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是以,权李二人早便通知黄天霸作好准备,即便他日调查起来也不怕。连玉密赴岷山,看似是占了先机,实际上,先机早在对方手上!

“而权非同另一个用心是,这封参黄天霸的文件必定是要让六哥你看到的,如此,对黄从岳那伙人来说,他是卖了个大人情,你却是作了小人。而他事先做好安排,再一次帮了黄天霸。黄从岳本来是个软硬不吃、谁也不得罪的脾气,可如此一来,日后黄从岳和他手下那些官员还不为权非同马首是瞻!”

连捷低缓着语气又说了一番话,众人顿时都沉默了。

这次,权非同是誓要扳回一城。这瓮中捉鳖之计玩的亦是漂亮之极。

连玉一直没有说话,只沉静的听着众人分析、道来。

众人知道,那代表着他在急剧的思索着问题与对策。这真假清官一案不比此前国案好办,

第一国案连玉还可暗中进行部署,而今,权非同却占尽一切先机,如何再能后发制人?

可这时,谁也没有办法可为,都看向这位君王,哪怕老练如严鞑,敏捷如连捷,还有高、司那两名明日朝堂上的青年才俊。

连琴是个急.性子,无法忍受这一阵窒息般的寂静,忍不住道:“六哥,你倒是说句话呀,你要怎么做,只管说,咱们水里来水里去,火里来火里去,一定替你办到,非这权非同整死不可。”

连捷拉住他斥道:“连琴你烦不烦,这是用武力能解决的问题么!你给我闭嘴,容六哥好好想一想。”

严鞑更是咽不下这口气,但这位数朝老臣明白形势,一咬牙,道:“皇上,这一局要不先让一让权非同?”

“这回真要让?”司岚风惊疑不定,众人听着亦都是微微一震,再次刷刷看向连玉,连玉此时神色越发讳莫如深,却终于不再沉默,“权非同这次似乎看准了我每一步行动。若真到再无任何方法可行,哪怕打击你们士气,朕也要让。只是,朕方才一直想,一个人要说一个谎并不难,但这么多的人同时在说谎,却非一件易事。”

众人一讶,玄武道:“主子的意思是……”

——

153 第二国案:三全其美—re

连玉道:“这数件案子加起来牵涉统共上百人,除非这黄知府真是名清官,否则,这些人必定不可能全被威逼利.诱来说这个大谎,除非……”

“除非他果真是名清官。舒偑芾觑”

连琴紧跟着道。

此语一出,立刻遭到所有人的鄙视。

但无疑都找不出答案,便连连捷这种万事淡定的人也是急了,低声喝道:“连琴,我叫你大爷了,求求你别说话行不行?”

本来紧张的气氛,一时众人轰笑,连琴怒,瞪连捷一眼,作势去打他嗒。

他亦遭遇连玉一眼,立下耗子见猫静了,连玉方道:“除非……我们暗访的那些全都是权非同或是黄天霸的人。”

“皇上的意思是……”

高朝义一惊,旁边,司岚风也是神色震惊,却是缓缓接过,“权相他们将原来的百姓换掉了,甚至连这些受访百姓的邻里左右都换掉了。”

一室差不多十名男子,外加一个白虎,皆是一时惊默。

半晌,严鞑咬牙冷笑,“这黄天霸是地头蛇,加上权非同之力,皇上所言大有可能!此前奉机一案换下尸骸,此次偷天换日,索.性将人也换了!”

高朝义道:“看那黄知府笑脸迎人,恰恰是厉害之辈。胼”

“高大人,这不是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

司岚风淡淡道了句,高朝义一凛,神色顿时一沉,连玉和严鞑皆看了他一眼。

连捷已是沉了声音,“岚风,皇上跟前不需要不懂收敛的人。”

司岚风似乎一惊,慌忙低头,说了声“是”。

高朝义心下冷笑,听说你才气不下李兆廷,可再傲也得有个分寸。

只是这内里之争此时自是轻了去,众人只各自踱步谋思计策。

连捷却倒不愧是最知连玉心思的人,看连玉微微闭目思量,道:“六哥必定已有想法,却不知……”

他微微迟疑,不知连玉为何并没有说出来,连玉闻言,点了点头,神色却仍是深远凝重。

终于,看众人紧张,他淡淡出了声,“这些涉案之人,我们虽已查过,但面上来说,严相和高侍郎还需查探,样子必须装一装,当然,既已预先记熟口供,要找到破绽是非常困难。但还有一批人,我们也许能找到突破之口。”

他说到此处略略一停,众人一怔,连琴很是发挥主观能动作用,嘀咕道:“哪里还有人,也就剩牢里那几名被判大刑死刑的重犯了。”

他这一说,众人倒是眼前一亮,怎忘了这重要一环。

但随后一想,却都黯下来。

几乎同时想到一处去。便连青龙此等只听命于连玉,并不好朝事的人都明白其中道理,他道:“这权相既能在外摆这计谋,这牢中死囚,只怕也是换了他人。”

“不,这倒不然。”

这时,严鞑倒是想起什么,“这既已判了刑,刑部必有图文留案,刑部虽说是萧越作主,但有我的人在,这些案子大多判刑在前,那弹劾的柬书后到吏部。”

连琴击掌便笑,“也就是说,刑部中不少官员都见过这些囚犯的容貌,这换牢外的家属,乃至矿主矿工容易,但这死囚就不行了,严相和高侍郎可以进行审问,即便事先被威逼,必定能问出些东西来。”

“我便不信,我们将六哥拿出来一说,他们还会听那权非同的!”

“你没听六哥方才说的,这死囚即便是被冤枉的,被富人贿赂黄天霸所陷害,但他们在外的家人都被人换了,都被人擒于暗处,他们还敢申冤,敢说实话吗?”

连捷很快给他当头浇了盆冷水。

连琴吃鳖,却亦是愕然的半天说不话来。

连玉自是早想到这点,是以方才才在深思熟虑可行之法,直到他们紧张相问,才说出来。

一下,众人刚微微鼓起的士气又迅速瘪下去。

这时,踱步到窗几前思忖良久也没有出声的连玉倒是说出颇为石破天惊的一句。

“还是有一线之机。严相二人去那牢中查探之时,这些人既被威胁,自不会说实话,但若说以其他人的身份去呢?”

“其他身份?”

众人一振,几乎同时问出声来。

连玉眸光似星,唇际此时缓缓扬起。

“由我们扮作权非同、李兆廷或是黄天霸任一人手下的人夜探岷山监牢。”

彼处一场困难,一场静夜谋划之际,岷山郡另一个客栈,一个少年和一名青年正于二楼楼阁处闲看楼下夜宿出来吃夜点的客人。

这二人一平淡瘦弱,一面目英俊冰冷,正是那李提刑和她忠实的兄弟冷血。

两人于这天清早到达这岷山郡,却这郡中一家并不起眼的客栈滞留了一天。

冷血看素珍托腮倚于栏杆唉声叹气,没好气道:“我说冯素珍,这要到岷山来的是你,这来了在这里度假的也是你,你到底是闹哪般,这在上京府里不舒服多了去?”

素珍低低叫了一声,眉眼堆满愤懑,“冷血哥哥,我不是来度假的,我是来办正事。”

“那你在这客栈呆一天是做什么?”

“我想不到该怎么办啊,是去找慕容六还是去找李兆廷?”

“慕容六是暗中来的,你知道他住在哪里,他能让你找到?李兆廷……你公然去找他,他会理你?还有,让你找到他们,你又要做什么?人家一个来办案,一个来破坏,你呢?”

“冷血,我发现你变聪明了啊,这近朱者赤的,所以我愁啊,这不是在想应对之策么,怎样让李兆廷公平公正公开的办了这案子,办了黄天霸而非包庇他,让连玉捉不到口实呢?这是一举动三得呀。”

她喃喃说着,突见冷血神色一讶,目光落到客栈入口处。

素珍看去,看清来人,也顿时吃了一惊。

154 第二国案:神秘来客—re_re

两个人从客栈门口走进来,却是一主一仆两个姑.娘,作了男子装扮,二人背后又有三名男子,护卫模样,这前头二人素珍不陌生,那是无烟和湘儿。舒偑芾觑

“掌柜的,我们投栈,要四间上房。”

无烟安静的站在背后,湘儿在前面打点着,

那掌柜没有细究二人,目光有丝古怪,“四位爷要三间房?”

素珍捂嘴笑了起来,这掌柜是把人当断袖么,湘儿是个辣妹子,果然,便见她柳眉一竖,叱道:“你管的着么?”

那掌柜本有几分讪讪,却在无烟递过来的一锭银子时识趣闭了口。

两人还在交待着什么事儿,素珍没有再细看,却是微微皱了眉,自言自语道:“她们怎么会过了来?难道是慕容六让过来的,不可能,他这是要办正事……应该也没有什么非要无烟过来不可,何必让她涉险,难道是无烟有事找慕容六?”

“可她怎会知道寻到此处,按说慕容六行程很是秘密呀。”

她百思难解,冷血在一旁忍不住翻白眼,“你问问她不就结了?嗔”

素珍正要下去,随即意识到什么,打住。万一无烟是来找连玉的,让连玉知道她也在这里可不甚妙。

于是,不多事,也不聚旧了。

她悄悄一招冷血,“我们静静的闪吧,这里不能住了。”

冷血瞟了瞟外面天色,晚来黑,又是风急雨来之势,素珍却已蹦了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无烟此时的状况,和素珍倒有异曲同工之妙漱。

两人拿了房间,看外面一场大雨将至,无烟此时虽好静,亦嫌房中气息郁闷,便携湘儿在外堂坐下用晚膳,三名魏府护卫守在邻桌。

饭菜很快上来,湘儿看无烟握箸不语,眉头蹙了又蹙,她心下不安,压低声音道:“小姐,怎么了,可是饭菜不合口味?还是心里有事?我们不是很快就能见到六少么?”

无烟放下箸子,微微苦笑,“你我都被冲动冲昏头脑,他既是暗中来办事的,还会住知府衙门,驿馆这些地方不成?”

湘儿一下煞白了脸色,“这……怎么办?我们一场跋涉岂非……”

无烟倒无她紧张,一声低叹,道:“若真要找他,也不是不成,他不在驿馆里住,这严相总在的。”

湘儿这才“吁”了口气,一拍心口嗔道:“小姐,你这是要吓死奴.婢了。”

无烟摇头,“只是,我想,我也许是真冲动了,他来此是做事,我如此打扰,并不该。”

湘儿却是不管这些大道理的,正要劝说他,却见无烟目光微微一冷,她一愣,随之看去,便看到邻桌两双不怀好意的眼睛。

这种情形湘儿也属司空见惯,

无烟长的美貌,可说艳盖六宫的,

此前和那李提刑一起酒楼里见两回面,也遇上两回,方才那掌柜的光顾着见钱眼开没注意到罢,这两个人却是知道她家小姐是女儿身了。

这二人一高一瘦,约莫三四十岁年纪,高个子的男人还戴着顶瓜皮帽子,一身锦衣斜垮在身上,脸大微宽,四方口,两侧耳垂有些厚大,他双目倒算得甚是炯炯有神,但不知为何那一身衣着,却有种怎么看怎么不搭的感觉,也许是他那乍看竟有些佛僧的慈悲模样,和眼中那淫亵的目光,让人产生这种不适的怪异之感。

另一名瘦长身形的男子,目光更是阴暗,却又隐隐透着一丝精明,他斜斜的盯着无烟,低低笑着,那种猎人见猎物的感觉,湘儿尚未发作,那三名护院已神色一凛,站了起来。

“允那二人,竟敢对我家公子不敬!”其中一人大声喝道。

这一下倒引得客栈里半数人相看。

那瘦个男子吃吃低笑了好一阵,突猛地抬头,“唷,你这人说的什么话,好端端的爷看你家公子做什么,莫非你家那位不是公子?”

无烟知来人有心找茬,看模样二人不似一般纨绔,绝非善类,平常在上京便罢,此时出门在外,她不愿多事,刚要制止众护卫,不和这二人相争,哪知那二人竟出手极快,袖袍一动,数团黑影已迅疾向三名护卫射去,

三人瞬间惨叫,无烟和湘儿一惊看时,却见各护卫掌心都被一根筷子洞穿,鲜血直流,将桌面滴的哪里都是。

客栈一时乱了,个中有些胆小的姑.娘惊叫出声,那掌柜的早吓的簌簌,莫说阻止,自家也抖的攀在两名走堂背后。

楼内虽是有大汉,但看这高瘦二人凶猛残佞,倒哪敢阻止,彼时,素珍正提着包袱打算和冷血从二楼的窗户撤退,出来见到这情景,自是不再管曝光与否,一拉冷血便要下去替无烟解围,冷血目光一动,却一拨她肩膀,将她按住。

……

无烟万没想到那高个男人却正是个僧人,她还没来得及出声,那两人竟已攻上来,打斗中,高个男人那瓜皮帽儿被其中一名护卫拂落,只见他头上无一发,并有戒疤,而那护卫不过沾到他衣襟已被他一掌打飞出去,撞到桌上,头破血溅,歪倒在地,两目惊恐;另两名护卫较这人好不得多少,被那削瘦的男人一掌一脚,打翻在地。

眼看那那削瘦男子一声低笑,一掌打飞湘儿,紧紧盯着无烟,便向她前襟抓来,一只裹湿润衣袖的大手带着湿气重重击到他手腕骨上。

155 第二国案:陪我吃饭

那瘦个男人仿佛受到重击,整只手臂一颤,猛地跃开。舒偑芾觑

这来人却是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身形高大,貌不惊人,但目光精亮,并非寻常男子,兼之他此时脸色沉鸷,眼角眉梢无一不是杀气,

瘦个男人一凛,那僧日呢一声短啸,哈哈笑道:“老怪,你这是怎么了,怕了,平日还敢自诩武功无敌?”

瘦个男人一声冷哼,眸中抹过阴色,那僧人已飞扑至青年身前,五指成爪,往他胸.膛掏去,人们看的心惊,这架势看去竟似要挖腔开膛似的……

余人纷纷惊叫,怎知那青年竟着实了得,他站在原地一手负于背不动,一手迎上,以强硬姿势接下这掌。

双方一触,那僧人眸现震惊之色,一掌之下,那青年微微一晃,却纹丝不动,他却是后退数步方稳住身形,那瘦个男人低道:“先撤,找到师尊再说。”

二人冷冷看青年一眼,身形一动,转瞬已到门口,随即消失在外面一片白茫茫的雨中茕。

那青年也不去追,勾勾嘴角,仍立于原地。

店内一夕回复平静,人们却未从那番惊悸中恢复过来,直看着那紫袍青年,直到掌柜吆喝着小二走堂清理被摔破的桌椅。

无烟一时也怔在原地,湘儿和店中几个热心客人将三名护卫搀扶起来。

“小姐……”

及至,平日里胆子不小的湘儿怯怯一唤,她浑身微微颤抖起来,却非为方才的惧怕,而是眼前这名出手施救、浑身湿透的男人,他眼梢还滴着雨滴,凶狠的定在门口的方向。

终于,她微冷了声音,“霍长安,你来这里做什么?离”

世上的霍长安也许多了去,但普天下无烟认识的霍长安也就一个。

来人正是逍遥侯。

霍长安衣衫尽湿,他离出发的比无烟晚,这两地之间岔道不少,霍府一众护卫兵分多路查探,无烟足迹,沿途信鸽或是快马报讯,到得这儿,方才得到无烟下榻下落。

一行见风雨甚大,本在附近一庙宇避雨,却因着想尽快相见,他自己携长缨枪与戟儿张冒雨先赶了过来。

也是合该赶上,还在门外便碰到这两个江湖人轻薄于她,一待她三名侍卫倒下,他立刻出了手。

这两个男子武功极好,来头只怕不简单……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一个看似是僧道,却竟敢做出这种事,若他晚一步,她……

他想到此,捏紧筋脉微微偾涨的双手。

看她一脸愤怒的问,他垂首看了眼自己的狼狈,微微冷笑反问,“噢,这地方你来得,我便来不得?”

无烟既奇怪又有些被人窥探的愤怒,她越想越心惊,她出行一事甚为秘密,霍长安怎会知道她在这里?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