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冷血一边穿外袍,一边和她说话。

素珍知他肯定回得很晚,因为她三四更的时侯才合上眼,做个梦,连玉牵着无烟的手朝皇城走去,她在后头看着,站了很久很久。

“李大人,妙姑.娘让小人来请大人,说有事商讨。”

门外突然有小厮来报,素珍奇怪,这妙音找她有什么事?

小厮看到她和冷血一起出来,忙道:“姑.娘说只让李大人一人过去。”

素珍和冷血交换了个眼色,素珍随小厮离开。

到得妙音屋前院落,素珍发现这妙音的客人并不少。院前备好了桌案茶点,连月、连欣和无烟坐在其中,她和素珍打了个招呼,又笑吟吟道:“还有客人要来,诸位请稍等一下。”

还有人?妙音到底什么葫芦卖什么药?素珍坐下,连月三人各有心事,一时无话,倒是连欣本低头喝着茶,看她过来,猛地抬头想说点什么,但很快又低下头去,素珍眼前只映着她变得有些青白的脸庞,和那双出奇乌亮的眼睛,没有往日的娇狠,倒有些恹恹。

她倒是有些不解,她知连欣是担心无情,却觉得不合常理。换上是别的侍卫去救她,纵然殉职,对她而言,也不过食君禄忠君忧,何况是她向来厌恶的无情,无情还是自己的护卫,恨屋及乌才是。

她在向所有人的叙述中,整个篇幅也是支离破碎的,她只说了她当时在妓院喝酒,后来碰上老鸨将她扣押,毛辉二人前来寻欢……后来,无情和小周出现将她救了。无情和小周为何到此,她没说。其他的事,她也没多说。

连玉等人也是顾念这妹妹,看她不愿多谈,并没追问。

反正,无情会过去,连捷话中已点破玄——人是她让跟过去的,她对连欣抱有怨恨。

她正思索着,却见无烟和双城被小厮领了进来。

她心中疑虑更甚。无烟一掠众人,神色微变,倒是双城目光镇定,似有所悟。妙音又招待两人上坐,让丫鬟奉茶。

未几,在斥侍儿过早将她唤醒的娇叱中,慕容缻最后一个进来。

满园女眷。

慕容缻手掩在唇上,慵懒的打了个呵欠,“妙小姐这是演的哪一出?将所有人都找来倒是有事?”

她话语一毕,所有人都看向妙音。

妙音不慌不忙向众女施了一礼,方才笑回道:“叨扰了。将诸位找来,实是因为黄知府案子一事。”

素珍一看,顿时明了,这里都是被孝安钦点过办案的人。

众人心思各异,一个小庭院,仿佛顿成犀利试场。

连月看气氛微妙,开口暖场,“昨日横生枝节,今日该分头行事才是,小姐这是……”

“想各位私下必已受过提点,此次案子,太后私下曾言,希望交由妙音来办,长公主是知道的,”妙音神色一整,目光缓缓扫过各人,“可若是如此,妙音即便胜,也胜之不武,依我看,这场比试我们仍是暗下进行,决一胜负,各位意下如何?”

190 宿敌(13)

“我想,这次比试可分两拨人,一是长公主和魏妃娘,娘,一便是我等几个,欣公主可说算个见证。”

妙音说罢,众人都是一凛,连月和无烟闻言更是微微变了脸色,但很快恢复如常。

素珍心忖,这位国相之女果是七窍玲珑,看连月神色,她似乎并不知道连月和无烟之间具体纠葛,这可算是大周皇室的一桩秘密,不可能为外人道,但她在那天的大牢里看出两人的暗涌。

她站了起来,说道:“我退出,诸位姐姐继续商议罢,怀素并无立场在此。”

“为何没有,若你也是女人若你也爱着六少便有关系,李大人敢说不是?湮”

妙音将她截下,眉眼犀利,竟是一针见血。

慕容缻猛然站起来,“怪不得我一直心绪不安,原来你竟是女人,皇上对你……”

她说到这里,并不愿说下去,微微冷笑。连玉对无烟素好,无烟是她大敌,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提阿萝,但不代表她不知道阿萝之事,双城是阿萝妹妹,连玉怎会没有想法,如今又多得一个难缠的妙音,连玉对这怀素也是有兴趣,否则昨日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抱上屋顶,让她安心砾!

“大周有律,父兄无官阶功名的女子不可选妃,”连月啜了口茶,浓密的眼睫一盖,笑眯眯说道:“要接近天子的,这倒是个好方法,这份胆识和勇气也非常人所能及。”

素珍怎没听出她话中骨刺,连月是霭妃所出,却深得孝安心,而孝安在知晓她是女子后,并不喜欢,她看着妙音,认真回道:“我心中已有人,并不是皇上。我不是六少的女人,我们之间只是君臣。”

众人见她极得隆宠,莫说帝君身份,连玉本身便是一个翩翩郎君,反观她姿色一般,竟说出这样的话来,都相继站起,皆是惊愕。

但她既说得出此话,又不似说笑。

素珍自嘲一笑,正待离开,恰恰抬头,脚步便再移不动一寸——若说院内都是女眷,那末,院门外却几乎都是男子。住在这个驿馆里的所有男子。

连玉不知什么时候竟率人过来了。

原来,妙音还有客人。

她深深吸了口气,却还是止不住心中发凉。

一瞬,她竟不敢去看连玉的神色,但便是那惊鸿一瞥,连玉眼中的冷意和嘴角那抹嘲讽已让她如坠冰窖。

侧头之间,只见权非同似笑非笑看着她,李兆廷目光明显透出一丝讶色。

妙音也没想恰好卡在这关口,她本.欲通过真正的比试来正名,也是让连玉看到,她配得上他。

这种结果是不曾料到的,人总存有私.心,若说她并不窃喜,那是骗人,她也不屑做这种假惺惺的事,只是,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道:“把皇上、王爷和各位大人请来,是想让他们也一并作个见证。”

只是这话仿佛没有被听到一般,那忽而将整个院子笼满的萧峻冽肃,将一切都盖住。

连琴朝连捷连使眼色,双目险些都抽搐了,连捷却没有反应,末了,只朝他摊摊手,脸上神色也是难看之极。

众人朝连玉见礼,连玉一语不发,只略一挥手,让众人平身,他大步走到众女桌前,

缓缓坐下,随手拿起一杯空茶,终于在所有噤若寒蝉中开口。

“都先下去罢,李提刑岷山一案,朕有要与李提刑商讨之处。”

那话中夹杂着一股狠意,人瞬间退尽。

“跪下!”

又是一声命令,素珍依言跪到眼前男子跟前,“石头,对不住,我无意在人面前冒犯,我以为,我们至少是朋友……”

“怎么?朕让你行君臣之礼,你现下可终于记起你我之间,不只是君臣了?”

连玉却被她的话更挑起了心尖上那一缕火,他冷笑反问,举盏喝茶,那新鲜出炉的滚烫迅速将他口腔烫到,他扬手一摔,那茶杯直直摔向素珍面门,素珍也不是第一回遇到这种情形,她一刹惊慌,却又不敢避,当日在御书房,她不敢,现在,她更不敢。

她须得有一个地方让他撤火!

她眼睁睁看着,那杯子琳近面门却突然被什么打落,只有温热的茶液溅到她脸上,让她一疼,但不至于毁容——她怔住,发现连玉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扣了几颗腌青杏,地上赫然也躺着这么一颗玩意。

他终于还是没有对她下狠手,他坐在前方,高瘦的身子包裹在一袭白色锦袍里,领口绣着蔚云青竹,他脸色铁青,紧紧盯着她,眸中浮光中带着杀意。但他便那般静静坐着,除却几颗涩酸的杏子在他指隙中翻滚。一口甜猩忽从喉中涌上,她突然觉得,这茶杯摔到她脸上,她会好受一些。

“原来,你给我送的那一纸信,早有预示,我还在琢磨你是不是终于有了点良心。李怀素,算计太尽真的不好。”

连玉笑着道,从怀中掏出一张信笺,扔到地上。

素珍咽了口唾沫,缓缓将信捡起,那是昨夜辗转入睡前,连夜写好唤小厮给他送去的。

若他日我再罪你,只要并非国法,看在你我往日情谊上,可否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家案子,若是冤屈,你可准我翻案,并做到不偏不倚,真正爱你子民?

他后来着白虎送回一笺。

笺上也无其他,只有寥寥数字:已阅,准。笔迹遒劲飞舞,力透纸背。

无烟已嫁他为妻,如今她既知这位姑娘决心抛开与霍长安前缘,她便不可插足进去,再说,她和连玉之间本就千山万水。

也许,她到底不爱他吧。

她突然想,眼中却酸泛。

可她不得不留一条后路,所以写了那封信。

“他是谁?”

连玉放手,散了手中杏子,霍地起身问道。

“没有谁……”

他冷声打断她,“你梦里叫的人,他是谁?”

“没有。”

“好,你莫让朕查出来。”

“即便真有谁,你便这般卑劣,做这种事情?”

素珍哑声反问。连玉看她胸膛起伏,如此紧张和谨慎,忽然便笑了,“李怀素,我连玉真的不是非要你不可!如此反复,如此多情,你早非我认识的李怀素。”

素珍轻声问,“所以,笺中所言,你会反悔?我家冤案平复一事,你也断不会批?”

“你心里有人,你既不爱我,此前为翻案屈从于我,还真是让你委屈了。你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了,朕要纳妙音的事让你有了一个好借口。”

“这一直以来,既然不过是我甘作贱.物,既然君臣是你想要的,那我便如你所愿。你放心,信里所言,朕不会反悔,你家案子,朕亦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家是冤,朕便准你翻。

这世上还独独只有你不能被代替不成?可是,你的所作所为,自己不会觉得下作吗”

“但是,那个人是谁,真的莫要让朕查出来。”连玉冷冷言罢,终不再留恋,转身离开,再没回头。

素珍缓缓起来,她信中说的是我家,不是夏家。

终于,她成全了她的孝和对无烟的义。

“我其实不爱连玉。我爱兆廷那么多年了,怎会突然改变?不能因为一个人很好很好,就喜欢上他是不是……”

她喃喃说着,有什么猝然从喉头滑出,她吐到地上,静静看着地上茶屑变红变暗,撑地而起,把地上青杏一颗一颗捡起来,放进怀里,亦快步出了院子。

她走回自己的屋子,只见门外廊下多了许多卫兵,看着她都是冷冽而严肃,她寻思是连捷连琴派来的,连玉之所以为王,多的就是那份气魄。

她推门进屋,冷血在屋内等她,一看她进来,神色一变,手抚上她的发,“珍儿,你没事吧,这脸色怎么恁地青白?”

素珍笑笑摇头,“兴许是着凉了,我一会写张方子给你,你替我抓点药。”

冷血颔首,又疑虑问道:“外面突然来了很多兵,说是保护你安全,看那来势汹汹却是不像,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191 宿敌(14)

她选择轻描淡写的将事情一笔带过,“我也不知道,想是加强各处防备吧。说不准那毛辉、余京纶突袭,将个更重要的人掳走去换命便麻烦了。毕竟虽说救助公主有功,但无情和小周的命,到底比不上这里要员的命,譬如说权非同,连七、连九。”

“哦,还有……慕容六。”

“嗯,”冷血终究是更担心她身.体,无暇多问,只敦促她快写方子,“那七王爷医术厉害,不如让他替你把把脉看。”

“人家是王爷。”她打了个哈哈,便去研墨,这当口,一个人突然推门而进,两人一惊,却见是向来俏冷的白虎,正应了冷血那句来势汹汹,门卫兵卫见是天子侍卫,也不阻拦,她竟拿着剑便冲进来,二话不说竟朝素珍一剑刺来,冷血脸色一寒,双指挟紧剑身,另一手,也快速的抽出腰中剑,喝道:“你发什么疯!”

白虎也不打话,眼中如要冒出火来一样,紧紧盯着素珍,“你问她!湎”

她话中充满仇恨,素珍苦笑,“冷血撤手,我得罪了皇上。”

冷血眉一皱,嘴角却微微扬起,缓缓收起剑,却并非素珍的话,白虎背后两个人将她捉住,却是玄武和青龙,两人也突如而至,玄武沉声道:“白虎,主子有命,让你立刻回去!”

两人不消片刻,便强行带着白虎离开了,并将门外的兵士也一并撤走菱。

除此,并没有和素珍说一话,两人眼角眉梢都是冷意。

冷血问道:“珍儿,你和连玉起争执了?”

“嗯,”素珍笑笑,“你知道我多管闲事,我想办岷山的案,他不让,我一时不慎,说了句不中听的,惹怒了他。也罢,我终于可以盘算咱家的案子了。”

冷血看知不愿说,也不强迫她,她和连玉嫌隙,正中他下怀。

冷血出去之后,她坐在床上假寐,突然听得门外有动静,她一惊睁眼,却见前方地堂上躺着一封信。

她立下意识到那是从门隙里塞进来的,她连忙起来,走到门边猛地推开门。

门外却空空如也,来人已无声离开。

她蹙眉捡起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既无可倚侍才貌,亦无显赫家世,帝王之情,乃是假意,还望及早抽身为妙。

书写很是潦草,有意改用半草,但素珍还是猜到了是谁给她的。

是兆廷。

应该说,李兆廷为了让她知道,模仿的是喜爱的一名前朝书法大家的笔迹。

她胸口一闷,死死按住心口,末了,小心点火将信笺烧个干干净净,以免落入他人手中。

而后,连玉那边再无动静,他不再找她,更不逼迫。

素珍吃药睡下,方子她进了安眠的药物,睡了足足一天。

否则,外忧内思,根本无法入眠。

半夜,却突然惊醒坐起,一摸眼角,一片湿冷。

惟今,只盼无情和小周尽快回来,而后她便可回京,她确实开始盘算要怎么办冯家的案。

先帝说是谋逆,但谋逆也需有证据证明爹爹做了什么事才行,她曾查看到刑部卷宗,上面只并没列举罪行,她可凭这份档案提出翻案……

这一天起来,冷血已出去,仍旧查探无情的消息去了。据守城的士兵回报,这两天并无见过可疑人物出城。戒备森严,要么,毛辉和余京纶早已出城;要么,他们在城中找到上佳的藏身之所。

出门时,冷血说,听驿馆的人说,连玉已派邵总兵开始领人搜城。

她寻思着,不觉从怀中掏出个荷包儿,打开了,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把玩了好一会。

那是几颗青杏。

她忽觉心头气闷难耐,心想,玩物丧志,玩物丧志,匆匆将东西装回去,开门出去行走。

走进一处院落,却听得笑语盈盈,她心想自己怎地如此没有眼色。要知这驿馆说小不小,却到底地方有限,这抬头不见低头见。

对方明显发现她了,想退已是不行。慕容缻停止了对连玉肩膀的揉捏,别有深意对她一笑,道:“原来是李大人。今儿天青气爽,最是合适相伴出游。可惜李大人身在此地,公务缠身,否则,正好和良人踏青取景。”

素珍苦笑,面对这挖苦,她不能不回,但要回能回些什么,她用一句“娘.娘见笑了”带过,参加皇上,参加缻.妃娘娘。”

连玉眼皮也不翻一下,只对慕容缻说,“朕先回屋了。长公主她们也快过来了,你一会便喝她们出去罢。”

“皇上和臣妾出去吧。”

连玉微笑摇头,“昨儿妙音的话忘了吗?朕陪你去,岂非让她们诟病你?说是不公?”

“那好吧,”慕容缻皱眉点头,颇有闷闷不乐之态,连玉看她如此,吩咐背后的青龙和白虎,“你们陪娘.娘出去罢,要好生保护,知道没有?”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