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她心下大恸,猛地看向连玉,“我为你不惜和权非同反目,和一个对我亲如兄长的人反目,也要将霍长安带到,是,你脱困李怀素有功,难道里面就没有一点我的功劳?连玉,你能不能公平一点?”

“情爱不是公平不公平的事,朕可以待你好,也会待你好,因为你帮了朕,因为你是阿萝的妹妹。阿萝虽然死了,但永远是朕的责任,所以,朕设法将你接进宫。”

连玉看着她,慢慢退开几步,保持着距离。看着她的一双眸清亮如澈。

双城只觉得这话像刀子捅进她的心,她快步上前,凝着男人冷硬俊美的脸,将心里的话喊了出来,“阿萝啊萝,别满嘴仁义道德,别满嘴假仁假义,我以为你与别家男子不同,可我忘了,你是皇帝,你口里说着阿萝,心里却早已忘了她,你若心里有她,怎会有三宫六院,怎还会娶魏无烟,怎还会宠慕容缻,怎还会有李怀素的今天?你看你对李怀素的宠溺,所有人都知你爱她!”

她说着哽咽起来,眼中一下红得血滴似的,泪水一颗一颗,簌簌滚下来。

连玉双眉猛拧,她和顾惜萝长得模样相若,这也是孝安想除她,而他不得不将她弄进宫,弄到自己眼前看着,让孝安无法下手的缘故。这一下,他仿佛看到遥远的阿萝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他几乎便要上前,将她抱住,给她安慰。

他双手一握,仍站在了原地,自嘲一笑,他轻声道:“如果我说我娶无烟是因为阿萝,你信不信?如果我说我从没碰过我的三宫六院,你信不信?那是我对阿萝的承诺。是,李怀素对我来说是个意外。我承认,看着长安肆意风发多年,看着七弟九弟美姬多门,我寂寞了,所以出手为自己制造了一段姻缘。”

“也许该说,如果不是遇到李怀素,我不会发现这种孤独。我很早以前便识得她,那时我对她没有那种感情,只是因为觉得她像你姐姐,她又对我好,我方才对她假以辞色。后来再遇,看她胆敢当众拦下我妹妹的箭,看她排除百难参加科举,看她在御书房不自量力为我强出头,看她情愿逆鳞也要办裴奉机的案,我就觉得,我想和这人一起过过日子。当时,我尚且不知道她是个女子……”

“别说了!”

第一次,顾双城在人前失了她的冷静自持,她几乎是尖叫着低吼出来,她双眸睁得极大,里面都是秫目的血红,都是沧桑,都是悲痛。她颤抖的指着他,“连玉,你说这些,到底是为了证明你对顾惜萝的爱,还是对李怀素的情有独钟?即便她是男子也能接受?你可以不爱我,可我姐姐……曾经那么爱你你也那么爱的顾惜萝,便是这么一个人,可以被人取代么?”

连玉缓缓笑了一下,眼梢竟微微折起细浅的纹路,不属于一个二十多岁男子的纹路,他缓缓道:“对我来说,阿萝是独特的。但我确实对李怀素动了心。你便当我是一个薄情之人罢,你姐姐爱错了人。”

顾双城浑身都在颤抖,仿佛掉入寒池冰窖,她脸色惨白的看着他,激动处,她猛然扬起了手。连玉仍是微微笑着,竟也不避。

她忽地笑道:“如果我姐姐还在世,你会怎样?”

“你姐姐还在世,今天你就不会在我面前跟我说这番话。”

顾双城很是聪明,立刻想到什么,“不会有李怀素?”

“是!”

听着那斩钉截铁的一句,顾双城一怔,末了,嘴角微微扬起,“都说帝王之心最是难测。既然阿萝也是可以被取代的,终有一天,李怀素也能被另一个人取替。李怀素能得到你的注目,不也是因为她像姐姐吗?皇上,在你心里,根本就是对一类人情有所钟。”

“公平点,给我一个能取代李怀素的机会。别说我,便是妙小姐也有这个可能,只是时间长短罢。你喜爱那些精灵智慧心存家国的女子,但是怀素性.情固执,也不见得有多懂你,多能为你着想,只会给你添事,终有一天,你会厌她弃她。”

“能考状元的也并非只有她一个。”

“行,从孝安太后开始,朕自小便看到不少女子有安邦治国之能,再到李怀素……朕正有意开大周先河,设立女子科举,自是希望大周女子有能者,都能为国家出力,双城千万别令朕失望。”

连玉一拂袖,将一瓣落到肩上的碎花挥落,扬眉答她。

双城一震,看着眼前君王,片刻淡淡一笑,大声答了声“好”,随即转身离开。

素珍站了半天,远远看着两人似乎激烈争执什么,连玉甚至扣住双城下颌,拦住了她。他们这般亲密么……

兆廷喜欢的女子,连玉也喜欢。

直到双城走了,她还是觉得那一股心血仿佛都提到了心口,堵得紧紧的。她平日遇事总能想个分明,此间却觉得什么都是乱的。

双城不喜欢兆廷?连玉也喜欢双城?

她想着,只觉有什么堵得她透不过气来,她咬了咬牙,将地上一颗碎石子一脚踢起。

“噗”的一声,那石子才蹦起,她便后悔了,一惊之下,她赶紧逃跑。

可为时已晚——

“谁,哪里走!”

随着一声厉喝,两道身影“嗖”“嗖”飞身过来,一人抓住她一边肩膀,将她抓起,一个纵跃,便将她扔到那道蓝衣身影面前。

素珍狼狈地看着前面那圈湖蓝衣摆,随它主人轻轻款动,一下仿佛卷起千层浪花。

“皇上……”

一声粗犷男音从对方背后响起,伴随着过来的是十多双乌黑缎面——她只听到自己心跳如打鼓的声音,末了,还有那人淡淡的嗓音,“邵总兵,无事,退下吧,只是朕的一名顽劣臣子。”

“是,末将领命。”

很快,那十多道脚步声齐刷刷退回原来守卫的地方。

素珍听到青龙闷笑的声音,猛地抬头,却见连玉正瞥向青龙,青龙一惊,立下低头,玄武朝他使了个“你想死”的眼色,两人瞬间也退回原位,将她和连玉留在碧池之畔。

素珍还趴在地上,看连玉冷淡地盯着她,心下骂了声,面上倒也还规规矩矩叩了个头,“微臣参见皇上。”

“噢,怎么李大人眼里还有朕这个皇帝在?”连玉责得一句,微微转身,并不怎么待见他。

素珍被他这阴阳怪气的态度气到,一下爬起身来,“皇上此话何意?”

“你鬼头鬼脑的在这里做什么?”

素珍心道那你在这里偷情算什么,别看我听不到你说什么,你和双城在这里幽会是事实!你还说你不喜欢她?

她笑了一声,答道:“这孟府如此之大,微臣怎么知道自己会走到什么地方去?这个院子风景独好,怕不是皇上才来得吧?”

“这里还真是只有朕才来得!”

天子目光一沉,冷笑道:“李怀素,你说说你凭什么,比你有才气的大有人在,你再这等鬼态度,指不定得朕那天便不要你了,让你滚出上京去!”

素珍心下一沉,跪下道:“微臣误闯皇上与红颜知己会晤宝地,微臣该死,微臣告退。”

她说完,见连玉狠狠看她一眼,便再度侧过身去,不愿与她多费半句唇舌,她也咬牙起来,立刻转身便走。

走得数步,心中那股酸涩惆怅之感无稍减之姿,反是越发沉重,全世界都说他爱她……可他连喜欢她都不算,他有那么多好女子在身边——鬼使神差的,她缓缓回头,想看一眼这寡淡之人。

方才转身,却陡然愣住,连玉不知什么时候竟已转过身来,深深看着她。

她的突然回头,他似乎有些意外,眸光更深了些许,但漂亮的唇角很快微微弯起,仿佛诱导一般,“过来。”

那声音不大不小,仿佛刚刚好。不像命令,却仿佛命令一般,让她竟一步一步朝他走回去。

直至走到他面前,她才如梦初醒,竟不知要做什么才好。

连玉却一步上前,突然张臂将她抱进怀里。

“李怀素,朕等你这个转身,等得也够久了。”

素珍方才平复的心跳又再怦怦响起,嗅着他身上传来的幽幽草木熏衣之香,她觉得自己彻底失去言语,好久,他似乎等她回应等得不耐,微微一哼,收紧了双臂,她吃痛,恍然大悟,“你……你这两天是故意的!你人前对我好,背地里对我不理不睬,你在等我对你示弱……”

她一把推开他,慌乱又恼怒的瞪着眼前眼梢狭扬的男人,“你说我们只当臣子,是你说的,是你说的,你坏!”

连玉伸手抚了抚她额际随风轻飞乱了的发丝,刮了刮她的脸颊,眼眸弯出一抹邪佞,“是,是朕说的,那又怎样?”

“君无戏言。”

素珍说着自己也不知道声音为什么突然小了,她微微侧头,去避他的手,只觉得被他抚到的地方一片臊热。

“还记得朕在宏图酒楼说过的话吗?朕喜欢你,朕想要你,这才是君无戏言。其他的,只是我不得不为之,我不一次一次的逼你能行么,只一味自己热脸贴你冷屁股能行么,你这人的性子有多好你自己明白。”

素珍心下一悸,仿佛一片绚彩在眼前耳畔轻曝而过,那是长安大街上的焰火吗……她颤抖着抬头看他,他眼底笑意已然收住,只像方才那般深深的看着她,眼中清楚映有着一抹幽深灼热。

她眼眶一热,右手还伤着,便单臂揽住他腰身,一头埋进他怀里。

只觉连玉胸膛微微震动,几乎随即伸臂抱紧她。

“你上次在客栈用顾双城来气我,这次又约她来这里做什么?”

她又哭又笑,气不过,伸手狠狠打了他几下,大有兴师问罪的架势。

连玉也是负伤在身,被她打得闷哼几声,倒也没有阻她,闻言方才语气一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用她气你了?噢,方才鬼鬼祟祟就是在偷窥这个来着?”

他说着自己却笑了,将她微微放开,去捏她没有受伤的一边脸颊,“我没有,我找她过来只是问点事。算着时间你会来找我,正是恰好。你看我上次气你,会故意对她好,后来,你说过,我便不会那么做了,男女之间,我懂得分寸。”

素珍看他眸光竟似深爱宠溺,一时呆住,怔怔看着他好看的脸庞出神。

“那你呢,这里,是否也有了一点我连玉的存在?”

直到胸.脯一重,她才意识过来,羞叫出声,“连玉,你流氓!”

——

176 也无风雨也无晴

她怕被玄武他们看到,没得被人说了闲话去,一边慌乱看着,一边去拍他的爪子,连玉却笑道:“是不是没有人在就行了?”

“喏,他们早走光了,都是知情识趣的。”

素珍傻眼,左右一看,果哪还有玄武和青龙和影子,那邵总兵也眼色的领人悄悄离开了。

她脸蛋热透,嗔道:“还是不行。”

“你先回答我。浒”

连玉却真是流氓耍到底,在她胸脯上捏了一下,又轻声加了句,“答案若是否定,那朕就不放了。”

素珍又羞又脑,说不是不行,若说是……她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觉得,和这个人一起,舒服自在,又会紧张。

她想,他模样长得俊,她怎么说都不吃亏,再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她使劲点点头峒。

“死丫头,说谎。”

只听得连玉低哑着声音道了句,她还没回应过来,他已经吻住她的唇。

他唇舌在她唇上稍一辗转,便滑进她口中,她浑身发热颤抖,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羞人的事情了,这次,素珍没有躲……

连玉目光暗哑,扣住她脑勺,将她抱得极紧,两人衣衫窸窣……好半晌,连玉放开她,也将探入她衣内肆意抚爱的手拿出,改环住她的腰——素珍不知男子的欲.望会伴随着情愫,全身还在微微抖着,却并不讨厌被他碰触的感觉。

两人无声,反倒是叶落花掷成响,素珍咬唇看向连玉眉眼,连玉眼睛不复先前清明,一双黑眸强烈而炙热,脸上也有抹淡淡的红。

“你上次梦中唤的那个人是谁?”连玉伸手去抚她的唇,他淡淡问她,语气却认真沉着,那种气派,皇帝之余,还像是她的谁。

素珍一惊,没想到他竟一直记着这事,她还以为当时已了,她虽吃惊,却也莫名的有几分喜欢,他在乎她吧?

她脑袋往他怀里蹭蹭,连玉微微冷哼一声,低喝道:“别跟朕耍手段。”

素珍想了想,眼珠一转,开始胡诌,“可能是一个从小爱慕我的邻家公子哥儿罢,我真是随口梦呓,哪记得清楚?”

头上吃了一记,连玉也不知哪里掏出的折扇。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唇角微勾,眼神却是危险,“还能有人爱慕你?”

素珍怒,“你不也算一个?”

连玉难得被她抢白一句,拿着扇骨儿又敲了她头几下,敲得素珍嚎叫,拔脚便走。

“你敢跑,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连玉不紧不慢,把玩着折扇,素珍瞪他一眼,他一派似笑非笑的样子,让她顿生忐忑,连玉眸光一暗,突然低头在她唇上狠狠亲了几下,“李怀素,这次,我放过你,总有一天,我要你对我交身交心。我不管那个人是谁,你既已轻薄了我,便不能再三心两意。否则,哼……”

素珍听得又紧张又害怕,脸蛋不觉绯红,竟不敢看他。

连玉此时又低头在她耳旁说了一句,素珍“啊”的叫了一声,这次真的拔腿跑了。

他说的是:回屋继续如何,那孟樵给我备的.床很大很舒适。

没跑几步,被连玉逮回来,挟进怀里,她正要提醒他“黄天霸的事迫在眉睫,莫做昏君”,却听得连玉扬声道:“玄武,出来吧,让人预备饭菜,送到朕屋里。”

素珍一怔,啐道:“你作弄我。”

连玉失笑,“你似乎对我不怎么你不大乐意。”

他说着又低声道:“好吧,我是想怎么你,但你需要吃点东西,被连欣困了一晚,现下也日已过半,不饿么?”

紧接着肚皮被他轻轻摸了一下。素珍脸皮虽厚,也禁不住又闹了个脸红耳赤,但心里却是甜丝丝的,他都看在眼里——这一下,才觉得自己是饿坏了。

连玉宠溺笑笑,牵了她手前行,正是回屋方向。

玄武和青龙悄悄的出现,连带着那邵总兵领着十多人马,见状,玄武恭恭敬敬答了声是,便赶紧去办了,只装作没看见这旖旎。

邵总兵在背后轻咳一声,“你们方才都看到什么了?”

他的兵齐声答道:皇上和李大人商量要事。

素珍听得赶紧拉连玉走路,连玉仍是抱着她,并不忌讳,“朕的事,他们谁敢乱嚼口舌,你大可宽心。”

他虽是随随说来,语气却是天子的威仪。

素珍突然觉得,这样一个人怎么就喜欢自己了呢?

她各种想法,又觉得四下似乎有人在窥探着他们,狐疑的扭头看了一眼,低声道:“连玉,好像有人在看我们。”

连玉眼梢朝某处轻轻一扫,似不甚在意,亲亲她脸颊,“你多心了,有我在,其他的事你不必操心。”

遂领了她去。

霍长安知连玉早便发现了他,只是给玄武使了眼色,看二人走远,他始缓缓放开无烟的手,“怎么?看到了吧?看到连玉是怎么对李怀素的?他可也是这般对你?情意款款……没有吧,即便也这样对你,你不心寒么,他爱的人可多了去!”

众人随连玉离开后,连玉似有事,交代了众人,便带了玄武和青龙还有那邵总兵离开了,她不愿阻他做事,本意在这孟府四处走动,便是不愿留在自个院里,让霍长安找到,哪知,还是让他在半路截着,强硬的领过来此处。

她一声不响看着连玉亲吻李怀素,对其百般用情,此时,听得霍长安挑衅,一瞥自己腕上红印——那被他方才紧紧所握之处,她冷冷道:“霍长安,你还可以更无耻一点!行,我对连玉死心了,那你满意了吧?我魏无烟自此只好缠着你了,我把我自己给你,你敢将我要进霍府吗?你说你爱连月,你要让她伤心?那敢情是好!”

“你好好考虑考虑,你若要,我就给。”她冷冷一笑,转身便走,反倒是霍长安脸色铁青,立在原地。

皇帝出口,果然不一样,回到连玉那里方才盏茶功夫,已有孟樵点头哈腰带着多名美婢前来送膳食。

连玉对那些美婢仿佛都视若无睹,看她们放下东西,便道:“孟大人心细周到,此次更是立下大功,朕必论功行赏,现下都先下去吧。”“是,是……”

孟樵听到功虽是高兴,但明显对自己费心费力准备的女子不被受落而大为失望,但自不敢说些什么,悻悻看了素珍一眼,被素珍似笑非笑一瞥,他一惊,赶紧领人下去。

玄武和青龙再次知情识趣的替二人关上门。

“孟樵这狗官。”素珍嘟囔得一句,也不客气,拿起碗筷就吃,狼吞虎咽,连玉看着,目光是自己也不觉的温柔,他将人撤了,便是要让她吃得自在,不时给她布点菜,就像很多年前,两人在山林中一起用膳过日一样。

并无甚轰烈情怀,并无甚世间俗事,也无风雨也无晴。那般简单。

素珍吃罢,接过连玉递来的帕子,擦擦嘴,连玉复将她抱到自己膝上,伸手摸摸她的右臂,替她揉了揉,又轻轻按上她的脸颊,轻声道:“还痛吗?”

他迟疑了一下,又道:“怀素,连欣是我母.后的亲生女儿,我是当自己亲妹来疼,但毕竟不是亲妹妹,母后又疼她,我不能重罚她,这次,让你受委屈了。但我向你保证,她若敢再对你刁狠,我不会放过她。”

素珍本羞于二人的亲密,此时听得他一番话道来,看着他目光中隐约的疼惜,不由得有些痴了,她搂着他脖颈,低声道:“不碍事。你妹子就等如我妹子一样,我往后对她忍让一些就是了,不罚。就是她必须对其他人亦要宽厚些许,她是一国公主,当作表率典范才是。我那天在黄府打她,一是怕权非同会杀她,你知道,权相这人邪得可以也狠得下手,我若阻他,他反为会对连欣不利。二则,我是想借此给连欣一个教训,她这心狠手辣骄纵脾气,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怕她早晚会出事。”

——

177 得意时节要尽欢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