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冷血哭笑不得,冯素珍最是有能耐耍这些唬弄人的把戏,端的却也是万试万灵。

素珍挑眉,又对两名公差道,“两位差大人,咱们的事情还没完呢。白脸大哥,烦劳将你方才说的那个脸上有烫疤、平素腼腆寡言的丫鬟带到客栈找我,要不动声色的,我住第七个房间。事成之后,我指的是他日我盗到黄府银两之后,自会给二位解药,若你二人将事情向你们大人告发,试图让官差来捉我,那末至多便是个鱼死网破的事,你们不妨想想看是你们大人的钱财重要还是你们的命重要。”

两名公差一听,都惊急得连连摇头,那白脸公差苦笑道:“兄弟这不是存心刁难吗?我们怎能将黄府的丫头随意带出来?”

素珍一拍冷血,冷血会意,伸手将她一挟,施展轻功离去。

回到客栈屋中,冷血拉了把椅子坐下,忍不住责道:“你将人家一个小丫头弄出来是想做什么?那两个人能办到吗,不引人怀疑?你不是为查案为相帮那姓李这两事而来吗,现下做净做些毫不相干的!”

素珍还是笑眯眯的,“为了活命,没有什么办不到的。放心,那白脸儿借故到黄老太太跟前请安是常事,不会引人思疑的。至于要带个姑.娘出府,虽说只是远疏亲戚,他好歹沾了表少爷的光,那丫头见是他,本就不敢开罪,他又说上几句情话,还愁无法将人哄出来?我将那姑.娘要出来做什么,你很快就知道。”

黄府。

早春雨水隆密,昨日下了场大雨,权非同旧疾发作,和李兆廷只说了句便匆匆歇下,却是届时若他身子不爽,对付连玉一事便由李兆廷来办。

权非同做到今日位置,早年曾得罪过不少朝官,当然,这些人如今已被他弄了下去,或死或走,但因和人结恶,数年前曾遭遇行刺,伤在筋骨脉络,其伤极重,如今伤口虽早已愈合,但每逢变天都会见疼,有时发作起来几见昏厥,还在书斋读书的时候便见过。

他给自己倒了杯茶,缓缓喝着,微微凝眉审度着权非同的想法。

他到底想怎么对付连玉?

从权非同说出布局开始,他已隐隐嗅到不寻常的危险。

五指微微拢起。

由他来出这个手……虽说他早已被划分进权非同的阵形,但若直面连玉,一旦惹毛了连玉……这周天子硬要除他并非不能,就拿黄天霸一案来说,若连玉拿到证据,他便危险。

这时,还不是三足鼎立的最佳时机,至少,霍长安尚未策反。

他抿茶思虑着,眸中是平素在外从不曾透露过的沉狠。

“公子。”

小四突然在房外喊。

“进来。”

他缓缓答着,小四推门而进,将一信函交到他手上,低声道:“清早一名小厮送进驿馆,指明要交给公子的。看他神色甚是紧张,想来交待的人千叮万嘱了的。”

不必小四说,李兆廷一瞥那笺上密封的蜡泥,已知来信不简单。

这种蜡为魏成辉、司岚风和他之间专用。这信若非来自魏成辉,便来自司岚风。前者此前才来过信函,说已开始在霍长安身上部署,以魏无烟来诱.反这位闲散之王。

这信很可能便来自司岚风了,司岚风此时伴在连玉左右,是探到什么重要信息了吗?

他心下一紧,立下将信拆开,抽出信纸。

只见其上写着:

连玉将假权或汝之名夜审死囚。

他看罢,眉心猛地一收,燃起火折子,将信函彻底烧了,吩咐一旁的小四道:“立下备轿,我要到黄府。”

159 再见木三

出门的时候,却恰恰碰上严鞑和高朝义正准备出门,双方的轿子都候在驿馆门口。舒偑芾觑严鞑一声冷笑,“不知李侍郎这是要到哪里去?”

他亦是一笑,“想和相爷的目的地一样。”

“噢,”严鞑反诘,“老夫这是要去衙门,虽说这衙门和黄府毗邻,但若李大人去的是黄府拜谒权相,那可不一样!李大人过来是办事而非探亲,这目的地该去衙门调查卷宗还是到黄府另有所图,李大人莫要混淆才好。”

李兆廷也不相辩,严鞑讥诮的看他一眼,猛一拂袖和高朝义进轿而去,他方让馆中杂役起轿,从获悉身世开始,他已忍了十多年,如今还有什么人忍不得。

这严鞑和高朝义到府衙去也不过是装装样子,若在坊间也找不到证据,黄天霸自己衙内还能让他们找到证据不成?整个岷山,也只剩这黄天霸府中或是牢房才能有证人和证据了。

司岚风并无言明连玉等人将于何时夜探牢狱,想是计划未定,一旦确定行动,司岚风未必能及时通知他。连玉这下假借身份用的甚妙,只是他既已知道自不能让其成功。当然,他不会做决定,仍将决定权交与权非同,看权非同面对新情况会怎么做?没有多少人会喜欢长江后浪推前浪嘈。

黄府。

素珍没想到,她化了许久的妆,装扮成那个进府不久多在厨房做粗使活儿的丫鬟朱儿才个把时辰,便在这黄府碰到权非同。

连玉告诉她,权非同会过来这里打一仗不假,但她万没想到,他居然公然出现在黄府,那般大刺刺,那般比主人还像主人的躺卧在湖中小亭一张长椅上。

那椅子垫了床.软褥子,前方石桌上大小精美碟子砌满时令水果……昨日雨过,今日一切看去越发柔绿水嫩,阳光润泽着庭院各处楼阁和树木水气,那金柔的光景,慵懒的打在这闭眼微寐的男子身上。一身纤白如雪,一身金光华贵,那双妖孽般美丽的丹凤眼眸,更是一身的可恶。

这男人,恣意的很胍。

素珍心下一紧。若要妆扮的是面目完好之人,除非会易容术或是回春堂那等妙手,否则还真妆不成。幸好朱儿脸上有个极大的伤疤,从右眼蜿蜒到右颊,容貌丑陋,让人看不真切本模样,正好凑合。

她惯扮男子,她对妆容之术自有一手,虽无法完全模仿朱儿,却也有七八成相像,加之朱儿平日垂眉低目,到底长什么模样,谁都没个深刻印象。

她着实忌惮眼前这男人,可这时要撤已来不及。

权非同被那哐啷一声脆响扰了好觉,倏地睁开眼来。

“是谁将这玩意弄翻?”

地上碎瓷处泛着淡淡药香,低沉的嗓音透着初醒之人惯有的微微沙哑,闻者却无人不秫。

他似乎对这突然的打扰大为不悦。

须臾前,一众十来个丫头款款而来,尚羞红着脸看着这个俊美男人,这一问,顿时摔碎了一池芳心,都惊得立时低了头侧了目去。

素珍略带同情的瞟瞟身边那个唤晴儿的丫头。

“是她……”

响亮一声,多道目光一下探到自己身上,素珍一愣,你妹,玩嫁祸别人和集体针对呀!

事发经过是,她本在厨房帮工,晴儿拿了帖药过来让煎,说是老爷的贵客病了,昨儿吃了帖药还没见好,今儿接着要吃。

药煎好后,晴儿又在托盘上添了好些瓜果蜜饯讨好贵客,却又嫌沉,只让她端药跟过来。

途中遇到一众午休吃饭的丫头,一听是到贵客那里去,也都羞羞怩怩的跟过来了。

到得亭外,晴儿便将托盘取过,自己端过去,也不知怎的竟突然崴了下,药便洒了。

晴儿一看便是名大丫头,将过错搪塞,其他丫鬟亦明摆着帮衬晴儿。

晴儿微微低头,眼梢却冷冷攫着她,让她仔细了说话去。

权非同目光落到她身上,淡淡道:“这祸事是你干的?”

素珍揣摩着朱儿的心理,飞快看了权非同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去。

这是朱儿的心理,也是她的心理。

她虽对自己的妆容有信心,却终怕权非同看出破绽,她进黄府,目的是想看看能否在这里搜出黄天霸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各种来往文书证据。另一边,冷血将随一黑一白进衙门查探证据。

虽希望渺茫,但她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一是将黄天霸这酷吏绳之于法;除此,若她先查出证据,交到连玉手上,便可通知李兆廷,连玉手上已有黄天霸罪证,他必须调转枪头对付黄天霸,权非同向来是识时务之人,不会阻拦李兆廷。

如此,李兆廷秉公办理,连玉亦无法治他之罪,黄天霸亦得到他该得的惩治。

此时,面对权非同的问话,她正要摇头,又想真朱儿日后回到这里只怕不易善了,暗暗叹了口气,扑通一声跪下,“是奴婢一时失手,公子恕罪。”

权非同眼尾微挑,似在轻轻舒展着眼皮,蓦地一声轻笑,目光锁到晴儿身上,“你过来。”

晴儿一惊,但她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大丫鬟,胆识也不小,欠身一福,道了声“是”,便立刻走上前去。

权非同又瞥向素珍,“你也给我过来,嗯,手给我。”

素珍一愣,却见他缓缓坐起身来,衣袖微展间,向她摊开手心。

160 小妾

素珍心道这人这是要干什么,疑虑归疑虑,人家是贵客,她没有说不的权利,手往裙上擦了擦,照做了,将朱儿扮演的惟肖惟妙。舒偑芾觑

手被包入男人掌中,权非同执起她的手放到鼻端一嗅,那呼息轻轻喷打在她手上。

素珍傻了,木三你……果是变态。

她心下猛地一跳,面红耳赤,心里复又叹了口气,虽是变态,他这动作还是做的无比优雅。

众女脸颊红红,连晴儿也是愣站在一边,又妒又羡,看在众人眼里,俨然便是个香艳画面。而且,居然不嫌弃这般容貌的,岂能不嫉恨!

木三的手真的很漂亮,骨节分明,腕骨微微突起,素珍脸上却搁不住,正要挣一挣以示提醒,权非同这时却道,“有药香,你端过药。”

“正是,权相,是这丫头端的药,方才笨手笨脚的将药打翻了。”晴儿立下狠狠看了素珍一眼,道:“权相要打要罚,都是可以。否则,怠慢了权相,我们老爷可是不安。”

“嗯,行,你们给我找几个家丁护院的什么过来。”

他说着放了她,瞥了瞥众丫头。

“是。嘧”

立时便有人叫娇娇滴滴应了,几个丫头离开,很快又折回来,果领回了几名看去孔武有力的护院,又另有数名家丁。

“敢问相爷,要小的怎么做?”众男子恭恭敬敬的行礼,欠身问道。

有些丫头倒也不算太坏,同情的看着素珍。

素珍本忖木三脾.性,未必会责罚,这时一惊,心道,奶.奶的木三要打打老子。那几顿饭,回去必不请你了。下回你约我吃饭,还放你鸽子。可这当口,也只能忍了。

权非同似乎正思考着该用些什么刑罚,眼波中淌过些许酷色,却偏偏嘴角微翘,灿若霞光,除去素珍不花痴,众丫头倒看的呆了。

这时,这男人却随手一指晴儿,悠悠道:“你裙子下摆怎会有抹药黑?镑”

晴儿本是力持镇定看着,此时,却惊的几乎扎跳起来,立下低头,往裙摆看去,那地方一片清白安好。

“晴儿姐。”

几名丫头惶然出声,她心下一沉,这看在谁眼中,都是作贼心虚了。

她惊惧的抬头,权非同眉目中带着一抹讥诮,“这端药的还没溅到身上,你倒被溅上了?和我玩心术,你一个丫头不嫌嫩了点吗。”

“你们要怎么罚,我不知道,我是一个客人罢了,这事交你们管家处理。”

晴儿扑通跪下,冷汗涔涔,只觉这次要死了,要死了……若是由他开口来罚,他便是将她打死了也成,听着这话,方如蒙大赦,回头向老太太求个情,打几个板子,扣些月钱想是可以过去了,颤声道:“谢权相饶恕之恩,谢谢权相……奴.婢这就煎药去,回头亲自给相爷送来。”

看权非同未罚,虽是畏惧,她心里对这位相爷隐隐又有了种期盼。

素珍心笑,闭着眼睛的木三还是木三,面上却忙道:“谢谢权相。”

权非同看她一眼,勾勾嘴角,“你方才为何不替自己辩解?”

“奴.婢……怕晴儿姐姐责怪。”

“噢,你便不怕我罚?她们最多是挤兑你,我却可以要你的命。”

“都说宰相肚子能撑船,奴.婢想,只要奴.婢认错,权相不会计较,总比以后在这里讨不到生活为好。”

素珍这可算是实话实说,不必伪装。

权非同眸光一动,多看了她眼,随之道:“你们退下,你留下。”

素珍惊而憋屈,这人竟对朱儿来了兴趣。

“是。”

众人鱼贯而退,晴儿怨恨的看了素珍一眼,素珍自也不惧,但还是佯装瑟缩了下。

权非同眸光掠掠旁边的椅子,“坐。”

素珍摸不清他心思,仍按着该有的战战兢兢道:“奴.婢不敢,奴.婢站着就行了。”

权非同笑了,看去很是温文无害。

“你在怪我将你害了吧。本相走后,你处境会有些难过。”

素珍想,你知道就好,把朱儿害惨了。

她谋划着回头是否该给朱儿些钱财,让她别回黄府了,又得破财了。

她不坐,权非同也不勉强,仍是笑道:“其实,我只要说一句,让将那恶丫头辞退,或是跟你们管家说一声,我走了以后,莫让人欺负了你就行。”

“谢谢,谢谢相爷高抬贵口……”

“可我不打算那么做,多无趣。”

素珍被他神来一句,硬生生打住,暗下咬牙,这人何苦作弄一个可怜的小丫头。

权非同自是看出她不满,凤眸盯着她,轻声提议,“小丫头,莫说我欺你,这样吧,你向我提一个问题,若得我心,我便奖赏你,你倒不必再畏惧谁。”

素珍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笑如水漪的男人和此前国案中杀人不眨眼的狠辣男子联系到一起,她想了想,道:“那请相爷告诉奴.婢,您怎知奴.婢冤枉?”

权非同“咦”的一声,又低低笑开,“你们的黄大人怎敢让一个丑婢给我端药过来,方才那丫头便不同,倒勉强算得是个美人。除非,她嫌活重,唤个小丫头作差使,但差使归差使,到得我跟前,她还不会自己来?”

素珍也是笑了,低头“嗯”了一声,权非同却缓缓站起来,摸摸她的发,“你这问题不笨,有点蕙质,我甚是喜欢,收你作小妾,当是奖赏,以后无人可欺你。”

什么?素珍是震在当场,这人却伸手一勾,将她带进怀里……

161 小妾(2)

这带着幽香的缠.绵,素珍能想到的只有两点:一、权非同的品味特么的有问题,二她被他识穿了,他正捉弄她。舒偑芾觑

可后者感觉又有些不像矣。

他突地又抱她坐下来,丹凤眼盯着她,目光颇有些幽暗囗。

“真是个可爱的小丫头。”他蓦地一声轻叹,低头便往她唇上吻去。

可爱你妹。素珍大惊,若是朱儿,那暂时被他们点了穴扣押在客栈里的朱儿会怎么做?

估计是不会推拒的。

但若不推开他,她又断然无法接受……

“相爷,卑职听下人说,府中有个丫头开罪了你,卑职必定重重责罚。卑职领了两位武林好手过来,想和相爷引见一下……”

那温雅有致的声音蓦然止住侦。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