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女子本眉眼潋潋听着,好不温柔,闻言却蓦然冷冷一笑,沉声道:“谁与你这畜.牲共效于飞,便是此处本是藏污纳垢地,也还嫌你龌.龊。我约你至此,是要为我娘亲妩娘.和两位姊妹报仇!”

裴奉机却闻言即笑,轻蔑不已,“小美人儿,那妩娘可并非我所杀,不见你大周两位大人都判案了吗?”

“死者面前,你也敢狡辩?”

女子但笑,突走到那长榻前,将被褥猛地拉开。

裴奉机本仍笑意肆放,目光及此,饶是生性歹毒,也登时吃了一惊。

那榻上,躺着的女人,脸部虽已绿气浓胀,脸部亦已微见腐烂,可那红唇鲜艳、森森模样岂正非那早已被烧掉的妩娘?

——

108 谢幕

裴奉机只觉自进来伊始耳蜗便起的轰鸣声益发大了,心口处那股恶心之感亦越发重了几分,他一惊脱口,“不可能,她们的尸首明明已被彻底烧掉!”

“还是那句,天网恢恢。”女子冷冷看着他,“我们姊妹偏不信这世上无人能治你,我们知公堂上的尸检出了问题,当日在那王仵作烧尸之前便将尸骨换下,用深海寒冰保存起来。我听李大人说,有个神秘古老的医馆唤回春堂,可以削骨换面,彻底改变人容貌,虽非完全一致,却能做出七八分模样,是以,尸检出来的结果根本不对,你们猜到李大人必定会当众检验尸体,遂事前将几个女人用钗刺死,寻得回春堂改换容貌,最后将这些假尸送到提刑府用以公检,嫁祸谢生。”

“又是李怀素那小子!”裴奉机一怔,目中震色却已渐渐消褪,随之浮现的是一层阴狠,一层亵意,“你既知这些,却怎么不知,我那日既杀得你娘亲和那两个女人,今日便杀得你!”

“言则……果真是你杀了她们。”女子突然幽幽一句,黑眸随之簇燃起抹恨色,紧紧咬牙一字一字道:“我要杀了你,为她们报仇!”

“杀我?”裴奉机大笑,轻声反诘道:“你认为你可以?”

“为何不可以?我将你引至此,便是要杀你,既然律法无法还我们贫.贱之人公道,我们便自己动手!”女子说着将琴放下,眼神也变得锋利,从怀中缓缓抽出一把匕首。

裴奉机却只当她搔痒一般,毫无半痛可言,仍旧佞睇这她,笑的越发不可抑止,“你这楼里必定有埋伏,你方才弹琴是想扰乱我视听,让我听不出你楼里还藏了人,好放心进来,可莫忘了,我的侍卫便在外面,我只要大声一唤,你们能杀得了我这几个武功高强、可以一挡数十的侍卫?”

“世子聪明,这楼里确实还藏有我的姐妹,和桂香楼的护院,他们武功是远不及你们。”

女子却笑了,清亮明美的双眸更见潋滟,她放柔着声音道:“难道你身上并无心胸狭闷、耳蜗轰鸣之感?你以为,我为何将你先引到我娘亲故居去,因为我们早在蜡烛烛芯中加进迷魂粉末,随着蜡烛燃烧,你们慢慢将药.性吸进去。这些药,杀不死人,可正如你所说,加上方才琴声,足以扰乱你视听,让你以为这里没藏人,同时,在药效消失之前,你们的武功也暂时无法施展出来。茕”

她话音收际,紫黛眼线随睫毛微微跃动,虽面纱履面,眼中却是万道风情。

裴奉机听着脸色大变,双目抹过一抹刻毒阴厉,他咬牙捂住心口,却仍有些贪婪的看着她。

白衣女子如傲雪寒梅,带着同样的刻骨痛恨,拿着匕首一步一步向他走过去。

裴奉机却蓦地笑声再起,脸上得意之色一点一点尽显出来,女子反倒眉头一蹙,有些惊疑地缓步在原地。

她微微沉声问道,“死到临头,你笑什么?”

“小美人,你将埋伏杀我的人叫出来,十个?还是二十个?然后你再打开大门看看,这桂香楼外到底有多少我的人?呐”

裴奉机缓缓将捂住心口的手放下,用力一咬下唇,那唇上顿时沁出些血珠来,让他神智一下清醒许多,他看女子秀眉紧紧蹙住,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和着脸上残忍、淫亵等复杂神色,让他看去狰狞而恶毒。

女子也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低声叱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裴奉机慢慢走近她,看着她一步一步退,笑道:“倒是个慧黠性.灵的人儿。一会与你快活完后,我会将你好生杀死,不会太痛苦。”

“尸.体的事,你们换的巧妙不错,蜡烛的布置更是聪明,连我也着了道儿,可你真以为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

“早在出门前,我便遣人通知了何赛,你们的京兆尹大人。通知他立刻派人到那妩娘故居附近监视一切,我去到哪里,他的人便要跟到哪里。现在,他和他的人必已在外面!你说,是你这楼里的姑娘和护院大汉多,还是你们大周官员手下的人多?”

裴奉机说罢,女子明显浑身一震,手中匕首亦猝然掉到地上,喃喃道:“你说什么?何大人一直在替你做事?他可是我大周的官员,莫愁这案子,何大人助你们伪造了假证,是不是?”

裴奉机冷笑,“废话,你说他会不帮我吗?”

女子惊道:“除去他,朝中还有很多大人也在帮你?都有……谁?”

裴奉机挑眉一笑,傲然道:“你可知道,便连当朝相……”

盯着那紧紧看着他的女子,他却猛然意识到什么,一瞬大骇,原本英俊的面貌亦都变得微微扭曲,他死死看着她,厉声道:“不,你不是普通青楼女,从开始到现在,一步接一步,你问得太多,亦说得太多,你不是来寻仇的,没有像这样报仇的,你在套我说话——”

“啧啧,到底还是让你发现了,不过,也差不多了,就这样吧,一直看着只有你自己在又叫又笑的表演儿,想大家都看的乏了,也罢,剩下那些官员你不抖出来就不抖出来罢,但我相信,终有一天,善恶都会有报,人在做,天在看,这是你们说的!”

裴奉机怀着一腔惊心喘着粗气吼喝出来,却听得一个清脆声音调皮的笑出声来,那笑声分明不是堂中白衣女子所发,那是从屏风后而来!

他双眸暴皉的几乎裂开,只见一个头戴双翅乌纱顶戴、身披大红锦绣官袍的少年从国色大牡丹屏风后的内堂缓缓走出。

他,容貌平庸,单眼皮儿,薄唇,脸上还有些雀斑,只是,一双眼睛却亮极,宛如星烁,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冷血,无情,追命,铁手,谢幕,撤帘!”

这人站到白衣女子身边,响亮大叫一声,裴奉机一瞬只见二楼雅阁正中四个房间之门倏开,四道身影同时飞出,四道剑光,银色如龙,在空中猛力劈开乾坤,那环绕着整个二楼各房门前的玫色纱帐全数被割裂划碎,一瞬,半空缤纷落英,簌簌如飒,飘散到桂香楼每一个角落。

随着整个二楼豁然开阔,白、蓝、青、灰四道身影从空中捷然旋落到少年身边,楼上十数房间,房门,一个接一个被打开,人们迅速从每个房间步出,站到阑干处,竟不下八、九十人,一下,将一个原本宽阔之至的二楼变成拥挤。

——

109 让人害怕的大周天子vs身受重创的李提刑

这些人中,他最先看到的是眸罩峻霜、眉峰紧柠的权非同,权非同身旁的李兆廷他也是认识的,此时亦是微微抿了唇。

他的父母竟亦在,二人都又惊又怒,站在当中。

其他诸如权非同引荐过他认识的两部尚书夏艺达、萧越脸色均是难看,惊愕之极。而最让他吃惊的是他以为在门外的何赛赫然亦在其中,这位京兆尹大人全身都在发抖茳。

这些人当中站着一名金冠束发的男子,这人他有些许印象,展货物当日见过,然而,竟此时方知,这竟便是那羸弱的大周天子,一身玄色龙绣还有谁能穿!

天子旁边美丽又严贵的中年妇人,想必就是那孝安太后……

还有不少人,身穿一身普通服饰,看去似乎竟是庶民谋。

这是裴奉机在惊惶中所观察和猜测到的,然,来的的又岂止这些人,连捷、连琴、严鞑、慕容景侯、霍长安、魏成辉、司岚风、高朝义、黄从岳、蔡北堂、等主要的朝官皆位列其中。

此时,除去少数人,众官皆有惊色。

刚刚被缚,权非同此时却极涵养的未出一言质询,只淡淡看了连玉一眼,又冷眼审度眼前局势。

镇南王却是一声冷笑,狠狠看向连玉和孝安,“这便是皇上和太后的待客之道?本王和夫人被点住穴道,不可动弹出声;本王儿子被陷害,落入圈套;本王今日可真真算长见识了,回去务必要向我王禀报方可。”

孝安眉眼一蹙,正要说话,连玉却一声“母后”止住她,朝镇南王施礼一揖,笑道:“无礼之处,朕给王爷赔罪。至于世子一事,你我再看,一会再说不迟。”

镇南王身份再贵,终究并非大魏君主,这大周天子亲自赔礼,又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时也不可发作,虽事已至此,但他手中底牌厚硬,这大周天子未必能奈何的了他父子。

他看了看权非同,权非同仿佛知他意,微微点头,以示稍安勿躁。

他又看李兆廷一眼,出门时奉机不在,这人竟敏锐的看出了一丝端倪。

就在他思虑之际,桂香楼大门突然被打开,一批官兵涌进,为首的是一名太监打扮的青年男子,紧随其后的却是权非同的义弟:晁晃。前者笑吟吟,后者眉眼惊怒。

裴奉机和他都还不知道,却原来,今日天未亮,各个官员便接到内廷送来的密旨,令齐集桂花楼,每人应到的二楼厢房位置亦早有安排,厢房内有多名侍卫看守,又令入座后,无论如何,皆不许发出一丝声息,一经侍卫发现,一律就地正法。

裴奉机的侍从会去找何赛保护,早在素珍计算之内,早让冷血领人等在何赛衙门,携着问连玉讨来的圣旨,将何赛和那名报讯的魏国侍从都先行带到了这里。

晁晃武功高强,乃由小初子亲自带着,调虎移山引到别处,权非同等一行则直接被小初子手下内侍请到这里,权非同和镇南王虽会些武功,却到底不如玄武这等绝等高手,李兆廷和镇南王妃却不会武功,很快便教玄武等人制住,点了穴道。

将裴奉机先引到妩娘旧居,实还有一层意思,是要在他到来前,将这里所有一切都布置妥当,方好引君入瓮。

素珍站在白衣女子身边,心里想着,嘴角微扬。

这场审讯,更将上京里的一些百姓也找了过来。

希望,能让人们明白司法的意义,它不仅仅是官的法,更是民的法。律法的制定,最先为的是弱者。不管是什么人,只要犯了罪,都逃不过制裁。

此时,大局方才算定。

女子看她一眼,也是会意一笑,这位“青楼女”正是白衣,亦即无烟。

素珍见她有些不安的看向二楼,正正是连玉所在的位置,不免一震,她此前将全盘计划告诉连玉,然,也是今日到来,白衣在此等候,众人一照面,连玉一瞬脸色微变,她方知,白衣竟就是连玉的宠妃:魏无烟。

她如何能不惊!

可所有计划都已定下,牵一发动全身,遂让无烟上了面纱,好等后到的朝臣不知乃是以魏妃为饵。否则,让自己的女人去扮青楼女,连玉必定气的将自己宰了!

连玉朝无烟略一点头,以示安抚和肯定,见她看来,却是狠狠看了她一眼。

素珍那天既抑下与连玉为友之心,此时心中仇意清晰,遂微微侧过头去,连玉目光更微微沉了一分。

这一侧身,目光触上太后身边连欣娇艳的笑靥,还有阿顾淡淡的微笑。

说到阿顾,竟也是此时方知,她便是传闻中的顾家小姐,闺名双城!

长公主连月、缻妃、也都过来了,随伴在孝安太后身侧。

突然,孝安淡淡打量了她一眼。

她虽微微一惊,但时刻已到,事不宜迟,先不牵萦这位太后对自己的看法,只朗声道:“国案到此,想诸位已看分明,这裴奉机才是凶手,裴奉机虽贵为大魏镇南王世子,却是在大周犯的法,理应处以大周刑法。”

“裴奉机,你视人命如草芥,草菅人命,杀害妩娘等三名大周子民,恶贯满盈,本官如今依法判你……斩首之刑!”

“好,李大人判的好!”

“这恶徒该死!”

欢呼声最先来自民众,人众虽只有数十,却亦聩耳。

镇南王脸色一变,正待说话,裴奉机咬牙而立,凶狠的看向素珍,先其父而道:“李怀素,你怎敢乱判,本世子方才不过是和这青楼女说笑,根本不可当真——”

他说着指向那长榻上的“妩娘”尸首,冷笑道:“什么回春堂,分明是你教那女子的无蹊之谈,陷我进局。这具分明是那妩娘的尸身,身上之伤为盗窃被发现的谢生顺手拿起金钗所刺,你说这尸首不是妩娘,有何证据?这回春堂又在哪儿,你把它找出来,再当众做一回改容换貌之术,我才服了信了!”

人们不意他此时仍砌词诈辩,皆怒不可抑,楼上民众喝骂激.烈,一个书生怒道:“裴奉机,你当初将白扭成黑,如今竟还要将黑漂回白不成?我大周农贸虽不及你大魏,但武力并不比你大魏弱,你怎敢如此糊弄我国?”

“大胆,天子面前,岂容你喧肆?”此时,连捷一声沉喝。看向那书生。

书生伙同民众皆是一惊,看向这七王爷身边的天子,此前虽对之多有暗诟,但当真天子面前,岂敢说一句,更不意与那个此前被责为伪君子的李提刑,竟顶住各方压力三审此案,一时畏又敬,立下安静下来,不敢再说什么。

连玉眸光轻轻掠过楼下素珍,道:“李怀素,继续审理!”

这连玉身量虽高大却略显清削,又是眉目如画,好似画卷上走出来的儒雅公子,此时袖袍轻展,目光一睐,只如寒光利刃,俨有气吞山河赫赫之势,似乎,把玩世物、睥睨天下也不过如此,倒那有此前年少气盛、又大权未掌的羸弱之态?不说民众一时为之慑,诸官亦一时惴惴,只随他看向那个似善察君主主意、却又当真为民请命,极为古怪的李怀素。

可此时,除裴风亲口所供,似已再无证据了,这回春堂,似乎并未找着。

对于连玉,素珍却没那么多惊讶,她早知这人最喜变脸,权非同以外,李兆廷亦正看着她,第一次,若有几分深邃思色。

看向她睚目而视的镇南王夫妻一眼,素珍一笑,看向裴奉机,“早知你无.耻必定不认,你自己就是最好的人证,如今你还要物证,本官便给你物证!”

她看向大门,朗声道:“琼花姑娘,请将他们都带进来!”

众人一怔,随她看去,只见门外不知何时已悄然站满了人。

为首的正是那桂花楼的姑娘琼花和数名女子,她们带着一身风尘和仇恨之息,领着十多名男子,缓缓走了进来。

“大人,人已带到。”

琼花说着,谨慎的和众女子退到一边,众人只见这些男子皆已年近半百,有身穿大周服饰的,亦有异国衣袍,更有蓝眸钩鼻者,一看便是来自别的国家。

此时,素珍走到“妩娘”身边,将她身上衣服轻轻揭起至肚腹处,低声道:“这位大嫂,恕李怀素失礼了,你也是此案无辜死者,希能为你沉冤得雪。”

裴奉机凌厉的看着她,“李怀素,这是什么意思?”

素珍目光微扬,缓缓道:“妩娘亦曾是名盛极一时的花魁,来京贸易,各国客人都有。这些,皆是妩娘往日恩客,既得缱绻数场,他们皆已证实,妩娘肚腹处有一宛若菱形的红色胎记。”

“我原只得三天时间,只能在上京里找人,后皇上多宽我十天,这下,我们暗下广发消息之全国和其他国家,若仅仅是周人作证,你等难免说证据不实,此处,有数国之客,绝不敢作假供陷自己国家与魏不和,证供可采。”

“诸位请看,这‘妩娘’身上,却并没有此菱形印记!”

人们一震看去,果见榻上女子肉身虽已腐败若干,但还能看出梗概,那惨白肚皮上,只有尸绿黏液,除此,并无任何胎记。

“我等,愿作证,此并非妩娘尸首。”

众男子神色复杂,却多带几分感概,此时相继出声。

不说民众抚掌大呼,激.动之态,彻于楼,裴奉机紧紧看着,一身霸道狠毒至此全数褪尽,变成真正慌惧,他看向镇南王,颤声厉喊,“父王救我,我不想死……”

镇南王妃早已惊哭成泪人,闻言,不顾一切抓着镇南王手臂,要他救儿子,镇南王此时也再无初时傲色,急忙看向连玉,却见他嘴角不知何时爬肘上一抹冷笑,他蓦然一惊,又狼狈的看向权非同。

权非同看素珍一眼,出列向连玉一揖,微微沉声道:“请皇上三思,妓.女卑.贱,我国泱泱,人口益多,粮油价关乎整个大周,关系国库支出。难不成,皇上真想以高价向楚购粮?国库一空,势必要加重赋税,三人性命,与大周子民的利益,两者,孰轻孰重,请皇上权衡清楚!”

“难道太后娘娘没有意见?诸位同僚没有意见?各位大周子民,也没有意见吗?”

这是这位大周权相第一次,意似恭谨的向天子微微低首,他一身雪色衣袍,衣幅飘飘,那剑眉一挑,自成一股气势,话语落时,几让人都为之一颤。

有臣如严鞑等掀袍下跪,请皇上维持原判,以弘国威;亦有以魏成辉等为首的,率一众官员跪奏“请皇上以国之本为重”,更有怔在当地,左右为难的大臣,譬如往日朝事多是中立的工户二部尚书蔡北堂、黄从岳等人。

此时,民众亦早止住呼声,赋税二字谁听不懂,这事关乎自己利益,这里不乏当天衙门门外讽刺怒骂、甚明其中利害关系的书生。此前大骂李狗官,暗骂天子,此时到自己面临,方知其难。

连桂香楼的姑娘都怔在那里,不知所措。

晁晃此时亦跪下,微微冷笑,为权非同助声势,“请皇上三思!”

孝安一凛,她一身气派,教人几不可逼视,这时一双凤目亦透出忧虑,低道:“皇上,只要你开口,哀家都将全力配合你,就像这一次……只是,这粮油价格,哀家请皇上务必要拿捏好一个对大周有利的主意才好。”

“母后请宽心,”连玉拍拍太后的手。

权非同此时脸色虽略见凝重,却仍是沉静如泰,淡淡的,端等着他的答复。

连玉一声轻笑。

这一笑把所有人都笑懵了,从孝安太后、权非同、镇南王、众官、民众,乃至楼下的素珍。

“不,朕无法答应。裴奉机犯下重罪,依律当斩,法不可废!”

回音回响于楼内,铿锵有力,众人却都变了脸色,包括权非同。

镇南王大怒,一声冷笑,厉声道:“皇上,若你必定要斩奉机,莫说我大魏绝不会给你那此前跟权相谈好的价格,我们甚至不会再卖粮给你大周!”

连玉没看他,抬眼望向对面与之相对的一间厢房——

 

人们此时方才讶然发现,二楼厢房实并未全开,还有一间依旧紧闭,两名侍卫守在门口。

除去惊讶的百姓,在场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两名侍卫,连玉的贴身四大护卫中的——青龙与白虎。

此时,二人一笑,缓缓将门打开。

“皇上,请莫将镇南王的话作准,大魏将一如既往维持与大周的合作关系,谷粮按原来价格贩售,不会提价。”

未见其人,只先闻其声,沙哑而稳重。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