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发现地上赫然用石子刻了数行字。

“小叫化,我去上工了。你若出来放风什么的,千万别跟人说跟我住一窑洞,否则,我会被赶走的。”

连玉心头那股厌恶讽刺之感更强,他缓缓出了窑洞,步行不久,看到那条矿河。

人们都在那里淘挖石料,那少年也在其中。和村落里那些汉子少年衣衫半卷赤身露背不同,他袖裤不捋,发髻微微垂下几缕,两腮微鼓,似有些吃力的咬着牙,一张麦色小脸布满汗水,紧紧攥着石镐剜敲。看他那小个儿,身边堆叠起来的石料倒不比别人少。

他身上衣衫料子不差,且看模样谈吐,亦应颇有些来历,倒须到这里做苦工,赚得这几钱银子?

只是,他人的事与他何干,连玉自嘲一笑,向林子深处走去。

正如那少年所说,山林深腹才有猎物,他一路施展上乘轻功,也花了将近两个时辰,才找到禽鸟出没的地方,勿怪昨晚在那河矿附近完全找不到可猎之物。

他捕了只兔子烤了来吃,又在林中一个小湖里洁了身方才折回。

再回到此前窑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那少年果已不在。

和他猜度的一样。

他自是要避开他的不是吗?这里十多窑洞,也许已无空的,都住满了人,但随便进一个就是了。他掏出火折子将煤油灯点亮,负手于脑后,随随躺下。闭上眼睛,脑子空空泛泛,自离宫以后,他脑里所有思绪都是放空着,不愿去想,一想就痛。没有眼泪,眼睛干涩的想裂开。

“小叫化,吃饭了……”

一声微弱的声音令他从半梦中一下扎醒过来,他不禁生了丝怒意,抬头一看,只见那少年蹲在窑洞前,袍摆兜着些什么东西,幽幽灯下,溯谷之风在窑外轻轻的响。

那孩子脸上有抹苍白,蹙着眉,似有些难受。

他微微一怔,缓缓起来,一身破烂的走到他前面数步之处停下。他不是怕他的病惹他么,他便拉开距离眯眸这样审度着他。

少年有些幽怨的横了他一眼,搂着袍摆一屁股坐到地上,将里面的东西堆到地上。

两壶酒,两个油纸包。

连玉有些诧异,据日间所看,这每顿也只配备一壶小酒,一个油纸包,里面可能是饭或是烧饼什么。

看那孩子圆着眼睛瞪着他,他仍是冷冷问道:“东西你哪里来的?”

少年歪歪头,“我晚上帮衬着监工那些人做了些打磨的事情,那些矿工不会,我厉害吧,问他们多拿一份饭。我出来的时候,身上带的钱不够,和同伴又分散走,如今想吃点东西都这么难,真是作孽,给。”

他声音有些恹恹,看他颤抖着两手将其中一份东西递给自己时,连玉两颚微微一拢,有些紧。

“这手都不听使唤了,用力过度,累死老子了,你快接呀,一天没吃东西,你不饿吗?我中饭没顾的上你了,你懂的,我需要力气干活呀。好了,吃吧。”

那少年说着也不管他了,坐在地上,手拿过小酒壶咕噜又喝了通酒。

他手仍抖的厉害,手心有几道裂开的血痕,是打磨石料时所伤。

连玉拧了拧眉,突然伸手握过他的手。少年一惊,愣愣看着他,酒壶跌了,又被连玉敏捷的一把捞过。

122 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4)

少年懵了,手烫滚,惊惶的瞪着他,“你这是要做什么?”

连玉也不多说,看他面青唇白,知他消耗过度了,这种活莫说像他这种看去瘦弱的人难扛,便是粗壮汉子也是辛苦,何况他夜里竟还多上一份工。他握住他的手,将内力往他手上施去。

少年本来觉得他不怀好意,后来约是感觉一股涓涓暖流从手心流进身.体,舒服的吱的叫了一声,“小叫化,你是要帮我按摩么?”

他仍坐在地上,又将连玉另一手中的酒壶捞回,继续美滋滋的喝酒。

连玉暗忖,自己这是不想欠他,施了好些内力给他,便回去躺下。

少年见他仍旧像冰山一样,皱了皱眉,又将酒和油纸包拿过去给他。

“给。”少年说着,想起什么,又赶紧加了句,“喏,我不要你还啥给我,咱们是有缘人呀,你看,我好不容易出趟远门,谁都遇不着,偏偏遇上你这个冤家。冤家呀冤家,上辈子,得扭疼多少回脖子才修来的缘份啊。”

那少年说着自己也酸了,弯腰笑了起来。

连玉听他几分女儿口气,男不男,女不女的,心里直有想将他扔出去的冲动,他却又不烦人的将吃食又推过来,堆到他鼻尖下,笑道:“是鸡肉口蘑饭呀,香喷喷的。茕”

连玉有些怒了,沉声道:“你自己吃,我不饿。”

“不吃就拿去扔了,懒得理你!”少年也是恼了,冷冷看了他一眼,坐回自己的软草上,将自己的油纸包打开来,低头慢慢吃饭。

接着,连玉平生第一次吃撑了。

亦是平生第二次生出悔恨感。哪怕那两事一大一小实实风马牛不相及。

第一次后悔是没有赴阿萝的约,第二次是心想他方才为什么要吃了整一只兔子。

安静嘴嚼的时候,只见那少年笑嘿嘿的看着他,“小叫化,我们总算是同船共舟,我还不知道你姓名呢,你叫什么名字?呐”

“我没名字。”

连玉心里直觉烦躁,他进入深山老林求的是安静,或许该说是思考,这人怎这般聒噪!知他必定问到底,为着自己耳根清静,他索性先堵了他的话。

少年也不以为意,眼里闪着恶作剧的光芒,顺势道:“你这人冷冰冰硬邦邦就像块石头,你既然没有名字,那就叫石头好了。”

好丑的名字!连玉冷冷一笑,反问道:“那你又叫什么名字?”

少年闻言立刻站起来转了个圈子,严肃道:“凭小爷这般风姿的,你说叫什么?”

“叫什么?”

连玉问着,不觉眉心一拧,还真是近墨者黑,这人疯,他怎么也跟着一起疯。

“美男。”

连玉听他半晌不答,继续低头吃饭,闻言立刻喷了,半晌,眼梢剜剜那人,“原来是美男啊。”

他扔了手上油纸,喝了口酒,重新躺下不再理他,肚腹微酸,微微一忍,没笑出来。

少年却一本正经点头,又笑咪咪道:“喂,石头,现下咱们姓名也交换了,可以作进一步了解了。”

连玉嘴角绷了绷,一个是他自己起的假名,一个还是他胡乱给的名字,这叫交换?

他闭上眼睛,只听得那人仍是絮絮叨叨道:“你现下不走吧,等小爷忙完事情,带你出去治病。”

连玉确信自己身上没有能给他的东西,闭目养神,并不理会他说什么。

期间,听得他窸窣出去,没多久又折回来,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幽幽皂角香气,似是洗澡回来。

“石头,你是不是睡不着,我看你辗转了好几回,来,我唱歌给你听。”

“你笑春光难敌,最是旖旎,我言春风十里,终不如你;若问缘理,莫过遇伊,不徐不疾,不早不迟……”

微微沙哑的轻哼声中,连玉眼皮猛然一动,睁开眼来,却见楚河汉界另一边,那少年嘴角微弯,一双乌亮眼睛盛着满满情绪。那仿佛是股可以穿过所有硬壳穿过年月的力量,穿过这窑子洞,最终落入不知名的远方。

他莫名一怒,不想让这少年看到他的窥探,却发现,那美男压根不知在想什么,眼睛盯着自己,目光却早不知道哪里去了。

后来,一直紧绷的思绪,竟突然一松,又仍还存着那丝莫名怒意,就在这淡淡的皂角气息中,他缓缓沉睡过去。

翌日醒来,少年已不在,又上工去了。

这种平静又聒噪的日子很快过去几个月。

他实在不知这美男怎那么多话说,每晚回来,都要和他说上一大堆话。

当然,没多少句是真的。今天说,他爹对他娘百般疼爱,至死不渝,可以写本宠爱小说;明天说他爹有五个小老婆十数个儿女,他在家怎么进行家斗宅斗;后天说,他是个孤儿,如何出来讨生活,尝尽人间酸甜。

今天说,他们县里县官之女怎么爱她,每每跟在她背后怎样怎样,他也怎么爱那位小姐;明天说,他爱的人不知道爱不爱他,总对他没表示;后天说,我喜欢你,石头……

他也问连玉家中事,连玉一概不答。几月下来,用那美男的话来说便是:石头,你连我家前五代后五代的事情都知道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我一晚说的话比你一个月说的加起来还多。

这人还是每天做两份工作,白天去挖石料,晚上,帮着监工们做打磨工作,换饭给他吃。

连玉想,若非想看看这人可以坚持多久,最后会问他要些什么,他也许早已离开这窑子洞。

——

123 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5)

他只不动声色看着,没有告诉他他可随时离开并不会饿死,亦不再输真气给他。

冷眼看着这少年什么时候就熬不住,并向他索要他想要的东西。毕竟,这人对他虽一无所知,但他曾有意无意透露过自己乃大户人家子嗣的身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吗。

他知道这人亦藏纳着秘密,哪怕这还是个半大孩子。

只是,他并不想去搜刮,那和他无关。

譬如,他曾怀疑他是女身。

那是在他和他相识不久的时候,那天晚上,那孩子回来的时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眼里明显没有了平常的欢淘,也不和他说话,将饭给他以后,自己就坐回软草上低着声音胡乱哼起曲子。

他心下一动,欲.问他什么事,却又觉多管闲事,止住了。

那孩子唱着哼着,声音听去越发糯软,宛似姑.娘茕。

他微微一震,本沉默吃着饭菜,竟缓缓顿住,不动声色打量过去。

少年微微仰着脖子,喉处平整,不似大部分男子喉结明显,那皮子不白,却极是娇柔,此时她仰着颈项,脖上青色脉络便在细腻的皮子下若隐若现,缓缓流动。

若非,他言行并无一丝女子之态,他早该思疑。

他心中微微冷笑,冷不妨直接出言试探,“你为何女扮男装?”

“你怎……”少年明显一惊,随之警惕的盯着他,怒道:“你胡说,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子。若我是女子,我和你一起同住同宿,你这样乱嚷嚷,让人知道了,我还要不要嫁人?”

这人可能没察觉,连玉却立下直觉她这话有矛盾,但他不可能去剥了他衣服来看,男子便罢,若这人果真是女子,他岂非要娶她呐?

只是,若“他”果是女子……他蓦地收紧眉心,“他”为何要干这男子的辛苦活儿,还要为他多上一份工,“他”到底有什么意图。

这问题在他心里梗了好几天,那美男对他也变得没啥好脸色,每每警戒的盯着他,晚上也再不怎么和他说话,但倒还坚持着给他带饭回来。

直到有一晚,天气特别酷热,他夜里醒来,发现那少年出去,估摸是洗浴去了,他也出了去,欲寻湖泊冲一冲汗湿的躯.体。

他知那些矿工都在最近的河湖沐浴,心中厌恶,特意走远。

再于幽处觅着一小湖时,却在湖边发现了少年的衣服,远远看着,那小子正倚在湖边小憩,脸上盖着一块布巾……其上身瘦削,并无遮掩……却终是解了他心中疑问。

“谁?”

那少年蓦地大喝一声,想起这人这些天来戒备的眼神,他立刻施展轻功离开,他可并无龙阳之癖,更不可能对这干瘪小孩起意。

每天里,思念阿萝、想为阿萝报仇、想返回宫中却又厌倦归程的感觉并存。

然,这些日子中,却终是隐隐参透了一些东西。

若能从头再来,他会自己承担起一切,再不会告诉阿萝一丝一毫,孝安要他做的事。从他向孝安提出请求开始,他便该明白,他日后必定一身血雨。

娘.亲曾嘱他存为善之心,可至于他来说,那该是多么奢侈之物。

以为时间就这样过去。

有一天,却出现了转折。

那是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直到很晚,美男都没有回来。

他偶尔会出去看那些人挖掘,大多数时间却是留在洞子里,避开所有人烟,却掌握此处作息规律,即便是那批做后期加工的监工此时也睡了,那孩子哪里去了?

也许是腹中饥饿,一直没有睡意,终于,他微微烦躁的一跃而起,出了去寻他。

他想,无论这人有什么意图,毕竟曾施惠于他。

他思忖着先到河道寻找,若找不到便到其他工人所宿窑洞去。这些洞穴错落而布,虽都是在附近山.体,却并没有紧密相靠,他打算一个一个的去找。

河道附近找了许久,汗水也湿了衣衫,却仍是寻不到人,正要到其他窑洞去的时候,他想起一个地方,立刻施展轻功,赶了过去。

果在那晚洗浴的小湖边,发现了他。

那孩子便那样歪歪斜斜靠在一颗岩石上,眼睛半阖,一副昏昏欲.睡模样,脚下歪着一个酒瓶子和一张已经吃的干净的油纸儿。

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只有一份饭。

连玉心下一沉,用脚踢了踢他,少年睁眼,看着他的目光有几分不耐,“是你呀,怎么了?”

“我的饭呢?”

本想问的是“你怎么会在这里”,出口却是含着讽刺的质问。

少年突然一笑,眼中竟带出几分黠诈的光亮,他一扫方才那昏沉情态,抬头盯着他笑道:“石头,原来你也会在乎,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原来,你也需要人对你好。怎么,我没回去,你就担心的四处找我来着?”

他顿时明白,他一直在等看这人的好戏,这人也是如此,且先发制人。

一种被人窥破心中所思的情绪蓦地从心底涌起,他一声冷笑,眸光刀子一般扫过对面的人。

少年却似犹不自知,淡淡道:“我那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空说无凭,石头,你一直认为我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我没有。但是,即便我愿意待你好,你从不给我回应,你凭什么认为我会一直待你好?”

124 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6)

“这世上吧,即便是骨肉至亲,也未必就一定待你好。石头,没有人天生就是要对你好的。但你可以待人好,一个,两个,三个……终于会找到同样待你好的人,你如此不甘是因为你觉得自己付出太多,方才得到你养.母你兄弟和下属对你的回馈,可你忽略了,他们不已经也在对你以诚了吗,你的付出已得到回报,为何还要如此自暴自弃。如果你不喜欢这种交换方式,你便不该先对他们示好!”

“他们现下必定在担心你,回去吧,那是你的责任!每个人身上都有属于他的责任,不可以回避的!”

原来他所做一切就为此时一番说话?连玉十指陷入手心,已是勃然大怒,他抑住自己掐上这人脖颈的冲动,怒极反笑,“你当真以为自己是真心待我,关于你的来历,你从无一句真言。”

少年耸耸肩,倒也老实,“嗯,我为你干活换取食物,已表达了我想和你做朋友的诚意,你却总是不理不睬,我自也对你胡说八道。因为我要你知道,我已先踏出一步了,你要对我交心,我才会对你交心。”

连玉心间一瞬仿佛被一股什么激.烈汹涌的情绪填满,冷冷笑道:“如此冠冕堂皇一堆理由!为何不实诚点说,你想我回去,是想我日后报答你?”

少年似乎觉得他的话好笑,扑哧笑道:“石头,我想要好玉做笛子,可家中不给零钱,我买不起,才辗转到此。我和这里的小老板说好了,我帮他干活不要工钱,只要一块玉石。约定期限一到也快到了,届时我便离开。你可选择随我走,我带你去治病,然后你再回家。又或是你直接回家,我想,你家绝对有治好你病的能力。”

“以后,你若记得我,随时来出来找我玩,若不喜欢,咱们便这样散了,永远不再见。本来人生就是一场聚散匆匆。刚好遇上,觉得这人可以结交,哪怕实没有缘由,只是一种感觉,便共笑共聚一场,然后各自赶路。我说不问你要什么,是真的。”

连玉看他眼睛亮亮,他一时震住,竟拿不到任何话来驳他茕。

方才盛怒之下,并不理会他所说,此时那些话语缓缓在脑中淌过,他竟突生一种宿命之感,心里一个声音沉着的对他说:是,是时候回去了,连玉!

但他却痛恨这少年的算计和布局。

“受教了,就此别过。”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