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琴粗心,霍长安和连捷却知连玉此时也是强撑着,身.体已是筋疲力尽,连捷拨开连琴,和玄武搀扶着连玉便待离开。

素珍每次想冲出来都遇到阻滞,这时低咒一声,连忙跑了出来,暴露在夜色中。

“等等,别跑,连……皇上,捎上我,还有我……”

“喷,你这小子怎么也在这里?”

本来严肃的两方都炸开了,连琴啊呀一声叫出来,连玉脸色却有些铁青,方才还能谈笑,如今,荡然无踪。

他飞快朝玄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素珍接过来,玄武稍微迟疑了一下,本一直低哭的连欣却一下走到连玉跟前,“哥,不能带她走。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不是好人,她是细作,是权相和黄天霸他们的人,今天,她打了我,还打算杀我,幸好顾双城救了我。”

“哥,你想想,为何他们知道你在这里,你是不是告诉了她,保不齐就是她通知的权非同,否则,她怎么会在此处,黄天霸他们又怎么知道你来了?”她说得又快又急,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怒怨和憎恨。

众人都是一震,连玉听罢,却是沉然不语,倒是那褐眸深了几分,他本身陷连捷和玄武的扶持中,这时似乎强自一抖精神,缓缓站得笔直,一看看向玄武,沉声问道:“你有看到什么?”

玄武眸光氤氲不明,他仔细思索了片刻,方道:“属下暗中看到的确实如公主所言。”

素珍本在奔跑途中,又一次成折翼的天使,滞愣在原地。玄武看到了!这能怪谁……

连捷等人都微微变了脸色,一时有些寂静无声。她百辞莫辩,只能看向连玉。

连玉眼中光芒像一管墨在缓缓淌动,时淡时浓,他双眸微微眯起,盯看着她,他身段高瘦,微微高抬的下颌,是属于帝王审视的弧线。

这一场厮杀突然急转直下,便这样落进了一个奇怪的局面,四下府仆擎着火把,火光明耀,无数刀剑烁映着青空星光,星河灿烂。

素珍走不过去,她前面是晁晃和余京纶所率的侍卫,他们拦阻着,她自己一个人没有力量可以突围。连玉他们在更前一点的地方,后面的高楼上还有几个玩弄权柄、睥睨天下的男人在窥视。

她惟恐等不及他的判断,她看向双城,“顾姑.娘,李怀素纵有千错万错,但是,是李怀素让你去客栈找霍侯和无烟的。请你告诉皇上,告诉他们,好吗?”

“我们是曾在这里有过一面之缘,可你并没有跟我说过这样的话,那时的情况,你不可能说。公主和玄大人可以作证。双城没有听到过,可对这朗朗乾坤、昭昭日月起誓,你没有。若顾双城说谎,愿受千刀万剐之罪。”

双城定定看着她,眼中竟是一派清明,缓缓举起右手发誓。

素珍止不住浑身颤抖,她扶着折断的手臂——不再申辩,她曾想出一个方法,躲过所有耳目,在权非同、李兆廷、黄天霸眼前将救命的信息传达给双城,让双城去找霍长安,因为她知道霍长安在哪里,因为她知道,能救连玉的只有霍长安。

她是大周天子所亲封的提刑,但这一刻,她无法为自己申辩,她没有物证,更没有人证。她只能再次看向她的天子,轻声说道:“石头,我知道,若要带我走,可能要再打一场,可能你要受伤,可能有很多可能,我是个自.私的人,我贪生怕死,我还不想死……请别丢下我。”

168 此局棋该怎走

武没说什么,也许念着蜜饯之情,但看着素珍的眼神却充满戒备和冷厉。

“皇上三思,切莫被这狡滑女子骗了,这人是敌非友!”司岚风眸中闪过一丝阴哑,随即一掠而过,上前跪下相劝。

连捷和连琴更是焦虑,一同跪下,同声道:“请六哥大事为重。”

语气中激愤之情,洋溢于声。

青龙和白虎也随之跪下惚。

“玄武,回来。”

终于,随着男人手中剑一抛,那微微带着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素珍身子仿佛也被那一声拽住了身心,往下坠去,耳边只听得霍长安一声笑叹,她扶着伤臂的手缓缓跌了下来。

也是,除了不同阵型的霍长安,现下谁会……她低头低笑温。

此时,一道身影突如大鹏一般掠过,她眼睛一花,已被人袖袍一卷卷进怀里,一股浓重的血汗之气猛窜进口鼻,她一震,众人却是大惊。

对方动作实在是快,她还没看清他眉眼,他已将她揽到魏无烟身边。

这人也随之跌摔下去。

“皇上……”

不知谁一声厉喊,玄武和青龙惊得立将地上的蓝衫男子扶将起来。

他脸色青白,已然昏死过去。

素珍怔怔看着地上这人英俊苍白的脸庞,两只紧紧圈握起来青筋凸现的拳头,身上仿佛被什么猛击了一下。

众人皆大怒,无不恨睇着她。魏无烟看了连玉一眼,闭了闭眼,突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嘴唇微动,似乎想说点什么,却终没有出声,快步走到了连玉身旁。

“无烟姐姐……”

她唤无烟,无烟未应,素珍恍惚中觉得,二人竟似已是疏离。

“快退罢!”

霍长安见状断喝一声,这些人中,数连玉负伤最重,方才气血一动,再强的意志都已支撑不住。

众人既急,也便暂压下对素珍的憎恨,人,如水一下撤得干净。

府门外,停泊了四辆硕大的马车,早有霍长安的人侯着,众人快速进了马车,一时马夫厉声吆喝,马车没入茫茫夜色中。

晁晃没追。

黄天霸下得楼来,脸色阴沉,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个逍遥侯,他令人备马,命余京纶和毛辉率人仍旧追踪过去。

原来,他方才看势头不对,已派人快马通知守城兵卫,说有“乱党”出城,让他们暗中尾随乱党而去,等余毛二人率军一到,两下里夹击。

他指指外面,又仔细交代余京纶,“为防我纠兵再捕,他们不可能留在岷山郡。你看,这出城后,有四个方向可走。其一通往与本官交情甚笃的孟大人处;其二通向景县,本官和景县胡县令交情一般;其三,则是蒙县方向,当初正是此县县令薛萼越级参我一本,还有一处却是通往深山老林,要穿过一片深林才能通往别的郡县。”

“他们事先必会打听清楚,绝不会往孟大人处而去,那么便只剩三个方向。”

余京纶眉眼微微挑起,“这皇上会选薛县令吧?”

“三处里,看似最应该选的便是姓薛的那里,还有什么比用这个人来对付我更好?可是,选胡县令的景县虽小,却毗邻军塞之地,邻近山郭有总兵领兵把守,是个好去处。”

“大人高明,可万一他们走密林……”

毛辉有疑虑,余京纶为人阴险,极是精明,知道黄天霸心中所思,解释道:“这不可能。若选林地,是我险,他亦险。且你试想一下,那霍侯显是匆忙来救,仓促间备下车马已是不易,还能准备好大批粮食不成?林子虽多野物出没,但他们并不熟悉其中路况,要觅食乃是大麻烦,你可别忘了这连玉还受着伤呢,这天子的命是一点也马虎不得!山林里有能让天子疗养的地方吗?”

毛辉恍悟,“你意思是,最危险的地方终归是最危险。”

黄天霸又连忙请示权非同,“不知权相认为如何?”

权非同淡淡道:“很好,此地地势和人脉布防黄大人要比本相熟悉,黄大人安排便是。”

“这次连玉还不死!”毛辉阴狠一笑,携余京纶点兵而去。

“谢相爷采纳。”黄天霸眸中闪过酷色,微微颔首,见权非同白袍猎猎,忽而俯身,在地上捡起一样东西,拿到手里把玩。

晁晃眼尖,见正是李怀素方才那让人哭笑不得的“武器”,他对此人委实没什么好感,只觉其讨厌之极,倒不知权非同哪里来的兴致。本来,他这大哥官拜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向来不缺红颜知己。

李兆廷注意到权非同手上的东西,眉峰隐隐一跳,一眼之下便没再看,仿佛并不好奇,也不在意,只一揖到地,道:“如今功败垂成,师兄,双城的事,我代她赔罪了。”

“她性.情本便如此,也早说明不会帮谁,此次也罢,若有下回……兆廷,我带你去看看的房间,你想知道……霍长安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吗?”

权非同握紧钗子,嘴角微微牵出一丝冷意。

午夜寂静的街道中,乌沉黑墨的霜冷,嗒嗒马蹄声擦过排排房瓦,到驿馆接了名老者上车,继续敲落在青石板路上,牵出人们睡梦中忽然的惊悸。

哪怕,江山从古到今只是少数人的事。

四辆马车上塞了不同的人,一辆是连玉、连捷、玄武和白虎,魏无烟;连玉昏睡,连捷嫌连欣、连琴烦人,把他们赶出来,他和玄武、青龙负责保护,无烟和白虎两个负责包裹伤势和照拂。

二连被塞进素珍这辆马车……

素珍想去看连玉,连捷没有允许。

连欣冷冷看着素珍,对连琴道:“九哥哥,如果是个有皮有脸的人就会自动滚出这里,你说是不是,这里外都讨人厌,不臊么?”

连琴点头,“可惜有人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是心头宝,也不想想就是魏妃和顾姑娘也比她好多了,何况堂堂大周国主,要什么女人没有?”

霍长安听着,微微看了素珍一眼,素珍安静坐着,垂着眼睛,能看出眼睛很红,她也不争辩,摸着膝上衣物,紧紧攥成一团。

霍长安想看看她有没有哭,心想李怀素这货会哭,他必定忍不住笑,有种人,他们天生乐呵呵的,也许就像连欣说的,不要皮不要脸,李怀素就是这么一种人。顾双城看了素珍一眼,突然对连欣道:“公主,我想歇一歇,你和九爷能不能……”

连欣一怔,顾双城对她有活命之恩,她说了句“你倒可怜她”,遂一扯连琴,两人住了口。

素珍猛地看双城一眼,双城自嘲一笑,不知笑她还是笑自己。

这时,马车突然停下,却是霍长安副手长缨枪来报,说即将出城,据与他们同乘的司岚风说,这出城以后有好几条路,该怎么走?

“这司侍郎倒是个远虑之人,倒是个才人,竟对此处路况大为熟悉。”霍长安淡淡道着,眉额微微皱起,事实上,他方才也正在思虑此事。

若是战场作战,他自是事先勘察好两军战略地形,而今晚遇到的情况却是突如其来、措手未及的,他略一思索,立道:“你去请七王爷、魏妃娘娘、还有严相和司侍郎到此,这出城之路该如何走,我们需从长计议。”

“是!”

长缨枪领命而去,不消片刻,便将人都带了过来。

原来,方才他们去接驿馆接的便是严鞑。连玉带人夜探大牢,考虑到严相已有些年纪,为安全见,将他留在了驿馆。

一时,马车适数停下,众人齐集马车下,这时,严鞑看了素珍一眼,淡淡道:“我等要商量事情,有外人在此,不好吧?”

一下,各人看向素珍。

连捷向她做了个“请”的姿势,素珍双唇紧抿,静静走到马车十数步以外。

远远看去,众人商量得片刻,竟似还没拿定主意,素珍心知这出城之路必定不好应付,她肚子饿得咕咕乱叫,也没有人帮她接断骨,霍长是唯一理她的人,但方才分明在想事情,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缓缓蹲在地上,脑中突然映过连玉的模样。

突见玄武从前辆马车急急奔过来,走到众人之处,众人随之朝她看过来,脸上都带着古怪异色。

她一怔,缓缓站起来,玄武已大步过来,连声道:“李提刑,皇上刚刚醒来,命卑职传你去见他。”

169 你就只敢对我这般

素珍一听,登地站起来,众人听这前半截本是欣喜,却都在最后一句话变了脸色。

连欣又惊又急,一看众人也莫不如是,她连忙道:“我们也去看连玉哥哥。”

连琴已拉着连捷要跑,被玄武扯住领子,后者也有些不情愿般慢吞吞的道:“皇上交代,只见李怀素。”

霍长安有意无意瞥魏无烟一眼,只见她眼帘微垂,顾双城淡淡看了素珍一眼,却是道:“严相,请你老主持,我们还是继续商量应对罢。”

“嗯,好。姑.娘也请。惚”

严鞑沉声答着,众人四下再拢,远行的素珍还是觉得背后浓烈的目光要将她衣服灼出个洞来。

连玉马车在前。

帘帐垂垂,帘上有个铜钩儿,钩上缚有两丛紫穗,里面橘暖烛火跳打在帘上,几道身影明明绰绰的映于其上,风过,那穗儿随之摆动起来,扬起的纤絮好似也轻轻在素珍心上搔过,痒痒的温。

玄武那不甚情愿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主子,李怀素带到。”

有那么一下,素珍心里一紧。

“嗯,青龙,虎儿,你们先出去罢。”里间,连玉的声音淡淡传来,听得出有些疲哑,却极具威慑,教人不可不从。

素珍能想像出他说话时也许微微拧着眉心。

青龙和白虎快步出来,脸上和玄武如出一辄的不情愿,却很是安静,不敢多说什么。帘帐一瞬被撩起一瞬落下,这边隙里,能看到里面斜靠在榻沿的高大人影,长发未缚,如青缎明华,散于锦褥之上,她手上突然出了些汗,果听得那声音再次响起,“李怀素,给朕滚进来。”

素珍抿了抿唇,抖抖腿,爬了上去。

帘子在背后落下。

连玉坐靠在前方,身上盖着褥子,只露出上半身,绷带从微敞的单衣里露出少许,隐隐透着血迹,肌理结实而流畅。他散了长发,目光落在她身上,不似声音冷冽,却多了一种淡漠。

两人端看了对方片刻,素珍首先低下头,心眼仿佛被什么堵住,有股压抑的气流混着金创药的气味和他衣物上的熏香在这并不狭隘的空间里缓缓流动,充斥着素珍的嗅觉,让她微微晕眩。

“真不想看到你,滚出去。”

终于,连玉开了口,声音也更暗哑了几分。

素珍的心也往下一沉,她本有满肚子的话要跟他说,这时也是气血一涌,大声道:“微臣遵旨!”

她方转过身,手一拨帐子,却听得背后的人沉声道:“滚回来。”

她猛地转过身,“皇上,你要我滚,又要我滚回来,到底是想怎样?”

“李怀素,你就只敢对我这般。”

连玉突然放缓声音,微微冷笑道。

看着他眉间那抹宛如月光般的清冷,素珍鼻子微微酸开,涌到喉咙的叫喊都掉了下去,话语变得张惶杂乱,

“连玉,我方才也是极乱,方才……方才静下一想,这事我可以解释,我没有要杀连欣,更没有出卖你……

“那你为何会在此处?”

“我想查这个案子,为……民请命。”

“我早说过,这案子与你无关,让你留在京师。你既身为京畿大提刑,京城自有案子给你操办,你到此不嫌多事吗?”

“……”

素珍被他驳得一时口窒,她会来这里,半是为李兆廷,半是为寻求自己所认定的公义,若黄天霸案败,李兆廷曾压下柬书,将有包庇之嫌……若黄天霸胜,她不甘,她想在这中间寻找一条两全其美的路,既能帮李兆廷脱困,又能将黄天霸入罪!

没想到如今峰回路转,遇到一个更险峻的局面,她自是不能将李兆廷说出来……

“连玉,我能解释连欣和搬救兵的事,我此前过来,曾和霍长安宿在同一个客栈……”在这话题上打转,于她不利,素珍想四斤拨千两,拨过去。

连玉看着她,蓦地笑了,“其他的事,你可以过后解释,我需要你给出证据,证明你不想杀连欣,证明救兵是你搬来的。”

“而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为何会来岷山郡。你在你不该在的地方,你拿不出理由,这是事实,李怀素,别说你因为担心我而来,我不相信。”

饥饿和疼痛仿佛被他刺眼的轻笑激起,素珍心头一阵翻涌,明明饥肠辘辘,却想要呕出什么来,她拳头一捏,低声道:“我解释不了。”

“嗯。”连玉眼梢笑纹更深,盯着她的目光也更紧,更冷。

素珍难受,咬牙问道:“你既对我已生疑心,还把我叫到这里来做什么?”

“看你一眼,然后告诉自己,不要再对你好,你就是只白眼狼崽子。”

他双目不喜不悲,音调凉薄,素珍心里一恸,转身就走。

方才撩开帐子,有什么“啪”的一声卷到手臂上。她低头一看,是一只腰带,她才惊叫得一声,整个人已被拖曳过去,随之是一声闷哼,却是被扯进连玉怀中,撞上了他的伤口。

“皇上,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可需我等进来?”

帘外,传来玄武和青龙的紧张询问。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