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霍长安啜了口酒,亦是淡淡一笑,问道:“哦,倒不知在太师来说,哪些事情方才是当务之急?”

魏成辉放下杯子,举箸夹了块肉放进嘴里慢慢嚼了,方道:“国事家事,一室不治,何以治天下?不怕霍侯见笑,老夫惟今倒是为我那可怜女儿无烟而担心。”

“这魏妃不是很好么,得皇上盛宠,在宫中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霍长安微微笑道,给魏成辉添起酒来。

魏成辉盯着杯中微微溅起的酒水,眸光一动,附嘴到霍长安耳边,霍长安擎壶的手缓缓停住,只听得他道:“当年我们无烟和霍侯也是一场缘份,说实话,老夫对霍侯是欢喜的紧,如今虽说往者不可追,也不想相瞒霍侯,这无烟今日竟借回家之机,悄悄出门去寻皇上去了。”

“哦,魏妃和皇上真是鹣鲽情深。”

霍长安淡淡说着,放下酒壶。

魏成辉却一声低叹,“什么鹣鲽情深,还不是明哲保身,这宫中新人旧人更替可是半点不由人。老夫倒真是后悔,当日若她许的是你,如今怎会……”

霍长安却是倏地笑了,竖指于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太师醉了,长安一介武夫,怎高攀得起魏小姐。”

魏成辉心下冷笑,你当真如此镇静?当年无烟入宫之日,是谁在府中舞剑泄愤,却癫狂过度,几至经脉尽毁?我那时曾暗入霍府,可看的清清楚楚……他面上却笑道:“是老夫醉了,来来来,霍侯喝酒。可若如奏上所说,那岷山郡的黄天霸真是名恶吏,我儿此行却是危险,老夫这当父亲能不忧心?”

“哦,太师此话怎说,这皇上去的不是楚河郡吗,为何这魏妃却是寻到岷山去了?”霍长安眉宇一动,轻声笑问,似是好奇相询,目光却已是锐厉几分。

魏成辉见状也不说话,只蘸了酒水在桌上写下数字。

霍长安看去,正是那“暗度陈仓”数字字样。

他五指轻轻在桌上敲打,看着这位朝中的大人物道:“太师已不胜酒力,长安也是醉了,先行告辞,改日再聚如何?”

魏成辉看他目光精明,虽已喝下十数盏酒,却哪有一份酒醉模样,却是顺势笑回,“好,好,如此,霍候慢走,霍侯是贵人,只望霍侯莫忘了老夫今晚也是一番盛情,他日再邀,莫要相辞才好。”

霍长安眸光一深,忽然起身,低头便是一揖,“太师哪里话,今日之宴,长安自当……铭记于心!”

目送着这浑身充满着纠劲力量的男子身影消失在庭院门外,魏成辉嘴角缓缓扬起。

老虎是难以驯熟的,可即便这头老虎不为他所用,但老虎能伤人,这已然足够,不是吗?

太师府门外,霍长安微微弯腰,进了马车。

“暂不回府,取道岷山郡,长缨枪,你驾车出京;戟儿张,你回府点五十护卫,暗中随我车驾而行。”

车驾上两人一唤戟儿张,一长缨枪,现乃这位逍遥候的车夫,昔日却是这人手下两员猛将,听着男人微微沙哑的声音从车内传来,都是微微一震,这位主子已是多年没有踏出上京一步,这一晚却是为何?

让府中五十员护卫随行保护看似最是普通不过,但这位爷一身霸道武功,战场上无人能敌,何须人保护?府中护卫皆是往日战场勇士,每人可抵上百人,平日霍夫人连月公主出行,方得霍侯如此保护,这次却是……

——

148 第二国案:阴差阳错

霍夫人连月翌日进宫。shu酯駡簟

给孝安请过安后,孝安叹口气道,你得空便瞧瞧你那妹妹去,这连欣着实让哀家头疼,这三天两头就闹一通脾气,问她何事死活不说原因,前些日子老是出宫撒野,本罚她禁足的,这两天看她萎顿,哀家连宫禁也撤了,她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若能像你一分哀家便安心了。

连月笑笑,只道我瞧瞧妹妹去,看她又给老祖宗添什么麻烦了茕。

孝安摆摆手,道,去吧。

连月倒并不如生母瑾妃那般恨孝安,虽然,她也忌惮着这个女人,却有着几分敬佩,更因她是霍长安姨母,她面上更是处处敬着。瑾妃早些年便离宫到京郊一处行宫静养去了,说是静养,也是免的和孝安两看生厌,不是我忍不住出手除你,便是你忍不住出手除我。

连玉和连捷二人情谊厚厚,二人无法,遂各自为政,但只怕早晚是要起风波的。

她微微皱了皱眉,且先不去想那些,去了连欣寝宫。

连欣正在摧残盆栽花叶,蹂得满地残花。

她扑哧一声笑出来,连欣看是她,跑过去搂住她手臂,道:“姐姐,你可来了,我都快闷死了。呐”

“闷就出宫玩去呀。”连月伸手刮她鼻子,“你又不是六少的妃子,不是缻妹,自由许多。”

“我还能到哪里去?”连欣叹了口气,“又不其他女子还有其他去处可去,这个守卫森严的地方就是我的家,说来我还没一个妃子自由,你看无烟就比我自由多了。”

“此话怎么说?”

“她出宫了,回府了,嗯,说不准是借故找我六哥去了,我那天故意跟她说了一下,我就是看不得李怀素跟我六哥好……”连欣说到这里猛地噤声,却见连月似乎也没追究她后面到底说了什么,而是微微一震,神色惊讶之中透出几分鸷意,她不由得一讶,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连月几乎一瞬便恢复正常,笑道:“没事,只是没想到那魏无烟还要做这种事罢。”

“六哥女人多呀,你以为是表哥么,只有你一个,表哥对你……啧啧,那是好的没说。”

连欣说着低低叫了几声。

连月看她眼中毫不掩饰的嫉意,却无往常半点好笑,心底只涌起阵阵恨意,觉得眼前这女人真是蠢笨到极点。

霍长安昨夜遣戟儿张回府报讯,说出京走走,也没交待去处,只点了些护卫。她还以为他看昔日旧部去了,偶尔会有些旧兵将来找他喝酒,邀他到他们府中一聚。

如今看来,却很可能是魏无烟离京,霍长安随她而去了!

都是这女人惹的祸!

她没再安慰她,匆匆道别,连欣也不在意,这位公主现在整个人就是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她走了几步,回头笑道:“欣儿,我近日心情也甚是郁结,若非早已嫁为人妇,真想做些胡天胡帝之事,发泄一番。”

连欣眼睛霎时一亮,“什么事?你说来听听。”

连月却缓缓掩住嘴,“是我失言了。若你做了不该之事,岂非是我所害,到时太后和皇上少不得怪罪于我。”

连欣哪里肯依,走到她面前,“我不会乱来啦。好姐姐,你就给我说说嘛,我即便真做了,还能将你供出来不成,又不是你让我做的。”

连月看她上钩,微微一笑,道:“没有,只是对那岷山郡黄知府的事有感而发罢,若几位大人不能搜集到证据,将他绳之于法,我真想去过将那人教训一顿。”

连欣猛地点头,目中光亮大盛,“正是,这狗官太可恶了。我听母.后说,这案子涉及到朝中举足轻重的中立派老臣子,哥哥未必方便办他,这高朝义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做做样子就算了,若是我去,非将这贪赃枉法的狗官毙了不可。”

连月一笑,没再多搭话,告辞离去。

出得宫,她吩咐侍卫和婢女,“到楚河郡去。”

她那贴身侍女一惊,“夫人,为何要到楚河郡去?”

连月淡淡看着远方,连玉去了楚河郡,魏无烟要追,自是到那里去了,更不消说霍长安!

……

同晚,宫中又一辆马车悄悄出了皇城,却和连月马车的方向背道而驰,往另一方向而去。

京郊客栈,连下两天的雨水止歇。

双城揽了包袱,踏出了两天不曾的踏出过的门。

门外兵卫看她行装竟似是要出远门,都是一惊,“姑.娘这是要上哪里去?”

“岷山郡。”

双城朱唇轻启,众兵士却是更惊,几人立下齐声道:“主上让姑.娘留在此地等他归来,请姑.娘莫要为难卑职。”

天地间一片水墨仿佛晕染在双城眼中,她轻声道:“这世间人人皆为难于我,我为何要给你们行方便?”

为首头目向她身旁兵卫使了个眼色,本拟拼着冒犯将这女子擒下,回头再向皇上请罪,这位姑.娘的安全是皇上亲自交待过的——哪知,眼前银光一闪,这女子已持一柄匕首横于颈上,她目光亦冰冷慑人,“你们若不能护送我到岷山郡去,那末,我自己去,但你们若想拦我,我便立刻自裁,看他回来你们能不能交差。”

众人大吃一惊,双城心下却笑的如花微颤,“连玉,你从楚河郡回来的时候,知我到了权非同身边,会紧张吗,会去寻我吗?我不想让你为难,可亦绝不愿意看你爱上一个替身,哪怕,她只是我的替身。”

——

149 第二国案:她的悲哀

我呢,又是谁的替身?阿萝吗?我该是谁?

连欣出宫的同天,素珍去了提刑府办案,众人平日无事却是不过去的,让人担心的是,这一晚,她竟很晚未归茕。shu酯駡簟

众人正琢磨着去寻,有衙差送信过来,说是李大人命交给诸位公子的。

无情皱眉拆信,追命嘀咕,“她又整什么幺蛾子?”

开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我外出数天,勿念呐。

“这怀素随驾出宫,因身体不爽被皇上遣回休养,现下又要到哪里去了?”铁手也是拧眉,对家中这顽劣的家伙大为恼火。

“无情,你倒是说句话呀,一起批批这李怀素,可还当我们是朋友了?”追命微微冷笑。

小周这时却是冲冷血开火,“喂,冰块,李怀素哪里去了?”

冷血冷冷道:“我怎么知道,我出去找她,你们自便罢。”

众人都看出冷血那浑身冷冽如霜的情绪,还有他衣侧握得死紧的双拳。

冷血几乎立刻出了府,一头扎进茫茫夜色之中。

小周瞥向无情,似笑非笑,“你说怀素会去哪里了?”

铁手和追命难得见无情笑了,目光却是极冷,他平日只是疏离,甚少像此时一样,两人都有些吃惊,只听得他道:“正想向周师爷请教呢。”

……

后来,冷血一直没有回来。

因怀素是自发失踪,众人虽顾虑他伤势方愈,但不至于太担心,纷纷猜测了下他的去处,便回房歇下了。当然,这个纷纷,实是追命独揽,无情和小周基本不怎么说话,铁手向来是听话干活那个。

这个大家庭宛似开始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裂痕。

夜半时分,府上各个房间灯火依次熄灭。

唯独无情房中依然璀璨。

他倚坐在床.上,一腿平平伸展着,一腿微微弯起,美丽如晶石的眸子微微张阖着,似在思考着什么要紧之事,闲置在膝上的五指却是紧紧拢攥着。桌上灯火明艳,却洞不穿他眼中仿佛千年不化的霜寒之意。

那是杀气。

突然,一阵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打断,他淡淡说了句:“请进。”

来人分明不是个客气人,从那门板撞击响亮的声音便可知道。

进来的是小周,他微微挑眉看着无情,“你行呀,这明晃晃的灯火你自己照着不烦么?”

“阁下半夜到我房中就是要说这么一些有的没的?”无情轻声说着,语气不无嘲讽。

小周却是视而不见,笑道:“我们都在等对方先出去。也罢,这次我认输,我不和你耗,先出去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想想是追踪我较好还是怀素较好呢?”

无情一怔,似乎没想到这人倒是“坦诚”,灯火下,将门口少年映得清秀明媚,像朵花,是个让人想将之置诸死地、又不免微生可惜之感的对手。

他唇边泛起一丝笑意,“追踪怀素?我看这府里最可疑的就是你,你说呢?”

“哦?”

小周扬扬眉,眸光乌亮逼人,一笑之间,缓缓离去。

无情微微冷笑,随之亦是一跃而起,伸手一弹,“噗”的一声将灯火掸灭,竟是尾随而去,毫不忌讳。

二人离去不久,有府中起来小解的小厮只见大门“吱”的一声大开,他一惊,正想喝问“什么人”,却见进来的正是那冷血少爷。

冷血朝他点点头,回房去了。

房中漆黑,他却仿如长了眼睛似的,一下将灯火捻亮,只见桌旁竟似笑非笑的坐着一个人。

正是已失踪一天的素珍。

素珍笑问,“怎样?”

“我一直藏在对面屋檐上,看的清楚,一前一后出去了。”

“什么方向?”

“西北方。”

“嗯,”素珍轻轻点头,“这去处可是有学问,岷山郡在东,楚河郡在南,即是说权非同在东,连玉面上在南,这二人去的却是西北方……”

她笑了一下,伸手揉揉疲惫的眉心,“棘手啊棘手,两个都奸猾的泥鳅似的,若其中有连玉的人,和连玉交换过信息,该猜我是往岷山郡而去才是,因为我此前向连玉提出过,想随他密赴岷山。好家伙,这下两人都往西北方向去了,以图混淆对方视线。”

冷血问道:“你今天弄这一出,假装回衙门办公,转身就从后门回来藏进我房中,为的是要查出他们谁是细作?”

素珍摇头,“我也想查,但现下不是时候,我暂无精力为之,让他们先相互制衡着,这是我从连玉那里学的。”

冷血一诧,“皇帝那里?”

“嗯,高朝义和李兆廷之间就是好例子。我将他们先引出去,为的是后发制人,以退为进。”

“以退为进便罢,后发制人是什么理儿?”

冷血微微冷笑。

素珍却是微微笑道:“天子的策略,都是跟连玉学的。”

冷血的手蓦然僵住,缓缓道:“你对那个皇帝很是赞誉。”

“不是告诉你么,那事是他父亲干的,我对他没那么多怨恨,爹爹从小教我们,一人做事一人当。”

冷血心里莫名一沉,不愿意她再多提那个皇帝,又想起她受伤之时,那个人甚至看过她的身子,他岔开了话题,“你将无情二人引开,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管他们谁是连玉的人,现在往西北方不过是声东击西,引开另一人的注意力罢。这人既知我可能往岷山郡而去,早晚要到往岷山去的。我若在前,难免被他们追到监视,我若在后面反而自由了,冷血,我们出发吧,总感觉……那里会有大事发生。”

冷血看她眸光明亮,明明灭灭间又夹集着一丝复杂,突然想起自己当初的话:素珍,不要变。

但他暗暗心惊的是,这个女子已在逐渐改变。

素珍此时理着静坐一天、微微有些皱了的衣袍,心中亦是苦笑:她当日假意对双城的忌讳,央那人带上她到岷山郡,那人却不曾。

但她还是要去。

他知道后会很生气吧。

可是,连玉,你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喜欢我吧,你放了探子在我府中。你是男子,却也是一个君王,我明白。

可她没有办法,她放心不下他和李兆廷直面而斗的结果。李兆廷若败,将被牵上勾结黄天霸、压下柬书的大罪,将像何赛一样,彻底消失在朝堂里。

何赛哪里去了?

明白人都知道,这位曾经的京兆尹大人被秘密处死了。李兆廷也会……死。

若连玉败,正义又是什么?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