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胆战心惊,想也不想,倏地打开门。门外几名侍卫拦下她,“客人请留步!”

都是神色冷漠,一看便知训练有素,是权非同的贴身侍,武功自是不凡,她打是打不过了,只能道:“我有急事求见相爷,请带我去见相爷。”

“不行,相爷没有命令让你离开。”为首的人冷冷回她,正是午间打她的人。

素珍心想,早知向权非同告这人一状,当然,权非同未必理会就是了。

“那烦请替我去向相爷通报一声……”

“客人,请进去!相爷要见你,自然会过来。”

侍卫眼中开始冒腾出不耐,声音也变得暴冷。

而前方庭院人声鼎沸,深蓝如墨的夜空仿佛教这场动.乱撕开半壁,星子被底下人群的火把映得微微颤抖。

“他们绝大多数人都受了伤,加紧进攻,四面包抄,务必将他们杀死。”

“住手!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我是九王爷,那边是我六哥,当今皇上,你们竟敢以下犯上……”

“皇上?我还是你老子。明明就是一群乱党欲谋害黄大人,竟敢冒认皇上,想趁乱脱罪……尔等可知皇上辇驾在哪,他老人家正在楚河郡监看祭天之塔施工,怎会平白出现在岷山郡大牢?我看你们分明就是那劫狱歹徒,如今为我们所围捕,便逃窜到黄大人府邸,又欲对大人不利,按大周律例,此乃死罪,来呀,众兄弟,杀了他们!”

“黄天霸,你早在牢中设下陷阱,让我们中伏受伤,立刻给你九爷滚出来……看我不剁了你,你们这是造反!”

“九弟,别说了!快护六哥离开……”

声音在厮杀火光之息中传来,便是隔了一道院墙,素珍也都能听个清楚。

那边情况必定糟糕……

最先开口的是连琴,断他话语的似乎是余京纶,对了,这人能说会道……后连捷打断了他弟弟,聪敏的七王爷明白,他们落入陷阱了,连玉一直没有出声,他受伤了吗?

他们今晚是冒黄天霸之名来审牢中死囚,随身带的人必定不多……权非同等人不方便出面,便由余京纶、毛辉领高手打杀……素珍急得魂都丢了一半,看得众人冷笑刁难,她微一挑眉,从怀中摸出一只钗子。这是今日扮朱儿所用的其中一件小饰物,她毫不迟疑,将之抵到喉间,“我若死了,诸位恐怕不好交差吧?我说,我们现下就去找权相,都听懂了吗!”对方明显惊住,几人相互量视,都是一阵尴尬铁青之色,末了,那为首的也知她不是个善主儿,那双细小的眼眸一眯,恨恨道:“请!”

这些人领素珍走的是另一条小道,当素珍抵达时,却发现已身处主院的一处阁楼之中。

果然,权非同、李兆廷和黄天霸都在……在数名侍卫的保护下,站在楼上观战。

此处檐瓦高耸,他们又是身处黑暗,只见下面院中数十名高手精英,手执兵刃,将居中几人紧紧围住,层层而进,与之厮打,战况激酣异常,刀光剑影皎若银龙,水密不透,多道身影你来我往之间,一下便在彼此身上再添新伤,星光、火光、血腥曼侬……“刺客”分身不暇,已是生死之搏,根本无法窥得他们藏身之地。

而虎,在高楼。

“相爷,‘客人’以死相胁,属下不得不……”

眼看几个男子看过来,侍卫仓惶报向权非同。

权非同倒与常人不同,并未斥骂“没用的东西”或什么,而是笑看着素珍,眉眼慵懒,却又分明光芒四透,“我正愁好戏缺了好看倌,来,怀素,你看这情景可是甚妙?”

素珍这刻脑里闪过两个念头,一是,她也许,穷毕生之力也不可能让连玉为冯家翻案,若连玉死了,倒也应得父债子偿之理,另一个念头却只有两个字:君臣。

连玉是君,她是臣。

臣不能看着她的天子死。

——

166 险情

这两个念头几乎是一闪而过,她已拿定主意。

人就是这样,在危急面前,本能永远比思考快。她没有回答权非同,目光慢慢寻着连玉。

青龙白虎在前,拉扯着一个司岚风……二人身上鲜血淋漓,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司岚风不会武,身上负的伤更重,模样甚是狼狈,素珍对他没兴趣……连玉则被连捷、连琴一左一右护在中间,但他明显受伤了,肩臂上都有被洞破和血痕,反是连捷和连琴,还没他负伤多,素珍看得真切,看似是连捷连琴护着他,实际上是他将两个弟弟都护住了,将迅猛厉害的攻击都接过。

现下他正和两个男人交手,其中一人,着一身灰袍,锋芒狠劲,素珍虽不知连玉深浅,但感觉他武功必定不弱,但和这人交手,却未讨得好去,加上另一个男人在旁攻击,这人阴险,见空便刺,形势更是难为……

眼看他身形摇晃,已是渐渐不支泯。

攻击连玉的两个人都以布巾蒙面,晁晃又不在权非同身边。素珍怀疑这两个人,一是晁晃,一是方才便听到声音的余京纶,据说晁晃一双肉掌,便已天下难敌。加上余京纶极为奸诈,另外一个蒙面和青龙打的,应是那毛辉。

权非同和黄天霸虽已立定心思要取其性命,还是极为小心的,惟恐有任何纰漏,是以绝不让连玉等知道与之对战的人是晁晃。

就在这时,连捷突然一声长啸,但半晌无应,黄天霸先是一惊,随后微微冷笑,“看来还有帮手,可惜这帮手似乎自顾不暇还是怎地没来。锶”

李兆廷却是极为心细,淡淡说道:“黄大人,还是派人到内院一探究竟最好,否则,功亏一篑便不好。”

黄天霸一凛,点点头,立下低声嘱咐身边的人。

素珍看了李兆廷一眼,慢慢往权非同身边挨去。擒贼先擒王。

“你想拿下我作胁?你再这样,会惹人讨厌的,知道吗?”

权非同嘴角笑意一收,身形往后一退,素珍扑了个空,一涌而上的是权非同的侍卫,将她捉住,半个身子按在楼阁阑干上。

权非同也是怒了,双眉微微一扬,众侍被她方才耍了一道,正记恨,看权非同也默认惩戒,望她肩骨一压,素珍从来不是英雄,痛就叫。

素珍扭头看着李兆廷,眼神恳求,请他劝权非同放了自己。

他人面前,李兆廷很少对她说什么,如今神色峻冷,说得一句,“李怀素,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素珍也不再求自身,远远看着双方恶战,包围圈越来越小,青龙和连琴再次挂彩,毛辉得意大笑,连琴怒吼……连玉眉目沉静,下唇紧抿,仍是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但脸色已是苍白无血色,她看着李兆廷又道:“请劝劝权相,连玉不能杀,皇帝一死,国必有乱,你们忘了那大楚大魏还虎视眈眈。”

权非同微微冷笑,只看向院中,李兆廷眉头紧皱,不置可否,黄天霸却突然一声笑喝,“好,连玉支持不住了!”

素珍一惊,纵身一看,果见连玉以剑尖抵地,支撑着身.体,鬓发一绺跌散于胸前。

仿佛回到初见那天晚上。星光灿烂。

素珍一笑,突然冲那抓着她的卫兵头儿道:“大胆,我如今虽是阶下囚,你居然敢摸我!”

权非同几人看来,那细小眼睛的侍卫一惊,此一下,他扭扣住素珍的手也本能小松,感受到那力道,素珍手一探,反扣住他脉门,狠狠一捏,将他推开,那侍卫大怒,内力一运,要这女子吃一蛰大痛,焉知素珍并非要和他争斗,早料他会反击,并不往旁边退避,身子既松,手往阑干一撑,提气一纵,便跳将下去。

权非同和李兆廷都是一震,同时伸手去抓,却只捞着她半片衣衣角。

权非同忽然笑了,李兆廷缓缓收手。

再次看回前方战场。

那才是大事之所在。

再说这是约莫三四层的高度,素珍武功虽是半吊子,好歹是哥哥和冷血所传,再不济也还有点东西在。

脑袋碰地一刹,她以手撑地,就地打了好几个滚,虽狼狈无比,却只折了臂膀,当然,饶是如此,也痛得她足以去呲牙咒骂了。她啐了一口泥尘,从地上爬起,一摸身上,好吧,没有武器,她从怀中掏出她的钗子,便待往前冲去——

这一边,和连玉等人激战的果真有晁晃,他恐声音恐为连玉等人所识,并不出声,此时剑尖从皇帝身上荡开,一招手,朝余京纶点点头。

得晁晃暗示,连玉等人已到强弩之末,隔着面纱,余京纶喋声道:“尔等乱党,降了吧,否则,剁成肉泥,也莫要怪我等公差。”

上面交代过,若对方肯降,可将人捕了,若不肯,便杀死。

连琴搀扶着连玉,他身上中了两剑,披头散发,全然没有了平日英俊潇洒小爷模样,他狠啐一口,正要破口大骂,却教连捷扯住,连玉一身蓝袍,都是鲜红,这位大周君主只是一振手中剑,缓缓笑道:“好,我降。”

素珍也是缓缓站定,心下突然微微一疼。生死面前,大人物不畏生死,小人物委屈求生。如今,大人物做小人物的事情。

她双手握成拳,就此成定局了吗?

晁晃几人交换了个眼色,晁晃极狠,举剑便去挑连玉的琵琶骨,要废他筋络武功,青龙连捷等慌忙去阻挡,却教连玉——素珍浑身颤抖,他想保连捷青龙等人的性命。

他是在赌,可是他这一被捕,只怕是凶多吉少……

老天爷,请谁来帮帮忙,谁都好!我必大鱼大肉祭你偿还。

“六少,微臣此次是立下大功了,要求加官进爵。”

老天仿佛真听到她到乱七八糟的祈祷,在剑尖挑破连玉的衣衫一下,一声长笑破空而来,“当”的一声遽响,将晁晃的重剑凌厉的挑开。

那一袭身形矫武高大,兼得剑眉朗目,气派狂莽,剑身一扭,和晁晃战在一起,刀火四溅,正是那逍遥侯霍长安。

晁晃眸光一沉,使出浑身武功和他打斗,要他讨不了好去。

余京纶和毛辉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出惊色。这不是客栈偶遇的男子,怎会到此而来?

可二人无暇以顾,霍长安背后,两个男人,看似是他的副手,领着数十名男子飞身而来,掠过院墙,降落到他们面前,无比迅速的加入这场战斗,和他们的人打斗起来。

这些男子竟仿如沙场上训练有素的兵勇,招式凶狠,是舍身之搏。

院中情势立变。

“逍遥侯怎么来了?”

连玉含笑退回连捷和连琴身边,负手观斗。

“是顾姑.娘通知的长安和魏妃娘.娘……她们也过来了。”

霍长安高声回道,他和晁晃都是绝代战将,骁勇天下,和晁晃的激斗中,竟还能分出身来答话。

连玉听到“魏妃”时略略一顿,他焉听不出其中挑衅?言下之意即是说他霍长安和魏无烟在一起。他随霍长安的目光侧身看去,果见侧处两名男卫持刀保护着两名女子快速向他们移近。

正是魏无烟和顾双城。

魏无烟看着他,目泛泪光,连玉朝她点点头,以示安抚。顾双城紧紧握住双手,须臾,却终于两手一撤,飞快朝他奔过来。

到得他跟前,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停下,但当目光碰触到他湿透的血袍,她一震,最终忍不住攀住了他的衣袖,“六少,你可还好?你的伤……”

“是你将霍侯请啦?谢谢了,大恩必报,我的伤不碍事,莫担心。”

连玉看着她,本锐利观战的目光里透出几分柔和。

暗处,素珍捏着钗子看着二人,慢慢低下头,心想,老子要棒打鸳鸯。

“霍侯,莫战了,恐防有变,我等且撤。”

“好。”

连玉一看霍长安的护卫将院中高手稍稍逼退,立刻出声道。霍长安自是明白个中道理,一个虚招,将晁晃的攻势引开,便跃了回来。

人众倏然分开,兵分成两侧阵型。

“六哥,我在这里。”素珍捏着伤臂正想过走去,却听得一声哭喊传来。

167 请别丢下我

素珍一看,不禁失笑,只见一个玄衣男子也是口罩扣面,挟着一个女子迅速飞身至连玉跟前。

看架势,是玄武把连欣救出来了。

按此来看,方才连捷是向玄武求援了——玄武只怕先前已混进此处,探看黄天霸的动静,知道连欣被捉住,可惜却不知此前权李等人已在大牢设下陷阱……

无怪连玉选降,他还是有后着的,玄武早晚会发现而设法救驾。

只是,若落到权非同手上,是否能等到救援也是未知。幸好霍长安是及时赶到了惚。

虽觉得眼前情景有些扎眼,心中还是欣慰,手上那刺辣的痛仿佛也减去大半。

“属下万死,方才前去营救公主,为敌所困,未能护主子周全。”玄武看到连玉身上伤势,吃了一惊,自责的上前向连玉请罪。

他是连玉四大贴身护卫中武功最匪夷所测的一个,无人知其口面,无人知其武功高低,若他在,虽未可扭转乾坤,但连玉之伤必不至如眼前糟糕温。

焉知连玉脸一板,道:“好,回头赏你一百板子。”

玄武“噗”的一声,咕哝着退下了。

这边厢,连欣一头扎进连玉怀里,哽咽道:“哥,我被黄天霸捉住了,权非同也在这里,他们要杀死我。”

连玉将她推开,眼中并没有作为一个兄长的温存,而是透着严厉,“活该!你六哥只知先撩人者.贱,你再如此胆大妄为,早晚只有死路一条!”

这样不怒而威的连玉是连欣所害怕的,一下子后退了几步,终于“哇”的一下哭了出来。魏无烟上前将她揽住,顾双城想劝说几句,连玉看穿她心思,“双城还是想想怎么向朕解释一下你为何会在此处为好。”

顾双城一惊,他本安排她在客栈等她,她却赌气到这里来了——

但她知他也并无太多责怪之意,他看她的目光始终是温淡中带着柔意的。她轻声回道:“也许是冥冥中安排,我要救你一次。”

连玉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全神御敌。

除去高傲的霍长安,魏无烟,连捷和连琴,连玉的几个贴身侍卫都向她深深一躬,她很快回了礼,在这兵荒马乱之中。

再说晁晃。晁晃深知,霍长安这十数护卫并非普通护卫如此简单,他们曾是沙场上身经百战的猛兵,眼下自己这边虽有黄天霸延请的高手,数目也占优势,但要将他们留下却是不易。那黄天霸在暗处观战,见情势不对,必派人到岷山郡城门调守城兵卒来援,但这一个来回,至少需要半个时辰,对方若强行要走,未必拖得了这许多时间。

想起权非同的交代,这是一站而蹴之事,若发生变数,便退,是以并未再命动手。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一向不理世事的霍长安竟会出手……

他看余京纶一眼,余京纶会意,出言道:“今日让尔等乱党逃脱,你们也不必猖狂,我们必定将你们追捕回来,冒认皇上可是杀头死罪!”

霍长安一听,眉头便皱上,“冒认?”

他探手进怀,“啪”的一声,将一件物什掷到地上。

众人一看,那是一方金牌,上面有虎纹有敕令,凛然刻着一个“霍”字。

连捷见状,只是弯腰将金牌捡起,放回他手上,笑道:“没有用的,我们方才也出示过皇家信物,他们故意诌为造假之物,如今,怕是六哥将传国玉玺放到此处,也无济于事。”

霍长安闻言一怔,随之冷笑,“好一帮乱臣贼子!”

“你等才是乱臣贼子!”余京纶一横剑身,指着众人,怪笑道:“日间先是行刺黄大人在前,刺客冒认公主,今晚又派人营劫大牢,还敢以皇室自居?一国公主,怎会任意妄为,草菅人命,行刺朝廷命官;皇上身在楚河郡,如何忽至岷山,这如何教人信服,教天下信服?”

连玉这边众人都倒抽了口气,这余京纶所说的竟不无道理,连欣之事,不能传到民间,否则,这刁蛮公主的名声便更为狼籍了;至于众人夜探大牢,他即便明知故“犯”,以下犯上,他日你还真不能将黄天霸等人治罪,毕竟天下都知,皇帝不在此地。黄天霸误以为来者冒充,也是“情有可原”不是吗。

权非同是大鳄。早已算计其中,连环套,局中局,今晚一场围杀若成,则大周君主将被改写,不成,权相依旧是权相。

权相可曾正式出面与之对抗,没有。

连捷和霍长安相视一眼,

却不可出言说些什么,连向来脾气火爆的连琴也噤了声。

“啪”“啪”两声轻轻的掌声适时响起,众人一怔,那余京纶也是一凛,看去却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君王。

“请你记住一句老话,山水总有相逢。记住,切莫小心莫被我这乱党捉住了,否则,你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乱党不是皇帝,没有王法可言的。”

对方淡淡说着,眼梢微微弯起,仿佛卷过融雪。余京纶和毛辉突然心里有些生怕,不仅仅他知道这是正牌皇帝,还因为这个人。

连琴呼了口气,有扳回一城之感,喝道:“听到没有,给你爷爷放小心了!我总归知道你是谁,你们这些蒙面客都有谁,到时不好好伺候你们老子不姓连。”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