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则眼前这三名女子的到来只怕并非偶然,似还另有目的。

可这懿旨怎会在妙音手上?这位妙小姐是邻国臣女啊!

眼看一波未平,又有事发生,人人心中皆是一凛。

连捷见机问道:“不知皇姐还带来了太后娘娘的什么旨意?”

连月看霍长安一眼,道:“不错,太后娘.娘确有懿旨过来,便由妙小姐来宣吧。”

素珍下意识看看无烟,无烟眉尖蹙起,却始终淡淡笑着,眼底下一抹乌青,她看得难受。

霍长安却仿佛不见,径自走到连月身边,连月往他身上一偎,两人默契,他伸手将她楼住。

连琴这时却是脱口而出,问出所有人的疑虑,“这圣旨怎么是由妙小姐来宣?”

见众人神色皆疑,连月笑道:“太后娘.娘看皇上和妙小姐和洽亲近,正有意赐婚呢,这懿旨也是太后亲自交到妙小姐手上的,都是自家人,由谁来宣都无不当之处。”

众人听闻,却是一惊,连玉也微变了脸色。素珍一震,只听得背后的无烟突然低声道:“连月这当众一说,皇上日后便不好拒绝了,否则,太后和妙小姐的脸面搁到哪里去才好?”

再一次,素珍深深领略到大周皇族女子心思的厉害,从太后到连月,乃至……无烟。

“谢谢姐姐。”

她也压低声音相回,却听得无烟冷淡道:“我不是你姐姐。”

这时,妙音一看连玉,拆开黄绢封条,将手中懿旨缓缓打开,脸容一肃,读道:“兹有岷山府台黄天霸一案,关系社稷,涉及朝野,上下皆惊。此前天子有意开设女子恩科,彼实乃大周未竞之先河,此番着各道智才女子协查此案,如有勘破者,则恩科将开有名,亦一正民听……”

接着,妙音读了一批协查案件的人姓名,从连月,慕容缻,到她,连欣,再到魏无烟,最后,双城也在其中。

旨意最后,请天子批示。

懿旨宣读完毕,牢中上下俱震。谁都想不到这位铁血太后,竟会下这么一道命令。她到底在想什么?她在盘的是怎么的一着?是相帮天子还是另有意思?

权非同和李兆廷相视一眼,权非同眉心微拧,似在思虑什么,看得出这位权相也是不无被慑。

李兆廷手肘一碰其衣,出言道:“皇上宏图,太后气魄,心系家国,绣织大好河山又岂只男儿独为?微臣谨遵太后懿旨。”

权非同眉峰一动,随之亦是微微一笑,“李侍郎所言有理。”

他语罢看着连玉,并无丝毫挑衅之言,却是一种无形的挑衅和压迫。

连玉久久未语,眸光变幻,严鞑,连捷、连琴,

司岚风等俱都看着他,等他下令,承或……不承!太后说,请天子批示。

更莫说旨中提及各女震动,旨意此前密封,私看乃是死罪,妙音读前,谁都有不知其中所言,包括妙音。

良久,连玉突然看李兆廷一眼,双眉轻扬,道:“李侍郎亦是好气魄,总是让朕惊喜。李提刑,朕既已命你彻查此案,则案子仍由你来主理。同时,太后既特批各位小姐协查,则诸位亦将得获与李怀素同样权力,此间衙役可随意调遣作查案之用。”

“希望各位莫要让太后和朕失望才好。谁能将此案勘破,朕重重有赏!”

“谢皇上。”

众女暗下虽或惊或喜,却是齐声回应。这些女子,无一是普通人家,这一声,竟气度不输男儿。

连月看向无烟,一字一字笑道:“请赐教。”

无烟上前,回了一礼,眸光亮极,“不敢当,无烟自当全力以赴。”

连月颔首,眼梢一掠霍长安,神色妩媚,“夫君,都是厉害的人呢,你说连月可有机会?”

霍长安揽紧她,凤目微挑,笑道:“若你不行还有谁能胜,我手下所有人任你差遣。”

连月脸色越发娇艳,含笑谢了他。

无烟也在笑。

素珍却只觉无烟那笑似哭,可她无暇细看。前方,连欣、慕容缻、妙音和双城都落在她身上。撇开连欣不说,余下三人目光里的内容她看得分明,连欣书信中必定告知了太后她的身份秘密。不消说,慕容缻和妙音是知道了。

她和连玉之间……她想,该结束了。

真是一晌贪欢,她先前竟不曾多考虑他的身份。

他是皇帝。

他有很多女人。

她只是其中之一。

和他一起的时候,她竟然忘了他的身份,也许,他待她多是和颜悦色,让她忘记了,一个站在权力顶端的男人,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

他待她再好,也是短暂的。

她问他,会不会杀她?

他说看看她会不会被取代。

这里,不说慕容缻那位娇蛮的大小姐,是他青梅竹马的亲昵,双城和妙音都是才华横溢之人,如果她这次失败了,输给了双城或妙音……她还是他所喜爱的吗?

“李怀素,回答朕!”

她皱紧眉头,冷不防听到重重一声,她一惊,只见所有人都看着她,正中连玉更是紧紧盯着她。对,各人都表态了,只剩她……

背后,老人低声咳嗽的声音让她心中那根早便绷紧的弦更紧一分。

她身份已不再是秘密,权非同想借此发挥,连玉此前却说若她无法将此案办好,便将她罢官。连玉将案件指派给她,是别有意图的,他是要她失败,将她革职,从此,世上再无李怀素。连玉会设法让她以其他的身份将她纳入宫。

可若那样,她该如何为冯家翻案?

如今,又多了眼前这些女子的挑战。

连玉喜欢她,也许是她并不笨,若连玉看到她原也是可被打败,她才智不如他人,他还会喜欢她吗?

她不知道孝安太后在计量着什么,更不知道眼前这些男人女人都在计量着什么,但她知道,她还要继续当李怀素!

背后老人的咳声让她难受,她来自民间,她曾经眼睁睁看着亲人惨死却无法相救,如今,她手上也有一分微薄力量,她要为背后这些人翻案,连玉说此案有赏,那她要赢这个赏,为冯家翻案。

她不想当可以被人轻易取替的那一个。

哪怕,她注定要不起当今天子。

抬头一刹,她看到双城淡淡朝她笑,这女子眼中是明.慧,是坚定。她突然有种预感,这个案子,她会输。

她心中刺痛,却缓缓掀起衣摆,跪到地上,朗声回道:“李怀素谨遵我皇意旨。”

可哪怕是输,她也要应战!

——

180 宿敌(3)

黄天霸的师爷继续得以宣读死囚罪名,牢里也陷入了一种跃跃欲试却又古怪肃静的气息中去。

四个男女,却是因圈地一事下狱。

郡中富商要建赌坊酒肆一条街,买下了一处数十家百姓宅院,那无疑是一笔极大的开销。价格本已议好,绝大多数户主也已同意,焉知这四家后来却出尔反尔,要求更大的数目。

富商派手下其中一名账房先生带着钱再去谈,那账房先生原是那条街居民,和这四家倒颇有些交情。

后来,账房先生没有再回去涔。

人们皆以为账房先生挟款私逃,谁料一天,两名衙役巡逻治安经过,问附近主人讨碗水喝,在院中看到对着一处狂吠的狗,主人大惊失色,不断驱狗离开,衙役半开玩笑问地里可是藏有肉骨头,主人脸色难看,只说不知,又继续驱狗——两人遂疑,家狗有异,若其主并非事先知晓地上有甚东西,按常理该十分好奇才是,这家主人则不然……二人遂起其处泥土,竟发现,是账房先生腐败的尸首。

一审方知,原来是四家见财心起,一起合谋,将账房杀害,私吞圈地卖屋钱财。如此一来,则富户要再买屋,又需多付一笔银两。

富商状告此四家户主杀人谋财,经审,其情节过于恶劣,涉案的三男一女均被判处斩刑渐。

这是第一桩案子。

第二桩案子却与那老关何氏有关。原来,关何氏媳妇产后气虚血弱,关何氏按郎中所开药店买药。哪知数天后,关何氏再到药店却说药老板所开之药是劣品,致其媳身死,如今剩下幼孩嗷嗷待哺,要药老板赔偿。

药老板查看其拿来的药渣,发现根本并非他家所开,知这关何氏乃是存心敲诈,便将她赶走。哪知,关何氏并不罢休,蛮劲上来,竟将矮小的药老板推撞开去,关何氏乃是村中农妇,虽年过五旬,力气不减,这一推力气甚大,亦是药老板命数使然,一头撞上柜台尖棱,正中命穴,一命呜呼。药老板家眷状告关何氏敲诈勒索在前,过失杀人于后,经审,双罪并判,定为死罪。

第三宗,却是何老汉杀人。

何老汉有女,年方二八,与村中书塾先生彼此有情,定下终身,已过文聘之礼,然而老汉贪财,恰逢城中富贾看上其女,改将女儿嫁与富贾为妾。书塾先生不忿,上门与老汉论理,后家人不见其归,到老汉处寻,老汉只说其已离去。数天后,于村中水塘发现书塾先生尸骸。

细验之下,发现青年身中三刀而亡,腹中竟有衣服残丝,衙役到老汉家中搜寻,发现其有袄破损,与青年腹中残丝吻合。

老汉毁坏婚约,更恶心陡起,杀人弃尸,青年双亲报案,经审,老汉罪大恶极,亦判定为斩首之刑。

这些,就是邻县薛姓县令弹劾书上黄天霸和矿主官商勾结虚报矿数、圈地欺民、收受富户贿赂诬蔑百姓杀人中的后二项罪名。

按案面来说,这些死囚是罪有应得,黄天霸并无重判。

素珍不禁皱起眉头,她大步走到众犯面前,缓缓问道:“方才所宣之罪可是属实,你等可认罪?”

六名囚犯却低声应道:“我等认罪。”

虽早知会面临此情境——否则,连玉此前也不可能出此下策,假借黄天霸之名来探听死囚真心言,但亲耳听到众人认罪,看到那何老汉巍巍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回答,素珍还是不无震撼和难受。

这时,连欣瞥她一眼,鼻息一哼,走了过来厉声喝道:“看清楚了,当今皇上就在此,你们有什么冤屈,不妨直说,皇上会为你们作主,这普天之下,还有人比皇上更大不成,无论是谁威胁你们,都不必怕他!只要你们当真冤枉,皇上一定会还你们一个清白,一份公道!”

那几名男女仍是低声咽噎,“我们认罪。”

她又惊又怒,一看看向黄天霸和权非同,后者朝她微微一笑,她咬唇捏着鼻子走到那老妪面前,“老太婆,他们傻他们不说,你来说。”

“老身无可交代之辞。”

妇人微微抬头,苦笑答道,又缓缓低下头去。

连欣再问老汉,老汉却是连一声也不吱,低头朝连玉叩了个头,便弯着腰沉默不语。

此时,一切仿佛陷入僵局,反似是天子一方无理取闹了。这些死囚竟不知暗中被权李黄等人什么所胁,竟宁死不反口供!

事实真相必定并非这样,素珍双手握得愈紧,眉心一蹙,暗暗打量双城等人。

连月仍是笑意吟吟,淡淡扫量着地上各人;无烟亦是双眉微蹙,脸色苍白,目光却越发清泠;妙音眼波流转,嘴角微勾,并无惧色,双城则低着头,不知道在思量什么,看不出思绪。

至此,这些女子都还是非常镇定的,看不出一丝怯场。

但既无出声,便是也并未寻到审讯的突破口。

“皇上,据臣调查,并无任何证据显示黄大人徇私办案,臣斗胆认为,此次实属蒙县薛县嫉恨黄大人政绩,岷山繁荣,方才上奏疏陷其不义。”

李兆廷步出,将一时沉默打破。连玉看向权非同,“权相怎么看?”

权非同摇头,“皇上,微臣到此只是休养,并不插手此事,请皇上勿怪。”

“倒也是,权相此番是游山玩水,不知不罪,”连玉微微一笑,又看向严鞑,“严相可赞成李侍郎之见?”

严鞑神色严肃,双手一拱道:“回皇上,目前来看正是如此,但此案关系重大,我等还是该彻查清楚,罗列出所有证据,还黄大人一个清白。天下愚民众多,免得他们胡说朝廷腐败,官官相卫。”

素珍心笑,连玉把球一抛,严鞑就接住了,姜还是老的辣——李兆廷却是淡定,彬彬回道:“相爷所言有理。”

黄天霸成竹在胸,一掠众女,又一瞥素珍,躬身对连玉道:“皇上,微臣愿等李提刑与娘娘、两位公主和顾妙两位小姐的公判。”

连玉盯着他看了片刻,方淡淡道:“好,黄大人受委屈了。一切有为法,公道法理,朕相信,青天可证,时间可证。”无烟此时向黄天霸师爷走去,连月眸光一动,几与她同时,眼看无烟便要伸手从师爷处将案情记录和案词取过去,她轻声笑道:“麻烦师爷将囚犯供词递一递给本宫吧。”

无烟明显一凛,手停在半空。

那师爷连忙点头,忽又意识无烟来取,正为难,连月又笑道:“噢,魏妃娘娘也要看?那先给魏妃罢。魏妃用完,唤人拿来给本宫便好。”

无烟没接,淡淡道:“既是长公主出言在先,自是长公主先用。”

连月轻轻“哎呦”一声,“那本宫便却之不恭了。”

也不必她动,霍长安自过去替她将簿子拿过去。

素珍看得暗暗着急,审讯问不出什么,无烟是机敏的,欲.从解剖记录和各人供词处找出缺口,可却被连月截了下来。连月明明出手在后,这一下反而反客为主了。无烟不屑与她争,一切都在连月算度之中,正中连月下怀。

“那就暂时如此安排,都先散了吧,诸位也回去研究案情。就都在这府台衙门歇下,可有异议?”连玉一环众人,缓缓出声。

“是,遵旨。”

众人齐应,后面一直没有出声的妙音轻声道:“关于此案,妙音有事向皇上请教,可否请皇上单独赐教?”

素珍微微抿唇,一时寂静,直到连玉答了声“好”。

“皇上,从现在起,可否封锁大牢,为规避嫌疑,黄大人不可再来牢房,李侍郎既以得出一审结论,亦不必再来此,而我们一干被太后娘.娘授命的女子与李大人若要审讯,则可自由出入此地,请皇上恩准。”

双城突然抬头,轻瞥李兆廷一眼,向连玉请言。

李兆廷略有不意,凝着她眸光一深,随即勾唇笑笑,似乎并无异议。

连玉目光有赞许之意,颔首道:“准了。”

连捷趁势出言道:“权相既是休养而来,想必也不会单独来此处吧。”

权非同焉不知其意,哈哈一笑,道了一声“自是”,又淡淡看素珍一眼。

双城也出手了……素珍心下既沉,咬紧嘴唇。

181 宿敌(4)

各人便在牢房里散去。

出去时,黄天霸冷冷看孟樵一眼,孟樵“哼”得一声,走在天子身边,大有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姿态。两人私交如今可算是正式告终,人情如纸薄了去。

黄府和驿馆便在府衙大院邻侧,天子到来,驿馆役员不敢怠慢,仔细打点,一行人便宿在驿馆。

权非同本在黄府留宿,不知哪条筋黏着,竟也挪窝去了驿馆。

而黄天霸除出入府衙前院处理岷山之事外,后头大牢由邵总兵带兵把守,按双城所建议的除去主理此案所述之人,谁也不能进去审问,免了囚犯暗下再受威胁涔。

到得驿馆,连玉说与臣子议事,让连月招待妙音先行去安置,让无烟、双城和连欣也先下去。

连月一笑应了,妙音却看着连玉道:“妙音可否随皇上过去,就等在外面,等皇上出来。”

连玉微微笑答道:“不,小姐舟车劳顿,该稍作休息,小姐既说有事与朕商榷,朕稍后去找小姐就是。臬”

他婉言拒绝,表明了态度,妙音眼皮微微一耷,明显失望,但很快一笑答允。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