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两人立下躬身答道:“奴才遵.命,必定护好娘.娘。”

慕容缻踮脚轻吻连玉脸庞,随即,满脸通红退到一旁,青年修长的手指抚了抚脸颊,摸摸她的头,领着玄武离去。

素珍虽一直低着头,但眼角却是上抬的,她归结于……人类的好奇心。

牙根便如那几颗青杏,忽而酸软。

她想,他们划清界线是正确的,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有太多可翻手为云的权力和女人。

慕容缻挑衅的目光让她有如坐针毯之感,可他竟没叫起,她无法起来。

赞那慕容六有气魄真是赞错了,他这人真能记恨。

“他说,孝期届满,先会临幸我,君无戏言,你懂么?”

慕容缻突然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素珍抬头回道:“恭喜娘.娘。”

慕容缻对她的态度有些意外,眸色一沉。

“缻妹,准备出发罢。”

声音远远传来,连月等人各自领着连捷分配好的衙役走来,见她直挺挺跪在地上神色各异,妙音笑道:“娘.娘,李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怎就跪在这地上?”

“瞧我这记.性,方才李大人给皇上施礼,皇上有事先行离开,倒忘了让李大人起来了。”慕容缻“哎呦”一声,捂嘴笑回。

众人哪听不出她这话里之意,连月似是一怔,随之吃吃笑起来。双城眸中光芒轻轻盈动,轻声提议道:“要不两位公主让李大人起来吧。”

连月摆手,“这皇上虽是本宫皇弟,但办事从不含糊,这若犯了他的忌讳,可不得了。欣儿,六少最是疼你,你来罢。”

连欣淡淡道:“我也不敢。六哥不让做的事,我哪敢做,经一蛰还不长一智么。不要净干不长脑子的事,李大人,你教的,我已有些懂了,你怎么反而不明白了呢?”

忘恩负义的小混蛋!素珍心下骂了句,面上却只笑道:“公主教训的是。”

因着查案要紧,倒也没在她此处耽搁时间,相继离开。无烟在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忽而道:“李怀素,即便你这样做,我亦不会感激你。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素珍无所谓笑笑,“我从没想过,你会感激我。”

“那是自然,”走在前方的双城突然回过头来,“魏无烟,你要记住,她这样做,只是为了让皇上错觉她的独一无二,男人对得不到的东西最是上心。”

“只是……搞不好可是会弄巧成拙哦。”

素珍不意她竟这样说,偏头反问,“姑.娘不是常扮好人么,为何突然一反常态?是因为皇上和李侍郎皆不在此之故?”

双城却微微笑了,“我本就不是好人。只是,也从不会做上次那些明着害你的蠢事罢。总之,一切,拭目以待。”

众人终于走远,素珍看四下无人,揉揉酸痛的膝盖,正要起来,却听得一道声音冷冷道:“谁让你起来?”

她一凛抬头,却见喝斥她的却是白虎。

“娘.娘让我留下来。”

靠,慕容瓦缸,素珍心下诅咒,你这假草包,真贱.人!

后来,提刑大人在院中跪到夕阳西下,权非同不知从哪里晃出来,看得直乐,对白虎说了句“皇上找姑.娘”,白虎将信将疑的走了,素珍方才危颤颤起来。再多跪一刻,她这双腿非废了不可。

她谢了权非同,问道:“皇上真找白虎?”

权非同耸耸肩,特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慢吞吞答道:“自是假的。”

192 宿敌(15)

素珍觉得这事委实愁人,“你这是假传圣旨。舒嫒詪鲭雠”

“那你继续跪吧。本相先走了啊。反正,你欠我一个人情。”

权非同眉眼含笑,双手一摊,一拂衣袖走了。

远处,有人日暮而归,将一切淡淡扫入眼内,而后悄然离去。

素珍最后还是溜了,对权非同这到底是帮忙还是存心帮倒忙,抑或只是他的一场游戏,还是抱些感激湫。

那膝盖疼得……回屋竟用了半个时辰,比龟还慢,回到屋里,气得她把怀里的荷包掏出来摔到地上,正想跳上去将里面东西狠狠踩上几脚,一脚悬空,却踩不下去,最后还是捡起来塞回怀里。

她自小怕疼,但这些天被饿两回,这滋味不可受,冷血又未回,只好自己瘸着腿到厨房弄些吃的。

出得门,只见一个厨子手捧一个事篮,四处张看,看模样似是送膳食,但明显不是送给她的,因为看到她,那男子颇不屑的走了匆。

去到驿馆膳房,只见厨下柴烟几乎已熄,只有一个灶头上面还炖着一盅什么东西,一众厨子厨.娘围在一起吃饭,几张桌子到处放着残羹,每处托盘上都放着名牌:皇上,缻妃娘.娘,魏妃娘.娘,长公主,公主,妙小姐,顾小姐……七王爷,九王爷,权相,严相,司侍郎,李侍郎……如此等等。

如此看来,连玉、权非同等人的膳食已然送过,出去采办案情的女子也已回来。

素珍虽已做好心理准备,还是被打击了,她扯了个笑,道:“各位师傅,本官的膳食呢?”

众人瞥她一眼,继续吃饭,那是一看便知的蔑意。

其中几人甚至大声嘴嚼,没有说话,但那情景比说什么更甚。素珍也不说话,冷冷看着众人。她往日是小霸王一名,这一瞪人也是颇有些效果的,好些人被她看得不舒服,微露了怯意,看向一名胖厨子。

素珍知,这便是总厨,她淡淡看向他,直接便道:“我的饭菜呢?”

先帝在时,驿馆也曾有高官入住过,这伙头亦是见过些世面的,嘴角一斜,便道:“听说提刑大人一直在院中行着……跪礼,小人寻思伙食便无须准备了,准备了也是费了的。因皇上在此,材料都是现买现做,不敢有丝毫怠慢,剩余的都扔了。今日材料都已用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李大人明天请早吧。”

他说着继续低头吃饭。

他的态度顿时给了其他人一剂定心丸,众人依旧继续用膳。其中一名厨娘羞.羞.涩涩说道:“权相今晚的用的是我做的菜。”

她旁边的女子立下从鼻里窜出一声,道:“嘁,皇上吃的东西还是我给师傅给打下手的呢。”

两人很快闹作一团,几个汉子也笑了起来,一个男人学女人般啐道:“这些人上之人又岂是你们能肖想的!”

这好事不出门,坏事果传得快!老子便不信,连玉若要吃夜宵,你这里也不开火!素珍恶狠狠想着,也不和他们撕破脸皮,仍笑着在桌上敲了敲,“几位师傅不是在用膳吗?我看这也还剩很多啊,均我一份没问题吧?还是说师傅们得先自己吃饱了再管朝廷命官的死活?”

桌上黄油焖大虾,花球拌鹿筋,八宝酱鸭子,翡翠冬瓜……一桌好东西,有些主子根本就没怎么用过,有些则是他们私留了材料做的。

众人不意她突然发难,但这一说却是据情在理,面上都有些挂不住,那胖厨子微微冷笑,也不多话,只略一招手,他手下厨子会意,将一个油腻腻的盘子从灶头拿过来,那边上还有一层黑诟——也不知曾盛过脏腑还是什么脏污东西来着。

胖厨子接过,用自己的筷子在每个菜里夹了好些,递给素珍。

素珍伸手去接,突然“啊”一声,说得一句“油腻,滑手”就缩开手,饭菜立下洒了厨子满手,他盯着手上污秽,脸色瞬沉,这时,一个少女踏了进来,劈头就问,“我要的东西好了没有?”

那厨子看到来人,目光明显多了丝异色,连忙道:“好了好了,正放在炉子里煨着火儿呢,怕是凉了不好。”

那少女满意的点点头,眼梢扫了素珍一下,并没打招呼。

素珍道:“既然湘儿姑.娘有事,那怀素先走了。”

湘儿依旧不吭一声,眉眼高挑,仿佛没有看到她一般,素珍也不多留,快步出了去。

然而,她并未立刻离去,只隐在墙下,又透过纱窗往里看去,只见那厨子到灶头将炖盅取下,用藤篮装好,方毕恭毕敬的递到湘儿手上,低道:“娘.娘交待的,小的都照办了,让他讨不了好去,请姑.娘务必在娘.娘面前美言几句……”

湘儿几乎立斥道:“你这在胡说什么!”

“是是是……小人懂得,小人什么也没说过,姑.娘慢走。”

素珍心下却一阵凉透。

方才便忖这个中必有蹊跷,她再怎么为连玉不喜,事情再怎么传遍驿馆,不这些厨子也不至敢狂妄到这个地步,最多便是暗下诽议,她到底是官——除非有人刻意挑唆,并给了他们这个胆子。她本不至于思疑到湘儿那里去,但湘儿来得及时,最重要,那厨子方才看湘儿的眼神并不对劲,似有暗话要说。

眼看着厨子点头哈腰的送湘儿出来,她赶紧从另一侧悄悄离开。

“师傅,莫恼,依我等看,那李怀素早晚要遭殃的。这今儿才遭了皇上的好罚。”

“可不正是。”

厨内恢复平静,一众多厨子厨娘也是手脚麻利,打水的打水,拿皂角的拿皂角的,去给那胖厨子洗涤。胖厨子洗净双手,道:“我出去一下,你们吃罢。”

“是。”

他走到院角处,忽又顿住脚步,拱手于口,唤了声“姑.娘”。

一个人从树影婆娑处缓缓走出来,将一枚圆鼓鼓沉甸甸的锦囊放进他手中,淡淡道:“够机灵,做得不错。只是,师傅也须得记紧,这人活着,有些话当说,有些话不当说,说了不该说的话,有时难免祸从口出。”

他连忙应道:“是,小的明白。姑.娘真是料事如神。”“不是我料事如神,是人都需要喝水吃饭,就像,我们都非要那个人一般吧。”

对方明明在笑,胖厨子却是一秫,颤抖着双手接过锦囊,看着这人快步远去。

他自然明白,宫权之争从来都很简单,也从都不简单。这名女子,曾被皇帝带进过深宫,又被封为太后义女。

她过来的时候,恰好碰上前来探看燕窝火候的湘儿,她本是来要些陈年菊蜜的,看他对湘儿说这燕窝还需煨上些许功夫,略一寻思,让他将李怀素的膳食撤下,并派个机灵的人佯装送膳到李怀素住处附近悠转,一旦看到怀素出来便去通知湘儿燕窝已好。

最后吩咐若那李提刑来此,便对他恶以辞色直到湘儿过来,再做出惊讶神色,并对湘儿说那几句话……但切记,不可把话说满。

素珍想去寻个小厮跑腿帮她买点吃的,末了,想想如今自身处境,还是自己拖着天残地瘸腿出去了。

回到驿馆,又是一个时辰。她把裤子卷起,只见双膝红肿瘀伤,想是跪下时被碎石陷刮到了,有点像团搅拦的泥巴。她擦擦眼睛,等冷血回来吃饭。

但终是坐不住,权衡一番,想出去找无烟说几句。她委实不想与这位姑.娘为敌。

才出得门,但见四下夜色迷蒙,冷月似霜,院外突然传来锣鼓敲打之声,她心下一凛,循声过去,只见主院院外居中灯火通明,几名馆吏正在嘱咐奴仆传院中几位大人和姑.娘们到大厅议事。

玄武站在边上监督着,孟樵很是狐假虎威的跟在他身旁,叉着腰指点。

素珍横竖没听到自己被点名,站在暗处,不好没皮没脸的走过去,没多久,便见驿馆灯笼张挂,映得院中那黑缎皮子如同白昼,人不断从驿馆各处走出,潮水一般,很快便聚集到院中。

玄武看人几已到齐,道:“各位请随卑职过去,皇上还在后院大厅等着商议案情。”

很快,一行人便随他往大厅而去。

倒不知这案子各人探成怎样,谁先握了线索——素珍好奇心被勾起,见无烟也在其中,想她回房反可能避而不见,等她议事出来正好,也跟了过去。

193 宿敌(16)

后院大厅,卫兵面容酷锐,严守于四角,灯笼朵朵,疏密有序悬于檐下,灯花偶尔跳跃,迷乱人眼的,比起前院的明亮,这里多了一份夭夭其华的韵味。舒嫒詪鲭雠

素珍在院门外探身看去,只见各人相继进内,诺大厅中灯火却颇有些阑珊,一个颀长却略显清瘦的男子负手背立在中央。

她凝着这人的身影,心下不觉一紧。

“参见皇上……”

听得自严鞑以下,向居中男子行了叩礼,男子缓缓转身,说了句“平身”,剑眉星目,果是连玉。已是夜色不早,年轻的天子看去并无怠之态,仍是丰神俊颖湫。

他一笑说道:“今日外出侦查案情,诸位姑.娘可有进展,都说一说罢,霍侯,权相,严相,李侍郎司侍郎也正好给些意见。”

素珍心想,他看去倒哪有半丝失恋的样子?

“谁在外面?”微一失神当口,忽闻一声厉喝,衣领被人一拎,旋即被人提起跃过院落,扔进厅里匆。

瞬间之事。

她颇怨懑的看了玄武一眼,玄武如今却不怎么可爱,冷冷退回连玉背后。

这般光景她也不是第一次遭遇,只是上回在孟府还好,只有她和连玉……现下一堂人,真是糟糕之极。

果然,除去权非同和霍长安,余人诧然,神色多是复杂。

连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怎会在此处?”

语气疏冷而萧漠。

她只好抬头答道:“微臣见皇上召一干人等来此商议案情,便过来了。微臣负责本案审讯,想无不妥。”

男人眸中划过一丝讽刺,“李提刑还记得自己是本案的主理人?今日也没见李提刑出去查案办案啊。”

素珍不意他如此追究,一怔之下,把心一横,道:“那也得皇上没让微臣罚跪才行。”

连玉闻言眸光一沉,眼梢微微一抬,不知看向谁人去,慕容缻下意识低了低头。

连玉并没发话。

素珍看他眼中锐色,已知他看出端倪,但他并无计较,想起慕容缻曾对她说过的宠幸之事,一刹伧然。

连玉声音再次在耳边冷冷响起,“你后来不是起来了吗,可有出去?朕不认为,这是一个合格办案者该有的态度。你只想着自己,想着自己的案子,从一开始便是,你从来只为自己的事而计较,朕却以为捡到了宝贝,是朕错看了你。”

“所以,朕并没有让人召你到此处来,你是不请自到,这还无不妥?”

素珍被噎得哑口无声,是,馆吏命召的名单里并没有她。

她也不知道为何要和连玉究真,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紧紧看着他,对他道:“微臣到底是此案的主审,依皇上所言,微臣是错,过来听案正好戴罪立功。”

“可朕却不想看到你,滚!”

连玉冷笑,霍然转身,竟是连看也不愿看她。

素珍一咬牙,从地上起来,大步奔出。

厅内清冷不屑的目光似在背后晃动摇曳,她背后没有眼睛,却仿佛看到了所有的眼睛。

被轰出大厅,她也没有走远或离开,便在守卫极严的院中峭立,厅中的声音隐约可闻,有时甚至能听出大为激.烈,可惜总听不清众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连玉骂她不是个合格的办案者,她觉得这是种侮.辱,仿佛随着他们的情谊结束他便像个狠辣的独.裁者一样尽数否定她的价值。

有一天可以不爱一个人了,但不该完全否定这个人。

但又觉得他说得很对,她不过是个小人物,是个小女子,哪来这么多家国天下。

会接莫愁的案子,不过是一时不小心罢。

月下风大,她浑身颤抖,却浑然不觉,忽然又生出个古怪想法,希望有人跟她说,你会接莫愁的案子,决不是因为不小心。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人声窸窣,里面似已商讨完毕,各人陆续走出,她转身去找无烟。

众人看到她还在,都有些吃惊,无烟见她朝自己走来,一拉湘儿,往侧边廊道拐去。

素珍知道让她回屋,又是闭门羹了。她功夫虽远不及格,但身形一动,已落到无烟前面。

无烟脸色如霜,“李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请娘.娘均下官少许时间,听下官一言。”

听到“下官”二字,无烟微微冷笑,“本宫不知本宫和大人之间能有什么可说的?”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