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如何求一个两全其美的结果?

她必须过去,看看能不能做一些什么。

人生最悲哀的事,往往在于你明知你不能改变一件事的结果,但还是执拗的参与到其中去。也许,老天创造万物,给予人太多凌驾于其他动物的智慧,偏偏还给了他们感情,这是恩赐亦是惩罚。

冷血是个行动派,看她意志坚决,拿起剑挽过包袱便招呼她出门。

素珍突然很心疼他,她大抵没有办法再兑付他们曾经说过的退隐山林了,翻冯家的案,报李兆廷的恩,还连玉的情,她自己已渐渐被撕裂成三份。少年不识愁滋味,如今终是明白,可怕只怕这副身子撑不了太久,她的精神每天都在腐朽崩塌着,唯独“一天翻不了案她一天不能倒下去”这个念头牢牢支撑着她,只愿生死之前别拖欠了谁。

心底隐隐作痛,乘着夜色,她带着她最忠心的兄弟悄悄出了门。

岷山郡,知府衙门。

顾双城曾设想,此次岷山大事,权非同很可能暗赴岷山郡,是以,到得知府衙门门前,她求见的是李兆廷,因为李兆廷在明。

她报的是李兆廷妹子的身份,她本便是他同门师妹,衙差很快将她领了进去。

大厅上,竟见到了严鞑、高朝义、李兆廷、还有……权非同!她这位师兄真是个人物,居然就这般大刺刺的离开京师端坐在这里。

几个男子一堂说着话,约莫是在谈论案件情况,另有一个看去一派书生清雅之气的男子陪在下首。

严鞑和高朝义见到她,都变了脸色,李兆廷目光却是微微一亮,轻轻扬了扬唇。

倒是那清雅男子先起了身,笑道:“这位便是顾姑.娘罢,在下黄天霸,忝为岷山知府,久仰姑.娘芳名。来人,上茶。”

他未等权非同介绍,便先行出声,似是唐突,但言行举止每寸每分恰到好处,一双眼睛,更是精明犀利无比,和他那霸俗的名字竟没有一点相符,果是出身名门世家之子。

她不该在此觐见众人,想是权非同意思,这人.权力滔天,胆量亦是滔天,严鞑和高朝义……连玉的人既在亦好,除去护送她过来的数名精兵,回头正好可以告诉天子她到这里来了,权非同直接让人将她带进来这里,想来也是要令连玉动怒。

她一笑向黄天霸还礼,又和严鞑等人见过礼,缓缓看向权非同,“双城在此怕是不适合,还是先行下去,待师兄与各位大人相谈完公事再聚。”

此时,约是因她到来,一干男子暂缓了倾谈公事,严鞑若有所思看向她,淡淡问道:“顾姑.娘为何竟到此来了,姑.娘此时该和皇上在前往楚河郡的路上才是。”

顾双城答道:“回相爷,此前京中大雨,双城受了些风寒,皇上体恤,让双城在投宿的客栈静养,不必再长途跋涉。双城后来见好,因楚河郡路途甚远,又不知皇上行进路线,难得出宫一回,便寻到李师兄此处来游玩游玩,没想到权师哥也在,倒是凑巧了。”

“李师兄?”

严鞑皱眉,又略略一瞥李兆廷。

李兆廷微微一笑,解释道:“相爷可能知晓双城与权相乃师出同门,却还不知道兆廷早年也曾拜在听雨老师门下学习。”

严鞑却看也不看他,宛是“与我说话,你还不配”的讽刺神色,只警告的看向这亦正亦邪的顾家小姐,冷笑道:“可惜姑娘寻错了玩乐之地,权相和李侍郎正忙,只怕无暇陪伴,姑娘还是尽快回京罢,省得届时皇上担心太后挂念便不好。”

顾双城暗下冷笑,老头子拿孝安来压她,是,她是怕孝安,只是她如今也被逼到眼前来了。

权非同却是一声低笑,道:“严老,这出门在外,哪里来这么多规矩,双城是我和李侍郎的师妹,这念着师哥,来玩便来玩罢。”

严鞑脸色难看,倏地起立,“既然黄大人所转交十数纸重要公文老夫也领下了,老夫便携高大人先行告辞了,回驿馆研究公文,待权相与李侍郎和同门聚过了,再回驿馆共同探讨罢。”

——

150 第二国案:他的凡心

若按邻郡那县官呈上来的资料,这圈地是非法的,几宗官司亦徇了.私,更不消说,各矿开采和窑主的分账。shu酯駡簟那是几个极大的官批民窑,出来的东西要上缴一部份给国家,据说黄天霸却收下窑主钱财,少报各矿出产数量,如此,国税收入将减。

一行人先要从公文记载调查黄天霸有无纰漏,再来更要到民间走访,彻底调研清楚。

李兆廷不卑不亢,对严鞑方才的轻视仿佛全然不在意,有礼一揖,“严相、高大人慢走,兆廷片刻便回。”

权非同更是不挽留,笑道:“那驿馆见。”

大周体.制,一般邻近各郡府衙门都设驿馆,以供前来办事官员下榻。

一边,顾双城笑问,“权师兄怎也到此处来了?”

这是问他为何竟正大光明到到岷山来了。

权非同挑了挑眉,漫不经意回道:“噢,突然想起,我也大半年没休假了,虽说承蒙皇上看重,让我和魏太师府协同两位王爷处理朝政,恰朝中无大事,又有太师坐镇,我便偷了个懒,想这岷山景色大好,我与黄大人又是旧识,便过来待上些天,赏赏山水,说来你和我也是缘分,你师哥也是今日方到。啁”

严鞑听这一唱一和,知是有意相.激,虽连玉早有交待,权非同必将战场搬到此地,但却绝无想到他公然出现在黄天霸府中,他方才进来时,这权非同也不相避,竟是如此大胆,闻言益发铁青了脸色,一气之下,拂袖离开。

高朝义既已对连玉投诚,自也是不宜停留的,看了李兆廷一眼,隐有戒备之意,便随严鞑离开了。

那黄天霸却是个进退得宜之人,想这权非同三人也是有话要说的,微微一笑,亲自送严高二人出去。

李兆廷这才微微拧眉对双城道:“你怎么过来了?这无疑拂了连玉的意思,方才更不该对严鞑出言相.激。”

双城轻声道:“我在那里太无趣了,不久以后又要回宫……”

李兆廷叹了口气,本来对着她便无法发作,听她语气落寞,责备的话更是说不出来钬。

权非同抿了口茶,悠悠道:“你也莫要再责怪双城了,她亦是思念你来着,罢,我便不多待了,你们且在这府中好好逛一逛,说些体.己话罢,这里亭台院阁建造的倒还不错。我既是来此‘游玩’,并无公事在身,便下榻在黄大人府中吧,省得看着严老头心烦。”

“兆廷,你和双城聚罢,便问这府中下人,让其将你带到我所宿屋院。双城斟酌斟酌要不要随我在此处住下,兆廷有命在身,虽说务必宿于驿馆,过来此处却是方便。”

他目泛促狭,交待完毕径自出了门。

双城自是明白,二人稍后有密事商议,她虽心系连玉,对权非同和李兆廷却有同门之宜,非到必要时,不屑刺探二人机密告于连玉,弯腰拜谢。

李兆廷微微一笑,伸手去牵双城的手,“到花园走走如何?”

双城一怔,侧身避开,李兆廷微微握紧垂到衣侧的手,仍是淡淡笑着,缓缓先出了门。

两人走到花圃深处,饶是双城为人胆大镇静,想起方才尴尬,终是不安,说了没几句话,她佯作笑道:“虽想和师兄聊天解乏,但师兄公务在身,不必相陪双城了,快到权师哥那边去吧,他此行哪里是游玩,分明是来助你。”

李兆廷本唇角泛笑听她说话,“师兄”二字却委实让他心下一沉,他为人极是隐忍,模样更是芝兰如玉,让人如沐春风,却总归是表象,他眸光一深,已是蓦地擒住她手腕。

双城一惊,却听得他微微沉声道:“双城,我愿意等你,一是我现在给不起你什么,二是我知道你心里有人,但也请莫要把李兆廷当傻子,你根本便不想与我多待,你会来此,倒真为宫中无聊解乏而来?不。我虽不知,连玉明明心仪于你,为何将你独放京郊,但你来此,分明便是想将他惹怒。”

双城脸色不由得一白,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他,大儒听雨对这青年极为赞道,她早知这人并不比权非同逊色,她对他也大是欣赏,若非早对连玉倾心,真个无法舍了他,只是……不曾想温文尔雅的他竟亦锐利如斯,她往后一退,“双城见累,先下去了,回头与师兄再聚。”

她有些慌张的快步走着,手臂陡然微微一疼,已被一股猛力扣进怀中。

她一惊转身,恰对上李兆廷深邃炙热的眉眼,他深深盯着她,突然便俯头往她唇上吻去——双城心魂大乱,颤声道:“兆廷……不要……”

李兆廷这时却缓缓放开她,淡淡道:“双城,你倒终于肯唤我名字了么?”

双城不由得苦笑,微微一震之下,咬住了唇瓣。

远方小径,淡淡看着二人的男子扯扯嘴角。有人自他背后走上来,笑道:“怎么,素来仙人般不恋凡情的大哥也动儿女凡心了?”

被唤作大哥的正是方才离去的权非同,而如此唤他的人也只有京中那位鼎鼎有名的大将军——晁晃。

这男子竟亦秘密到了此地。

权非同眼中滑过丝清浅笑意,“哟,这世间能让我动心的女子可还没出生。”

他这样说着的时候,脑中倒是隐隐滑过一张笑嘻嘻的脸庞。

当然,此时,他并没多想,只随手拍拍他那义弟的肩膀,语气仍是一贯慵懒,“晁晃呀,我这次撒了张大网,你说最后会网住些什么呢?”

——

151 第二国案:真假清官

权非同却是轻笑,没有说话,慢慢踱进另一径道,不再看李兆廷二人,避嫌还是其他嗒。shu酯駡簟

倒是晁晃想到什么,谨而慎之压低声音道:“大哥,那人失去音讯多年,既和你联系上,你将他找出来没有,他现下是什么身份?”

权非同摆摆手,“不曾。倒也不急,且看他要玩什么把戏,你说有时这狗怎么就养不驯呢?不过,这次他倒是给我带来了重要信息。”

晁晃大笑,“不管驯与不驯,可见大哥当初那步棋大有用处。”

权非同一声低叹,淡淡道:“棋……你我何尝不是这局中棋子,一不小心,便被其他棋子将死。这世上呀,最不分明的就是这人心,远不如这如画江山的实在。”

他说着抬靴踢踢地上尘土,袖手离去。

李兆廷去找权非同的时候,晁晃已不在,权非同在房中摆了个棋盘儿,自己跟自己下棋,黑白二子旗鼓相当。

李兆看一眼,道:“师兄是风雅人,有事在身也能玩出闲情逸志。”

“百无聊赖罢了,”木三指指旁边椅子,示意他坐下,“你也来一盘?”

李兆廷一笑摇头,“读书时就时常输给师兄,何苦自讨没趣。”

权非同却斥道:“你是我亲手教出来的,我可还指着后浪推前浪呀。”

李兆廷也没有恭维,却是端端正正说了句,“兆廷不敢。”

“你这人就是太认真,无趣。”

权非同眉眼含着笑,袖子一拂,将已走了大半壁的棋子拂到地上,继而问道:“可将双城安顿好了?她要住哪里?”

李兆廷欲捡棋,却教他止住,他遂坐了下来,“她说既是师兄提议,在此处住下便可。”

“嗯,”权非同随随应了声,却终是一收戏谑之色,瞥向他,“黄知府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据司岚风所报消息,连玉已暗赴岷山,李兆廷正琢磨着如何将这事不动声色透露给权非同知,看他要如何处置,毕竟,如今,他还不宜出手做太多事情,却突听得他淡淡道:“连玉大抵已密至此处。”

这话顿出乎李兆的意料之外。他是有精准情报,权非同却为何猜得出来,相较工部在楚河郡的用度,连玉若要严打官员腐.政,该抓的应是那五十万两的去处,这工部下锻造司各级官员牵涉数目大,黄天霸的案子,虽也极是重大,毕竟只有一人。

他虽是微微一凛,但连玉行踪由权非同亲自提出,自是最好不过。他微一沉吟,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凝重,道:“连玉此时该在往楚河郡路上,他已将严鞑派遣过来,他自己怎么……”

权非同此时正俯身慢慢将棋子捡起来,眸中波光层叠,有些看不分明。

他道:“兆廷,你看,当人趋于一定高峰之时,往往会出现三种境况。其一,裹足不前;其二,不进反退,其三,超越自我。你和连玉都属于第三种人,要当这第三种人不容易啊,强大先天之赋,后天努力,还有足够大的野心。连玉并非池中之物,锋芒是越发厉害了。只是,如今他还逊在一点上,他总归还很年轻。”

“他忽略了一点,我在朝中快十年了,朝中都有些什么人,这些人秉性如何我很清楚。蔡北堂还不至于胡闹到这地步,他在那最能捞着油水的位置上稳稳妥妥坐了这么多年不是没有道理的,朝廷方才拨款不久,他又提出拨款,这未免急了,这不太像那老狐狸的性.子。”

李兆廷听到这里,心中已是明亮,心情亦是微微激荡着。

“双簧、声东击西。同时,连玉也给了蔡北堂一个警告,你蔡尚书这些年也已捞下不少,是时候收手了。这样他既得到了蔡北堂的感.激和支持,最重要,他还可抽身亲手将黄天霸拉下来,给整个朝廷一个警惕。”

“嗯。”权非同拿了几枚棋子在手中轻轻抛玩。

“师兄,这次可是麻烦,我们在明他在暗,尤其你更在严鞑和高朝义面前现了身。”

想起那个一身玄袍的男人,李兆廷心中是深压的沉恨,只是他脸上仍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平静。

权非同却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他垂眸半晌,方才一笑抬头,眸中俨然一片阴冷,厚重的让人心悸。

“我在明还是暗不要紧,连玉知道我会过来,正如我知道他会过来一般。他唯一不知道的是,这是在他还没出发前,就布下的局,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这年轻相国突然一言,让李兆廷措手不及,那么镇静的一个人竟也一时定住。

实际上,在严鞑和高朝义将公文看完并派人到坊间调查之前,连玉一行已渗入坊间办事。

兵分几路,分头走访被无辜圈地的多户百姓,被判刑的数家家属,有杀了却因贿赂而被无罪被放的富家子弟,亦有无钱无势被枉判的寻常百姓,更到几个矿藏开采处应征上工。

……

这一晚,众于郡上一家普通客栈碰头。

白虎也已从宫中赶到,随众人沿途标记寻到此处。

然而,交谈过后,各人都是神色凝重复杂。

连琴最是藏不住话,掩不住眼中惊讶低嚷出来,“你们说说看怎么会这样,这黄天霸明明犯下多宗大罪,我们竟找不到丝毫证据,更没有一个百姓愿意出来指证他,更有甚者,说他是名……好官!”

152 第二国案:捷足先登—re

连琴和青龙去的是暗访圈地百姓。shu酯駡簟

这连捷和玄武去的是开矿地。

原来,就在片刻之前,连琴说百姓并无怨言,说官府皱眉,摸摸鼻子道:“我们这边也暂时探听不到什么消息,和矿工打听,没听到任何风声,后来我与玄武索.性夜擒矿主,性命威胁之下,却始终也没探听出什么,几人都说并无和黄天霸官商勾结。”

连玉听着,抬手一抚眉心,并无说话,他和司岚风则是和被枉判死刑的百姓家属交涉,得到的信息亦是大同小异,那家属虽悲恸难抑,说的却是罪有应得。

一旁,司岚风一声低叹,将情况说出来。

是以,如今人人脸色皆是不豫,还有震惊。

众人多年而处,能让连捷惊讶,连玉皱眉沉默的事还没多少件。

青龙低着声音道:“这黄天霸是怎么……怎么办到的,若说是怀柔,这受冤委的人多了去,他一个一个的怀柔下来了?嗒”

此时,门外有响声,众人一凛,玄武和青龙一手按着剑去开门,及至门开,却是严鞑和高朝义过来与他们会合。

二人松了口气。

严高二人跟连玉见过礼,严鞑几乎立刻以焦灼的口吻说道:“权非同来了,直接找上黄天霸。”

众人中不知谁倒抽了口气。

“六哥,你猜对了,权非同果然真来了!”连捷看向连玉。

连玉勾了勾唇,“可惜,朕还是不如权相老辣,这位相爷好胆识,竟敢这般明晃晃公然出现在知府衙门。胼”

另一边,司岚风将众人暗访的情况告诉严鞑和高朝义。

严鞑和高朝义都是吃惊的微微睁大了眼眸。

严鞑在朝堂数十年,这时也是微微不稳,更是怒气迸生,“那个奸佞!他这是要公然再次挑衅皇上。”

他本便一脸沟壑纹路,两眉之间皱出更深的皱纹,“皇上,本来,我们兵分二路,由您先进行暗访,抢下先机,我和高大人在与黄天霸接洽后再进行民间走访,可这竟还找不着丝毫证据。”

连玉没有说话,连捷微一沉吟,接口道:“按严相意思,这黄天霸是早得到权非同与李兆廷输送过来的消息,提前做了准备,威逼利诱,让那些人全部作假证,我等再查时已慢了一步。”

高朝义一惊,脱口道:“皇上,微臣有罪,原来微臣得知李兆廷扣下柬书的时间已是晚了,权相等已做下准备,我们被权相摆了一道。”

司岚风看了看连玉,恨恨道:“莫怪这权非同此次敢如此有恃无恐。”

一般来说,这些下面官员送到吏部的文件都经吏部一些书记官员整理好,再上交两侍郎,遇重大事者,再由侍郎交予尚书,尚书再转相国。

文件上交侍郎一步,那些文件却是个随机均分的。吏部尚书夏艺达既快要卸任,高朝义和李兆廷竞逐新尚书一位,投效了连玉之余,更留了个心眼,要捉李兆廷错处。他在吏部年资本便较李兆廷要长,这事先和下面官员打个招呼,又给了些好处,那末送到李兆廷手上的文件内容,这些人同时也会告诉他。

如此看来,这些书记官早被李兆廷收买,那参黄天霸的公文,实早被李兆廷扣下了,但那书记官告诉高朝义的时候,说的却是刚刚的事情。

这中间便有个时间差。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