观众,令千金美貌才华,何苦只困于那眼缘之限,而放弃其他大好座上客?”

琴师听罢,眸光渐深,终一笑道:“也罢,公子所言皆是有理,老朽献丑,便和小女为公子奏一曲。”

那女子深深看连玉一眼,亦缓缓点头,眼梢微微盈上一分羞涩。

后来,琴音缭缭,乐韵果是赏心怡人。

诸臣却脸有凝色,越发不满。连玉一句高价这话里分明有话,借和琴伎,暗寓要舍魏就楚,高价购买之意。但此人到底是皇帝,既已执意如此,若惹怒了他,后果难料。

权非同却是霍然站起,道:“六少,属下身体抱恙,告假数天。”

连玉亦缓缓起身,淡淡道:“如我不允呢?”

“你最好回去问你娘.亲允不允。”

权非同嘴角一挑,离开了。

对对手最大的侮辱,并非出言打击,而是不予理睬。权非同离开时眼中的轻谩和不屑,谁都看的清清楚楚。

魏成辉随之拂袖离开,至于是真愤慨失望还是借此一贬帝威,便不得而知了,随后,诸臣亦纷纷行礼离开。

素珍觉得,那大抵是种敢怒不敢言又有丝瞧不起的复杂。

连玉坐下,宛似未见还是心下亦自咬牙颓然,素珍不知道,只知道,他对这个琴伎甚是喜欢,吩咐白虎给二人准备住处,似乎是要纳了这女子。

这对父女离开之时,那女子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连玉随之将严鞑慕容景侯连捷等人也遣退,只留玄武在楼下领人守卫。

连琴一脸激.动,想说什么安慰话,严鞑摇头,连捷只和青龙将他驾走。

夕阳此时已然西斜,从窗棂透进,将里面所有物事都镶上一层金边,连玉笔直坐在桌边,衣衫依旧如雪,金的雪。

他低声咳嗽着,素珍想过去给他斟杯茶,连玉背后却像长了眼睛似的,淡淡道:“你怎么还不走?”

素珍索性止住脚步,将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

“皇上,我不知道你做的决定对不对,好不好,也许结果证明它其实很错。但若当你做决定时已认为那是最好的,那便不必理会他人怎么看。有时,你所认为的尽善至美,不一定是别人的,问心无愧便好。”

连玉身子似乎微微一动,随之低头一下一下咳嗽。

“皇上,微臣告退。”素珍舔舔舌,下了楼。

奔跑在夕阳人群的大街,任那升起又落下历经千万年都不变的古金晖芒笼在身上,暖暖的,这一带她初来京时走动多,甚是熟悉,看着人们在夕阳中仍忙碌经营着,或已是踏上归途,即将一家欢聚,心里有种宁静的温谧,平凡的美好,最容易让人感动。

她转过几个街道,寻到一个零嘴摊档,买了些甘草蜜饯,想给连玉润润咽喉,也咳了一天了。

宏图对面,晁晃的人还在那里候着。

走进酒楼,她朝玄武一笑,怀里好吃给他扔了一包,玄武二话不说,挥剑霍霍霍几下,素珍和众侍卫泪流满面的看着无数酸梅蜜枣碎屑从天而降——武哥,那不是暗器……

素珍扶扶额角,又给他扔了一包,玄武这次一声不吭往前一捞,将东西挟住了。

素珍竖了个大拇指,蹑手蹑脚抱着东西上楼,想一拍连玉的肩,吓他一跳,却陡然在转角处看到一双身影。

高大的身影裹着一抹窈窕。

背对着她的连玉将一个女子深拥在怀里。

素珍有些怔仲,呆立在楼梯上,那女子正面对着她,微微踮着脚,下巴轻枕在连玉肩上。

她清楚看到对方面容。

这容貌美丽如水,是阿顾。

阿顾来了……

只是他们……他们……

此时的阿顾也有些惊讶,抿唇笑笑,带着一点尴尬,一点羞涩,目中隐隐淌过一丝动容和复杂。

素珍看她微微迟疑,待要唤连玉,虽对这女子有成见,但亦知自己这样实不对,一笑摇头,不再打扰,悄悄走下楼。

抱着怀里的东西,慢慢踱回家。

原来连玉不是断袖。

他果是在骗她。

不,也不算是骗她,他是皇帝,本就有许多女人。

他待之好的,断不可能只有一个。

她拈了块蜜饯进口,甘草的味儿,有点苦苦、涩涩的。

“爹爹,买梅梅……”

突然一声稚笑将她思绪全数惊醒,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伢仔拉着一个憨厚大汉的手走过,一脸馋样的指着她对大汉道。

爹爹……

她心头大震,她这是怎么了?

她怎会胡思乱想至此,金銮殿以来,目睹连玉种种,这男人看似不强大,却有谋有略,只是局势使然,大权被分握……她竟开始慢慢认可着这位天子,认为会选她当状元、会为莫愁案操心的人不会是那么残忍的人,更觉得他熟悉,那种熟悉,便宛如一个深交过的朋友,不能看他不好,不觉间,心深处竟将灭门案归罪在先帝身上。

如今,她甚至去买东西给他,会为他说过的话无法如她所理解的一样实践而心情古怪。

她是不爱他不错,但她竟将他当……朋友了,她怎对得起她的爹娘哥哥和红绡!

回到府邸,已是晚上,冷血等人也已回来,这两天,她另有任务给他们。

五人脸上都略带了丝倦意。她将零嘴分给他们,仔细问了情况,方微微松了口气,拉冷血陪她到屋顶坐坐,追命是个好热闹的,嚷嚷也要上来,教她一脚踹了下去。

她坐在檐上,仰头凝着莹莹月华,那硕大银盘美轮美奂,挂在远处枝梢上,照耀着千家万户,她不由得有些痴了,突觉得自己有丝疲惫,从前在家,从不会有这种感觉。

冷血伸手将她拨到他肩上。

素珍眼中半带疑问半带慵懒看向他。

冷血淡淡道:“这样脖子没那么累。”

素珍心里一暖,突然觉得千言万语都抵不上这一句话,她枕在冷血臂膀上,小声道:“冷血,如果办完所有的事,我还活着,我们找个青山绿水隐密僻静的地方隐居起来,你说好不好?”

冷血一怔,不意她说起这个,嘴角不觉微微扬起,哑声道:“好。”

素珍快活的在他臂上蹭了蹭,突又听得冷血低声问,“隐居……就我们两个么?”

他声音里有丝古怪的轻颤,素珍奇道:“是只有我们两个,难道你还想带谁?”

冷血目光突变得比那月亮还要亮上十分,他炯炯凝着她,突然用力将她揉进怀里,素珍以为他要闹她,咯咯笑着去避,去呵他痒,像小时候一样。

轻松了一阵,素珍坐好,深深吸了口气,十天,连玉拿下十天大助她,她也要加把劲。

这个案子要尽快结束,她必定要着手查冯家灭门案,不能再晚了!晚一天,她便对连玉心软一分!

回忆着日间种种,一个大胆的主意慢慢在她脑里成形。

——

104 宫心

屋檐下,无情淡淡看着一个人,“怎么,周师爷,好看吗?”

树旁,少年将微仰的脖子放下,一笑反问,“无情,我亦想问,为何每次最先发现信鸽的人都是你?信鸽身上不知道有什么呢?”

看冷血携素珍一跃而下,小周也没再留在原地,随之进了屋,背后,无情眸光微微一暗。

素珍进屋磨了墨,很快将一封书信写好,让追命送到霍长安手上。

十天时间很快过去,这些天,宫外那桂香楼是越发蓬勃起来,往来男子不断,较此前风光,还赫胜一筹。宫内,却有那么点一寂静可怕的意味。

据说,连玉回宫,孝安到其寝宫,二人膝促长谈,最终却争吵收场。

这是这许多年来,母子二人第一次争执如此激.烈。宫内行走的人,都感觉不安,格外小心,只怕这场暗火一下小心便泄到自己头上。

这天,宫内庭院中,慕容缻与来访的魏无瑕亦为此事发生了几句口角。

这魏无瑕正是晁晃之妻,魏无烟之姐。古今往来,男人的天下,女人的家室,男人在外斗个天变地裂,女子于内种种亦不下于斯茳。

都是高官子弟,自小宫廷教育教授在一处,各有结系,本来,这魏无瑕和慕容缻乃闺中之友,慕容缻入宫为妃,这魏无瑕也经常进宫探望。

可如今,随着连玉与权非同之争日渐激.烈,晁晃更是权非同手下主将,慕容缻亦闻得宫外头的事,虽爱天子,却不免感到自己夫君窝囊,连玉忙公事,亦是多日未到她寝宫,她乃慕容家之女,身份高贵,自小娇生惯养,心头已是一窝闷火。

然这女人间谈话,哪有不说到自家夫婿的,魏无瑕说起晁晃,言语自带了几分得色,慕容缻心下冷笑,心道早晚要你好,但她这等出身,却也练得身涵养功夫,只暂忍了,只不着痕迹的轻讽了几句,说起晁晃乃出身低下。

魏无暇亦很快意识到不妥,天子虽不如权相,却还没死呢,论地位出身,她虽高,慕容缻却贵,忙笑着岔开了话题。

然,慕容缻心头之火又岂是三两下能消的,此时,左右一看,正好见到顾双城携着侍女走过,心想这小贱.婢进宫,没得几天,便抚琴勾.引皇上,倒引得皇上一夜未眠,在风中赔了她半宿。听说昨天还出了宫,与皇上一起回来,即便是她要出宫,也要向太后或连玉先行报备一声,这女人凭的是什么。

她虽略忌惮连玉对这女子的宽待,但她背后是慕容家,孝安太后是她姑.母,连玉往日待她亦大是爱护,且孝安恶顾双城之极,此前听孝安略露口风,甚至有借魏无烟之手将之除掉之意,她怕什么谋?

她遂一招顾双城,淡淡道:“顾姑娘,这是去哪里?”

顾双城一凛,却很快领着侍女走过来,和她见了礼,回道:“回缻妃娘.娘,正给太后娘.娘请安回来。”

慕容缻和魏无瑕相视一眼,说来,这顾双城的脾性还真是有丝古怪,她明知孝安不喜,进宫以来,却晨昏定省,每天必到孝安寝宫给她请安。

慕容缻不动声色笑道:“姑娘真是诚心,听说姑娘琴艺卓绝,今日本宫正好姊妹进宫,可否有幸一同听听姑娘的弹奏?”

顾双城微微欠腰,歉道:“缻妃娘.娘,双城此时无琴,可否请娘娘稍等,奴.婢这就遣侍女回去取。”

慕容缻眼梢一掠御书房方向,心道这让你侍女去取了,岂非将皇上也请来了?

魏无瑕明白慕容缻意,她此时也正想修复与慕容缻的关系,自是殷切助她,她知慕容缻亦会弹琴,寝宫自有琴具,遂笑道:“听说娘娘寝宫有好琴,还是请娘娘派她的婢女走一趟。”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