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众人离去的情景落到对面酒楼的一个男人眼里。

这人正是权非同。

他酌着杯中物,淡淡问道:“怎么,连玉终于肯放你了?棋局谁赢了?崇”

这却是向背后走来的其中一个男子说的。

来的有两人。一个是黄天霸,另一个却是李兆廷。

问话让李兆廷想起方才情景。

棋至半酣,连玉忽而站起,脸上一副似是而非的笑意,说道:“这棋就不下了罢,太难为李侍郎了。既要考虑怎么让朕赢,又要让得不动声色,否则,棋力弱了,令朕小看,棋力强了,朕又不喜。”

李兆廷一凛跪下,“微臣不敢。”

“李侍郎,开门见山吧。朕觉得侍郎是可造之才,若侍郎不曾和权相师从一处,侍郎也许就是朕的门生。侍郎的身份让侍郎从一开始就面临无从选择的困境。可朕以为,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补牢,未为迟也。”

“权相即便能成功,行事狠毒乖张,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乱臣贼子……朕有种感觉,若侍郎与朕成为真正君臣,你我之间,有点当年先皇与权相的感觉。”

连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李兆廷一贯镇定从容,也不免有些心惊:这是诱降还是挑拨离间?

确实,若非因为自己的真正身份,连玉的话听起来是诱人的,毕竟像连玉说的,权非同即便篡谋成功,但连玉代表的才是正统。当然,成王败寇,历史总是成功者的历史,但权非同手段不可谓不极端,未必不为世所诟。

连玉还表达了另一层意思,一个位极人臣的承诺,不谓不吸引。

李兆廷略一思索,答道:“谢皇上厚恩。微臣一直以为,这个殊荣属于李提刑。”

他没有正面回答,将问题转移过去。

只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回问了什么,心里不觉一沉。

但那天的情景,却仿佛在眼前,冯素珍拒绝了连玉,连玉果真对她起了猎奇之心,确然是他始料未及的。

连玉对这一问明显也有些意外,但李兆廷只听得他淡淡笑道:“权相似乎是知道李怀素的一些事的。”

李兆廷知道,所谓一些事,其实就是指性.别。

“你是权相爱将,不可能不知道这事。”

李兆廷心下冷笑:当然。

“那天,李怀素说的话你也是听见的,也该知道我们的一些关系。朕强调这一点,是想说明,我和她,若说男女关系倒更合理一些。当然,如今我们关系不在。而我不认为她在政事上能给我什么惊喜。”

连玉侧身站着,看不到脸上神色,但语气却有种平静的残忍。

李兆廷想,给那傻丫头的信还是给对了。连玉也许曾经动过些心思,但终不过如他预料般只为猎奇。连玉真正看上的仍是双城。送双城的披风连玉一直没有取回。

倒是他作茧自缚,对冯素珍的再一次的提醒,只怕日后还免不了纠.缠。

“兆廷?”

权非同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失态。

李兆廷心中早有计较,直言道:“棋局胜负未分。师兄,皇上希望我‘弃暗投明’。”

“哦?”权非同挑眉,一讶过后,展眉笑开,“好一个连玉,此举甚妙。怎么,你答应了没有?”

“我表示了需时考虑。”

“很好。过后你不妨答应,将计就计。”

李兆廷拿过酒勺,舀了杯酒,递给黄天霸,笑道:“只怕他要的只是反间效果,要你得到风声,令你我失和。我真投了,他也不信。”

权非同却颇有些兴致,“我倒觉得是一个契机。在他看来,你在文人士子中,十分有名。你助我,是出于同门之谊,但难免声名狼藉,你若助他,那却是名声皆得。他信与不信,你不妨去了再做定夺。”

不管连玉是否要令二人猜忌,但他既先一步将事情告诉权非同,猜忌暂消,他也并不急于回答,只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师兄先和黄大人议事再说。”

黄天霸谢过李兆廷,他神色阴鸷,冷冷笑道:“权相,连玉派了人在卑职身边监看着。卑职与相爷接触倒没什么,但只怕与廖、成几人一接洽,他的人便当场捉捕。可惜我早与和各人打好招呼,现下根本不会再找他们,他要找出纰漏,并不容易。”

权非同颔首,“不错,这也正是本相要说的,只要黄大人阵脚不乱,那边做不了什么。我这里也会设法敦促朝中众臣,向中立派进言,务求令大部份臣子都向孝安进言,让连玉回京,处理政事。”

“黄大人且宽心,连玉留不了多久。”权非同心思玲珑,自然知道黄天霸心中所想,“连玉案败一走,黄大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不必像如今拘束。”

“谢权相。”黄天霸低头一揖,“昨日收到伯父的信,信中伯父也提及,权相和李侍郎大恩,黄家没齿难忘。两位回京之日,伯父必设宴款请两位。”

权非同嘴角微扬,“那权某先谢过了。”

李兆廷想,这是一场互惠互利的游戏。可总觉得相助黄天霸,令黄中岳感恩改投……权非同的想法不仅那么简单。

回到驿馆后,他看着屋中连玉离开前未完的棋局,心里突然一动。为让连玉深入腹地,他以一片领域相诱,但事实上,这是为了让连玉落入陷阱,从而令自己吃掉他更多的子儿。

当然,后面那一步,在连玉面前他绝不会走。但这步棋提醒了他一件事。

利益最大化。

他很快写了封信,吩咐小四寄回上京。

小四欣然领命,立刻出了门。

砚台倒映着李兆廷眸中色泽,深邃得如同笔尖淌过的浓墨。

他把玩着手中狼毫,想起冯少卿曾经说过的话。

这天下就让它这样罢,如果你也加进这纷争里去,没有一个人肯退让的话,三股大势,只怕结局会非常惨烈。

那一刻,冯少卿脸上表情是平日绝不多见的认真。

他问,冯先生,你认为最后谁才是赢家。

冯少卿笑了笑,道,要不小的写个锦囊,就埋到我屋子后面,若干年后,你再掘出来看,看小的料得准不准,何如?

若还算准确,就请好好对待一下我那傻丫头,她对你是一片真心。

公子,也许以后再不会有人这么待你了。

他对冯素珍确乎已仁至义尽,倒是对这个人的最后答案很感兴趣。

而此刻,他有种笃定,他朝那个答案,越来越近。

而这边,素珍一干人已经到了书塾先生家中。

第三个案子是湖底沉尸。老汉女儿芳蕊情定书塾先生,老汉却贪财一女二嫁,后来富户古德将人娶走,书塾先生不忿上门理论,惹怒老汉,老汉杀人沉尸。

问及当日情景,书塾先生何舒双亲相视一眼,何舒母.亲抹了把泪,何舒父亲哽咽着道:“我们两家平素颇为亲近,芳丫头貌美,上门提亲的人可不在少数。老爹若是贪财,早就将芳蕊嫁了。老爹对我们何舒很好,是默认了芳丫头和我家亲事的。只是芳丫头自小丧母,老爹当爹又当.娘的将孩子带大,舍不得呀,才想将闺女多留两年再出嫁。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信老爹会杀人,哪怕村里人畏惧古家,不敢说什么,我们可不能说昧良心的话,就是不知道老爹为何要招认。杀我儿子的只怕就是古德。”

说到这里,何舒父亲眼中划过一抹尖刻的恨意。

——

谢谢阅读。下章见。

210 沉冤

众人一听激.动,虽还没听到确切证据,但办这几件鬼案子以来,总算第一次有人喊冤了。舒鴀璨璩真不容易。

前面两个案子被告人的亲眷一找一个失踪,圈地案四个死囚的家眷、关何氏的体.弱多病的老伴、儿子和刚出生的孙子全“人去楼空”。

这里,何舒父.母作为原告当然不能无缘无故“被消失”,但却是作为为何老汉的盟友而存在的,怎么不让人好生安慰。

妙音趁机问道:“既然你们认定何老爹并非凶手,为何还要状告何老爹?何老爹又为何会招认?”

何舒父亲眸中仇恨一下点燃了,庄稼人朴实的脸上也透出一丝狰狞,“我们状告的是古德。必定是那贼.人杀的我们何舒,哪知被古德反咬一口,一来二去竟将罪名诬到老爹身上,知府大人更因此定了案。可老爹中年得女,妻子难产,一生坎坷,如今还要受这份罪……玳”

他妻子止不住眼泪,沙哑着声音道:“老爹会招认,还不是为了芳蕊和我们,而且这芳蕊还在古德手中呀……”

众人听得憋.闷,连月不是什么好人,但案子关系她和双城的赌局,希望能从这案子找出些许缺口,走到二人面前,柔声问道:“老人家放心,我们此行就是奉皇上之命为你们翻案而来,所以,请你们务必将当日情形仔仔细细告诉我们,好让我们找出证据,为你们惨死的儿子雪冤,将何老爹救出来。”

一双中年男女眼中现出喜色。但这喜色几乎一闪即去,何舒父亲眉头皱起,竟突然现出丝迟疑。这让众人感觉不好庥。

很不好。

双城几乎立即问道:“当天情景到底怎样?请两位好好跟我们说一说。”

夫妻俩对视一眼,终于,何舒父亲说起了经过。

事情要从何舒失踪前几天说起。

原来,数天前,芳蕊到市集给一家绣庄送绣品,让经过的古德看到。芳蕊本便貌美,又正值芳龄,水嫩得花一般,古德虽有数房姨太,还是动了心思,当场调戏,却被芳蕊逃脱。

古德自然不甘心,跟绣庄的人一打听,知道了芳蕊的情况,找了上门。这古德年近四旬,年岁上还说得过去,但为人凶狠,营生不择手段见称,多有虐打妻妾的消息传出,何老汉怎肯答应,古德却不顾何老汉反对,强自让媒婆下了聘,娶芳蕊当第五房姨太太。

那聘礼在村中来说,算得丰盛。何老汉不要,古德放下狠话,过两天便来娶亲。何老汉敢退聘,他就敢让他以后无法在当地生活下去。

何老汉无法,眼看若不答应,古德便要当场抢人,只好先应允了。

古德岂是善茬,立刻便让人在村中传开,说何老汉收了他聘礼,又撺掇村长散播消息,这下何老汉是水洗不清了。古德一走,老汉立刻带着芳蕊到何舒家,将事情说明。

两家一合计,觉得此处再没有办法生活下去,虽离乡别井多有不舍,但却是眼前唯一办法,当即决定当晚暗暗收拾细软,变卖家中值钱东西,翌日夜晚偷偷离开。

哪知,村中有人看到两家变卖东西,为了好处竟悄悄通知古德,古德得知大怒,翌日一早便过来娶亲,提前了整一天,杀了何老汉一个措手未及。

而何舒家这边还不知情,正在家中捡拾细软,直到何舒家住何老爹附近的村中好友何杰过来通知,何舒这才随何杰急急赶到老汉处。何氏夫妇本来也一并过去,何舒母亲心情激.动下心绞发作,何父只好留下照顾半昏厥的妻子,请大夫诊症、熬药,忙出忙入,一时顾不上何舒。

而自何舒外出便没有了消息,直到月上梢头,何母病情终于稍稍安稳下来,何父心中焦急,方才匆匆赶到何老汉家,谁知,老汉家并无一人,只门里门外撒满一地鞭炮碎屑,屋子内外却半分喜气不占,冷月高悬,鸦声凄啼,厅堂竟隐见血迹,他骤然心惊,一股凉气从心底直透上喉咙。他坐立不安,心里寻思,这人都哪里去了,何舒和何老爹追到古德家了吗,可一天过去,能不能将芳蕊讨回来,总该有个结果才是。

他坐了大半时辰,再也等不住,到相邻两户打听。问到的结果都是:日间,古德来接新.娘,老汉不从,被古德打了一身,芳蕊担心父亲安慰,泪涟涟的进了花轿。

古德让管家领两名打手留下,盯着老汉,以防他追到古家惹事生非。

邻里见此情景,也不敢多说什么,安慰了老汉几句,说古德好歹也是大户人家,芳蕊过去不愁吃穿,将古德惹怒了,芳蕊反而没好果子吃,老汉失魂落魄的在地上坐了半晌,似乎终于想通,把话听了进去。连说了几声“罢,也许是命”,又让管家转告古德,希望他好好待芳蕊,他过些天再去看芳蕊,便拿了堆在院子的聘礼,进了屋。管家见老汉终于开窍,对老汉说了句“您老只管放心罢”,便领人离开。

邻居见事情似已平息下来,怕多说徒惹老汉心事,也便各自回了屋。

期间,听到何舒上门寻人的声音,随后听到激烈的争执从老汉屋中传出。声音时高时弱,有些听不真切,似乎是何舒怒红了眼,要到古家讨人,老汉却出言制止。

众人有些奇怪,本来还以为何老汉是无奈之辞,这样听来,却似乎是真妥协了。听去似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人屈从于现实并没有什么不对。

当现实只能如此的时候。

它伤害了你,你不能去伤它,那么就尽量减少它对自己的伤害。老汉这样做,是为芳蕊好,为自己好,否则,即便过去拼了命,也不过是一个鱼死网不破的结局。

但何舒自然不能同意的,年轻人的爱情总是这样一往无前,洒尽热血,不计后果,不管贫富。

后来,老汉似乎发怒了,厉声训斥了何舒,不许他到古家闹,他的冲动只会让芳蕊受伤受害,再后来便没有了声息。再晚点的时候,有邻居想过来看看,发现老汉家中已经空无一人。

众人听到此处,都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如此说来,过堂记录也不全是谬论。何老汉确然并非贪财,但后来却似乎改变了主意。

这番话出自何父口中,那是他当日从老汉邻居口中所得,让人信服。

可即便改变了主意,老汉会因此杀了何舒吗?

似乎不可能,但似乎也有这个可能。若老汉在争执中失手杀了何舒……

只是,情感上,何舒父.母不愿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其他人脸上看到疑虑的神色,无烟走到何父面前,秀眉紧蹙,问道:“老人家,后来怎么样了?”

何父举袖搵搵眼角,苦笑一声,“我听完邻居的话,担心得不得了,怕两人还是闹到古家去了,古家是岷州大户,保镖护院可不是盖的,这一闹还不得吃大亏,我怕何舒和老爹出什么意外,再也等不下去,急急出了门,打算找到古家去,心想这命是豁出去了,谁让古德欺人太甚。”

“哪知,走到村口,便碰到了老爹,一身鲜血,身上袄子被撕扯了个半烂,双目呆滞,我害怕呀,只怕他受了什么伤,一边又担心何舒安危,便连忙搀住他问。”

他说着长叹一声,“谁料我才问了一句‘何舒’,老爹竟像疯了一般,拉着我的手,连连让我带何舒.娘立刻离开村子。”

“我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离开村子,只心焦如焚,问他何舒哪里去了,是不是被古家捉了起来,老爹却什么也不肯说,老泪纵横,便挣开了我。”

“我急得追过去,却被沿路找来的邻居告知何舒.娘又发病,我只好先回到家中,琢磨着何舒要么是被古家捉起来,要么便是救不到人伤心过度,跑哪里喝酒去了。无论是哪一种,过几天便会回家。最坏打算就是被古家打个半死,但终归要放人的。我虽可惜芳蕊,可这都是命,如此境地,我还能做些什么呢?何舒.娘的情况又让人走不开,我便留在家中一边照顾他.娘一边等何舒回来。谁知,第三天上,却等来了何舒的死讯。村子鱼塘浮出具尸体,正是何舒。已然死去三天。”

211 沉冤(二)

“他们必定是找古德去了,何舒被古家杀掉,老爹逃了回来,怕古家赶尽杀绝,让我们离开避祸。舒鴀璨璩”何父说到这里顿了顿,神色怨恨狠厉。

众人听到这里几乎都明白,方才何父为何会迟疑。

便连何父自己也提供不出证据,何老汉没有杀人。他只是相信何老汉而已经。

按照乡邻的说法,何舒去过何老汉家,两人发生过激.烈争吵,而后的事便谁也不知道了。到底何舒和何老汉是到了古德家,古家的人一怒之下将何舒杀了抛尸村中池塘嫁祸老汉,还是何老汉和何舒争执中失手将何舒杀死,谁也说不清!

村里没有人能证明何老汉没有杀人,更没有人能证明何舒是到了古德家才出的事,但何舒最后在村里出现的地方是何老汉家,这点却是谁也不能反驳的事实峥!

何况,仵作在何舒齿中发现衣物残丝,经搜证,和何老汉的衣服绣线一致。何父描述中也交代了何舒失踪当天,何老汉外袄破烂,应是和人激.烈扭打所为。

黄天霸依据这点来判,表面上是完全合法合理的。

当然,众人很快想到一个人,何杰,是他通知何舒芳蕊出事,他陪何舒到过何老汉家,后面的事如果他有目睹就好办多了,但众人记得很清楚,整份过堂记录里,没有一个字提到过这个青年客。

双城当即问道:“老人家,何杰呢,当天不是他带何舒去的何老爹家吗?后来何舒失踪,你可有向他了解过情况?”

何父点点头,神色却现出丝无奈:“何杰这后生很不错,和我家何舒又是从小玩大,可惜……那天,我和老爹碰面过后,老爹一言不发回了家,我无计可施之下也想到了他,回去安顿好何舒他.娘以后,便去找了他。问起何舒的情况,他说,半路上,何舒就说他肯定要到古家闹的,不想连累他,让他先回去。何杰为人颇为仗义,但家中老人尚在,哪里惹得起古家,也是无奈,跟何舒说了有事找他商量,他能帮一定帮,便先行回去了。”

过堂记录既无记载,肯定是何杰这人没有什么证据可提供,众人其实也早便料到几分,但听何父证实,还是难免泄气。

见这边再也问不到什么,连月是干脆人,甚至不多说什么就告辞了,无烟和妙音却出言安慰了何.母几句,连月看着无烟,微微冷笑。

妙音客套道:“请保重。后面如有什么需要两位老人家协助的……”

何氏夫妻不待她说完,便落泪道:“当然要得,请各位大人一定要替我家何舒申冤,他死得太惨,这媳妇还在别人家中……”

两人说着又跪下,双城和无烟分别将两人扶起来。

小周看素珍从头到尾都不吭声,一副“老子在发呆”的模样,心头火起,用力扯了扯她衣袖,“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线索想法就罢了,好歹表现积极点,随便说几句什么也行。你别看皇上明面上没派人随行监察情况,暗地里肯定派了人盯梢,不必慕容缻回去嚼什么舌根子,这暗中看着的哨子回去打个小报告,你就……”

素珍倒真没想到这个,怔了怔,勾住她肩道:“我没想法,总不能装有想法吧。”

“装,必须装。”小周一副“你傻缺”的表情。

素珍觉得没办法和这货沟通,先走了出去。

出门前,下意识回看了一眼,只见两个老人衣衫凌乱褴褛,发鬓半白,竟又跪了下来,何舒母.亲脸色恹黄,何父巍颤颤的搀着她,她不忍再看,连忙回头。

出得何舒家,众人决定到何老汉家走一趟,向邻近几户问问线索。

村人怕事,言语下不无同情何老汉的,但战战兢兢的说了几句便止住,答案和何父所言基本一致。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