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双城噗的一声笑了,连玉瞥向她,“这样不是很好吗,快活点,双城。”

双城一怔,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颤,随之轻轻点点头。

“来,喝茶,双城小姐。”

白虎热络的替她斟茶,双城笑,“谢谢虎儿。”

素珍本为连玉那俗不可耐的点菜感觉好笑,这时却再也笑不出来,这些年来,她花尽心思去逗兆廷笑,才发现,从没人逗过她笑。

有个人愿意逗你笑是一件多么快活的事。

看众人轻声笑语,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连捷这时说起正事,神色一整,道:“六哥,你说高朝义能制住李兆廷吗?”

“就是怕制不住,才将严相派过去呀。”连琴笑道。

素珍微微一震,这声东击西的……原来严鞑到岷山郡去了!李兆廷他能应付吗?

连捷道:“这黄天霸的事固然重要,但我并非说这事,而是以后……”

连琴嘀咕:“你想的真远。”

连玉看向他,“九弟,你该向你七哥学习,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成长过程,高朝义想要向上爬,他便必须学习将李兆廷制肘住的方法。”

连捷点头,又道:“有严相协助,希望此行顺利,只是,即使拿下黄天霸,黄大人那里可不好交待,日后怕是有异心了。”

“先用着,时机到了,便将他除掉。”

双城缓缓说道。

众人一讶,却见连玉颔首,眸含轻赏,“恰当。”

青龙趁机讨好,“姑娘伶俐。”

连捷亦朝双城点点头。

“可是,六哥,蔡北堂这里又该怎么办?”连琴皱眉问道,“你此次,连续得罪两名中立派的老家伙,不好办。”

素珍一凛,见连玉微微皱起眉心,没有说话,连捷脸色也有些凝重,连玉虽有心整治腐.败,但这效果……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没人问她话,却是看着连玉和双城,她便将提议放在心里。

这时饭菜陆续上来,连玉淡淡道:“先用膳吧。”

“是。”

众人应。虽出门在外,免去不少繁文缛节,素珍看着还是觉得累赘,越发感觉和连玉差距不可逾越,心.胸闷重。

上来有陈年花雕焖肘子,翡翠冬瓜盅儿,青笋煨鸭舌……九道菜儿,自比不得这些爷平日用的精致之万一,但总算道道清雅,酒是自酿的黄酒,亦是甘醇可口,可惜,素珍却没什么胃口,突想起那年和连玉在窑子洞的日子,每天简单到简陋的酒菜,已觉得极好。

她想着不觉朝连玉看去,却见他正举箸夹了块鸡肉放进双城碗中,温声道:“多吃点,你太瘦了,往年身子也不好。”

双城“嗯”了声,笑意在眼角浅浅漾开,将眉梢那抹冰冷都全数抚平。素珍顿时只觉心里被人狠狠戳了一下,她低头扒了两口饭,又见双城给连玉夹了块什么,低声道:“你喜欢吃这个。”

连玉似乎一讶,看着她,缓缓吃了。

素珍又是一怔,众人看着,连琴笑的促狭外,其他人都是识趣的吃饭,只将笑意藏在眼里。

连捷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素珍握紧箸子,看着优雅用膳的连玉,心道你不是有洁癖么你……她突然霍地站起,隔着老远将一箸子肘子肉夹进他碗里,道:“你喜欢这个。”

连玉抬头,寒着脸将她夹到碗里的肘子挑出来,扔到桌上。

众人一惊,连玉眸中透出一丝厌恶,索性甩了箸子,微微沉声吩咐道:“虎儿,让小二重新盛碗饭过来。”

“是。”白虎连忙应了。

“李怀素,明天雨歇,你给我滚回上京。”

连玉盯着素珍,眼里已是落了厉意。双城对素珍印象越发不好,只是碍着李兆廷,终是出言道:“六少莫怒,李公子也是好意,只是不知公子不喜油腥。”

“李公子,六少厌吃油腻的东西,以后注意好吗?”

她说着朝素珍看去,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向连玉道歉。

那眸中隐隐透着讽刺……素珍愣是无法接受这好意,握紧双手,抿住唇就是不说话。

双城从旁边拿过一个空碗,盛了一碗汤递给连玉,连玉接过,目光方见霁缓。除去玄武画了脸,看不太清楚神色,众人看着她,和双城一样,目中或多或少带嘲讽,素珍觉得脸上被人甩了一巴掌,她几要拔腿离去,想起自己难堪的身份,终是没有,轻声道了句“我吃好了,各位慢用”,方才狂奔上楼。

回到房里,她很快收拾好包袱。

 

觉得自己此前的想法那么好笑。

和霍长安一面后,她决定留下来。

爹.娘的冤不能不申,霍长安说,无烟和连玉只是假嫁假娶,既然没了夺朋友所爱这顾虑,她能想到的是和连玉一起。

李兆廷帮了她,她不想欠他,他说他想要顾双城,若她和连玉好了,让连玉放开顾双城,便可成全顾双城和李兆廷,等他日她和连玉的感情成熟,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也好为父母正名。否则,区区一名臣子,再受宠,连玉也断不可能为她推翻自己父亲德靖皇帝原来给冯家定下的罪名!

她想过,像喜欢李兆廷一样喜欢连玉,她向来讲求公平原则。

为了一个所有人都好的结局,她可以舍弃所有自尊,她本来就是一个小白,可即使她愿意觍着脸去求,连玉已变心,不再喜欢她,她又何必在此徒惹他厌烦?

“说谎……”她想起旧事,低低道:“慕容六,在窑子洞的时候,哪得天天好菜,有时咱们也吃大肥肉,你不也吃的津津有味么?”

她勾唇笑笑,将包袱挎到肩上,回去吧,至少,若有案子,那里有人需要她!

她噔噔噔下楼,所有人看了过来。

她快步走到连玉面前,“六少,不必等雨歇,属下这就回去,这次央你出来,是属下僭越了。”

连玉双眉一拧,目光比方才更见沉厉数分,“你又捣什么鬼?”

素珍摇头,又缓缓看向双城,“谢谢了,我会还你恩惠的。”

双城目光微深,淡淡道:“不必。”

素珍耸耸肩,也不多言,转身便走。

“给脸不要脸,你什么态度!”

连琴目光一鸷,伸手去抓她。

素珍早有防备,她武功虽远不如他,身形一晃避开了,跑出客栈一头扎进暴雨中。

她浑身湿透,头脑一眩,知是方才受了寒,一咬牙,仍向前走,走得几步,肩膀却被突如其来一股狠力抓住。

142 送爱入局(12)

她一惊回头,却见抓着的她的正是方才还厉声骂她的连玉。shu酯駡簟

他比她好不了多少,似乎是匆忙奔出,连伞也来不及取,浑身被水打的烂湿,只是,一双褐眸依旧像方才的凌厉,却又明明白白勾着心疼。眉心紧收,脸上亦绷的紧紧的,像把刀。

“跟我回客栈。”

他说得一句,便拉着她往回走。

素珍本是一震,闻言心中情绪翻滚,咬牙冷笑道:“不,我不回去,要回也是回上京。”

这当口,连捷等人也奔了出来,也是惊骇住了,连捷喝道:“谁去拿伞!”

白虎已是连忙奔了回去,连琴两眼大睁,急的低吼,“六哥,你这是做什么?她疯你也跟着疯。”

他和连捷便要奔过来,反是玄武和青龙止住动作,因看到连玉抬手制止的命令。

双城站在边上,双手捏紧裙侧,紧紧盯着雨中二人,眼中是不可置信,是深疑,是惊怔茕。

可怜一众精兵皆掷了碗筷,全奔出来护驾,许多投宿者好奇心起,也跑出来看热闹,将客栈檐下挤个密实。

连玉此时也不管素珍意愿了,沉声道:“要么你自己走,要么我将你扛回去。”

素珍万没想到他如此,一时惊怒,却已被他握了手,带着往前走。

这人眼中的狠赫,她微微一颤,知他会说到做到,她可不想再表演给任何人看,咬紧牙,任他拉了回去。

只是,这一下比被他扛回去好不了多少,进屋的时候,整个客栈的人都看着二人,明炎初饭也没吃,正打点好连玉的房间哼着曲儿下来,被挟着素珍上楼的连玉重声吩咐道:“取块干净的布巾到我房间,吩咐人打桶热水进来!”

“是……离”

他一惊,连忙应道。

那边厢,素珍已被连玉带进了二楼的客房。

她被他按坐到床.边,那明炎初也是迅速,她方才坐下,他已来敲门,连玉大步走去开门,拿过东西,砰的两下将正眯着眼往里打量的男人关在外面。

素珍看着连玉走近,正要退,却被他抖着一块大布巾裹到身上,他裹着她的身子使劲擦拭,眉头却越锁越深,他很快扔了毛巾,令道:“全湿了,将湿衣服脱掉,我床.上有干净衣服,你先换上!”

面前这个男人鬓发微乱,有发丝从束发玉带里松跌下来,粘在额前,整个人严肃中带着一丝狼狈,他却仿佛没有丝毫觉察,神色因紧张而显得凌厉,只管顾着吩咐她。

素珍只觉一抹轻涩的疼感和一抹凉薄的讽刺从心里涌上来,浑身不觉微微颤抖着,不知冷的还是什么,她盯着他轻声道:“不嫌迟吗,本来方才便已经淋过,也没什么了。”

连玉目光一暗,俯身按住她双肩,一声低叹,“对不起,是我过份了。下车看你淋雨我心里已不好受,却想再逼一逼你,想看看你会怎样。”

素珍却是愣了一般,心口仿佛被人狠狠捶了一拳,又闷又疼,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别院之后,我有意和你疏远,不想逼你太紧,可那天下朝,你说你想伴驾,你的神色很古怪,你的话也很古怪,但你那些话,我其实很喜欢,我知你并非出自真心,便索性冷淡对你,看你要玩些什么出来。”

连玉说到这里,目光深深攫住她,锋利深沉,瞳仁中却又渗出一丝温柔宠溺,两种神色混在一起,棱角分明,矛盾到极点。

“好了,不管你玩什么,我认了,李怀素,你赢了,换了衣服再说。”

他下着命令,声音威严中更多却是沉哑,眸中隐隐透着丝炙意,素珍随他目光看去,却见衣领被他方才擦拭弄开了,她心头顿时一阵狂跳。连玉见她扫看,掩饰的轻咳一声,别过头。

素珍手指攥着衣襟,一瞬心头感觉古怪的很,有丝颤抖喜悦,却又有丝怒意,她几乎脱口便道:“你是说你对双城好故意的?”

“也算不得故意,我确实待她好,但并非男女之情,我将她当妹妹看待。”

连玉自嘲一笑,索性与她挑明,将底牌亦亮了。

素珍却摇头,“你让她伴驾,和她共乘一辆马车,替她打伞……”

连玉听她声音哑哑,神色微微恍惚,眉眼间又有丝倔强,竟似对他的答案十分在意,一瞬只觉心里竟柔软的一蹋糊涂,他再度自嘲的勾了勾唇,全盘托出,“我将她带出来,是因为太后不喜她,要杀她,将设法让魏无烟动这个手,无烟是我知己,我不想让之为难,遂将她暂时带离,太后怎么也不会在我眼皮下动她。我和她共乘一辆马车,车里还有个小初子,你以为我会做什么?我替她打伞,如果身边的连欣,我也这么做。再说,我正等着看你反应呢。”

无烟果是他知己……素珍听着,一时只觉信息太多,有点消化不过来,只仍追问道:“你替她夹菜,她夹菜给你你也吃……”

“谁让你一直鬼鬼祟祟盯着我看,那十足妒妇的模样,我已经很克制了,还是忍不住这样做了。”

连玉说到这里,突然没了声息,素珍奇怪,又恨又恼的看过去,却见他眸光忽而黑亮的有些骇人,嘴角微微翘起,她正疑虑,他突然俯身用力将她抱住,一字一字在她耳边道:“你该不会真对我动心了吧?”

素珍一震,虽说她跟自己说过要像李兆廷那样喜欢这个人,但那指的是对他好,她怎么可能喜欢他了……可他说只将阿顾当妹妹,她心里感觉为何会如此古怪,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心里满溢出来,激动的想叫一声……

不,她没有喜欢他,喜欢上他有什么好,他是皇帝,她这样想着,嘴上却是恨恨脱口道:“你上回在酒楼里抱过阿顾!”

143 送爱入局(13)

连玉缓缓放开她,一双眸中都是笑意,他深深看了她好一会,素珍被他盯的不好意思,有些怒,推着他,“我问你话呢,你正经点!”

连玉止住笑意,慢慢站直身子,缓缓道:“如果我说,我是情不自禁你会怎样?茕”

素珍一下怔住,好久,心下噗的一下用力疼了下,猛然站起来,冷冷道:“方才的话都是假的,我就知道,开我玩笑很好玩是吗?”

她说着浑身颤抖,却亦不再言语,挺直身子向前走去,要开门离开,却被连玉从背后整个抱住。shu酯駡簟

两人是湿漉漉对湿漉漉,素珍一肘便往他肚腹而去,连玉任她打着,挨了拳,低沉的笑声却一下一下从喉间逸出,她的力气对强健的他来说,不过搔.痒一般,素珍大怒,却被他用力扳过身子,他眼尾已是弯开,眸光却是一片暗炙,深的像要将她吸进去,“我想说,确是开你玩笑,但是是你最后一个问题。”

“那次,我病了,你以为我是怎么跟权非同斗的,我在大魏没有他的关系,我会找上妙相和四姨太,是我花了很多时候翻查各人利害关系和资料,日间要上朝,要批阅奏章,连续多天没合过眼,又受了一晚的风寒,我又不是神,怎能不病,诸事缠身又不能休息,这病的不算轻,那天,你这小白眼狼扔了几句自以为安慰的话又跑了,我坐了一会,见觉晕眩,便拟唤玄武回宫,顾双城正好过来,我身子有些不稳,她扶住了我,我也只能借了一下力。”

素珍并没想到这些原委,心上绷的紧紧的什么一刹舒缓开,又似渗进了什么,她抬眼看着他,却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连玉看她眉眼憨憨,只觉可爱,喉间一紧,忍不住低头去吻她。

素珍却正正反应过来,知他是又一番试探戏弄,心头火起,对着他嘴唇便用力咬下去,满意的看到他吃痛拧住眉,连玉稍稍放开她,佯作一声冷笑,凶狠的盯紧她,将她的唇含过,狠狠吸吮一遍呐。

素珍抵不过她,唔唔叫着,只觉那唇舌侵入她口中,吞咽着她的口沫……她身子本冷,又觉得一股热热痒痒从背脊窜起,她不知所措,只是死力去打他,连玉依旧让她打着……好一阵子,她几乎瘫软,被他紧紧搂住,还是连玉突然惊觉什么,将她放开,却转而去剥开她衣衫。

素珍羞怒,挥拳去打她,连玉握住她双手,叹气道:“好了,别闹了小祖宗。你先换了衣服再说,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小心眼儿的一会再问我。”

素珍自也觉得身子黏湿难受,心情也是如此,酸酸疼疼,此时静下,看着眼前,只觉一切都不真实——

连玉微微眯眸,看她眼中充满疑惑,心里一紧,他放轻声音,缓缓道:“关于我那天在酒楼里对你说的话,你好好想一想,你做了我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好的。”

“我可以允许你重查夏家的案子,只要夏家是真冤枉。”

素珍倏然一惊,他果然知道她到刑部去了,他一直在暗中看着她动作,他真信了她夏家小姐的身份吗?

可她不能问,一问势必露馅。

如果有一天她要翻冯家的案,他会允许吗?那是他父亲亲自下的旨!

可现下,他的每个神色,每个动作都让她开始相信他是真喜欢她……

即便他对她仍存着疑心,也没必要这样大费周章赔上自己来打探她的底细,他是当今天子!

可面对这个她最想要的结果,她却是再次迷惑,论才情,双城不比她差,论容貌,她只比她好,更何况后宫佳丽三千……

“为什么是我?”她低声问他。

连玉安静道:“我已回答过你。”

素珍记得,他说过那年他遇到的是她。

因为她好运,恰好在他似乎并不如意的时节里出现了,她摇摇头,还是不懂……

她还在想着,连玉目光却有些暗凝起来。

“你再不换衣服,我就用强了。”他说着指指床.上,随即极快的背转过身子。

素珍心头一暖,缓缓走到床.边……床.上整齐叠放着他的衣服,她的衣服早已不知道在雨中丢到哪个旮旯去了,况且拿回来也是湿,也只能……只能穿他的衣服了。

他虽没看着,但终是在房里,她不觉有些恼羞,“你出去,我换衣服。”

连玉声音带笑传来,“我不看你,但也不出去,你可以选择不换,我来替你换。”

素珍气结,但身上冰凉着确实不好受,她咬咬牙,飞快脱了衣服,拿过他的换上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