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霍长安似乎看穿她所思,勾了勾唇,笑得更是凉薄,“你倒是看的起自己,我还要跟你到此?莫说我已有连月如此一个如花美眷,我若要女人,还愁没有?要一个残花败柳做什么?”

连月终是无烟的大忌,她自嘲一笑,道:“是,这店中的姑娘都悄悄打量着霍侯呢,霍侯想要什么女人都成。不扰雅兴了,湘儿,我们走。”

她这话倒非意气之言,这一场打斗下来,客栈里好几个女子都满脸通红悄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勇武男子。

湘儿一惊,“小姐,外面还下着大雨,这场雨淋下来,你非生病不可……”

她也不过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罢,病不病她不在乎——无烟想着,却听得一声呻.吟,她目光落到三名受伤不浅的护卫身上,终缓缓止住了步子,道:“湘儿,问掌柜的要些伤药,先给他们敷上。”

湘儿警惕地瞥了霍长安一眼,却终是松了口气,点头便去。

她摸了摸身上,想拿些银两,却一时找不着,想是方才被那坏人拂到地上时掉的钱袋。

只是方才胡乱,她又惊又怕的,自顾不上去找,被人趁乱捡了去大是可能。

这既被人拿了,谁还会交出来?

掌柜看她模样,自察出些端倪,嘿嘿两声冷笑道:“这位姑.娘,你们连累我这小本经营的我不计较了,我哪里有啥子伤药给你们?”

他这时自也看出二人女子的身份了。

店里有人劝道:“掌柜的,你便行个方便罢,与人家姑.娘计较个什么劲?”

掌柜闻言,沉声道:“阁下既如此大方,那请阁下来料理罢。”

出声的人立下噤了声。

无烟暗下苦笑,这老天倒要如此作弄她不成?她咬咬牙,看向霍长安,“借些银两给我,我回头还你。”

霍长安却是好整一暇的看着她,半晌,方淡淡道:“可以,赶了些路,我也饿了,你陪我吃个饭罢。”

无烟心胸一闷,“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我请你吃饭,借钱给你的人治伤,这还叫欺人?”

他一声冷笑,也不管衣湿不衣湿的,并不订房换衣,反找了张桌子坐下来,那戟儿张二人唤掌柜点菜,那掌柜看这紫衣男子的身手,哪敢丝毫怠慢,立下亲自走了过来侍侯落单。

湘儿看无烟下唇都被咬出丝血来,不由得担心的叫了声“小姐”,无烟却终是一声不响走到霍长安的桌前。

戟儿张和长缨枪二人一凛,都是知道她身份的,立下起来,恭敬的站到一旁,将位置留给她。

无烟慢慢坐了下去,抿唇看向霍长安,反是霍长安仿佛没看到她眸中的怒气,轻声道:“魏无烟,给我斟酒。”

156

无烟看他一眼,拿起酒瓶。舒偑芾觑

她心里已是恨极怒极,那酒壶子也不重,倍感着压力……他已不爱她了,只剩下报复吧——

她虽力持镇定,手却微微颤抖着,却只觉灼热的目光圜旋于她头顶,酒水顿时洒了出来。

手上一糙一暖,却已被霍长安大手覆住。

“你做什么?茕”

她一惊,哑声斥道。

“酒都溢出来了,只是让你别要再倒罢了。”

霍长安凤目轻弹。

突然伸手掏出一锭金子掷到掌柜手上。

掌柜又惊又喜,道:“这金子,这金子……”

霍长安道:“掌柜的,派人到药馆儿去买点药,请名好大夫回来,那钱是请大夫用的,剩下的是你的车马费。离”

那掌柜喜不自胜,立下将金子揣进怀里,吩咐伙计立刻出门置办,那伙计见状,自不敢怠慢,立下出了门。

“我说话算话。”

眼看无烟紧蹙双眉盯着他,霍长安喝了口酒道。仿佛将她也吞进去。

此时,湘儿和那三名护卫在邻桌坐下,前者不安地看着他们,护卫自是敬畏着,更不敢说话。店中客人亦几乎都是如此表情,为这在雨中磅礴而来的男子所慑,看着二人。

好多姑娘家看去,都是又羡又慕的。

无烟为这暧昧感到悲凉又惊怒,猛地挣开霍长安的手。

霍长安一声轻笑,又喝了口酒。

“谢谢。”无烟却是按捺不住,霍然站了起来,又吩咐湘儿照顾一下几名护卫,她自己先上楼回客房,避开这个人。

今晚是走不成了,这些护卫是为她而受伤,她不能这样扔下他们就走,至少得等他们伤势好一点。

霍长安看着她背影,勾勾唇,心想,若她知道他本来可以救她三名护卫,他身上也带有最好的伤药,她会怎么样?

就滞留在这里吧,魏无烟。

眼看无烟上楼,素珍轻轻一扯冷血,道:“我们走吧。”

霍长安出手救下无烟,她便不再露面,以免泄露行踪。

她心疼无烟,却也不知道无烟该不该和霍长安重修旧好好,但按连玉和霍长安所说,无烟若和连玉并无男女之情,不该困在深宫那个牢笼。

两人悄悄回房,手撑两柄油纸伞,从二楼窗户跃出去,亦落入茫茫雨中。

定下夜探牢房的计划以后,严鞑和高朝义离去的时候,外面天下大雨。

严鞑想起什么,让高朝义先在外面等一等,回身看向连玉,微一迟疑,道:“皇上,臣还有事要报。”

连玉略一审度他神色,让连捷等先出去,只留下严鞑,“严相?”

“皇上,顾姑娘到岷山来了,如今和那权非同都下榻在黄府。”

说起皇帝家事,这位老臣虽和天子亦师亦友一般,也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声音道。

“嗯,朕知道了,护送她过来的是朕手下的人,他们向朕报告了,也有劳老相爷了。”

连玉淡淡出声,眼前掠过顾双城那双清冷有时却略带倔强的眼睛。

严鞑微微一怔,闻言自不敢再多说什么,想起什么,又道:“皇上有意将司岚风加入我们之中来?”

连玉道:“严相怎么说?”

严鞑微一沉吟,双目透出思虑的神色,“这人倒是个可造之材,就是性格、才气有些外露这点不好,但假以时日,未必不可以磨平,看他跟着什么人,跟着皇上,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且,用人贵诚,他那种性子,正正可证城府并不算深,应不怕有异有诈。”

“嗯。”

连玉颔首,“那,黄天霸一事,届时烦相爷务必在知府衙门打点好。你我里应外合。”

“是,老臣遵命。”

严鞑严谨一礼,告退了。

连琴等人的声音隐约在外面廊上传来,连玉却无热闹之感,伸手打开窗户,遥看窗外雨帘,前路路漫且长,他突然想,那个小王八蛋李怀素这时不知正在做着什么呢?

知府衙门。

李兆廷听权非同说罢微微一震,但他很快恢复如常神色,笑道:“原来师兄早便做好部署。”

原来,权非同早便收买下吏部书记官,弹劾书在去到他手上之前——早在十多天前,权非同已先过了目,如此,黄天霸有足够的时间,在这边部署一切,加上权非同派人来助,即便连玉亲自过来查,只怕也很难查到什么。

权非同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可怪我事先并无告诉你?倒让你担心了。”

“师兄这样做,必定有师兄的道理。”李兆廷微微摆手,朗声回道。

“嗯,想看看你接到弹劾书的时候会怎么做,很好,兆廷,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权非同勾了勾唇,轻笑着道,他看李兆廷突然站起来,眉眼中透出一副欲.言又止之态,拈拈桌上棋子,问道:“怎么,兆廷有话不怕直言。”

“兆廷总觉得,这黄知府一案,师兄布下大局,但除要中立臣子倒倾外,似还有其他深意。”

权非同闻言,眸光慢慢变深,他正要说什么,突然神色一变,伸手一按心口,眼底盈上薄薄痛苦之色。

“师兄……”

李兆廷亦是神色一变,立下过去伸手相扶。

素珍和冷血再在客栈用膳的时候,已是翌日,那客栈也换了别的客栈,素珍眼底笑意娓娓,便在片刻前她有了主意:她要进黄府。

157 汪洋大盗

她想着,瞟了邻桌两名公差一眼。舒偑芾觑

这两名公差似是外出办案,也在这客栈用膳,方才二人谈笑间,说了件事。

一人说他早些日子到黄府请安,看那黄府又进了批新丫鬟,净是些年轻漂亮的姑.娘,另一人搭嘴,说大人府里什么时候进的不是些好人儿,就是老太太吃斋念佛,偶尔会弄进几个别人家不要的丑姑.娘当粗使丫头,也算是行善积福,又说你老兄乃黄大人远房亲戚,须常过去和老太太请安,既有财路又有艳福,教人羡慕得紧。俩人眉眼都是不怀好意的笑。

很快,二人吃足喝饱,结帐走了。

素珍附嘴到冷血耳边道:“跟过去看看。”

冷血微微疑惑,看素珍模样认真,只得扔了吊钱在桌上,随她去了。

街道热闹,街上贩卒往来,素珍跟在两名官兵背后,不疾不徐走着,冷血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一会你便知道。嗨”

见两人拐进一条偏僻许多的小巷,她眼前一亮,“冷血,咱们将他们截住。”

冷血皱眉,“喂”的一声,素珍已随二人进了巷子。

焉知就在这时,两名官差突然回过头来,其中一人眼中划过杀气,冷笑道:“什么人?以为我等不知道你两名鼠辈在后跟踪吗?特意将你们引到此僻静之处,你们自投罗网正好。”

两人便要向素珍逼近,却见眼前少年嘴角一翘反迎了上去,二人一怔,说时迟快,这少年背后一道灰影如大鹏般跃起,直取二人身上要害。

二人一凛,对方出手之快,这刀鞘还没除去,身上一麻,穴道已然被封住,如塑像似的一动不动定在原地。

两人大惊,这身上不能动,口却还是能言的,立下大喝道:“你们竟敢对官差无礼,还不快快将我二人放了,否则,衙门的人赶到,这行劫官差可是重罪,少则皮肉之痛,重则牢狱之灾。眺”

素珍蓦地一笑,从怀里掏出把匕首,一剥匕鞘,那刀子竟煞是锋利,白花花一片寒光在二人眼前晃过。

她道:“两位官大爷,小人不识律法,只知道这里连狗也不多一条,要那般恰巧遇上你们同行还真不容易。等真遇上了,就是你们都已变成死人,他们闻讯来收尸的时候了。小爷还怕被治罪不成,我胆子小点还敢挟持公差?”

二人一听,只觉这肝胆俱惊得要裂开,这敢情遇上两个专和官府作对的汪洋大盗不成?立时识趣的换了脸色,堆着笑道:“两位爷找我二人不知什么事?断不会是和官府结了仇,这公报私.仇来着吧,两位爷面生,我二人此前必定不曾和二位结怨,两位千万莫要认错人寻错仇,否则我二人可就冤枉大了……”

看二人嘴脸转变,素珍却仍是拿刀子在二人鼻上轻轻刷过,嘀咕道:“割哪一处好呢?”

那冰凉如蛇般的触感,二人立下骇得大叫,“英雄饶命,英雄要劫财只管劫去,若要问衙门中什么事也请即管问,我们必定知无不言。”

素珍一笑,这两个公差虽贪生怕死了点,却甚有眼色,知道掳劫财宝断不会找上他们,找几个土财主不倒干脆,冷血眉头皱得愈高,低声斥道:“你到底又在捣什么鬼?”

素珍回身朝他使了个“办正事”的眼色,换过头来时已换上平日连玉惯有的讳莫如深,淡淡道:“小爷琢磨着要干宗大买卖,到你们那黄知府府上弄点钱财,看你们对黄知府的事儿了解甚多,两位何妨跟我说说黄府的人丁好让小爷充着混进去。”

这两名官差一听要糟,问衙门其他事儿便罢,这顶头上司黄天霸宅院一旦被劫,若教人得知乃二人提供线索,二人岂非同谋?这可是大罪啊!这位黄大人乍看是名君子书生,为人实阴狠残酷,量刑素不手软,只有重没有轻。

其中一脸皮白净微痣的立下涎着脸苦笑道:“兄弟若真要干此勾.当,该到黄知府家中捉个家丁来问才是,我们哪里知道……”

“对对对……”另一肤色粗黑的眉眼甚为凶恶的立下附和。

“你们方才把酒言.欢时可并非这样说话哦,你这小白脸可是黄天霸的远房表亲,时常过去跟黄老太太请安,兑些油水儿花。对这黄府的情况是了如指掌,连新进的丫鬟怎样怎样都知道……”素珍嘻嘻笑着,握紧匕首突然往那白脸鼻头便是一刮,数滴血珠顿时溜滑到他衣前襟,二人见着红嗅着腥气都吓坏了,顿时点头如捣蒜,“说,我们说,兄弟手下留情。”

素珍勾勾嘴角,这二人一看就非什么好鸟,平素就是鱼肉百姓那类,她手下自然不必留情,她一改笑吟吟的模样,又压低几分声音道:“若教小爷发现你们有任何隐瞒,这次我割的可是鼻子喽。”

二人惊得浑身颤抖,那白脸公差狡猾,总算还有几分机警,考虑到杀人灭口的问题,颤声道:“你问完话后可要放过我们,我们才说。”

“行,小爷不杀你们,小爷本来就是求才,也不想弄个杀人大罪,但若你们谁敢骗我,我纵使不杀他也要好生招待招待他。”

两人想起她方才说到黄府是弄钱,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谋财而已,犯不着害命,毕竟死两公差不是小事,都先后抖簌着点了点头。

素珍眼珠一转,道:“先说说黄府家丁和丫鬟的情况,可有哪些人特征较为粗陋或平庸,平日无人注意问津的?”

——

158 获悉谋划_re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迟疑。舒偑芾觑

素珍怎会不知他们畏惧黄天霸的心思,一瞥那黑皮肤的官差,笑道:“你比较老实,你说。”

“至于你……”她眼尾挑挑那白脸儿,“你死定了,我最讨厌你这种不老实的人。”

白脸官差脸色顿变,一张白脸更煞白了几分,再也不敢隐瞒,竹筒倒豆的一股脑倒了出来,“若说丑陋,家丁丫头倒是有那么两三个……”

素珍仔细问了这几名家丁丫鬟的特征,他也仔仔细细说了嘈。

素珍微微一笑,突又从怀中摸出一个瓶子来,倒出两颗药丸,先后捏住两人的嘴巴,将药丸塞进去,一拍二人背脊让将东西咽下,二人又惊又惧,死死看着她,颤声道:“你给我们吃了什么?”

“毒药呀,还能是什么?”

素珍回答得漫不经心,二人却惊得几乎晕厥过去,素珍看向冷血,“放了他们吧。”

冷血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虽仍皱着眉头,却依言将二人穴道解开了。

两名公差互相使了个眼色,拔腿就跑,是平日捉贼的速度也比不上的。素珍在背后笑吟吟看着,冷不防出声,“你以为我诈你们,随身掏不出毒药?运气冲击额上神庭耳上耳门二穴,看看有什么感觉?若感头昏目眩,很抱歉,那便是中毒迹象。我的毒无人能解,你们只管跑。”

两人哪里听她的,很快便跑的不见踪影胍。

冷血本扳着一张脸,这时横手胸.前“噗”一声笑了,“你那药丸芳香扑鼻,一看便不知是毒药,是你平日吃的治伤之药吧,倒逛得了别人?”

他话口方落,却见那两名公差已神奇的跑了回来。

本是一白一黑,此时皆都惊成了白脸。

他大讶,“你还真藏毒了?”

素珍嘻嘻一笑,低声道:“那确实不是毒药,是连玉送我的大内好药,调伤活络用。”

“可他们……”

“那两个穴道用内力同时一冲,就会出现麻痹感觉,我是半个大夫,你忘啦,书夫不欺我也。”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