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素珍心想,叫的人是她,是她怎么了好么,连玉一个武功高强的男人能有什么事?

“下去,没有朕的吩咐,不许进来。”

连玉打发了两人。

两两相对,素珍手一动,却摸到连玉的胸膛,刹那只觉一片火热纠实,脸上顿热,好会儿,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竟也没想要挣开,直到连玉看她一眼,她才意识到,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走了,遂了你意,老子也好生安乐。”

连玉却不理她,双手抓起她的伤臂,她一惊,额上汗渗,“别,我这受伤了,疼……你要虐待能不能换只手?”

连玉闻言手上劲道非但不松,反而运劲,素珍只听得清脆一声,已被他一掌推送出去,跌撞上车壁。

她倒也不甚痛,反观连玉比她狼狈多了,侧跌在一旁,额上一片细碎汗珠,点点血水从单衣渗出,他紧紧皱着眉头,倔强的不出一丝声色。

素珍起身,想也没想便跑过去扶他,却教他狠狠一声“你站住,别过来”喝住,他微微闭上眼睛,似乎连看也不想看她了。终于,也在他看不到的角度里,素珍的眼泪一下飙了出来,男人的声音却缓缓在前方响起,“下去让白虎帮你固定手骨,说是朕吩咐的。”

“这即将出城,现下他们必定在商量该如何取道。出城后有四条路可走,告诉他们,去左宁郡孟郡守处。只有那里才安全。那孟樵与黄天霸交情极好,黄天霸绝不会想到我们敢取此道。”

素珍听着却心惊,“若孟樵暗中快马告知黄天霸……”

“他助黄天霸谋逆成功是大功,救我连玉亦是大功。这两件大功,一件是对权非同,要与黄天霸平分功劳;一是对我连玉,独揽全功,你说他会怎么选?”

“可他们是朋友……”

“自古文人相轻,本来,春花秋月各不相干,人性却偏生丑.陋,你不犯人,人未必不犯你。官场更是如此。你再想一想,那黄天霸交的会是什么样的朋友?只怕正应了那句:物以类聚。”

素珍一瞬心领神会,大是欣喜,略一思索,却还是道:“若有个万一,这孟郡守果真助黄天霸……”

“当然会有这个万一,”连玉一手撑在木板上,微微咬牙将沉重的身躯躺平,“所以同时告诉霍长安,让他派出三人兵分三路,轻装夜取景县。”

“景县?这又是什么地方?”素珍想到他身边去,但却终于怯于他凌厉的眼神。只听得他道:“景县县官姓胡,这人没什么可说,但这景县以北却是我大周一个军事要地,有总兵带领精兵把手,让霍长安的人告诉胡县令,通知总兵率军到左宁郡。”

“为何要三人轻装过去,我们直接过去岂非更好?”素珍不解,问着却猛然想到什么,脱口道:“是了,黄天霸必会派人沿此道追去,沿途袭击。霍侯的人是从战场带过来的,三骑轻兵正好,这一分散行动,黄天霸的人甚至认也认不出来,一定有人能到达景县,通知县令。届时,即便那孟郡守有任何异动,也有总兵率兵过来保驾护航。”

她心情振奋,却见连玉单衣湿透,脸色已褪回先前苍白,一双眼睛却是沉静含辉,他淡淡看着她,末了,道:“告诉他们,是你向朕进言,朕觉得甚好,准了。”

素珍心头一跳,看着他怔怔道:“为什么说是我进言……”

“不为什么。你下去吧,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什么,我烦了。夏小姐,如果你果真姓夏的话……你我之间,就这样罢。日后,只是君臣。”

——

170 回雪

素珍喉间一涩,心想,这样也好,反正,她和连玉之间本来就不可能……

一开始,只是他是玩遍后宫突发其想弄点其他来玩玩……

说实话他们之前也不知道算不算在一起……

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翻案……

好像是这样没错…泯…

这样也好……

她低头擦擦眼睛,这时,连玉唤玄武进去,吩咐道:“你带李提刑过去。你不必管李提刑说什么,只需告诉他们,朕同意了。另外,去到那边,让连捷和那里的孟郡守斡旋,连捷知道怎么做。并令严相和司岚风一旁帮忙。”

“是。馇”

玄武瞥了瞥素珍,露在口罩上方的眼睛看出有几分纳闷,但还是恭恭敬敬应了。

素珍知道自己已无用处,想起山中岁月,知连玉言出必行,再也不会和她说什么了,而她,也没什么可求他的。

她默默下了马车,精神一时有些恍惚,还有立刻离开,听得玄武的声音在里面传来,“主子可还有其他吩咐?”

连玉似乎沉默了一会,方道:“让白虎替李怀素接好断骨,她那臭脾气,大概不会去找白虎。”

“不必白虎,脱臼接驳这些属下就在行。”

“朕说,让白虎去!”

连玉的声音蓦然一沉。

素珍下意识看了车外和青龙并肩站在一起的白虎一眼,心里发堵,连玉不是不知道,白虎一切以他这主子为中心,是不怎么待见她的,这不存心难为她么?让白虎替她治,一定会公报私仇,还不趁机整她!

死连玉!肚量狭窄!乌龟王八蛋!

青龙和白虎自也是听到连玉的话了,看她的眼神却很奇怪。

后来,玄武出来,让白虎替她治手,白虎出乎意料的动作温柔。

随后,玄武带着她回到了霍长安那边。

连捷、严鞑和司岚风都是颇为清楚这一带地理位置官员情况的。

众人合计,但众人合计结果,却是多种。

每条道都有人选,理由倒也充分,一时颇有些僵持不下,及至,玄武领素珍到,素珍振振精神,将连玉交代的话略一组织,说了出来。

众人怔愣了半晌,倒似一颗小石投入湖心,卷起涟漪,不大,但到底让人忍不住觉得精神一振。只是很快,连捷盯着素珍说道:“好是好计策,但不行,你提出的就不行。抱歉了,李提刑。”

严鞑亦笑道:“万一此去,正是瓮中捉鳖,当如何是好?”

余人闻言皆是冷笑,素珍也不说话,只看向玄武。

玄武清了清嗓子,“皇上交代了,便按李大人提议甚妙,便按此办。”

连欣咬牙,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连捷微微皱眉,但立下携严鞑颔首应了,连琴狠狠瞪了素珍一眼,粗声道:“敢出卖我们,小爷宰了你。”

顾双城却是微微一笑,回到车厢,谁也吃不准这位姑娘的想法,魏无烟更是什么都没说,素珍看了双城一眼,上前想和无烟说句什么,无烟却淡淡道:“李大人,无烟累了,再说罢。”

霍长安一声长笑,吩咐长缨枪带了两名好手,乘着夜色往景县胡县令处赶去。他纵身一跃,跃上其中一辆马车,亲自驱车。

众人连夜出城,路上竟果无一个追兵,直至安全到达下一个郡府。

天尚未破晓,还是暗黑,那左宁郡郡守孟樵闻报,立开府院大门来迎。

素珍昏昏沉沉,被魏无烟轻轻拍醒,出得马车,发现众人看她,脸色出奇的好了许多,司岚风轻笑道:“李大人果然好计策。”

素珍不喜他,没答话,司岚风侧头,嘴角微微一沉。其时,连玉仍在车中静睡养神,连捷和严捷上前,说明来意,连捷笑道:“孟大人此次救圣上于危,可是大功一桩。”

“据说,孟郡守和黄天霸颇有交情……”严鞑唱的却是黑脸。

那孟樵四十多岁年纪,矮矮墩墩,长得倒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本受宠若惊的低着头听话,闻言,立下抬首,义正辞严道:“岂有此理,那黄天霸胆大妄为,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七王爷、严相大可放心,下官必定纠集本县所有官力民力,全力护驾,火里来火里去,水里来水里去,绝不让他伤我皇一根毫毛!”

他口沫横飞的说罢,似乎觉得如此还不足以表明自己决心,“嗖”的一声从身旁一名衙役腰间拔出佩刀,又沉着声音道:“皇天在上,孟某今日就和那黄天霸隔袍断义,若有违此誓,便如此袍。”

他挥着大刀往自己袖袍砍去,临了,一顿顿住,往日戏文看多,这割袍断袖,端的是衣袂飘飘,风姿飒爽,实践起来却尼玛是门技术活,这万一袍没割成,把手给剁了……

所以说,这世上哪来这么多割袍断义,哪来这么多肝胆相照,利益面前,朋友的敌人一样可以是朋友。

素珍心想,难怪连玉不信她。

而那孟郡守僵在衙门口,一张脸很快涨成猪肝色。

又见连捷、连琴和严鞑等人都颇为认真的看着他,更是汗如雨下。

众人看得哑然失笑,玄武恰从连玉马车里走出来,见状忍不住道:“大人,在下来帮你。”

他拔了自己的剑,身形晃动,便到了孟樵身旁,孟樵大叫,玄武却是“喝”的一声,倏地已把他的袖子给劈了下来。

孟樵脸色惨白半天,招待众人进府,吩咐管家下人仔细安置,全府出动,又将自己的房间空了出来,让给连玉,遣府中美姬当丫鬟好生侍侯。众人只等连玉醒来,看下一步行动,霍长安、连捷自与那孟樵商量防护如何安排,暂时无话。

素珍被安排到一间上好的厢房,她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也不客气,出外便寻了个孟家小厮,让他到厨房给她拿些好吃的。剩饭冷菜都行,最要紧是快。

那小厮倒也迅速,也不过盏茶功夫,便给她端来了东西。

颜色看去不大好,素珍饿狠了,也不待他离开,更不管饭菜好坏,立刻便挖了一大勺子饭入口。

很快,她脸蛋皱成一团,“呸”的一声吐了出来,你妹,这饭菜是馊的!

那小厮见状,不待她怪罪,扑通一声便跪下,“贵客恕罪,贵客恕罪,不是小人,是……”

他支吾着,浑身发抖,素珍叹了口气,拍拍他肩,“你不必告诉我是谁的恶作剧,我不怪你,你出去吧。”

小厮千恩万谢,叩头出去。

素珍苦笑,除去连欣那小鬼,还有谁?幸好里面放的不是巴豆,砒霜什么。

估计连欣也想,只是一时找不到罢。

她也不想为难这府中的人,决定自己出去觅食。

那孟樵不是什么好鸟,也不知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一座府邸雕梁画栋,大得迷宫似的,素珍没走得几下便迷了路。她站在一个院门前,看不远处有两个丫鬟打灯经过,便想过去问路,才走到一座假山后,却听得一道细微的声音落到了她方才站立的地方。

那是脚步声……她一凛,别真是有个什么万一,孟樵搞什么鬼才好!

她忙躲到假山后,探头看去,那院子檐下悬着两个小灯笼,将站立在院门前的人照映得很是清楚。

那是个……男人。

锦袍玉带,身材高大魁梧……这人虽是背对她而立,但素珍几乎一下认出他是谁。

她略一计较,又看了看院门上的牌匾,只见匾上写着“回雪”,这相邻几个院子,是孟樵特意为女眷安排的。

这人到这里来做什么,这个院子又住了谁?

她女扮男装,是以被安排在男子住所那边。

这样想着,却见男人抬头看看门匾,依稀发出一丝薄笑,缓缓走了进去。

那滴笑意带着幽冷邪肆的意味。

这里住着女眷……他想做什么,可若是采花,以这人的身份又怎么会……素珍想来想去,终是不安,快步从假山走出,跟了进去。

171 暗香

两个时辰前。

岷山郡,黄府。

月色将院中三人的影子拉曳到地上,苍穹碧空茫茫,庭院银霜流光。

他们朝一个方向而行,步履甚急,终于其中一人定住脚步,对自己右首的男子,“师兄,请恕兆廷多言,你方才为何不拦下黄大人?”

“哦,兆廷果然看出来了。洇”

他相问的男子正是权非同,后者抚额微笑,“从霍长安到来开始,这个小回合已成定局。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放虎归山。连玉这一走,不可能被黄天霸逮住了。他只需取道左宁郡孟樵处,另派人到景县调些守塞之兵,黄天霸再狠,也已撼不动他分毫。”

“是,所以兆廷疑惑,师兄为何不对黄天霸直言,还放任他派人过去拦截连玉?”

晁晃的开的口,笑道:“李侍郎,那黄天霸眼下已是一个弃子。师兄曾跟我说过,他本若能成就此事,日后前途无可限量;如今他既败走,则对我大哥来说,就是激化朝中重臣对皇帝不满的利器。惹”

李兆廷闻言微微一震,这才是权非同的真正心思。

这次的事若成,则整个大周天下天翻地覆;若不成,至少也加深了朝中老臣和连玉的嫌隙。黄天霸这一而再进逼,连玉又岂是好惹的,既有足够兵力在身,一旦发怒拿下黄天霸杀了,黄中岳势必震怒。连玉若要将黄中岳拉下来,必令让朝堂一众老臣人心惶惶……

他心下轻笑,好啊,师兄。

这时,权非同却说了声“到了”,

原已到了他的房间。

推门进去,李兆廷只觉入眼处是一室墨迹废纸的狼藉。

“这怎么回事?”

“我发现李怀素假冒黄府丫鬟后,把她困在这里。你应当清楚那丫头的脾.性,她几乎将这里给我掀了。”

听到他说把她困在他房中,李兆廷不觉讶然皱起双眉,很快又道:“她总是顽劣得像只野猴子,师兄别与她一般见识。”

“你是觉得我不会与她一般见识,傍晚在院中你才放心将她交给我,自己带双城先离?”

李兆廷微微一凛,面上却没有丝毫犹豫,道:“若她犯了什么事,或有什么阻碍到师兄的,师兄可不必……手下容情。兆廷不敢有二话。”

“那我支会你一声,我是真不打算对她手下容情。”

权非同眸光微微一暗,李兆廷心中一凛,他已拿下注意,再不管那女人的事……但还是不禁肃耳静听,并问了一句,“因为她装成丫鬟进府窃取机密?”

“不。”权非同扫量着一屋被素珍撕扯得稀烂的纸屑,“是霍长安。今日连玉能走就是因为她。”

晁晃也是一怔愕,李兆廷微微一震过后,袖中手弯起,合上,末了,他缓缓笑着问道:“师兄,怎么说?”

“你可还记得她跟连玉等人说,是她让双城是找的霍长安?”

李兆廷眸光透射出几分清冷幽暗,“师兄相信她的话?”

“不是信不信,而事实是……我和她过去时,你也看得清楚,她打了公主是对吗?”

“是!”

“因为她算准了双城会劝我放了连欣。她看到双城对连欣的表情就知道,顾双城会一定会设法救连欣的。”

“这丫头手里早藏了纸函。”

听得权非同一声低笑,李兆廷和晁晃看着满室碎纸残墨,都一瞬了然。

她独处时悄悄用屋中文房四宝写下东西,诸如:霍长安的所在,连玉将遇弑,请霍长安速到黄府护驾。

她生怕纸笔墨砚的使用会引起权非同的怀疑,故意到处乱写乱画,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开,自己却折藏起那张已然写好的纸。

她自己无法出去,却无时无刻不等待着机会,哪怕能找到这府中一个家丁丫鬟出去送这个信都好,当然,府中人几乎不可能帮她,但她一直等着机会。

当她看到顾双城时,她知道,机会来了。

她打了连欣。

双城阻止她一刹,她将藏在衣袖里的纸笺塞进双城手里。

双城为何要说谎,倒真爱连玉至此?李兆廷勾了勾嘴角,又蓦然想起,很多年前,有人认真跟他说过,兆廷,我向你一举荐一个人,由她来当你新娘子最合适不过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