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聪明的女人喜欢试探男人,但知道适可而止。

素珍再次觉得,连玉其实和李兆廷很像,都是个极有原则的人。看他和妙音说话,说一会去寻她,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就像一只耗子在衣服里上跳下窜,让人难受。

无烟和双城没说什么,连欣却叫嚷起来,说要跟连玉过去,连玉淡淡瞥了她一眼,目中冷意,令她不敢再说——知道此次私信孝安,实实是惹怒了连玉。

她与连玉素来亲近,越发怕了,惶恐着便要过去,“哥,我知道错了,你听我说……”

无烟一拉她,低声道:“此时你莫要再过去火上添油了。”

素珍本想替她求两句情,但连欣这种性格不给点教训,是不知道害怕的,往后可能会捅出更大的乱子来,遂没开口,又见连玉看了看无烟,无烟点点头,两人默契。只是,很快无烟微微侧过脸。

霍长安见状,微一挑眉,挽着连月先走了。

素珍忽而惊觉,霍长安之前对她说的话并不属实,无烟对连玉……只怕并非无情。

她往日使计使绊在行,“情”之一字却是不通,如今竟忽似有些明白,只觉心口如火烧,说不出叫不出。

众人进了内室,连玉却道:“你们出去罢,李怀素,你留下。”

素珍方知他和众人议事只是说辞,他要找的说她,只是不想在连月妙音面前做得出格。

对无烟的认知,让她既想却又不敢与连玉同处一室,遂拱手道:“想必皇上是与微臣商议黄天霸案一事,微臣虽是主理,但几位王爷大人高瞻远足,一同商议不是更好?”

连玉听她如此回答,目光微微一沉,却并无反对,只道:“你们留下罢。”

各人不知道这两位葫芦里卖什么药,都颇有些尴尬,最后由连捷出言,换过话题,“六哥,依你看,太后此番到底在算计什么?”

这委实也是众人心中疑问。孝安向来是站在连玉一边的,但这道懿旨却下得古怪。这个时代君为臣纲,各为其主旗帜分明,连玉辖下自是以连玉利益考虑为先。

严鞑欲.言又止,连玉一笑,道:“相爷老辣,是朝中老人了,也早已婚娶,看来是明白这其中蹊跷了。”

连捷才智不在严鞑之下,却想不出利害干系,闻言有些诧异,严鞑经验老到他是明白,但这和婚娶有什么关系?连琴更是眉头皱得老高,拍了司岚风一下,“哎,你懂么?”

“请皇上明示。”

司岚风摇头,玄武几人亦然。

连玉接过白虎递来的茶,抿了口,却是看着素珍,“七弟的问题,恰好是朕想说的,原打算先跟你说,再召他们商议。你既不需避嫌,他们也是朕的亲信,朕便直言。”

那道直勾勾的目光,让素珍耳根“轰地”一热……他到底想说什么,哪怕这里的人都知道她是女子,但避嫌一说,无疑在她身上贴上一个标签——她是他的女人。

她唇瓣咬得更紧,这种场合下,尽力维持一个臣子的姿态,而非其他,“皇上请说。”

“朕命你接手此案,是希望你借此脱身,朕在府衙外和权相说的话,想你也该听明白了?”连玉忽而微微挑眉,“而母.后此举,让众女断案,公然插手官事,你们也觉得颇有些荒唐罢?”

众人无声,惟有连琴“嗯”的答道,他一说之下,也觉得不妥,狠狠瞪住连捷,“七哥,你们怎么不说话?”

连捷耸耸肩,谁像他那么傻公然议论太后的不是,皇上能说,不代表他们也能说!

他想着却顿时有所觉悟,“臣弟明白了。此前六哥在朝上提出女子科举,太后娘.娘还不知六哥意图,但欣儿信件回去,告知了怀素的身份,她左右一想,明白六哥对怀素重视,她这样做,是想……告诫六哥,能像怀素一样办事的女子还有很多……”

连捷一惊住了口,反是连玉淡淡反问,“七弟为何不继续说下去?不错,母.后正是告诫朕,不可沉迷女色。在李怀素的事情上,朕不可一再破格。”

“她实际看中的人是妙音。朝中老臣对朕查办此案颇多言辞,但此案涉及官员贪污舞弊,危害百姓,朕是必定要办的!妙小姐乃魏国贵族,我国与魏国关系如今既是友又是敌,若案子破在妙音手上,刚历裴奉机一案,朝中众臣对此也不可再多非议!”

“所以,”他声音也蓦地沉了一分,“怀素,这件案,你绝不能赢!”

“懂了吗?”

他带锋的语气,陡然一指,素珍确是懂了,牢房里的预感终于得到证实,对手强大,但这场仗,她还没打就已经输了。她还妄想着,为牢中的人翻案,希望从而得到他奖赏,将冯家的事曝光。

孝安太后果然厉害!看是一场荒唐,却是一份好心思。她咬了咬牙,低头答道:“微臣遵旨,此案艰难,微臣本就无把握能应付,如此,自是最好。”

她动作无半点可挑剔之处,声音听去却隐含桀骜。连玉眉头顿皱,袖手一挥,“你们下去罢。”

“是。”

连琴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想拍拍她肩膀,突然想起什么,一瞟前方的连玉,连忙缩回爪子,随连捷等人退了出去。

门被人在外面合上。

眼看连玉快步走过来,素珍猛地后退一步,连玉的手便落空。

连玉语气一沉,“你又在闹什么脾气?”

素珍仔细打量,只见连玉眉心紧蹙,她知他的位置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难,这是一路走来她所看在眼里的,她看着他,认真道:“今天的许多认知,让我突然发现,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

“你在意妙音的事?”连玉却放缓了声音,凝着她,“我是皇帝,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我既许你承诺,我便会给你一个男人该给他爱的人的。”

“那你会娶她吗?”他的承诺,只包括会对她好,并没有说过,不会再有其他女人。这不是他的错,谁都没有错,错的只是他们的身份,各有原则,各有难为。

“也许。”

“不要也许,有肯定答案吗?娶或不娶?”她自嘲一笑,神色仍是认真。

“你知道,待得外安内稳,我为你下什么命令都可以,但现在不行。无法应允的事,我不会回答你。我不想让你失望,但我希望你明白……”连玉似乎见不得她如此模样,声音更见暗沉几分。

“不,你什么都先别说,其他的等此案完结再说吧。”

她本想说“连玉,我们也许该像你说的当回君臣”,但终究没说出来,冯家的案还没翻,她不能有半点得失他,将他激怒!

她虽未曾见过他真正动怒,但从连欣身上已见一斑。

“李怀素,过来!”

“不,微臣抱歉,微臣先行告退。”她飞快说完,飞快走到门口,开门奔了出去。

冯素珍,你变了。也会了委取求全,情爱也可变成筹码,这样卑鄙。

她飞快跑着,屋外无处不在的阳光刺得她满眼生痛。

——

182 宿敌(5)

“怀素性.情固执,也不见得有多懂你,多能为你着想,只会给你添事……”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连玉立在门边,撑着额角,看着素珍离去,直至消失在视线里。这一回,他没有去追。每次,总是他进一步,她便退一步,他一直觉得她有着一往无前的勇敢……可他似乎错了,而有些事,她必须要去承担……

素珍大步跑着,跑出驿馆,外街上有两人却朝她走来,其中一人伸手截下她。

“怀素。涓”

那声音……她看清眼前人的脸庞和他另一手上那副标志性的拐杖,精神倒是微微一振,“无情,你怎么来了?”

“还有我呢,冒失鬼大人。”

此君笑吟吟的一开口,素珍朝他一拳,“小周,你这神棍也来了!艿”

眼前两人一白衫一缁衣,正是多日不见的无情和小周。

重逢的喜悦并没让素珍高兴多久,疑虑同时也在心里滋生,她看着二人,直接道了出来,“不,你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

“怀素,那你怎么又在这里?”小周刮刮鼻子,仍是笑吟吟的问道。

素珍哪能让他诳倒,淡淡道:“皇上让我来的,可你们……不该在岷山,更不该出现在这驿馆门前。你们不该知道我在这里,你们到底来这里做什么,两位到底又都是什么人?谁派来潜伏在我身边的?”

她说着又瞥向无情,缓缓退后了一步,警备的盯着二人。

无情见状,双眉一拧,道:“怀素,你先前在府衙留书一封便无辜失踪,这人也突然外出,我疑他对你不利,也追了出来,我是追踪这人到此的。”

他眼梢冷冷掠过小周。

是小周找到了这里?此前连玉的行动是秘密的,他断不可能知道!除非他确实并非普通人。素珍一凛,也看向小周。

小周却是不慌不忙,嘴角甚至还微微翘起,“怀素,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话你听过吧,我一再跟你说,不要凭外在来判定些什么,无情只是样子看去不坏而已,你怎么老是不记牢?”

“你留书出行后,我思度着正好趁此将无情引出来,看看他是何方神圣。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岷山。你并无说你要去此处,我若真是谁人细作,这一来岂非露了馅?

“无情,你怎么不告诉怀素,你追我赶之际,我遇到一个身手极好的神秘黑衣人,投书于我,说怀素在岷山遇险,是此人一路将我们引过来的。直来到这驿馆附近。”

小周说到此处,冷冷回视无情。

无情却微微冷笑,“我没跟怀素说,是因为,这个人不过是你小周一场戏吧。只有这样,你才能光明正大到此处来。”

小周却蓦地笑了,扬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无情,我今日总算认识到,你果然聪明,用那黑衣人来引我,从而指鹿为马。怀素,总有一天,我要戳穿他的真面目给你看。”

素珍却始终无法分辨出眼前这两个人谁真谁假!他们只怕从来不是他们自己说的那般简单。

若黑衣人是他们其中一人派出的,到底会是谁?

若这黑衣人是第三方派来的,又会是什么人指使的?

除去李兆廷是真正知道她身份的,谁会觉得要派一个像无情或是小周的人在她身边查探她的底蕴?

连玉?还是权非同?

若是权非同,不难理解。

若是连玉……管家福伯是连玉命连琴赐给她的,她一直有所防备,但更深藏的人实际还在她身边,福伯只是幌子罢。若这两个人中有一个是连玉安排在她身边的……她回身看着背后的宅院,只觉那红墙绿瓦上诡谲云涌。

除去这两人,她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人——

她希望无情和小周两个都猜错了对方,两个都是好人,可实话说,她始终不相信小周。但无情如小周所说,真的可信吗?

可会不会她相信的那一个才是敌人?

无情为人冷漠,她下意识里却愿意和他亲近,这难道不是他的可怕之处?

如今,黄天霸和冯家两案子,她走进一个无路可走的绝境,还得提防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她静静看着两人,反而镇定下来,“你们先进去休息吧,告诉驿馆里的人,你们是我的亲随,让他们给你们安排住处,皇上权相都在这里,我出去一趟。”

两人明显有些诧异,先自止了辩驳。

提到连玉和权非同一瞬,素珍仔细观察,却发现两人都是有些吃惊,正是正常神色,不知是两人本便无异还是都是高手,粉饰的太好。她心里一个咯噔,那团疑虑更重。

约是看出她神色不怎么好,无情有些担心,“可是此间发生什么事了?你和冷血失踪实是奉旨来此?”

“也无甚大事,只是……我要主审黄天霸一案而已。”

无情和小周都脸色都是一变。

“我之前和冷血在岷山郡分开了,他在客栈等我,我去找他,回见罢。”素珍勾勾嘴角,快步走了。

小周若有所思,眸光微淌,“喂,奸细,咱们怀素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大好的事。”

无情没理她,拄着拐杖,对驿馆看门人表明身份,门房进去汇报,未几,青龙出来确认,将他们领了进去。

青龙命驿馆官员人给二人安排住处后便即离开,回去向连玉复命。

无情没有立刻回房,拄着拐杖在亭台楼榭之间走动,小周笑嘻嘻的跟在他背后,跟了一路。终于,无情走到一处,回头,冷冷道:“你跟着我做什么?不是该去向你的主子复命?”

“主子,我没有主子,你啧啧,官人长得好看,笑起来更是俊朗,小爷欢喜。”小周依旧嬉皮笑脸。

无情略略一滞,随即微微冷笑,道:“无.耻,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

他语罢,忽而似乎察觉什么,身形一闪,隐到就近一处画廊梁柱之后。

小周是文人,身手却也是恁地灵活,一凛之下,跃了过去。

他方才隐好身形,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掠过,一个人轻轻走了过来。

无情果然好耳力!小周心想,又见来人清俊容貌,却是冷冽眉目,不正是半刻前李怀素还提到的冷血吗?

说他正在客栈,怎么突然在此出现,难道是随李怀素回来了?

他正疑虑,却见冷血身形一晃,也是蓦地隐进前方一处花卉之后。

小周心下一沉,却笑着在无情耳边低声道:“冷血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怀素都看错了你,你们都不是好人。”

无情唇角一弯,淡声道:“你若想让他发现,即管出声。”

小周果然噤声,不为什么,却是他看到冷血从怀中掏出什么,扣在手中,正看向不远的地方。

冷血似乎在埋伏什么人?

他越发思疑,只见有人将一块石子狠狠投过来,猛地落在前方湖心,荡起一圈波澜。随之,又一个人走了出来。这次,来的却是一名年轻女子。

她一脸娇美,却是一脸阴狠,弯腰在地上又拣起一颗石子,往湖心狠狠扔去。

便在这时,只见前方冷血动作如电,抬起右手,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缝间分明扣了数枚金针,划出一股凌厉寒意。

冷血要射杀这个女子?

他方才反应过来,却已来不及做任何事——身边无情却一个纵跃,落到冷血背后,一拐扣到冷血手背,电光火石之间,硬生生将冷血的动作栏下来。

冷血极快侧身,见是无情,明显变了脸色,一声冷笑,和他战在一起。

女子扔石子扔得一会,大抵觉得百无聊赖,拍拍手走了。

小周自梁后缓缓出来,凝神静息,眼前这两人都是高手,瞬间已交换了三四招,均是白袍飘飘,招式狠厉却无声无息,飞花落叶,草木翻飞——女子犹在前方投掷石子发泄脾气,竟对背后一场劲斗一无所知,亦不知,方才自己差点被人暗算。

冷血盯着女子消失的方向眸光一寒,无情一个杀招封住攻击,冷冷喝问:“你为何要动连欣?”

183 宿敌(6)

“那你又为何在此?”

冷血反问,又看小周一眼,“你这人更是心怀鬼胎。”

小周哈哈一笑,“你不也是?我们正好一起。本来么,咱们家怀素也不见得是好人,否则,身边哪来这么多坏人?”

“你敢再诋毁她一句,休怪我对你不客气,朱小周!”冷血反手一扬,指间金针尽数没入地堂。

小周也终于一反常态,收起所有嘻笑,轻声道:“冷血,怀素说去找你,现下你独自在这里出现又是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是条忠犬,可惜,你和无情似乎没什么两样。不过是装得像。涔”

他一句话说得刻薄。

一下,光影里,三人都看去氤氲不清。这个时刻,无情却没有反驳小周,而是拄拐挡到冷血面前,“现下你无论如何都必须解释你为何要杀连欣。连欣出事,若被人查出是你所为,你是怀素手下的人,怀素也是大罪。”

冷血冷笑,“此前怀素乔装密探黄府半日未返,我夜探却发现皇帝和黄府高手两相对峙,其时情势危急,怀素被困在黄府一方之中,连欣竟让皇帝不可救她。幸亏当时皇帝并无采纳。怀素收服了两名公差,我知皇帝必返府衙,这几天在他们协助下假扮成衙役探听黄天霸消息以助她,这就是为何我在此的缘故。你以为我要杀连欣?不,我只是要给她不个教训,她三番几次差点没将怀素害死,你说我能坐视不理吗?艚”

无情和小周不意有此番周折,都脸色微变,无情一顿,道:“你还是去看看怀素吧,她出去寻你了,连欣那里交给我。”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