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倒也不必她喊救命惊动谁人了,他这一声几乎是半吼出来。

却见她两只眼睛红肿,泪水模糊,竟是伤心到极点的姿态,他心情竟也一下晦涩到极点,从前,他总是让着她,如今,她将他逼成这样,他竟也还是……

这般没有出息!

他还是霍长安么?

他真想知道,如果哪一天这女子真将他逼到一个境地他会怎样!

罢了,他自嘲一笑,快速从她身上起来,替她拢上散乱的衣袍,“哭成这鬼样子丑死了。我不会放过你的,若让我发现连玉真碰了你,我……”

他眸光一暗,那是浴血的味道……让无烟打了个冷战,他却扯开床.幔,大步走了开去。

他整着自身衣袍,想起什么,回头冷笑道:“魏无烟,连玉的心,以前在顾惜萝身上,如今恐怕是在李怀素身上了,他对李怀素有情,我不信你没看出来。我和连月很好,慢慢的亦不会再爱你,但你的身体,我一定要得到。”

“好自为之吧,皇妃娘娘。”

他“砰”的一下摔上门。无烟缓缓坐起身来,一直微微笑对着,此时,终于忍不住低声哭出来。

而外面,天已经亮了。

素珍无比郁闷的看看自己身上五花大绑的绳索,又看向前面两个人,没好气道:“你们两个幼稚鬼,不放我出去,小心你哥教训你们。”

“你晚上鬼鬼祟祟的在魏妃宿处做什么?连玉哥哥要不放过,也是不放过你。”

连欣冷笑,她觉得不解气,掏出事先藏起的马鞭子,往素珍脸上就是一记。

素珍却松了口气,霍长安似乎发现了声响,在这两个小鬼尾随她而至的时候,进了无烟房间,没被发现……否则,又是一场风波,无烟该怎么办。

连欣看她默不作声,又给了她一下。

素珍长相虽不算特别漂亮,却总归长得精灵细腻,又是女孩儿家,自是紧张容貌,之前不跟连欣计较,这一下,也是怒了,“你这死丫头,狗咬吕洞宾,顾双城是好货吗,是我救了你,瞎了你狗眼了你。”

连欣闻言大怒,抬手就又抽了她好几鞭,素珍脸上顿时皮破肉绽,她犹不解恨,还要打,却被旁边一直沉默的男子拦下了,连琴皱眉道:“别再打了,她已经有些破相了,这万一……六哥怪罪下来,人是我捉的,可不是好玩的。”

“六哥现下也知道她是什么人了,只是六哥人好,才将她接过来罢。”

“她此前的提议,曾助六哥脱困。”

“脱困?指不准六哥的行踪就是她泄露给权非同和黄天霸知道的!她提那什么狗屁计策,必定是知道咱们六哥聪明,即便她不提议,六哥也有主意,才趁机狗腿。九哥,我们不能被她骗了。”

“嗯,也颇有些道理。”

素珍一听想晕,连琴,你还能再没立场一点吗。

连欣又道:“她死了,六哥骂我几句就算了,她就等着受罪吧。”

连琴却是一怔,“你要将她弄死?”

“嗯,”连欣点头,“我先将她饿上几天,便将她弄死,然后她也不能在六哥身边作恶了。”

“不,容我想想。”

“这怎么不行?我们是为六哥初害。”连欣刚驳得一句,却听得门外有人禀报,“九爷,皇上已醒来,召集所有人在厅堂上等,商讨要事。”

连琴一惊,连忙道:“本王这就过去,你下去吧。”

来人应声离开,连欣道:“九哥,你去,我留下来。”

“你先莫动她。”

“我自有分寸,骗你的,至多就是饿她几天。”

连琴点点头,这才匆匆离开。连欣却看着素珍笑道:“我骗他的,我这就去拿刀,我要割花你的脸,然后杀了你。”

眼看这狠毒的丫头出了门,素珍赶紧开始自救,可是她手脚都被缚得紧实——她一点也不怀疑连欣会杀掉她,连玉骂她几句就算了,还能怎样。连玉……想到这个人,她莫名的眼圈一涩。

大厅。

连琴过去的时候,发现大伙几乎都到了,就只差连玉和顾双城。

174 全世界都知他爱我

霍长安淡淡道:“我去找找皇上吧。”

他话口未落,连玉带着三名贴身侍卫和顾双城从厅门一起走进来。

众人见礼,都有意无意的盯着连顾二人看,诸多猜测,连玉却仿佛视若无睹,只看向顾双城,道:“你方才说有事向朕禀奏,说吧。”

他声音温和,双城却是神色复杂,末了一笑跪下道:“双城有罪,此前黄府救兵,乃是李怀素暗中让我通知霍侯。那是她之功。”

此言一出,将厅上各人都被震得有些七荤八素洎。

连严鞑这个老臣也忍不住出口道:“姑.娘何出此言?”

这顾双城既已独揽功劳,李怀素暂时也没再出来说些什么,她为何还要将事情说出来?

双城轻声道:“每人都有贪念,双城也不例外,但终究于心不安,必须当众禀明。不管怎样,李怀素要杀公主是事实,但她告知双城霍侯住处也是事实。屦”

一时,众人无声,连玉负手看了双城片刻,又环众人一周,双眉微微皱起,“他人呢?”

这个他,不消说,众人都知。

也真是这一下,才发现那李怀素竟然并未到来。

“说来也是,这一早上都还没见到她呢。”连捷出言,脸上也是略有诧色,“方才派人到她屋中唤她,说是找不到人。”

众人心道,李怀素那种性.情,气不过拎包袱走了吧。

虽不知顾双城或是李怀素当初是如何知道霍长安所在的,可这似乎已经不是重点,关键时刻救兵既是她搬来的,各人并没多怨懑顾双城,却倒对这怀素生了丝愧疚之心。

霍长安看了魏无烟一眼,无烟下意识一拢衣襟,对连玉道:“那还是尽快将怀素找出来为妙,这里……倒是欠她一声歉意。“

连捷和严鞑相视一眼,“应当的。”

连玉眸光幽深,却不知在想什么,这时,一人支吾着说道:“她……她……可能自个走开,没准一会就回来了,你们知道,她那个人小气巴拉。”

众人一看,却是连琴,连玉却微微变了脸色,白虎本帮他垫了椅子坐下,他突然起来,一把扯过连琴的衣襟,“欣儿呢,是你俩把她藏起来是不是,朕既将人接了过来,便表明了态度,谁也不许动她。”

“我没有,臣弟不敢……”

“不敢?那你双腿打颤却是为何?”连玉微微冷笑。

连琴一惊,方才低头,连捷看不下去,沉声道:“你还敢在六哥面前玩心眼?李怀素若有个闪失,小心六哥剁了你的爪子。”

连琴一震,再不敢二话,拉拨了人就走。

司岚风走在最后,心头那阵怪异的感觉越来越重:连玉对李怀素……又想起客栈所见,心下微微一沉,公子那里……该不该告诉他?

在刀锋往脸颊落下的时候,素珍浑身发冷,心想老子竟是这般死法,也太难看太窝囊了,又琢磨这相必定要破了,该怎么阻止连欣杀自己……末了又想起冷血,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连欣冷笑,美丽的大眼里充满阴狠之色,她大喝一声,存心要素珍害怕,刀子便往她脸上猛划下去,素珍闭眼,低低叫了声冷血。

她小时候每次闯祸遇难,都是冷血在身边,不成想,这一声竟果喊来了救星,屋门忽地被撞开,一把长剑带着无比劲道飞射过来,将小刀打落,钉打在地面,刀尾犹自巍巍而摆。连欣大怒,扭头便喝,“谁敢动我的东西?”

“朕!”

默不作声前去捡剑的是玄武,白虎去替素珍松绑,冷冷出声的却是连玉。连欣惊得呆在原地,连玉眼梢掠素珍一眼,又看桌面上马鞭一眼,二话不说,走过去,将马鞭拿起,往连欣身上便是一记,连欣吃痛,怔愣的看着他,浑身微微发抖。

按她往日性.情,必定要夺门而出才是,此时却不敢。

连玉也不说话,执鞭的手狠狠一挥,朝连琴也是一记,连琴不敢躲避,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连玉这般,似乎不是生气,但眸中却是一片沉黑,一片寒气。

虽说这事他是以兄长利益而出发,这时却不敢有半丝怨怼,立下低头认错,“六哥,臣弟知错,愿接受责罚。”

连玉也不看他,扬手指着连欣,沉声道:“你若再胆大妄为,你施与他人身上的,朕也定回施到你身上。”

这当口,若是往日,霍长安,无烟和连捷等人都必替连欣求个情了,这时却都没有出声,一片肃静。

素珍看着连玉刀锋般的侧脸,心里不禁簌簌颤抖起来,竟如连欣连琴一般。

“臣弟现下便替李提刑疗伤,脸上的伤应不碍事,皇兄宽心。”连捷上前禀道,又伸手一招白虎,“虎儿,你留下帮忙。”

“是。”白虎连忙答应。

孟樵见机献媚道:“皇上,可需微臣召医工过来为李大人诊治?”

连玉脸色微微见缓,闻言颔首道:“医工不必,你唤人将府中最好的伤药每样都给七王爷送些过来,余人都跟朕出去罢。”

“是。”孟樵立下高兴的屁颠着去了。

很快,一干人退得干净。

临走前,连琴向素珍长长一揖,低声道:“李怀素,对不住了。”

“这次的事,是我们错怪了你,你放心吧。你脸上的伤,我一定好好给你治……不会留下疤痕的。”

连捷的声音在头顶传来,素珍定在门口的目光,方才匆匆收回,一诧问道:“错怪?恕怀素愚笨,不懂七爷的意思。”

一旁的白虎柔声道:“顾姑.娘已向皇上解释清楚了,那天,是大人助顾姑.娘请得霍侯爷来救驾。”

素珍本伸手去够桌上铜镜,看看自己此时一副什么尊容,闻言一震,“你说什么……”

她心头突然烦躁异常,几名丫鬟小厮送药物进来,连捷拈起袖子,将药具拿过,替她清洗,轻声道:“别说动手,便是斥骂,六哥也从没有对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说过半句重话,他是哥哥,从小就让着我们,我们倒不像生在帝王家的孩儿,反似寻常人家的去。本王希望,六哥这般对你,你无论如何,也还他一半真心。你是聪明人,这次的事,谢谢你。”

素珍却说不出话来,今日的事不是小事,她从没想到连玉会做到这样,可是他已不再喜欢她。恍然间,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他在维护她,用他的方式,但也和她拉开了距离,用他的方式。他方才一句话也没和她说。

上好药,她猛然站起,朝连捷致谢,“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不休息一下?现下连琴是断断不敢跟你抢这屋子的。”

“不了。”

背后,连捷看她匆匆奔出,微微一笑。

素珍在连玉屋门前吃了个闭门羹,问下人,却说皇上没有回来,玄武和青龙也不在。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见见连玉,哪怕她根本不知道要和他说点什么,可是,突然就想见他。

她在孟樵的迷宫大的府邸里乱转,看着四周多出许多卫兵,知道是因为连玉在此处——景县总兵已带兵赶到护卫。

寻不着连玉,她寻思去找无烟和顾双城。无烟那里,她生怕霍长安昨晚对她做了什么过份的事,亦吃不准为何她和那个姐姐便这样生分了。霍长安说过,无烟和连玉的婚事是假的,那末,无烟是怪她也有谋害连玉之心?因为无烟和连玉是很好的朋友?

而顾双城,为什么又要这样做?这个女子,就像云罩雾拢,她看不清。

“你来这里做什么?连玉方才出来的时候曾表示,将养一天便开拔回楚河郡,二审黄天霸一案。对我们交代完后,便去了隔壁大院休息。我看他不是自己要将养,这一天是给你用来休息的。”

她正向无烟院子方向行去,冷不妨背后一道声音淡淡响起。

她一怔转头,“你又来找无烟?我警告你,你别欺负她,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她说着便走,却被来人一把叫住,微微冷笑道:“魏无烟不在此处,否则,我怎能出来?”

素珍狠狠白他一眼,离开了。

她几乎是小跑着赶到旁侧大院的。临了,进去一刹,又心肝怦怦。

——

额,祝大家……节日快乐。

175 姻缘

进了去,才知道,自己来得不合时宜。

院子四周,一树一树的花,大朵大朵的,粉雪嫩霞开得喜人,叫人怦然心动,馨香沁脾。青龙和玄武守卫在两头,另有一胡髭大汉,想是景县总兵,领人守在更远一点的地方。

连玉吩咐了玄武句什么,玄武领命去办了。

院中有个活水池子,是数道涧水从四处流过来聚集一起而成,偶有落花落叶掉进水中,漂浮其上,青年身姿笔直站在池边,双目微眯,仿佛在思考,清流透彻,碧水汤汤,映着他俊美明锐的脸庞。

素珍心里紧张得竟像当日科举考试一般,像第一次和李兆廷出外一般洎。

她思度着过去,却又委实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这一来二去,却见玄武领着一个人回来。

她心头一震,他要见的是双城屦?

顾双城和连玉见过礼,两人便开始交谈起来。

离的远,她听不清二人说什么,又不敢走近,怕让玄武二人发现。

让她看去觉得刺眼的是,顾双城突然想走,连玉却身形一动,快速挡在她面前,一手横着。

素珍见状,想要离开。脚步却拔不开,生生站在那里。

“皇上终于也留意到双城了吗?”

顾双城看着前方的男子,微微笑道,眸中划过一丝涩意。

“你今日为何突然出来解释此事?”

连玉看着她,语气自然,不似逼问,眸中却是审视的锐意。

“不属于我的功劳我不敢拿。李怀素骤然出现在相府,我想,无论是你,还是你身边的人都会有怀疑罢,哪怕当时便知是她通知我让霍侯来救,也还是有这层疑心在。但我这一邀功,事后方才知道真相,七爷严相他们不免对她感到歉意,虽疑心仍存,但日后对她总不会太坏了,只怕又重蹈了覆辙,对她不住。”

顾双城轻声说罢,闭了闭眼,道:“皇上,奴.婢交代完了,先行告退。”

连玉顿了好一顿,看她走远,方才施展身形,挡到她身前,伸手扣住她下巴,沉声问道:“这样做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没什么好处,”顾双城绽出丝苦笑,“只是你会高兴罢。她好,你自然就高兴了不是吗?皇上,我只是想你能高兴罢。我以为,我姐姐不在了,你若要喜欢……也会是……我。后来才知,只是我痴心妄想罢。若说我有私.心,我真的有私.心,我希望你能注意到我的好。”

“那朕便谢谢你对李怀素的一番心思了。”连玉盯着她看了片刻,缓缓放开手。

双城一怔,她没想到他就这样一句。

她倒宁愿他就这样紧紧握着她的下颌质问她,那起码说他在意她。她会这样做,因为那功劳确实不属于她,也希望连玉能借此想想她的好,可如今这算什么……

她不是一个好人,但她还没下作到乘此来害李怀素,她只想和李怀素来一场公平的竞争。

可是,连玉竟然连半点触动也没有!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