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欣却顿时眉眼笑开,“原来你将她当姐姐了啊。”

素珍点头,连欣随口笑道:“你魏妃姐姐这些天可不怎么好。”

素珍一怔,“她怎么了?”

“你那天没看出来么,大魏那个妙小姐对我六哥有意,母后邀请她到宫中作客,你说是什么意思?不仅魏妃、缻妃姐姐也很不高兴,哎呀,总之,整个后宫的女人都不会开心。

连玉哥哥这几天还抽时间去陪她呢。不过,那也好,省得顾家那小贱.婢有机可乘。”

此前便听冷血说过,此时再听,素珍心里却有些异样,心想,这妙音是大魏有名的美女佳人,最重要是她的身份,又对连玉倾心,若连玉将她纳了,自是件好事。

听说无烟是连玉最爱的女人,怪不得!难为无烟这当口还分神来关心她,她想着,只觉连玉这人可恨之极,突地又想起昨晚二人……他不是最爱无烟吗,怎么可以还对其他女人做这种事,嗯,她是皇帝,他本来就有很多女人,三千后宫……她一怔,连忙甩掉这有的没的,想起方才连欣所说,又有些奇怪,问道:“公主指的是顾家小姐顾双城?”

连欣柳眉一竖,眼里划过丝不屑,“母后说,她不是个好女子,跟她姐……”

她说到这似乎想起什么,有些欲.言又止,“不说那狐媚了,这不是要嫁给权相么,却进了后宫!”

素珍微微握了握手,心想,这事和顾双城其实无关吧,是连玉强硬的将她接进宫中去了!

她心里对那人更添了丝憎恨,当然,她自不会和连欣去分析顾双城的事,更不可能为她辩护。

她只是个小气鬼,没法伟大到去体谅夺了情人深爱的女人。

……

两人又说了会话,都是围绕那天的案子,连欣说的眉飞色舞,直道,李怀素你真厉害,末了,告别的时候,她瞟她一眼,咬咬唇道:“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啊,等你好了,咱们去郊外……骑马怎样,还是说,你有什么提议?”

“好,骑马我喜欢。”

素珍笑道,起来送她。

“别送别送,你回床上歇着,我自己走,”连欣嘴角一翘,领着几名婢女心满意足的走出去,她似想起什么,又骤然回头道:“李怀素,你有时也可以到后宫找我嘛,别要每次都是我找你呀。”

素珍一愣,却见那连小欣看着她跺跺脚,一扭头飞也似地跑了,在大门口却撞进一个人怀里,正是拄杖慢行而来的无情,也亏的是武功极好的无情,方才没被她撞翻,不知怎么,向来看无情不顺眼的连欣这次倒没怎么责怪,骂了句“死瘸子”就跑了。

反是素珍恰紧盯着无情,竟古怪的发现无情眸中极快地掠过一丝浓重的厌恶之色。

无情虽说向来冷漠,比冷血更安静几分,但脾气却是极好的,或许该说是疏离有礼,这种强烈的情绪,怎么会对连欣……

几名男子跟着进来,追命眼中划过丝蔑色,嗤道:“那刁蛮公主真是个不要脸的傻小蹄子,也不想想,那可是后宫,后宫呀,这里面的贵太太贵小姐儿不传召能进去吗?”

“铁手,无情,你们说是不?”

小周一记冷眼,“我只知道,祸从口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你是不是想找打?”追命大怒,却教无情转身,轻轻按住了。

这一天,除连欣来访,再无他事,很快就过去。

入夜时分,素珍正准早早休息,养足精神,明日便上朝,意在申明她已开始办事,朝罢便立刻去刑部提取冯家抄斩卷宗,门外,却突然传来管家福伯的声音:“公子,有人送了封信函过来。”

她奇怪,信函,又见信函,只是,这次会是谁?她连忙开门,福伯恭敬的呈上一封书信。

素珍一把拿过,拆开一看,半晌,方才微微颤抖着声音道:“福伯,立刻备轿。”

“是,公子。只是,公子这是要上哪去?”

素珍缓缓答道:“权府。”

——

132 送爱入局(2)

“今晚到权府一聚。shu絝酆暵”

落款是:李兆廷。

福伯没有丝毫异样的应着,素珍淡淡看他一眼,信函是从权府过的来,即便这府邸里有连玉的人,也不至于牵涉到李兆廷身上茕。

福伯很快备了轿子,出门的时候,几个男子都在大厅,冷血皱眉,“这么晚,你还到哪里去?”

“权府,权相邀我喝酒,冷血,你不用陪我过去了。”

素珍一笑,环众人一眼,回答的落落大方。

冷血收到她的目光,知她要他留下监看屋中可有人离开。

小周瞥她一眼,提醒道:“你就不怕皇上多疑?”

素珍笑笑,看了无情一眼。无情神色却依旧淡然,只道:“别喝太多,伤身。呐”

去到权府,权府管家竟已领了数名仆从在门外等候,一派礼仪。

福伯和府中小役被他安排到偏厅看茶,他亲自领了素珍进内。

一路穿过庭院楼阁,走到一进小院落,他停下,彬彬一笑,亲自推开院落的门,作了个“请”的姿势。

素珍见此处不比他处,有三两下人走过,或是驻守护院,竟是一片静谧,有几分明白,谢了他,缓步进去。

管家在外缓缓关上院子的门。

素珍听着门吱儿的响,顿住脚步,放眼看去,只见院中一方幽蓝星烁天地下,两侧树木错落有致,靠右侧的一处,有着一张石桌,几只石凳。

一阵酒香幽幽扑鼻而来,桌上果有精美酒具数盏。

一个白衣青年悠悠坐在迎面石凳上,入鬓剑眉,星目如漆,不是李兆廷是谁。

也不过些时日没见,素珍却觉思念、幽怨、轻恨,感激,复杂的感觉都揉作一股线,捆在她心上,闷闷的,疼疼的。

李兆廷看她仍呆立在那里,唇边倒是勾了丝笑意,“过来罢。”

素珍看着那清朗如许的笑,竟似带着一丝关切和叹息,心里竟回忆这些年,他这样对她笑的次数有多少回?

似乎,五指能数。

她笑笑,带着自嘲,快步走了过去。

坐下了,李兆廷给她斟了杯酒,“你最爱的女儿红,但你不能多喝。”

她低着头接过他递来的酒盏,又听得他轻声问道:“身上的伤还疼吗?你从小没怎么受过这种苦,想是很难受。”

素珍闻言,一颗温热竟就那样落入酒水之中。

爱哭的毛病,多年不变。

因为,曾经被那般骄纵。

可是,似乎在受伤的时候的眼泪也非为身上痛楚,只怕身份被揭穿。

像她这般,还真没什么资格喊疼。

但他这话却仿佛戳在她心上,又惹出爱哭的毛病。

原来,他还是关心她。甚至,还记得她喜欢女儿红,这些是她进京以后再没想过……

她抬头,紧紧看他,一下脱口而出,“那天,你看着阿顾,我……”

“嗯,”李兆廷轻轻应了声,“只有她能助你了,皇帝对她动了心思。”

“我求她向皇上替你求个情。”

素珍微微一震,原来……是因为阿顾,连玉才放过她。

她心尖微不可觉抖了一下。

阿顾,是啊,都凭什么喜欢她,要像阿顾那样才好,阿顾也没有嫌她曾对她不敬,求了情。阿顾是好女人,而她冯素珍果是十足气量浅窄之人。

她举举酒杯,尴尬笑笑,低声道:“你……你替我谢谢她,她的恩情,我会……”

李兆廷却拧了眉,“你自身都难保,怎么还这个情?”

素珍一怔,嘴角不觉微微泄了苦笑,是啊,她如今都是自身难保,她还怎么……上京以来,她欠了许多人的人情,霍长安、无烟、如今竟还有他和阿顾……

她不想欠别人恩惠。

不想。

尤其不想欠阿顾的。

这个认知教她浑身发疼。

“我并无责怪之意,你已经受了伤,也近乎生命之危了,只是想你明白,量力而为,最起码……保护好你自己。”

前方,李兆廷的话混着淡薄酒香有力而来。

眸光微微抿着一丝难见的严厉,便宛似在轻责家中调皮妹子。

素珍怔怔看着他,突然只觉无地自容,他还是关心她,还关心着她,这么多年,是爹爹困住了他罢,他又有什么错,说到底,是她自己不自量力,如今想来,以前对他种种,阻止他相亲、厚着脸皮的去找他……倒不像戏台上的那丑旦般可笑。

她心潮百般交集,一时不知说什么,良久,待眼中热气都干了,方敢抬头,对他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想起此前考虑到的事,她立下又追问道:“连玉似乎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是你托权相做了什么吗?我的身份只有你和冷血知道,我思来想去,也只有是你出手帮的这个忙了。否则,顾小姐的求情未必凑效。”

更莫说,五年前她和石头的所谓情份,只有她当真了的感情。

李兆廷眼中有抹慵懒,又隐隐透着丝锐利,鹰準一般,他道:“是,也不是。我利用师兄的关系,在鲁县相邻的县城替你伪造了一个新身份。”

冯素珍,只能对你这样说了,有些事不能让你知道,你也不需知道。

素珍一惊,“你借权相之名,却没有告诉他?万一他到时责怪怎么办?”

“这些你莫管,总之,你别跟他提起就行。来,我跟你说说你现下的新身份,你务必记住了,莫要在皇上面前露出破绽。”

李兆廷替她斟了杯酒,将夏家的事详细告诉了她。

听着这个人温淡清醇的声音,想起曾经,素珍眼中是酸涩。

133 送爱入局(3)

“都记住了吗?”

看她似乎心神恍惚,李兆廷眉头一皱,轻声斥道。shu絝酆暵

虽是轻斥,但他的话对素珍向来有威慑力,她连忙点头,又担心的道:“你今晚约见我,也是借的权相的府邸,你怎么向他交待,他会不会为难你?”

她一急,不觉伸手扯住李兆廷的衣袖,李兆廷微微一怔,低头瞥了眼她紧紧攥着的衣袖。

素珍一窒,不好意思笑笑,连忙缩手。

李兆廷看她如受惊的小狗般,想起她往日种种大胆,如今却变得有丝卑微,心里生了丝异样,又有一丝不喜茕。

“我自有分寸,只是不得已的时候,我会将你这个新的假身份告诉她,那到时,他便知你是女子了。”

李兆廷淡淡看着她,如实以告。

“没关系,”素珍不假思索,立下道:“只要他不为难你就成,至于我是女子身,若阿三要动手脚,我再想办法。”

李兆廷不意她答的如此快,又是微微一怔,只道:“也晚了,你回去吧。”

素珍看着桌上的酒,咬咬唇,终是出了声,“兆廷,我……我们再坐一会吧,喝完这壶酒我再走。我不能喝,你慢慢喝,我看着你喝,好不好?以后,也没什么机会了。”

李兆廷目中却极快地抿过一丝不悦之色,他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并不想和她再在感情上有任何纠葛呐!

他脸上温雅,骨子里却是个办事果断、绝不拖泥带水之人,淡淡出声道:“回去吧。”

他语气虽无不耐,多年相处,对他喜怒的感知比自己还熟悉十分,素珍还是一下读懂他的厌烦。

她将他方才为她斟的那杯女儿红拿起,一口喝尽,一滴不漏,方缓缓放下杯子。

从此,再喝不到他斟的酒了吧。

李兆廷目光更是沉了几分,她总是如此任性!纵使此时自己处境再难,他还是设法护她,她呢……

他索性站了起来,素珍自是明白他这是送客的意思,不想再多惹他厌,连忙也站了起来,解释道:“我……我不会再纠……”

“保重。”

李兆廷却略略冷了声音,打断了她。

素珍微微苦笑,她只是想说,她不会再纠缠他,是真的不会了。如果这是他想要的,她只要他真正开心便行。

“兆……李公子,你也务必保重,请一定要保重!”

她抿抿唇,笑了笑,挤出几个字,终于缓缓转过身子,泪水一瞬夺眶而出。

庭院幽幽,女儿红的甘醇香气在晚风中盈盈扑入鼻端,不知何人在吹笛,不远处楼阁之中有笛声隐隐传来,她浑身一震,走得几步,一擦眼泪,终忍不住回了头。

李兆廷立在石桌后,眉目如画,目光却已是极厉,冷冷盯着欲.要折返的她。

素珍知道他此时的厌恶,她咬住唇,却还是提高声音,一字一字认真问道:“你看,我以前……送你一根笛子,也……也没再送过什么给你了,你有什么想要吗,我送给你,我别无他意,只是……只是想谢谢你。”

她问着,明明死死握着双手,却还是又湿了眼睛,只看到李兆廷一身雪白衣衫在夜色中有丝模糊了。

“我想要顾双城,你能将她送给我吗?你,送的起吗?”

李兆廷嘴角挑起一丝薄笑,他微微挑眉盯着她,这个向来风姿如仙的男子此时看去竟是邪魅冷冽,一身异样风姿。

“阿顾……”

素珍轻声重复着这两个字,缓缓转过身子,慢慢走出院子。

李兆廷看她打开院门出去时,似乎没有注意门槛,脚下竟是一个趔趄,扶住门框,才走了出去,由侯在远处的侯府管家送走。

他心下莫名的微微一沉,随之冷冷一笑。

他缓缓坐下,斟了杯酒,一口抿尽,目光是刀般锋佞。

过了盏茶功夫,有人从院外轻轻踱进,微微笑道:“噢,聚完旧了?”

李兆廷眸中利芒也早已隐退,看来人一袭青色便服,手中却拿着一管竹笛,亦轻声笑回,“师兄如此闲情?”

来人正是这个府邸的主人,当朝权相。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