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下官”二字素珍也说得拗口,如今人人都知她女儿之身,偏生人前她还不得不这样措辞。

“姐姐。”

无烟听得她突然一句,怔了一怔,却随即被这话激怒,斥道:“谁是你姐姐!”

她说着欲.行,却被素珍挡住,“姐姐,我们借一步说话。算我求你了。”

“不可能。你如今已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何必还来缠我,我再也没有什么能帮你,也没什么能给你了,求李大人放过我罢。”

那陡然拔高的音量,让所有人纷纷停下脚步,狐疑地看向二人。

湘儿柳眉一竖,狠狠推了她一把,护着无烟。素珍一个趔趄,稳过身形,索性伸手扣住无烟手腕。她先前怕连月借自己那早已公开“男身”的秘密诟病无烟,但此刻连玉在此,连月不可能不卖这个面子,更不可能当着霍长安的面去侮.辱无烟,连月懂得男人怜惜弱者这利害干系。

可是,她千算万算,唯独算错了一样东西。

“李怀素,撤手。”

连玉听得声响,领人回身走到二人跟前,说得一句,声音已是冷了。

冬天已过去,她还是被连玉眸中那仿如融雪的冷冽慑到,缓缓放开手,“皇上,微臣有几句话想跟魏.妃娘娘说。”

“有什么在这里说。”连玉一手虚扶过无烟,盯着她,“看来,你还有好些事是朕不知道的,朕的妃子你也有攀交?”

她和无烟的事怎向他解释?她只能看向无烟,“姐姐,有些事,在这里说不当。”

无烟怒极反笑,“我真没想到,我居然救了这样一只狼。李怀素,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在背地里干了什么下三滥的勾当?如今反倒是你在顾全我颜面来着?”

“皇上也说了,在这里说。行,我让你说,有什么你就在这里说个明白!”“李怀素,你说。”

人群中有人沉声发话,素珍一看,见却是霍长安。

他双眉拧着,脸上难得露出肃色,可见在意。当然,他更在意的自然不是她这个朋友。

连月察言观色,突道:“李提刑有话但说无妨,皇上和霍侯都会为你作主。”

素珍这时反一句也说不出来,霍长安是她朋友,无烟也是……

“若无烟有错,朕绝不偏私,只要你敢赌咒,你不曾说谎,并拿出确切证据来。”连玉看她不语,上前一步,“你又想玩些什么招数?后悔了,怕舍朕后朕对你的利益不再照拂?可你拿谁来试朕的心也不该拿无烟来开刀。你在朕心中,比不过朕与无烟的情谊。懂了吗?”

他最后一句,声音低得似乎只有二人能听见。

素珍只觉眼前突然被一片薄雾般的东西遮住,忽而便看不清连玉冷硬的脸庞。她看看四下,慕容缻,妙音,双城……

还有眼前,俏冷的无烟。

想起她带着唯一的朋友冷血来京之初……终于,她摇摇头,朗声答道:“微臣找魏妃……并无大事,微臣没有咒能赌,亦不敢赌,若皇上和娘.娘宽怀,不治微臣不敬之罪,微臣先行告退。”

终是十数载情谊,她眼梢下意识往李兆廷方向一动,见他隔着几个人,似在看着她,可宛如他人看热闹一般,脸上古井无波,除去双眉略拧收,那姿态倒和霍长安相似。

他所站之地,不偏不正在双城背后。双城嘴角有着一抹轻淡笑意,眼中却带着她熟悉的苍凉。

她从长廊轻跃而出,缓缓朝门口走去,心想,倒不知连玉会怎么治她。

背后,却并无他的声音传来。他突然变得沉静。

她亦突然想起一句和此时情景似毫无关联的诗词: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这时,有人走到她旁边,轻声说道:“这春寒陡峭的,你在这里站这许久不冷?皇上既不怪罪,我们走罢,这次我真带你喝酒去。”

她眨眨眼睛,看清这人模样,这人脸上没有了平素那种戏谑,眸中波光深邃,他说着,忽地脱下外袍,罩到她身上,他一身单衣在院中站着,却无人觉得有丝毫滑稽好笑之感,只见他又回头向着人群笑道:“霍侯,兆廷,你们一起去吗?还是别了罢,这良辰美景的,你们想去我还不愿意。皇上,李怀素这小子初入官场,有许多规矩不懂,还望恕罪,臣日后自会好好教他。”

194 宿敌(17)

李兆廷轻声答道:“不扰相爷安静。舒嫒詪鲭雠”

“行。”霍长安相继开口,一字定音。

众人都很是惊讶,看着方才发话的权相。那宠溺之情是洋溢于色的,竟不似说笑。

若说是权派之属,素珍如今分明为连玉所舍,权非同要一弃子何用,几乎所有人都是这般想法,又想起这人曾说小妾,那种宠爱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素珍没有回头,看不到众人的讶异,她也不可能再回头让人笑话,一时,心悬一线,也便是只等连玉如何回权非同湄。

“李怀素,你要随权相喝酒去?”

连玉终于开口。

他并没有回权非同,而是问她,那声音一如方才冷冽,甚至更多一份萧漠堆。

素珍吸了口气,还是回过身,不失礼数,回道:“是,皇上。”

“那就去吧。”

明明并没有动怒,但语气里却像压抑着一种什么极深的情绪,听去让人有些颤栗。

“谢皇上。”

权非同勾勾唇,很快把她带离。

出了院门,他在馆中寻了个几名奴.仆,吩咐备.车,又压低声音对他们交待了一句什么。

素珍微疑,他还说了什么呢?

她问权非同,权非同笑道:“你给我亲一下嘴儿,我便告诉你。”

素珍翻翻白眼,“滚!”

他大笑,一路上牵着她的手,素珍心中本有事,却被这种暧昧弄得脸红耳赤,浑身不安,她挣,他却握得更紧。

他明明不会武功,高大却绝不壮硕,如若并非深知他邪佞多端,他看去就是个俊美无伦的书生,但此时力道上却占着上风。他并非一个瘦弱文人。

被那微微粗糙厮磨着,素珍终于忍不住道:“权相,你可以放手了。”

权非同没有放开,微微叹了口气,“你这小没良心的,这便过河抽板?你不是想气连玉一气么?”

素珍被他说得心惊胆战的,忙不迭否认,“我这是嫌脑袋太牢固哪里敢气皇上?”

“就你和连玉那点事儿我能看不出来?”

权非同微微冷笑。

素珍看他目光不似平日笑意吟吟,眸中嵌着一丝阴骘,似真非真,似假非假。

她有些慌乱,却又不知这慌乱的原因,似乎并非因为害怕这人喜怒无常,而是其他。

“谢谢相爷援手,怀素出去走走,和相爷就此别过。”

“这一杯酒,你果真不赏脸?”

权非同果放开了她,他身量长,高她不少,俯身瞰着她。

素珍心里在计较,说不感.激他解围是假的,可……

权非同眸光一暗,缓缓道:“你心想,权非同是个坏人,权非同杀人不眨眼,权非同不值得你结交。”

“既然如此,那便罢。”

他说着转身便走,素珍热血一涌,立刻唤住他,“木大哥,是我不是,我们走罢。”

她从怀中摸出钱袋,在手中抛了抛,“我请你。”

她是冯少卿教养大的,冯少卿这人本.性便是亦正亦邪,是以她的性.情自小便精灵古怪,只是棱角渐被这宫廷磨平,权非同和她父亲的性.情实颇为相像,是以她的是非善恶之观很是分明,能和他做朋友,但对他作恶的一面,也绝不姑息。

“若让我找到此前杀人的证据,你此次谋害皇上的证据,我还是会将你绳之于法的。你还敢和我去喝酒吗?敢,我们就去!”

权非同看着她眼中神采,心中一动,抓起她手,在她手心轻吻一下,“我还怕了你不成?走,小鬼。”

素珍不是没被吻过,但那是被连玉……后来也被这人轻薄过,但她认为是他的玩笑的,如今一下,又是这等古怪位置,她手心轻湿微痒,脑门“轰”的一下,整张脸又热了。

她不由得退了两步,却也才退了两步,已被权非同揽进怀里,“马车好了,上车罢。”

馆中杂役和车夫看着权相将李提刑抱进车厢,皆看得目瞪口呆。

素珍更是被他们看得发毛。

进了车厢,素珍将外袍掷回给权非同,说了声“谢了”,便自动滚到一边,权非同这次倒没做甚动作,只坐在一边笑吟吟的看着她。素珍却有种狼看兔子的感觉。

从驿馆到好酒家,当日连欣步行过去颇费时,马车轱辘,一下便到了。下得马车,权非同不请自来,很顺手的又牵起素珍的手,素珍瞪他,他只作没看见,道:“我要的好酒好菜,你这小官儿的钱够付吗?”

素珍被他一唬,赶紧去捏自己的钱袋——那天把钱都给丑丫头了,身上的还是问冷血借的。

权非同捏捏她鼻子,“你亲我一下,我请你。”

素珍打掉他的手,“少来,大不了老子留下来刷碗。”

权非同一怔,顿时笑得妖冶倾城。

眼前的大酒楼,先别说装修奢华,一股浓郁甘醇的酒香从里飘来,素珍还没进去就知是好地儿,她贪婪的抽抽鼻翼,权非同看着喜欢,突然低头在她额上又是吻了一下。

素珍不免恼怒,“你再这样我走了。”

权非同已占过便宜,颇认真的点了点头。

已有些夜深,但楼内客源却仍喧闹,好些富贾子弟在喝酒作乐,有些还带着姑.娘,权非同对满脸笑脸迎上来的店小二道:“二楼。给我来个最好的包厢。”

店小二颇有些为难,“客官,这包厢儿已满客了,你看小的就在一楼给你寻个好地儿。”

权非同也不多话,直接从腰间扯下圆滚滚的钱袋,整个扔过去,“要多少在里面拿。二楼,最好的厢间。”

素珍也看得跟方才的车夫和奴.仆一样,目瞪口呆,“见过豪爽的,可没见过这般‘视钱财如粪土’的,三哥,您是贪污了多少民脂民膏?”

“我没贪污,只是偶有做些能赚钱的营生罢。”权非同眸光明亮逼人,嘴角微扬。

素珍闻言,颇有些惊讶,但对于不用她付钱一点,还是高兴的。

须臾,掌柜过来亲迎,在掌柜一脸谄媚的笑脸下,牵着她上了二楼。

掌柜亲自侍候,笑道:“两位爷点些什么?”

“最好的酒,最好的菜。”权非同言简意赅。掌柜自是喜欢:“是,小人便不打扰了。”

权非同挥挥手,“嗯,下去罢。若有人来寻我,只让在外面稍等片刻。”

“是,小的明白,稍会传菜走堂和小二会在外面先行通传。”掌柜意味深长的看了二人一眼,便携着小二急急下去了。

“权相,你说这两人眼神怎这般奇怪?倒像我们身上有什么似的,”素珍有些失笑,侧头对权非同道。

权非同脸上方才还笑意盈盈,此时却尽数敛住,他看着她,很认真的回答,“他们要么认为你是我的妻妾,女扮男装,要么认为,我们有些什么不寻常关系罢。噢,对了,小鬼,我没忘记,那晚在黄府,你亲口说,是你设法让双城通知霍长安去救连玉的。”

素珍被他黑黢黢的目光盯看着,浑身发软,她怎么便忘了之前她坏他好事!她不由得后悔,她是哪门子热血冲昏了头脑,与这只狼虎来此喝酒——

她清了清嗓子,干笑道:“相爷,你是大人物,对付我这等小人物岂非有份,您的敌人是连玉……”

她说着便往门外跑去,权非同却早已料到,她方才动作,他手横过她腰间,已将她揽进怀里。

她以为他要打骂她,没想到他却低头撬开她的牙关,唇舌直接便长驱直进她口中。她拼命躲避,却被他两手一挟抱起顺势压到桌上,纠着她的唇舌重重吻着……

素珍惊怒,声音却被他堵住,更推不动压在她身上的身躯,左右躲闪间,权非同的脸庞摇曳在她眼前,他目光幽深灼热,和平日不同,他似是惩罚她当日所为,却又不像,似乎纯粹是想与她这般纠缠,就像方才一样的亲密一样。

他身上味道清幽好闻,却还是让她难受……

“客官,有客人找您。”

门外脚步声起,很快,传来小二恭恭敬敬的声音。小二报毕,又按照权非同的吩咐,道:“里面那位爷让请客人稍等一下。”

“噢,他竟还敢让我等他?”

那位客人淡淡说着,那小二似乎是要阻拦,却被他一脚踢开,猛地推门进来。

——

最近的速度大家恨死了,看到读者传来的截图,连盗版页面上也在骂更新速度和作者rp……哭也哭不出来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几次想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如果不断请假,大家都会烦,还是会归结为态度有问题,所以能做的是沉默。

这个月的活多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加上一个类似写作的活儿,这两天实在扛不住,昨晚感冒发烧开始来势汹汹,不得不预先请个假,怕会更得很慢或是断更,怕一断又是一段日子。

另外想说,忙完手上的活,我可能会重写传奇。这个想法是手患复更前就有了,但当时很多人劝我不要,而是尽快恢复更新。如今,除了人物感情发展是在计划以内,包括复更前很多情节我都不满意,可能会全部推翻重写,到时只怕又得断更。都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样做的后果是我完蛋大家走掉,但真的没有办法将自己也不满意的东西给大家看。当然,也许不会重写。还没具体定下。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无疑是双重讨骂,所以打算一次死透。

195 宿敌(18)

“若你敢跟这人离开,本相就告诉连玉,你心里那个人……是李兆廷。”

权非同眼中暗炙难分,轻声说道,素珍却惊得几乎拢不住散乱的衣衫,便在这当口,来人厉声喝道,“李怀素,你和权非同在这里做什么!”

声音中难掩震撼和盛怒。

他朝他们快步而来,权非同从素珍身上起来,在那人伸手拉向素珍的同时,一手握着她的手腕,笑道:“七爷有礼。”

这来的正是连捷,他猛地抓住素珍另一只手,冷冷看向权非同,“敢情权相将本王找来,为的就是欣赏这场活色生香的春宫?渥”

“李怀素,跟我走。”

素珍看到他眼中的极度厌恶,知是为连玉而怒,但方才权非同的话让她不得不抽出自己的手,“七爷,方才我并非自愿,不管你信不信。”

她能说的只有这一句缆。

连捷眸光骘暗下来,冷笑道:“你非自愿,却不愿跟我走?”

又改看向权非同,“倘若权相想让小王当见证人,将事情传到我皇兄耳中,这如意算盘怕是打错了。第一,我不会将这事告诉他,李怀素如此污.秽,本王不嫌玷污了自己的嘴巴?第二,即便我六哥真知道,甚至亲见这一幕,他也不会怎样。他是皇帝,还愁没有女人?绝色倾城可以,才情聪慧可以,温柔贤淑亦可以!”

他阴沉的将话撂下,转身便走,素珍几乎便要跟着他夺门而出,眼前这具肖似连玉的背影……她赶紧别过头,不敢再看。

权非同却笑了,“七爷,你以为我把你叫来,为的只是看我和李怀素亲热?我找你,是想问你一件事。”

连捷一声冷笑,脚步不停,就在他迈出屋门之际,一句话却如惊雷让他陡停下来。

“若我愿扶你,你可愿当皇帝?”

这话让素珍也大吃一惊,连捷更是立刻转过身来,指着权非同便道,“放屁!”

权非同只是笑,“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那一刹,素珍竟突然有种感觉,这权非同并不是说笑,亦不是戏谑,甚至竟也不像阴谋。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