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余京纶双眉紧皱,一脸沉色,那张马脸看去一半阴险,一半奸毒。但此时,他分明也在思考。

“师兄,外面有人求见。”

毛辉焦躁,只是言语尚未再出在,一个弟子挑起前院隔帘,仓惶奔进来。

“蠢货!”

余京纶喝骂一声,若这来人是为探虚实而来,这不将行踪都暴露了吗?

只是,这些联络弟子素来机灵,这次怎会如此莽撞。他正一招毛辉,欲从侧门出去一探究竟,只见帘子被人一拨,一个蓑帽人用匕首顶在另一名惊恐的弟子背后,轻声笑着,朝二人走近。

两人大惊,毛辉喝道:“你是什么人?”

来人答非所问,依旧笑语,“两位,在下并无恶意。”

余京纶却是一凛,一拉毛辉,目光犀然,“慢着,他可能就是那个人。”

小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无情的膝上。

她微微颤抖着往自己己身上摸去,却惹来无情的讪笑,“你不是不在意那种事么?”

小周从他身上一跃而起,双目含疑,盯着他问道:“你方才为何要将我弄晕?他们后来为何肯放过我?”

无情看她一眼,目中抹过一丝嘲色。

“我不知道他们为何放过你,似乎是外面有官兵来搜屋,他们到别处一避去了。若你早跟我说,你不介意自己看着自己受.辱,那我自然不管这个闲事。”

小周脸色稍霁,略略一顿,她蹲到地上,突然轻佻的挑起无情下颌,笑道:“喂,瘸子,说到底,我若出事,都是拜你所赐,你不该对我有所表示吗?如果我真被他们……侮.辱了,你会怎么做?”

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表情,等待他的窘迫。

“如果这事真发生了,我会娶你。”

无情淡淡答着,眸中波光从容,镇定,竟不似说笑。

无情这人也从不说笑。

小周反是自己惊讶得往后就跌,无情眉头一皱,伸手将她拉住,小周却如触火炙般一下摔开他的手,走了开去,又转头冷声笑道:“你以为你是谁?你肯娶我就要嫁么!别说得你那般委屈。”

“那是自然,你自有自己的自由。”

无情淡淡说着,随手拿起自己腹上绷带头把玩。

小周本站在一角冷冷不作声,看他把玩那玩意,脸上一热,旋即大怒,走回他面前,推了他一把,“死瘸子,你下流。”

无情嗤的一声,难得笑了,“我玩我的东西,哪里又碍着你了?”

小周竟一时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别说她看不出,自她醒来后,这个无情那态度就越发冷漠讨厌,他名字叫无情,本就为人寡疏冷僻,平日谁管他怎样,但如今她好歹救他一命,他还摆副臭脸,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说什么她真被侮辱了,他会娶她,是施舍是同情么?

她冷冷看着他,一弯腰就去拔他的绷带,“本来就是我的,还我!”

“本来是你的?不可能,这是什么东西?”

无情伸手一挡,他虽是重伤,现下甚至没穿衣服,露出大片肌肉——好吧,露肉,不是重点,但将她的力道全数化解了,明知故问!小周心里就像有一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直想破口大骂这是爷的裹.胸布。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等着瞧,总有一天,我要你好看!”

小周变了女人也还是小周,一声冷笑,拨脚又走,无情却一把擒住她手腕,突然将她拉下,抬头吻住她嘴唇。

唇上那湿濡温热……小周愣住,半晌,才意识到什么,一掌狠狠打到胸口上。

这次,无情却没避,吐出口中血沫,唇角滑出些许笑意,“这倒公平,我碰了你,只是,你方才既不介意被他们碰你,我自问比他们年轻强壮,为何就不可以?”

小周本要给他一顿教训,闻言心头一紧,他到底什么意思?

200 宿敌(203)

她心房一阵紧缩,意识到他这般举动实是……生气,至于他为何会如此,她突然不敢多想,快步走到墙角坐下,不再说话。只是这牢房委实阴冷,大穴未解,无法运功御寒,不禁抱着身子,微微发抖。

如今想来,昨晚一夜,倒是不错。

地上却传来一声闷响,她听得出,那是无情摔倒的的声音,忍不住回头看。

“有伤在身,没有拐杖,我走路还是有些不便。”无情有些狼狈的从地上坐起,淡淡对她道。

“你明知自己残废就别四处乱走。”她毒舌的说了一句汊。

“我想过去你那里。”

听得他的回答,她微微一颤,随即冷声道:“你过来做什么?”

“你不冷吗?我过去可以给你取暖。朕”

“你自己想取暖别扯上我,别过来,我不想和你呆一起!”她心头又是一跳,立刻侧身,不再看那双本是深雪乍寒,如今丝丝含情的眼睛。

无情那边也不说话,只是依旧听到地上的闷响,小周腾地起来,走到他身边,见他腹上隐隐透出血迹,她双眉一皱,一语不发将他搀回栅边。

无情也没说话,眉眼疏疏,只是大手一扯,将她抱进怀里。

她挣了几挣,感觉到他腹下濡湿,终没再动,只任他搂着。

他二人一直视对方为劲敌,倒难得有如此静谧时刻,他怀抱厚实温暖,她心想,我如今虽对他怀疑减低,但终不能全脱戒心,若他只是李怀素侍卫,再无其他复杂,那还好说,若他是敌,我不会放过他!

这样想着,她却说了句并不太相关的话,“我昨儿看过,你的腿也许能治。”

“嗯,回去你帮我治。”

“不可能,你找人治吧。”

“找过了,只是,暂时没有大夫能治。”

他语声依旧淡淡,仿佛这残缺倒与他无关,她却想起他腿骨错位之畸,想起他胸膛上的道道疤痕,想起他昨夜痛楚时大多时间的隐忍。

“怀素和皇上关系好,你让怀素求皇上点拨御医给你瞧一瞧吧,若连宫中御医也无法,就没有办法了。”

这次,无情没有回答,她本低着头,却觉侧跟目光炙热,她心头越乱,却陡然被他挑起下颚,他深深看着她,眸如黑曜。秀隽的唇线,如今青茬薄长,他呼吸一促,低下头。

到得她唇上,他握在她肩上的手一紧,她只觉疼痛,他却乘势避开了。

和她一样,在他心里,她仍是敌人!她挑眉一笑,突然咬到他颈项上,无情抱紧他,他眸光变得清明如初,但他没有避开她的噬咬。

霍长安进屋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时分。

连月支腮横卧在榻上,看去情态慵懒,看他进来,连忙穿鞋起来,走到他身边,柔声道:“你回来啦?”

她也没问他上哪去,只是替他脱去外袍,有些嗔怪,又细心问道:“你一夜未归,这眼里都长血丝儿了,是要上床休息会儿还是让下面传膳?”

霍长安握着她的手,目光锐利的在她脸上巡视一番,连月一羞,低下头,他粗糙的手捏住她脸颊,“不问我去哪儿?倒是你一夜没睡,等我回来吧?”

连月摇头,“哪个男人喜欢女人多问?这些年来你待我极好,我原也没什么好问的。我等你,是我自己愿意……”

霍长安突然冷笑,紧扣着她的下颌,捏出一片红渍,“明知我心里有她,也心甘情愿?”

“是……”

霍长安眸光一暗,拦腰将她抱起,大步走到床榻,扯下罗帐。

连月承受着他的激烈,浑身痉挛颤动,哑声道:“长安,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吧……”

素珍睁眼看着床顶看了一宿。昨夜将神秘人跟丢,她便折回驿馆。

脑里塞着无数事,根本睡不着。

冷血半夜回来,仍是没有无情二人的消息,素珍让他到隔壁睡,不必在这里守着她。

她穿衣下榻,目光却随即定在地上。

方方正正的——尼玛又是一封信。

仔细一看,这门窗俱好,是从地上塞进来的。

李兆廷还想怎样?

她眉头一蹙,带着怒气走过去,封上一片雪白,没写敬启,更无署名。

拿到手上,又是一惊,这摸着里面竟是厚厚一叠纸笺。

兆廷,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我不是已无交集吗,你还想怎样?

她咬了咬牙,将信拆开。

这一看,却大出乎她意料之外。

首先,这不是李兆廷的来信。这上面的字迹不像,通篇潦草飞逸,落笔粗矿,似是男子所书,但劲道轻柔,又似出自女子手笔。

这人刻意所为,莫说是谁,便连是男是女,也要她绝然辨不出来。

而上面内容更是匪夷所思。

这张张纸笺记录的是这几天众女查案审讯的情况。换而言之,这实是一份记录。

她心头疑虑如重云,这到底是谁深夜悄悄放进来,她竟毫无所觉!这院内院外夜间虽说都有官兵镇守,但她不比皇帝贵妃,这院外守卫的人也不过三两,这人若要取她性命……

她想着惊出一身汗来,先是略略一看,后面不禁仔细研读起来。

这几日她不所曾经历的情景,仿佛突然全部在她眼前。

原来,连月、无烟、双城、妙音、慕容缻赌约已然生效,连欣除外。本来还有她,但如今她算是被皇帝除名,而她自问也并不想插手这事。

第一案子,四家户主合谋杀死带钱前来谈判的账房先生。

这四家杀人,虽说四家户主是主犯,但当时青天白日,和那账房聚在其中一家商谈补偿银两之事,这突然见财杀人,其家眷难道都没有觉察吗?

她们几人曾分别到过牢中那三个案子的家中去,盘查其家眷,希望能寻得一个突破口。

苦主是账房先生的家眷和主子廖善人。

这是拆迁办和钉子户的矛盾,演变到最后,成了钉子户谋财害命。

在到那毗邻的四户家去的路上,连月提出第一个疑点,“我此前仔细阅读过过堂记录,这四家的屋子位于整条被圈村庄的村头,那便是说,这账房先生的主子廖善人要在彼处修房建屋,起建一条赌坊食肆大街,必须征得这四户人的同意。否则,这连龙头都修不起来,后面的再无意义了。

但问题却恰恰出在此处。据说,这廖善人财大气粗,徒有善人之称,实是横行霸道之徒。欲以每户补贴白银五十两,这银两不薄,也足够到别处买田置地了。你们说这四家人中有人狮子开大口,想要更多钱财,这不奇怪,但总有人慑于他财势,而不敢对抗,收下银两便了事罢。可结果却是连成一器,甚至见财起心,伙同一道将账房先生杀死、埋尸,这岂非有些古怪?”

“且从来只听说那圈地的主儿作恶,倒不见老百姓胡闹的,”双城补充道:“别说四户,便有个一二户真存了坐地起价的想法,也属少见,民不与富争,民不与官斗,若非逼到一个份上,谁敢吃了这熊心豹子胆去闹事,何况杀人大罪?”

两人所说得到所有人的认同,连欣平日作恶惯了,更是大有经验,连她沉默了一会,也有些尴尬的点点头。这看似显浅,亦不能作为证据,但却是理儿。

然而,当他们抵达目的地,却发现这四户竟已人去屋空,竟无一人家眷留下。

这家中人判了斩首之刑,尚未行刑,这四家人大人小孩便已销声匿迹,到时既不送行,也不拜祭,这岂非太不近人情?

屋中都已落了少量灰尘,一问四下乡邻,一个老太婆瘪着没牙的嘴,有些畏惧的看着众人和随身的官兵,叹着气低声道:“早就走了,说是怕豪绅计较,日后为难,这人也判了大刑,救不回喽,不走还等什么?”

又问了几人,汉子,老头,妇人,小孩都问了,都是一般说法。几家人离去前都和乡邻打过招呼,似是在一个深夜里携家带口,也好互相照应,一起仓惶的离去了。

这听去倒并无道理,众人各自心中凝重,又问乡邻,可知这四户人都躲到哪里去了。

一个汉子苦笑道:“这说明是逃命,人家哪能跟我们说?”

201 宿敌(204)

几家户主到底有无联手杀人,可家眷离奇失踪,本想在其口中问出些什么线索来,如今却是枉费心机了。舒籛镧钔

妙音是个仔细人,连玉拨给她们用的衙役里有丹青手,遂让那小吏向村民问了各家家眷模样,绘画下来,贴到各地悬赏寻人。

然这些人离开已有时间,如此,不啻于.大海捞针,结果并不乐观。

众人见此处线索已断,又到廖善人处去,希望有新发现。

到得廖府,管家闻讯来迎,态度殷勤,说老爷正亲自在里间打点茶水,招待各位贵客滟。

穿过庭院的时候,迎面走来数名小厮婢女,低声嘀咕着什么,似是在抱怨东家两月工钱未清,此前工钱又少发了。

管家脸色一变,立下斥道,“去去,向来是本月钱粮,下月结算,哪里来这么多废话,还不干活去!”

奴.仆自不敢多辩驳,很快便散去塔。

少倾,进到大厅,见到那廖善人,那是名年过百半百的男子,眼末微斜,目透精光,虽有意收敛,但一看便知是精明狡狠之人。他对众人显得敬畏合作。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说起案发那日细节,账房先生胡谓白天便携款过去和那四户人家密谈,这笔款项已非当日说好的每户五十两,而是加至六十两,统共二百四十两纹银。

本来,对于每户五十两这数目,其他村民都已应允,这四户却依仗自家位于村首,起了贪念。

因比他人多加了银两,若被村人知悉,必有不满,是以,胡谓乔装一番,悄然前往,并未为村人所见。

这也给了那四户户主可乘之机。

将人杀掉,取了钱财,再佯装成胡谓携款私逃。这胡谓父.母早丧,只有有个姊姊,早年携他嫁到邻镇,后他长成,又念了些诗书,便回故乡做事,他无家口之累,逃起来相当便捷。小伙子虽说平日和善,但终究身怀巨款,所谓知人口面不知心,这卷款潜逃,亦是合情合理。

那廖善人如是说罢,又赔着笑脸道:“小人是商贾,倒也明白这些人的心态。银两小人还是有些许,虽多加四十两,但还是不愿多加纠.缠,还望一切顺利,尽快动工,哪成想出了这档子事……如今,所有活事都不得不撂下,这几名刁民着实太可恶,杀人谋财,几位娘.娘务必要替廖某讨个公道呀,最要紧是,这胡谓死得冤,这事本不该他来谈,但他本是那个村子的人,早年曾在那里住过,和这些人认识,便唤他去办了。”

连月瞥他一记,淡淡道:“你若有怨,我等自会还你公道。”

“是,是,谢谢长公主。”

廖善人正谄媚笑着,不妨那双城突然问了句“敢问善人,你可还有其他修建之活需用到他人之地”,廖善人眸光一变,显见有些不愿回答这问题,但随即还是说了,欲.于岷山以西入郡处,修些客栈和酒肆。

妙音若有所思,笑吟吟道:“这怕是又要圈用不少邻近农户之地罢,廖善人又得花上好些钱财了。”

“要得,要得,总要合理补偿才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男人低头弯腰,连连说了几句“有道”。

慕容缻却是个不客气的,冷冷打断他,“杀人劫财?依本宫看,事情只怕要复杂许多。这仵作验尸记录说,从那胡谓身上尸斑和腐败情况来看,他确实死于密谈当天,死于午间未时。”(未时:13:00-15:00点)

“他乃乔装而去,无人看见,若他并非为那四户人家所杀,而是死在别处,后方被移尸至其中一人家中,也未尝不可,你说是吗,廖善人?”

其实,若这四户人家确实无辜,则这才是案件真相。众人都清楚明白,若果是如此,这凶手如非廖善人,则很可能就是廖善人买通黄天霸所为了,其后,他更让黄天霸将这几人罪成凶嫌,判下死刑!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