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沉沉一声,转身便走。

“哎,石头,你别恼,先别走,听我说……”

也许是为他的冷漠所慑,少年也是惊住了,在后面一路追赶过来呐。

他几个纵跃,却一下隐匿了踪影。

“石头……”

耳边,只听得那孩子惊惶的声音在林中轻轻摇曳。

那晚,他没有回窑洞,宿在林中一株老树上。

翌日,他准备离开这隐居了三个多月的地方。

走到河道旁,身隐山草林木间,一眼便在三五十人中看到那孩子的身影,他正低着头,有些无精打采的在干活,他心里突然有些阴沉的悦意。

却又见背后两个壮汉突然伸手往他臀部摸去,那孩子浑身一震,返身怒道:“你们干什么?”

几名监工走了过来,喝道:“什么事?”

那孩子一指那两名汉子,咬牙道:“他们摸我。”

那两名汉子交换了个眼色,冷笑道:“好笑了,你又不是姑.娘家,我们怎会碰你?”

人们看到.乱,都纷纷回头,监工立下斥道:“凑什么鬼热闹,还不赶快干活!”

一名监工冷冷扫少年一眼,嗤然道:“他们可是说的对,你又不是姑娘,他们碰你做什么?”

少年脸上涨红,他似乎也是不懂这个种诡谲,不知这穷村子里,未讨媳妇的男人大有人在,又是在此干燥苦闷日日烈晒的环境下工作,自有些强烈需要,这私下监工以外,都是村子里的人,虽有些是婆.娘,但都是村中人媳妇或是闺女,自是不好动手,这少年虽说样子不怎么样,又是个男孩儿,却年岁尚小,眉眼肌肤大是水灵,方才看他微微撅嘴,便生了歪念,摸了他。

村人中男人自是大笑不管,有妇人婆子看着不忍,却又不敢多管闲事。毕竟,方才动手那两人是村中流痞,并非什么善类。

少年看监工态度恶劣,更是大怒,道:“叫你们二老板过来。”

几名监工齐声哄笑,其中一人蔑笑道:“你凭什么见我们二老板?”

他们知那二老板甚是喜欢这少年,说这少年倒甚是懂玉,答应他帮衬完干活后将一块上好玉石给他,心中自是嫉.妒,便是他们平日也只是拿些银钱,俗话说的好,这金银有价玉可是无价,一块玉石往往可抵得上许多金银。此时,自是不帮。

少年一握拳,“好,你们既然不请他过来,我去找他。”

监工们立时笑了,少年一怔,这时,倒真有人从一个大窑洞走过来,沉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里人人都要干活,不用干活的也只有老板,少年一喜,正想说话,却倏然愣住,这老板变了模样——

却原来,眼前眼中泛着精光,颌下山羊胡须的,正是那二老板的兄长,当初要开矿的玉石商人,这二老板有事回了家,这作兄长的便亲自过来坐阵。

这玉石商可不比其弟厚道,听手下说弟弟之举,自是不赞同,只是这少年甚是干的活,方一直没有和他翻脸,这些矿工野汉人多势众,能干力气活,此时自是袒着,更藉此赖了那玉石,遂冷笑道:“你若再无端生事,便领了工钱给我滚。”

少年双拳紧握,深深吸了口气,道:“好,你将石料给我,我走,我没做够工时,也不要大的,就要一块小的。”

那玉商眼梢一横,几名监工会意,相视一笑,又朝少年背臀摸去——

125 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7)

少年虽是机敏,到底处于眼前皆是敌人都看戏的情况,也是一时无法,看那几人的毛茸茸的手朝他伸来,各人目光畏猥亵,骇的一叫,连连后退,却瞬间又被方才几名采矿工围住。

他眼神开始变得惶恐慌乱,像只被人宰割的小动物——连玉本是要离开的,脚却像生了根似的,怎生都拔不开,他在宫中长大,宫廷多秽乱,这些并不陌生,看到这里,胸口却是闷的一涨,他弯腰拾起数颗石子,双指一扣,石子急劲射出茳。

几人一声痛叫,捂住手臂,惊疑的向四周寻索。

这边,连玉已大步过去,将少年揽到自己身边。

少年看着他,眼里还噙着泪花儿,却又笑又叫拉着他手臂,那双惶恐的眼睛让连玉觉得心情很不好,也不知哪里来的怒气,心口狠狠一抽,他抱着他一转身,手起至一瞬,将方才碰过他的那两名汉子的右手折断了。

两人痛惊之下,都吓得愣在当地。

场面一下乱了,玉商一看还得,也顾不得这人会传染,眼看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清瘦少年,立下让众监工和其他矿工一起上来教训他。

连玉嘴边勾了丝笑意,凭这些人就想动他?他的武艺乃是由护国将军慕容景侯亲手教授,那是上阵杀敌、以一敌百的力量谋。

少年不知,一惊拉住他手,“石头,三十六计,跑了再说!”

连玉拍拍他的头,抱起他将他送上窑洞顶,方旋身下来,安心对付眼前众人。

很快,他便将所有男子打趴在地,老人妇人和后生吓的抖作一团,少年坐在窑顶,又惊又羡,一脸不敢置信,拍掌大笑,阳光下,河中笋石熠熠。

玉商大惊,跪下颤声道:“公子饶命……”

连玉眸光一沉,“我要你这矿里最好的石料。”

……

这事过后,他跟自己说,他留下来先将人情还给那少年再回去。

他陪他将石料打磨好,又看他神奇的做出了个玉笛子,刻了行其丑无比的诗句。

他问他送给谁,那小子想了想,说转赠妹妹送情郎。

此前听的最新版本他是孤儿……连玉脸部微微一绷,问了也是白问,这小孩从没一句真话。

某个夜晚,他被他扯到窑顶看月光的时候,他坐在他身边晃悠,差点摔下岩洞,他没好气伸手将他环住,那软糯的身躯让他心神竟微微一荡,有想将他带回宫的冲动。

他性情很像阿萝,不同的却是,阿萝是个有进有退的人,这是个横冲直撞的家伙。

记得,有过一阵子阿萝生过一场大病,骇的他将宫中所有御医都赶到她家中,

阿萝那时也是害怕,却还是忍着泪安慰他说,如果我死了,我就托生到另一家里,还来寻你。

他笑,“那时我都老了,配不上你。

阿萝哑道,那我便附身到别人身上。

可他就是阿萝吗,且他是个男孩。

回忆在那孩子死皮赖脸央他去捕只兔子给加菜的那一天中断。

他捕了兔子,仔细剥好皮回来,四处窑洞外工人干活仍干的热火朝天,玉商朝他点头哈腰,他走进他们住的窑洞,却发现他已没了踪迹,随身包袱也不见了,地上凌乱的写了几个字,看去行色甚急。

“石头,保重!”

这少年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他眼前,然后毫不留栈的离开。

那晚,他将兔子丢了,问玉商拿了一份他们火头做的油纸饭,和一壶小酒。

吃完了,也随之离开。

人生聚散,果然如那孩子说的一样,一程一段,遇上同行,岔道离别,还没开始,已经结束。

琴声停歇,他领人走了进去。

顾双城坐在琴案后,见他进来,连忙起来向他见礼,连玉摆摆手,“免了,你找朕什么事?”

顾双城略一蹙眉,终低声道:“皇上,双城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李大人伤势如何,双城可否到他府上探他一探?”

“噢,李提刑?”

连玉微微勾唇,“阿顾和他有交情?还是说,权相和他交情匪浅?倒劳得你相问?”

顾双城一凛,她答应过李兆廷帮忙李怀素的事,方才没直接说让连玉饶过李怀素,便是生怕连玉追问到她为何会知道——

谁都知道,她是权非同未过门妻子,和权相过从甚密,不意连玉不动声色仍是将问题引到那里去了。

虽说李兆廷既出口相求,则说明李怀素和权李二人关系只怕并不简单,但连玉为何要杀李怀素——难道连玉是发现这李怀素和二人的关系?

李兆廷并没告诉她太多,似乎不想她牵涉进去。她对李兆廷欣赏、亦有愧疚之情,但李兆廷站在权非同一边,她答应帮李怀素求情是一事,她心里的人是……连玉,绝不会做有损连玉之事。

她盈盈下拜,“皇上,双城并非为权相,而是虽数面之缘……但李大人性情豪气,不拘小节,实让双城想起阿萝姐姐,是以想去看看他,若真是不便,则请皇上让人好好照顾李大人。”

这双城一句“好好照顾”实说的甚是巧妙,她察言观色,只见连玉眸光微微一沉,末了,道:“他是朕的臣子,只要是忠诚于朕的,朕自当顾念。你的话朕记住,你姐姐的事莫要再伤心,朕会照顾你的。”

他说着亲自搀起她,双城只觉他掌心的热力从臂膀上传来,不禁微微一颤。

——

下更,终于可以见到失踪好几天的某素了。

126 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8)

连玉很快离开。

看着连玉背影,双城几乎忍不住追上去,再问他一句,你将我接进宫来,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阿萝吗?

可她不能,她和一个人定了约定,现下时机未到,她什么都不能做。

她缓缓滑坐到椅上,握紧双手。

她随之轻轻一笑,无论怎样,她的心都很是坚定,她可以忍,但必定不可任谁宰割。

翌日晚,城郊宅院。

房中,素珍坐立不安,连玉快到了吧。

她跟白虎说,她答应连玉要求茕。

即便她还在苦恼该怎么办,她只能先应付了这答案。

若连玉不答允,她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一天一夜里,她已经视察过四周,莫说,一个白虎,十个她也打不过。

宅外数十守卫,将围墙祝的固若金汤,她插翅难飞。

她要出院外透透气,白虎知她意图,道:“李大人,这宅院是九爷的产业,位于城外极郊僻之地,图的就是远离人嚣,可安静休憩。莫说有主子的护卫守着,即便没有,你一双脚要走回你府邸也要整天。再说,你不识路,让你走,也走不出去,你不必意图越狱。”

素珍闻言,干笑几声呐。

白虎搀扶她走了一下。

此处四下山脉相接,屏障绿翠,更隐约可见不远之处有一条银辉白练般的瀑布从半山倾泻而下,水珠击溅在一泓碧潭之中。

极是赏心悦目。

近处入目都是不知名花树,却粉簇团团,如云叠雾拢,香气清幽。

素珍却越看越绝望,这地方看去,方圆几里之外都不似有人烟。

这等待的时间竟倏一声便过去。

这时,眼看半宿过去,连玉仍是未至,她伤势本便在愈合当中,又为这事整一天一夜未曾合过眼,抵不住困顿,开门对白虎交待了句“你主子过来,叫醒我”,便回屋,倚在床.上假寐。

她死死撑住不睡,只满脑想着练玉到来时该怎么跟他求情。半梦半醒间,有人轻轻握住她的脚踝,她一惊扎醒,却见一个白衣男子站在床踏上,脸上清雅如许,神色淡淡,正一手握着她的脚,一手触放在她的绣鞋上。

这看清男子面容和他所做之事,她更是惊讶,脸上窜热,已是羞涩难当,这人是天子,怎么会做这种事,

倒一时没了这两天以来的焦躁和恐慌,取而代之的是

没头没脑便冲口而出,“你……你常替你妃子做这些事么?”

这床踏上的男子自是连玉无疑。

“自然不。”

他淡淡看着她,嗓音却是有丝微微低沉。

素珍一窒,直想抽自己一巴,让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连忙将脚一缩,“不劳皇上驾,臣自己来。”

“莫动,有你这样睡觉的吗?不嫌不适?”

连玉自不是好惹,略略沉声,目中掠过丝阴色,素珍此时还是理智,不敢反抗,怕将他惹怒,只能定定瞪着他施为。

连玉很快将她一双鞋子剥了,又缓缓去除她的罗袜。

那温暖粗糙的大掌将她整只小小脚掌包住的时候,素珍脑里“轰”的一声,热血沸腾,一挣挣脱,将双脚缩进锦被之中,“皇上,臣还没说答不答应你要求呢,你这是做什么……”

连玉睇着她,双眸微眯,“噢,朕现下有对你做什么吗?”

“朕又不是禽.兽。”他微微冷笑。

“那自然自然,皇上后宫三千佳丽,什么美人没有,要禽.兽也是臣禽.兽。”

素珍立下陪笑,讨好道。

连玉嘴角绷了绷,却终没人忍住,哧一声笑了。

素珍稍稍定了那犹如悬在院外高高瀑布之上的心,这两天想起许多以前和他相处的事,连玉对她其实……极好。

她要求吃野味儿,一开始他只当作没听见,后她央得几回,他便每天走上一二个时辰,到深林里抓些兔獐回来,打理好,烤给她吃;他本来要离开,却陪着她直至玉笛成品……

如今,若她请求得法,未必……未必没有转圜余地。

此时只见连玉瞥她一眼,略有些慵懒的在床头缓缓坐下,眼中坑爹的一派莫测高深,似也正等着看好戏,看她要说什么,她一咬牙,将心里想好的说法竹筒倒豆子的倒出来。

“皇上,你看这样好不好,你给我些时间,让我爱上你,我们再……你是情愿要一个死鱼般的身体,还是要真正的鱼水之欢?”

素珍说着都觉得自己是女中豪杰,尼玛,这话太不容易了,哪知,被人一口打断她,“得了,朕在宫里尝的都是鱼水之欢,换一尾死鱼正好。”

素珍窒了,一口气憋在咽喉,低头猛咳起来。

“活该。”

微讥带笑的话语,背后却教一只手抚住轻拍。

素珍抬头死死看着他,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屈.辱委屈愤怒却又不敢斥骂,她咬牙,胸脯微微起伏着,正急的眼都红了,却听得连玉轻声道:“这样罢,我退一步。只是,要我答应你也行,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加上翻案的,你欠我共两个条件。是你说的,培养感情。所以,条件一,不我和你培养感情,你不可以拒绝。条件二,我到时再告诉你。”

素珍一听反愣住了,她已准备今晚谈不拢,设法在床.上将他宰了,拼个鱼死网破,没想到他竟答应了。

她当下不假思索,立刻连连点头,只觉自己捡了天大的便宜。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