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但时间紧迫,素珍也顾不得许多了,咬咬牙,笑道:“相爷,奴.婢……奴.婢去出个恭,很快回来。”

权非同呼息依旧细长。

她又等了片刻,蹑手蹑脚的将他的手从她身上拿开,尽量不碰到他高大的身躯,慢慢爬下.床,推开了门。

她到此也不过半天,此时又急,虽不至于慌不择路,也好不了多少,终于,截下一个稚气的小丫鬟套问,找到了后院。

她匆匆奔到院门口。

门打开一瞬,冷飕飕的风从门口冒进来,她打了个喷嚏,随即再次苦笑。

“敢问朱姨。娘,这是要到哪里去?”

门外,两个侍卫模样的人看着她,其中一个淡淡问道。

朱姨.娘……素珍微微一震,猛地转过身,果见权非同从一处花丛缓缓走出来,他眼中一派清明,并无半点惺忪模样,盯量着她:“我以为,你会多等一会,才一个时辰不到,你是否心急了一点?”

“奴.婢即便再等上几个时辰,还是这个结果,有分别吗?”反问之际,素珍突然往方才那个唤她“朱姨娘”的侍卫脚上狠狠跺。

那人眼看她被擒,并没多防,倒教她得了手,吃痛一声闷哼出来。但权非同没发话,他也不好还手,和另一名侍卫紧紧守在素珍背后,将其困住。

素珍索性负手于后,微微睁大眼睛,盯着权非同。权非同颇有兴致的看着一切,也不制止,这时方才缓缓笑问道:“哪里惹着你了?倒要如此对待我的侍卫?”

“我不爽这个称呼。”

“哦,是你自愿嫁我为妾,他们如此唤你并无错。”

“听闻你尚未娶亲,凭什么娶我当小妾,我就不能当你正室大房吗?”素珍随口胡说,暗暗打量四周,企图寻找门路和生机。

权非同却一声低笑走近,“胆子真不小,行,你敢嫁,本相敢娶。”

素珍发现,和这人斗嘴斗智,极其难赢,木三是百无禁忌的,当然,他说过的自是不会作数。

她遂点头,“行,我嫁,你让我自由行动吧。”

权非同唇边笑意更大,“说到嫁娶,也得要有个来历去处才好下聘。你是要本相亲自查出你的来历还是你自己说?”

事已至此,素珍自然不能和他继续装下去了,权非同是否看出她是李怀素不说,但权非同是早就看出她有问题了。她抑住会被他杀掉的恐惧,现在趁着他还有点兴致,拖得一时是一时,故作镇定问道:“敢问相爷,相爷从哪里看出破绽?”

这也确是她的惊疑所在。虽早知权非同不简单,但还是不无震讶。

“第一,你和那大丫头走过来的时候,我虽闭着眼睛,却注意到一件事。你们两人中,其中一个微微喘着气,既已证实最先拿托盘的人是你,那末,那道喘息声音就是你的。那盘子盛满瓜果和药,但对一个粗使丫头来说,份量并不算重,我不认为她会气喘吁吁。除非,这人不是丫头。”

他盯着她,那漂亮的眼梢将一贯的笑纹拖长,俨然带上几分冷峻和寒意。素珍心房倏地一紧,“单凭这点也不能断定我不是丫头,奴.婢就一定要力大如牛,奴婢身.体就不能不好吗?”

“第二,你的手。你手上虽有些薄茧,但少且柔,那不是干粗活的手,倒像是拿笔弄剑的。”权非同摸摸鼻子,笑意慢慢凝注,“还有最后一点,相当有趣。我给你葡萄,你知道为什么吗?这样,你猜的出,我放你走,猜不出,就永远留在这里好了!但我猜,你一定猜不出。”

——

164 孩子

经他一提,素珍想起一事,原来,他此前让她递手给他,原来不仅嗅药香,还另有玄机。

永远留在这里……这话令她不寒而栗。

“如果我能说出来,你真会放我走?”她盯着他,目光灼灼。

明显,她不认为他这话具有可信性,权非同啧啧两声,“你不试一试么,在我说‘不是’之前,你至少有赌一把的机会。”

素珍暗下咬牙,然而她想了好一阵,竟毫无头绪可言,果然被他断中,她必定猜不出来?她自认不笨,可她竟然想不到…汶…

她低头苦思,正心焦,却听得权非同声音淡淡传来:“已给你半盏茶功夫。别猜了。你猜不出来的,我也不可能有耐心去等这么久。”

想起他方才便笑,她必定猜不出,如今真被他言中,她曾和连玉曾联手,在他面前占过上风,但到底斗不过他……

她往下唇一咬,“请相爷再赐教。烧”

权非同双眸微微眯起审视着她,不是讥诮,也不是冷漠,却带着十分锋利,终于,片刻,他说道:“给你葡萄是想看你会怎么吃。你把好的大的拣出来先吃了,不符合这么一个丫头的作风,你原来的生活必定甚好。我不会凭一个喘息便断定什么,但几种迹象下来却足可说明些事情,哪怕你言语动作再像。”

“你怎会留意这些?”

素珍听罢,一时怔住,不由得苦笑。他说的其实并无什么神通之处,却是人之常情,却是敏锐如刀,她自小被养在蜜糖里,偏偏都忽略了。

“因为很久以前,我吃葡萄的顺序正好与你相反……”

权非同目光微动,一瞬间变得有几分遥远,素珍突然仿佛觉得,回到了她尚未赴考、二人初遇的时间去,他是贵公子木三,而她,只是个京城小异客,却又很快想起他在此前国案中滥杀无辜……

“木大哥。”她突然喊了声。

权非同似有些意外,好一下,方才缓缓笑道:“原来果然是你。”

他忽地走得上前——“嘶”的一声,揭开了她脸上的疤,素珍吃痛,低叫了一声,而后索性伸袖往脸上一抹,将化妆都抹走。

权非同眉目深凝,看了她好一会,“原来你长这个模样,还是能看的。”

素珍如若现下在喝茶什么,必定以水喷之。但她什么也不能做,只听得权非同随后冷冷道:“容我想想看怎么治你,你这人胆子可真不小。”

素珍心道这下是真死了,那两名侍卫得令,一左一右跃起来擒她。

再次回到权非同房内。

方才进去,权非同尚未来得及处置她,仆人在门外通传,却是有人来寻。

权非同“嗯”了声,示意让来人进来。

门一开,来人便道:“可是大哥告知黄天霸我就住在这府外的一家客栈?适才他差人来寻,说是有要事商量,晁晃便立下过来……”

来人说到此处,忽然意识到什么,蓦地住口,一眼盯住房中的素珍,明显好生惊讶。

素珍连忙低下头。

“李怀素,你这不能说的秘密如今倒还算秘密?晁晃,我先领你去寻他们。”

权非同不冷不热抛落一句,携晁晃离开。

晁晃离前,看了她一眼,那目光有些阴森。

“你们好生看着房里的人。”

“是,相爷。”

门外,权非同交代侍卫的声音薄薄传来,素珍恨恨咬牙。

她虽被囚,手脚却并未被缚,此时如热窝之蚁,一边擦汗,一边告诫着自己千万别乱,又仔细将房内境况打量一番,发现床前榻上搁放有权非同的衣衫。她对女妆扮相诸多顾忌,也不管这许多,摘了自家衣裳,将那男子的袍服换上,又对镜把发散了,重新梳回男人的把式。

心下快速盘算开:早和冷血约好,若两天内不见她回去找她,那可能是她在这里遇到什么周折,他便暗中进来寻她。

可如今两天未至!

她出不去,出不去……

山重水复的无路……

她站在房中央,盯着书桌文案,又跳又跺的抓发思考,目光碰到文房四宝,不觉微微定了一下……

“喂,你在里间叫嚷什么,再吵闹,莫怪我等不客气。”

侍卫听得声响,推门进来,厉声喝道,却见那少年将相爷的房间弄个乌烟瘴气,此刻竟坐在书桌前胡写乱画,地上四处散飘着纸张,写着什么“乱臣贼子”,“天诛地灭”。

众人一下怒岔了气,将她手中毛笔夺了,有人一掌往她脸上扇去,素珍挨了揍,痛得泪水都出了来。

“怎么回事?”

正反抗之际,权非同从门外走进,一瞥众侍卫,沉声发问。

侍卫正要将素珍胡闹之事报以他,黄天霸率一众护院过来,脸色凝重,颇有些难看,道:“相爷,出事了。”

他情态甚急,竟一时也没注意到素珍变了身,自个府中丫头已消失不见。

权非同一凛,目似流霜,“怎么了?”

“相爷适才领晁将军过去,卑职一看正好,便与将军、李侍郎一起商议大事,后顾姑娘出来赏花,我等拟换地个方再议,不意竟突然来了刺客,欲要行刺卑职……”

黄天霸神色狠戾,嘴角却又古怪的微带着一丝不豫。

权非同察言观色,缓缓道:“这刺客可是已被你捉获,这身份不简单吧?”

黄天霸立下道:“大人明察,正是!”

素珍此时也顾不得脸上那辣的痛,心道这些刺客到底是何来历,竟在这节骨眼上来行刺?可是连玉他们,但这分明不是连玉的作派,可若非连玉,又会是什么人,被官府欺压的民众?这光天白日之下行刺,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横下莫名一个波折,也不知利弊,但当权非同领人过去,因素珍顽劣,把她也领了过去。和刺客碰面刹那,素珍还是狠狠吃了一惊。

花园中,李兆廷和晁晃立于一侧,顾双城蹙眉站在数步开外,她身旁,一名女子被两个护院扭住了双手。

不消说,这就是刺客,这个刺客是个女人。

“黄狗官,你胆敢将拿我,你可知我是谁?你若敢碰我一根毫毛,我要你全家都死无葬身之地,不,你九族,你九族的邻居都得死,还不速速放开我!”这女人被人押住,犹自破口大骂,光洁的额上渗着汗水,蒸映得一张脸蛋如夏花,越加娇艳几分。

这人,素珍认得。

果然不是连玉,更不是民众。

而是那小祖宗,连欣。

这妞儿竟来了,竟搅浑进这趟浑水来了!

你妹,这是嫌还不够乱还是怎么,如今,权非同连你哥都要杀,覆巢之下无完卵,你这不是来送死!

“大哥,依你看,该如何处置?”

晁晃和李兆廷二人迎上前,晁晃向权非同询问,李兆廷看到素珍,神色明显一变,素珍无奈朝他笑笑。

李兆廷眸光一沉,更冷峭了数分。

顾双城看到素珍也是一惊,那厢,连欣看到她,浑身一震,冷笑道:“李怀素,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你果然和他们搅和在一起了,我当初就该射杀你,不该对你好,如今……我看到你就恶心!”

素珍也不是吃素的,闻言疾步上前,抬手就给了她一记耳光,“让你不长脑子,让你净干不长脑子的事。”

连欣惊呆住,愣愣看着她,半晌,方才嘶声喊叫出来:“李怀素,你不男不女,你恶心,你混蛋,这个仇我一定报,有种你们现下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她眼眸瞬间染上一层血红,本恶狠狠注视着黄天霸的目光,厉然刺向素珍,其中尽是厌恶,尽是森森恨意。

素珍扬手再打,却被一人快步上前伸手隔下。

“李怀素,够了,她还只是个孩子!”顾双城冷冷出声。

165 暮色

素珍反手握住她的手,“孩子?她大到足以可以承担任何责任了。她倒好,尽干混事!”

顾双城神色忽地微微一变。

连欣大怒,她跟李兆廷不熟,对顾双城心存厌恶,晁晃竟也不管,眼睁睁看着她被捉住。她平日与权非同倒是有说有笑的,虽知连玉与他面和心不和,但总有几分情面在。看权非同过了来,连忙道:“权相,你来得正好,快救我,严惩黄狗官。”

权非同点点头,以示他知道了,微一沉吟,却是说道:“公主,你此次过于顽劣,黄大人乃朝廷命官,我不能放你……”

“难道相爷要杀她不成?汶”

素珍突然大声打断,连欣已是呆住,一时失了声。顾双城也惊得睁大一双眸,却又听得素珍轻声道:“杀了也好。这种女子留在世间,是祸害。”

连欣一震,回看向她,终于,她眸中红全部变成灰,她浑身颤抖,却死死盯着素珍。

素珍知道,她和连欣之间,怕是难已善终了,连欣那种恨,是想她死,能从其眼中读出来婕。

她仿佛没有看到,李兆廷和晁晃也仿佛没有看到,黄天霸却抬手一挥,微微冷笑,“带走。”

顾双城不知素珍为何会说权非同要杀连欣,但她总觉得素珍未必是胡诌,冷冷看素珍一眼,立刻跪下,“权师哥,请手下容情,公主纵有甚意气用事,也绝罪不至大责,再者,她乃金枝……”

权非同目光深沉,又蓦地笑开,杀戮的气息从眼角眉梢一点点渗出,他打量着两人,“一个说杀,一个说不杀,我该怎么做?”

他说着,对黄天霸使了个眼色,黄天霸会意,命人将连欣押下去。

连欣临走前,只看到顾双城紧紧蹙着眉,看着权非同,神色却极为坚决,若师哥执意处置公主,请先杀阿顾。她突然想起那句很简单的话:日久见人心。

眼见连欣已去,权非同伸手扶起顾双城,“兆廷,你带双城回去休息,你看,这刺客横行,晚上莫四处乱跑。”

“是。”李兆廷颔首,并没有多话。

“师哥,双城很早便说过,绝不涉入你和……皇上的争斗中去,但公主无辜,请不要伤害她你能答应我吗?”

顾双城只是不肯走,要替连欣求情,李兆廷眉目微微一拧,伸手将他权非同手上接过去,将她强行带离。

素珍一动不动站着,淡淡的看着二人身影远去,此时,人烟四散,只余权非同和晁晃,权非同的话在暮色中传来,“你倒也清楚我脾性,故意让阿顾求情,若求情的是你,我没准立下就杀了她。只是,别人能懂么,你又何苦?”

也许是庭院深深,暮色四合,素珍竟听得有些痴了,她也不怒,只是看着权非同,却见他一身白衣,可堪晚来之风急,果是个谪仙般的人物,奈何心狠手辣。

何苦?她双目微微有些涩了,却仍是缓缓挺了挺肩背。

其后,她依旧被权非同“请”回房中。

权非同虽说让李兆廷、晁晃和黄天霸密谋弑杀与布防之事,但还是匆匆又出去了。

出去前,说了一句:好好想清楚,当我的朋友还是连玉的,想清楚前,没饭吃。

那种寒战阴凉的感觉爬满素珍整个脊背。

要出事了!幸好,连欣那死丫头是暂时保住了。

她苦笑。

到得辰时既末(晚七到九点),她肚子饿得咕咕乱叫,差点没蹦起来开门,对门外侍卫说老子投降了,速速上饭。

她瞪了那被她午间弄得七零八乱的房间一眼,末了,重新坐下来,就着烛火,低声喃喃,“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饿其体肤……好饿,要不还是先投降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刺客逃进大人府邸了,将他们困死,格杀勿论!”

正天人交战,却听得一声声暴喊从屋外传来,刺穿夜中所有静谧,她惊得登地又站起来,只见道道浑厚火光在窗纱上跳跃,那光亮分明就来自在前面的院落。

这次又是谁?

不会是……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