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冷血嘴角本紧紧绷着,听到“她出去寻你了”,眸光方才稍稍见柔,他提气一掠,身影很快消失在檐瓦上,小周也不由得低声赞了句“好俊的功夫。”

语罢,却发现无情也已不见了踪影,他眼皮一垂,“死瘸子走得倒快!好人?两个只怕都不是好人。”

连欣回到自己房间,那李怀素对她不惧不怕,连玉更是对她不理不睬,她只觉好生伤心难过。

想寻酒喝,又不敢,只怕让连玉知道后更为生气,她素来是我行我素惯了,略一思索,唤了个仆役进来,让他把衣服剥了,自己穿上,乔装成男子出了驿馆。

转过一条长街,也不见一家好酒楼,却不知此处乃是办公重地,官府不让好酒家建于此,以防被人说公务员淫.奢。

她走了好一会,方见一片酒楼食肆,街头是一处烟花地。以前早就在宫里听过这等风月场所,不免心生好奇,可身份使然,自是不能随意出宫去看,只在裴奉机案子里见过,然那处早便被布置成公堂,自不见莺燕繁喧,如今见着便想进去一探究竟,反正里面也有酒喝。

此时日已过午,几近傍晚,正是这些地方准备铺陈营生的时间。龟.奴揽客,姑.娘浓妆艳抹绽着笑意从楼内逶迤而出,各式男子开始络绎不绝。

然而,那些个女子一近身,连欣便觉得厌烦,心道哪像九哥说得有趣,便要了一个厢房,独自闷酌起来。

酒未过酣,忽有人在外敲门。

她喝得性.起,立下便喝道:“本宫……少爷说过,不用人来侍候,明白了吗?滚!”

“不,你正需人侍候。”

来人轻轻吐出一声,一下推门进来,动作干净利落。

她一看,却见这来的竟是那李怀素手下的一名捕快——那个她平日便顶顶讨厌的男子无情,更是怒不可遏,唇一抿,吐气如霜,“瘸子,滚出去!”

“恕难从命。”

无情淡淡而道,手一挥,劲道到处,两扇门倏地合上。

他缓缓向她走来,眼中寒气如花盛放,带着皑皑萧杀,一张脸俊尔到极点,也冰冷到极点,倒真真应了他的名字。连欣这时方知害怕,那恐惧便像从心底渗出来似的。她记起,他曾执剑削断过她的发。

她打翻酒壶,一下站了起来,浑身都打着颤,“你想做什么?”

“你对怀素做了什么,我便对你做什么。”

男子缓缓答道,眉梢甚至带着一丝笑意,连欣更惊,双手握着桌沿,“死瘸子,你别胡来……我什么也没对那小贱.人做过。”

“小贱.人……”男子微微一怔,“你知晓了她的身份……”

连欣却丝毫没细究出他话中的古怪,只是连连后退……最后她大叫一声,意图绕过桌子向门口冲去——

男子双指一弹,一片碎瓣从她身上跌落。

连欣只觉喉咙一哑,再也发不出丝毫声音来,她明白是被点中哑穴了……她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个瘸腿男人武功厉害的很,能在天下少有敌手的晁晃手下走脱,还削了她的发。

她抚着颈脖,害怕得泪水都出了来——但很快,她被下一个恐惧湮没,他拄杖来到她面前,单手便将她揽起,随之将她放到床.上。

她手足乱蹬试图挣脱,他轻轻一拂,她竟半身麻痹,一动不能再动。

他将拐杖放到床.侧,盯着她看了片刻,忽而一手扯开她的束腰,撕下她双袖,露出一片滑腻白嫩。

还在国子监的时候,她便被他一剑削去发丝,心底一直对这男存有恐惧,如今……他想做什么?

泪水大颗大颗从眼里滚下来。

无情似知她所度,眼中分明闪过不屑,手指触上她身体一刹,他讥诮道:“哪怕是这里最肮脏的姑.娘,都可能让我产生兴趣,唯独是对你……想让我.操我还嫌委屈自己。”

连欣心中屈.辱难堪,可除去眼泪涌得更凶,她什么都不能做。

无情从腰间掏出一个锦盒,将之打开。

她浑身僵硬,只见盒中蠕动着几只躯干红黑带着薄翅、形相鲜艳的虫子,她无声嘶叫着“不要”,他却将虫子倾倒在她双臂上,那不知是什么虫子,在她臂上翻滚蠕动,还扑打着红翅,那翅极轻,有些竟掉到她手上,她本就害怕,只觉这情形恶心欲吐,惊惧莫名,却不妨这东西尾部有刺,一刺刺到她肌肤上……

一时,就像千条万条虫在她全身同时蠕翻、窜捅,不是痛,而是巨大的瘙痒,比鞭子抽打到身上还要难受万倍。若非她穴道被点,必定满床颠滚。他却依旧靠坐在床栏,冷眼看着她眼泪鼻涕一起出来。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好痛苦,放了我……”

她嘶声求饶,哭得凄凉,他却不动看着,看着她嘴型的无声话语,直到她将下唇都咬烂了,他方才淡淡道:“我现下解开你穴道。若你敢喊,我保证,有更让人难受的法子对付你,懂了吗?”

“我知道你不服。我要你发誓,以后不再为难李怀素。若你胆敢再对她……你日后必受比这难过百倍的痛苦。你允还是不允?”

看着他英俊却冷魅得像鬼魍的面庞,连欣拼命眨眼,表示自己知道了。她从来没想到,这个瘸子有这么凶狠残冷的一面。

她对李怀素更是记恨,那个小贱.人凭什么得到这么多人的爱护!

无情,无情……你好!

身上穴道被解开,她猛力抖落臂上的虫子,缩到床角,哽咽着道:“我发誓,我日后,再也不敢为难李怀素,否则……”

无情听她一字一句说完,慢慢撑着床沿起来,拿起拐杖支撑着腿脚,往门口走去。

“无情,你回来,我有东西给你看,关于李怀素的。”

他走到门口,冷不妨背后传来冷冷一声,他心下一动,缓缓转身,一阵遽风自肚腹擦过,随即腹部狠狠一痛。

他一掌将连欣击开,连欣抚着心口,跌倒在地,抿唇低头,只见一枚匕首深深钉刺进肚腹,白袍半缕染红。

她拿起桌上剔削果皮的刀子捅了他一刀。

连欣坐在地上,却未觉身上疼痛,不禁一震,又见前方男子紧紧盯着她。

她终觉大骇,竟连叫也叫不出来,哪知,他一声低哼,伸手将刀拔出,扔到地上,只轻声道了句“连欣,请记住你的誓言”,便一手捂住腹部,一手拄着拐杖,开门出去了。

她以为他会杀了她——

184 宿敌(7)

眼看着他捂住腹部一言不响的出去了,连欣迅速跑到门边,张眼探去……

果见他当真是越行越远,她慢慢退回去,害怕过后反而有些惘然。

他会不会死掉?

死掉也是活该,谁让他对她这样卑劣,为李怀素出头!

可是,为什么有人能这样为李怀素淙?

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杀她,只让她信守承诺。

从来没有人这样待我……

她突然顿住,坐了回去,拿起方才没有喝完的酒灌了几口,又想:母.后会这样待我么,可她似乎更看重六哥……六哥会这样像无情待李怀素那般对我么,不,不会的,他是皇帝,怎会轻易涉险……九哥和我玩得也不错,可他…绥…

没有人喜欢我……六哥也讨厌我了……

这世上没有人会这样待我。

可这无情他不是李怀素的手下么,难道他也像六哥一样爱着李怀素?

宫里内外的人待我好,只因为我是公主……

她想着,只觉重压在心头那股闷气更深,酒壶刚才打翻了,酒水都倾泻出来,她出去唤人又传了些酒,低头猛喝。

喝到迷迷蹬蹬的时候,眼泪也凶了起来。

原来,这些年她都像个傻子一样,自以为威风,可即便现在死了,也不会有人替她伤心,替她流眼泪。

“公子,看你也喝了好半天了,可需我找几个姑.娘过来服侍?”

她正伤心,却见那老鸨携着一个龟.奴款款步进来,陪着笑脸询问。

这下不啻火上浇油,她立下狠狠指着门外道:“方才我喊叫也不见你们几个.才来救命,现下弄钱倒是来得殷勤,给我滚,再多话将你二人的舌头割下来喂狗去!”

那老鸨看她半天不点姑.娘相陪已是不悦,如今被她一喝,当下也冷了脸,两人近对,她看得分明,这人蛾眉黛黛,脸上肌肤白皙滑腻,哪里是个男人,分明是个乔成男装的女娥!

她立下变了脸色,冷笑道:“要不要姑.娘随公子便,公子也用了不少好酒了,先把这些酒水账单结了罢!”

连欣冷冷一哼,伸手去怀里掏钱,可她哪里有什么钱——她是公主,出门自有奴.才带着银两,今日又是临时起意找了个驿馆仆人命其除衣改装,更不可能戴着银两,莫说银两,这身上连一件值钱的东西也没有!

那老鸨看她半天也掏不出点什么来,心道这人乍看容貌气质俱佳,可竟是个白赖!

当即命龟.奴将她抓住,亲自搜身。搜了半天,连欣醉醺醺的手舞足动,尖叫挣扎,什么抄你满门,灭你九族皆都叫喊过,可横竖就是搜不出一枚铜板来。

“嬷嬷,怎么处置这妞儿?将她押回家取钱还是——”

“是我看走眼了,你看这死丫头身上一身粗布衣裳,不过生得甚好而已,哪会有什么钱财!本来倒怕是个有钱小姐冒充男子来寻些乐子,可你说寻常那些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即便改个男装来此见识见识,也断断不会是此等粗滥衣裳,听她口音,许是外来之人,来我们岷山谋生罢,既非有钱的主,又是个外地人,那就更不必顾忌什么,倒幸亏……她是个女儿身!”

那龟.奴话口未毕,已被老鸨凶声打断,她分析着,很快又绽出个极大的笑脸,伸手便往连欣脸上摸去,“可这等容貌,这细皮嫩肉满身馨香的,比我们的头牌还要娇艳几分,倒也坎堪将抵了这酒钱去。”

她说着一手拔下连欣发上簪子,只见一头柔美青丝如瀑烟云般铺陈而下,笑意更甚,又往其胸.口一探,两相之下,更确定了她是名不折不扣的妙龄女子。

那龟.奴听言,心领神会,已知这老鸨意思,她是要将这女人扣下当窑姐儿,他涎着脸一笑,露出半口黑烟牙,脸上横肉迸生,也往连欣脸上重重摸了一把,只觉那腻软滑不留手,当下咽了口唾沫,又连连摸了几下。

连欣虽是半醉,却并非意识全无,只见眼前男人四十多岁,模样丑陋,眸光淫.秽,那老鸨碰她一下已是受不了,这下哪能经受,当即便抬脚蹬那汉子。

这龟.奴手上虐打过不少好人家姑.娘,可谓见惯场合的,当即便一掌扇过去,连欣杏眼一睁,方才看无情决然离去,感怀自身还哭得伤心欲.绝,这时反而不哭不闹,一口啐过去,又打又撕,凶狠得像只小兽。

这汉子一个托大,竟有些抓她不住,被她抓破了脸。

那老鸨当即又唤了几个龟.奴进来,这下任是连欣再彪悍,也招架不住几个大男人的力气,立下被抓个严严实实。

“你们好大的胆,知道本宫是什么人吗?本宫是连欣公主!天子唯一的胞妹,你们竟敢这样待我,还不立刻松开本宫,自裁谢罪,本宫也许会考虑饶过你们九族,否则,本宫让母.后让六哥将你们全部杀掉,满门抄斩……”

这连欣厉声叫着,众人却听得好笑,老鸨一声冷笑,啐了一口在她身上,“你这粗野丫头若是公主,那老身便是当今太后!看样子还是个雏子,能卖个上好价钱,你们好好招呼招呼她,可不能破了她身,知道没有!”

“是,嬷嬷!”

几个汉子闻言都是大喜,好久没见过这等好货色了,顿时便兴奋丛生。

连欣再醉,闻言酒气这下也被惊醒大半,“我真是公主,你们若敢碰我,是死罪,这样,本宫饶过你等,你们不信是吗,只消将我带到驿馆,便能确认我身份……”

那老鸨岂会听她的,红唇一翘,“唷,这几可乱真,连驿馆也搬出来了,可除去这模样,你看你像个公主吗?公主都像你这副刁钻模样,那全天下的丫鬟便都是公主!公主会私.上风月之地?公主会穿此等服饰?公主身边会一个仆从也没有?”

连欣看她神色不屑,心下盛怒如潮,她自小就被孝安捧在手心,哪受过这等侮.辱,酒劲一涌,竟不顾自身处境,只是轻声道:“银两我贴身藏着,你取了放我离去。”

那老鸨本是不信,但见她眉目间却确有几分气韵傲华,一时竟不由被慑,俯下身来,伸手便往她衣里掏去——这连欣双手被几名大汉押肘着,这嘴可没有,眸光一暗,便往那老鸨脸耳咬去。

老鸨大叫一声,幸好看她神色有异,避缩得开,饶是如此,连欣是发了狠来咬,脸上也被她咬下小半片皮肉,一下血肉淋漓,疼得她厉声嚎。

“要破相了,这个杀千刀的贱.货!”

几名大汉也是慌了神色,知她那美丽的脸蛋还有用,得空的两人便往连欣肚腹各自狠狠一拳。

连欣一口吐了嘴里皮肉,疼得青汗直冒,知道叫喊无用,也不叫喊,那倔犟脾气上来,更不求饶,心想这帮人将她打得狠了,她接不了客人,就可免过一劫。也许撑个片刻,九哥他们发现她不见,就会设法寻来。虽不知她所在,但这整个岷山郡的大搜起来,终会找到她的。

可她往日从来无人打骂过,委实低估了这疼痛。

“你们将她抓住,我来打!”

那老鸨紧紧捂着脸,狠声对几名大汉吩咐,一脚往她小腹踹去。

连欣疼得低声抽噎起来,几欲.晕厥。

那老鸨看她脸色惨白,目露惊惧,方觉稍稍解了恨,又往她身上狠狠啐了几口,“看你还敢猖狂!”

她又冷冷对几名龟.奴道:“这丫头就赏你们玩罢,给我好好的侍候她!”

“嬷嬷放心!”

几个男人纷纷点头。

眼看老鸨低笑离去,缓缓将门关上,几名大汉猫捕老鼠般将她放开,又涎笑着步步逼近,每人眼中的亵色和兴奋显露无遗,连欣终于开始真正恐惧起来,突然觉得,方才无情对她那般也无什么,她不该将他捅伤,该随他一起离开,她大叫一声,捂着肚腹想要跑离,可几个丑陋粗壮的男人已云罩雾拢的向她压迫过去……

185 宿敌(8)

老鸨出去,恰好看到几个姑娘在招呼两个刚过来的男人,但对方明显不卖帐,看到她,更是立下打招呼,“老板.娘,你这里怎就没些新鲜货色?”

眼前这两个中年男子是熟客了,和本郡黄大人更是沾亲带故的,老鸨立刻赔笑道:“都出动我们的红牌姑.娘待客了,两位爷真是难服侍的主。”

其中高壮的男人却是一声冷哼,“也不过是庸脂俗粉。”

几个姑娘闻言,都是脸色难看,老鸨脸面也是有些挂不住,心下冷笑,你们每次过来都是唤的最好的姑.娘,再好的菜,吃多了也是会腻。

但眼看高个男人身旁那个更难侍候的男子阴沉着脸,有些惊惧,忽而一想,她怎么把方才那死丫头给忘了呢渖?

一下笑道:“两位请喝点小酒先,这店里有新货到,我去去安排一下就来,保管两位爷满意。”

那两人似遇到什么烦心事,来此饮酒寻乐,闻言脸上稍霁,那瘦长身形的男子略有不耐,挥挥手,“速回速回罢。”

老鸨进得连欣那屋时,一个汉子正在脱她的褒裤,余人抓住她的手脚,在亲吻她的脸蛋和揉摸她的身.体,她嘴里被塞了块碎布,防她咬舌。

少女两眼已哭得浮肿,眼泪也没有,只剩下木然的空洞。

几名龟.奴看她进来,都吃了一惊,一人讪笑着道:“嬷嬷,你说了这妞儿赏给我们兄弟弄的……这……”

老鸨哼了一声,伸手又抚了抚脸上伤痕,“本是平白给你们的,现下不行了,有客过来,找个姑娘过来替她穿套好衣裳。”

“是。”

众人扫兴,却不敢违背,悻然应了。那老鸨嫌恶的看了连欣一眼,“哭得妆都化掉了,这副鬼模样可不行……”

有姑.娘取了衣裙进来,那老鸨让人抓住连欣手脚,唤姑.娘帮她换了衣裙,又将她衣裙撩起,露出腿脚,散了长发稍作梳理,并补了妆容,又指挥几个男人将她翻转,用绳子将她手脚缚了,更用丝帕盖到她头上,口中布条也没取出来,省得她叫嚷,败人兴致。

连欣木偶似的被摆弄了片刻,只听得老鸨领人离去,关上了门。

方才她已作了最坏的打算,如今竟又陷入下一轮的恐惧中去。她从小金贵,这骤然而来一祸,本已惊疼得麻木,这时,被巾纱罩着的朦胧的两眼,又慢慢注回一丝神采,却是黑漆浓厚的恨怨和绝望。

虽被束缚着身体,全身却本能的剧烈颤抖起来。

那被碰触的恶心、强烈的窒闷呕吐之感还盘旋在她的身上,她情愿被无情的虫子啃噬,也比这个来得好受上千万倍。

那是些最下.贱的男人!

她要杀了他们!

她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她咬紧唇,吃力的挣扎着,却在听到门响一声,耳朵“嗡”的一声作响。

那老鸨说的客人来了!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