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只是,姓李的你也是活该,她跟你说话,你就非答应不可吗!

自从李兆廷写了那封信给她,素珍对他的感觉和从前又不同了一分。

在她心里,他已不再是她的李公子。

也许,确实该感激连玉,让她知道,她也是值得被爱的。他若无心,她亦便休。

当然,吐槽归吐槽,她还真看不得李兆廷出什么事,情愿自己出事也不愿意他出事。

她举起手道:“皇上,微臣有事要奏。”

连玉目光落到她身上,神色淡漠,眉间更有几分萧沉,但既关案情,也便没有制止。只是,他对着她,似乎连话也不想说,就漠然看着,等她禀报。

“皇上,报告一下,微臣想去解个手。”

虽说众人早对素珍各种耍.贱见怪不怪,但还是被这话煞住,诧异地看着她,连琴正拿了杯茶在喝,闻言直接把茶都倒进领子里。

连玉眸光闪烁半晌,双唇一抿,指着门口,“滚!”

厅上颇有几分鸦雀无声,谁都看出连玉这回是震怒异常,虚握成拳的手上青筋一片。

素珍仿佛没有看到,施了一礼,就走了出去。

一旁,权非同就像被金裸子迎面砸中,捂嘴微弯了腰,携李兆廷一并步出。

小周一脸抽搐,一把拉过无情和冷血,压低声音道:“提刑府是呆不下去了,我们另谋高就吧,这样,我吃点亏,就跟那个看去不怎么好相处的顾姑.娘了,你们怎样?妙小姐颇有前途,冷血你……”

她尚未说完,连欣凑头过来,盯着无情,“瘸子,你跟我吧。”

冷血面无表情,无情盯着连欣,双唇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厅上,连玉仍余怒未消,眸光冽厉一动不动坐在椅上,连捷等人你眼看我眼,最后目光落到玄武身上,玄武豁了出去,倒了杯茶,走了过去——

递到白虎前面。白虎傻眼,“你……”

她咬咬牙,跺了跺脚,走到连玉面前,“皇上,先用杯茶……”

话口未完,连玉拿起杯子,一声不出,直接摔了。

214 微妙

也合该司岚风倒霉,方走进来便遇到这茬儿,被一块碎瓷击个正着,额头顿时血流,他看势头不对,自然不敢跟连玉讨论因工受伤怎么赔偿,低头一鞠,站到一旁看了看连捷。舒咣玒児连捷摇摇头,示意他先别说话。

和连玉共处以来,谁曾见连玉如此盛怒过,遂无人敢劝,悄悄打量连玉脸色,惟恐遗祸自身,有有心劝的,也决意省口气,连玉脸上分明写着“谁劝谁完蛋”。

李怀素解手回来,也该完蛋了。各人心思各异,却又多少在揣测连玉的心思,他会怎么处置这卑劣不堪的东西。

“皇上,恕双城大胆说一句,时辰不早了……是不是该……”

半晌,双城轻轻上前一步,低语提醒玳。

连玉眸光沉沉,紧绷的额角稍稍施展开来,坐回椅上。

“岚风你先说,情况如何?”

司岚风眸中喜色见现,“禀报皇上,幸不辱命。葸”

除去连捷一众,余人都有些疑虑,齐看着司岚风。连玉朝司岚风点点头,司岚风转身一笑,面对着众人解释道:“死囚这边几乎都松了口,要求翻案。”

各人一听,自是惊喜,连月当即问道:“皇上,这怎么一回事,怎么劝服那些人?”

“本来,怎么都不肯合作,这次是司侍郎的功劳。”看得出,连玉对司岚风的表现颇为满意,眼中透出几分赞赏,“岚风,你给大伙说一说。”

众人却是越发好奇,须知各囚亲眷很可能早被黄天霸幽禁,是以其后虽知天子翻案,也不敢多说什么,只仍俯首认罪,哪怕连玉答应营救,这般正面劝诫只怕根本无法打动这些早抱死心的人们……

司岚风较往日,内敛许多,连忙道:“皇上过誉了。”

“岚风此次,只要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事先打听死囚亲眷特征,随后找人伪装了这些人,当然,以模糊不清的尸首的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发现黄天霸‘欺骗’了自己,悲痛之下,除去何老汉女儿仍在其夫婿手上,其余几人纷纷要求翻案。”

众人一听,都寻思,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若连囚犯自己都不肯翻案,这重审还没开始,没就已输一半!又听得连玉吩咐连捷连琴:“你二人务必盯住权非同几人,那边还不知道我们兵行险着,绝不能让他知道。这事非同小可,在场的人也务必暂且保密,否则,他们将消息告诉死囚,那就是大麻烦!”

“是。”连捷二人应下,连捷拍拍司岚风肩膀,以示鼓励。

严鞑甚是焦急,看向连月,“不知公主殿下你们那边调查情况如何?”

连月微微蹙住眉头,“说来惭愧,第一个案子扑簌迷离,最是棘手,第二三个案子看似简明一些,却并不甚妙,真正的凶徒奸猾无比,不好对付。”

她说着瞧了瞧妙音,妙音走到连玉面前,福了一福,将一日所见仔细描述了一遍,连玉以下,今日所有未曾到赴现场的人都脸有虑色。

连琴怒道:“岂有此理,这些歹人竟如此猖狂,比欣儿还可恶几分。依我看,明面儿处置不了,我们悄悄去将人宰了!”

连欣狠狠看他一眼,连捷斥道:“宰了他们,入不了黄天霸的罪,这人还是能逍遥法外,再说,这几个人也不是说宰就宰,必须以律法惩治。”

严鞑皱眉看向连玉,“皇上,为今之计,你说应当如何?太后的催归的信函此前已到过一次,少不免这二封急件又到……”

众人闻言,不觉焦急,连玉怕是要回京了!

连玉却摆摆手,止住严鞑,又让妙音将情况复述一遍,无烟和双城间或有所补遗,连玉问得很细,包括成祈祝店子运营、何杰神态、祭祀,古德家妻妾争风吃醋的旁枝末节都问了。末了,他思虑片刻,方才开口道:“这几件案子都不好处置,事到如今,朕决定分流。”

“长公主,还有各位姑娘,考虑一下你们当前各自掌握的情况,每人选取一个案子,而后全力负责侦察该案,届时将证据、认为最有效的审讯破案之法告诉严相,由严相作为主审,高侍郎作辅,朕将与霍侯、权非同亲自旁听,七日后,开堂三案重审,公布于众。”

“无论审讯结果如何,审讯过后,朕将立即启程回京。若此次无法翻案,朕只能再派州官前来处理,但届时必定困难更甚,所以,朕对各位寄望甚重,也盼各位依照自己所能慎重选案!”

旁短短几句话,却是一锤定音。

众人齐应了声“是”,

连月略一计较,首先表态,“皇上,连月选沉尸案,这古德嚣张狂妄,不论连月能否挫他锐气,都要试一试。”

慕容缻想也不想便道:“我跟长公主。”

谁都知道慕容缻就是玩票性,质,连月才是厉害角色。

连月瞟了眼无烟,来自对手的挑战,无烟想了想,对连玉道:“皇上,三件案子,以圈地犯人之众最为棘手,每个案子总是要有人选才好,长公主既然选了第一个案子,无烟不才,无法胜任圈地一案,只好选取假药案,尽力一试。”

无烟说得颇为实诚。连月先选,实则确实占了先机的便宜。

连玉看了看霍长安,后者双手抱.胸,意态闲适,俨然如同看戏。他抚抚无烟肩膀,温言颔首,“好,如你所愿,朕拭目以待。”

如此一来,便剩妙音、连欣和双城了,连欣不知在想什么,盯着门口,妙音眼见众人看来,眸光盈盈,睇着连玉,叹气一笑道:“本想为皇上分忧,奈何才疏学浅,妙音愿协助魏妃姐姐。”

这位魏国贵胄相国小姐是爽朗的,谦虚,也是聪明的,狡黠的,不仅将自己放到副位,若有策略破案,将让人惊喜,若一时没有灵犀,所承担压力也没有无烟之重。

连玉自然欣然答允。然而,就是如此一个当口,在场便独独剩下双城和连欣了。

连欣和慕容缻一样,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换句话说,就剩下一直默然未语的双城了。众人发现,这些日子来,这位姑.娘出落得越发沉稳安静,她眼中似乎总装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雾意,谁都有些琢磨不清这女子的心思。

见继无烟、妙音后,自己成为全场关注的对象,双城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既然各位都已选了案子,剩下的就由双城来负责罢。”

无论是连月还是无烟,都没有轻易尝试圈地案,聪明的女人总是知道进退的。顾双城似乎是别无选择,因为其他案子别人都选了,过于拾人牙慧,总不那么备受赞赏。可是其实,她可以先选的。她没有。

她要啃一块最难啃的骨头。

这个女人,淡淡点着头,却让人觉得有股拼尽全力的淋漓尽致,按尾随的探子报,知她这些天也是非常努力,即便连捷几人,因她权非同未婚妻的身份,对她一直心存忌惮,此刻也有些敬意。

越发地,谁也不知道她心中计较。

便连连玉似乎也有些意外,目光见深,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如此,便看姑.娘的了。”

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颇为复杂的情绪,还有仿若心疼的认同,双城心中也是一疼,这段路她走得并不容易。

但她知道,她和他越来越接近。她深深吸了口气,没将那丝欢喜盈于色,只怕流逝。

慕容缻暗下大怒,她焉能看不出二人之间的暗涌。只是,她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连玉所在乎的,她面上不能太过。

在场的谁哪个不是人精,对于连、顾之间的微妙,也看出丝端倪来。

当然,还有草包双连。

“欣妹,就剩你了。”

连琴的大嗓门打破了这略嫌安静的古怪气氛。

连欣闻言,回头道:“噢,我跟李怀素一组,先看她选哪个。”

此话一出,倒让人全数愣住。这连欣此前还跟李怀素水火不容,现在听连欣语气,倒有丝盟友之感?

无情也连看了连欣几眼,连欣眼角余光朝他瞟瞟,嘴唇微翘。小周哎呦一声,拍拍冷血和无情,笑道:“我们似乎又有了那么点希望。”

无情却似乎没听到她的话,眉头紧蹙。小周忽而低头,自嘲一笑。

当然,提刑府三人组的事不足以引起众人注意,因为,连欣的话成功的让人记起一个差点忘记了的人:李怀素。

外出解手的李提刑一直再也没有回来过。

——

215 节.操

“她不会参与到这案子中去。舒咣玒児”

连玉冷冷一句话将各种猜想都打破了。

他眸色阴沉得仿佛风雨前夕,本来气氛见缓的整个大厅又僵冷起来。

这句话有点模凌两可,似是说素珍主观上不会参与案子,也像是阐明,他不会让素珍加进来。

有人笑,也有人忧珥。

霍长安嘴唇微动似想说几句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小周几人心想要糟,自从跟了李怀素这想法随时冒泡,小周眼珠一转,悄悄给连欣使了个眼色,连欣也是能耐,连猜带蒙竟也能猜出她想说什么,悄悄就溜了出去,倒让无情和冷血吃了一惊。

幸好连玉并不理会这祖宗,只吩咐玄武,让他夜探古府,将何芳蕊悄悄救出来论。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事不会再有李怀素,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另一边,连欣心焦如焚,紧张得不得了,她用膝盖也能猜出来,满肚坏水的小周叫她干什么。

若李怀素在连玉散会前能赶回来,求一求连玉,也许还有那么丁点希望参与审讯,哪怕她自己也不看好,连玉那里已是面若寒霜,估计求也没用,但总比不求又好那么丁点儿。

因皇帝在,驿馆到此,灯火隆盛,几步一岗,倒也方便连欣找人,她见人就吼,“最近的茅房在哪?不对,什么都该拉完了……有没有人见过李提刑?本宫重重有赏。”

果然重赏之下有勇夫,层层信息传递下来,给连欣指到了驿馆偏僻的西厢。

连欣一肚子火气冲进去,然而和里间东西一朝面,却被吓得弹跳起来,“鬼啊,娘.……”

屋中一灯如豆,昏昏暗暗,地上几块黑影交叠,幽青如魅,映上眼帘的是躺在床板上三具直挺挺的尸体,尸布半盖,赤着上身和脸庞,这三具可比妩娘的那三具要精彩得多,尸上吊着铭牌,第一具是为情而死的何满。中等身材,清瘦,苍白的脸上隐约还能见到生前几分俊秀,

只是眼窝深陷如洞,脸上或多或少豁个缺儿,颈脖、身上红渍黄水绿沫横流,那黏糊恶心之感,连欣一惊之下,没呕吐出来。

“你怎么来了?”

素珍从青烟袅袅的阴影处走出来,幽幽一言,连欣一惊一乍,未及反应,先本能的吐了出来。素珍捂着鼻子,颇为镇静的从连欣襟中扯出块帕子扔给她。

连欣气得直翻白眼,“你跑来这种地方扮鬼吓我,居然还敢嫌我。”

素珍叹了口气:“我哪有扮鬼吓你,说到鬼,他倒是比较像……”

连欣随她看过去,只见一道暗影从素珍方才那角落倏地走出来。连欣“啊”的一声大叫,一屁股跌到地上。

她吓得簌簌发抖。那鬼却探头过来,发丝几乎撩到她脸上,“参见公主。”

顽强的连欣这次终于昏了过去。

只是,没多久便被刺鼻的熏烟呛醒过来,素珍一脸无奈的站在她身边,旁边还站了个二十多岁作仵作打扮的青年,此子五短身材,半脸豆皮,此刻正拿着扇子一个劲的在扇地上一个炉子,一脸堆笑模样殷勤。敢情那些鬼烟就是这样来的。而她就如同那些死尸一样被安置到其中一张空.床板上,她堂堂金枝玉叶,何尝在这种地方躺过?她一手指着素珍,气得哆嗦说不出话来。

“你哥将几桩案子死者尸骸都起到这里来了,我过来看看,倒是你,平白无故过来干什么?”

连欣虽恨得想将素珍宰了,只是眼前顾不得许多,一把拉过她,恶狠狠便道:“跟我回去,赶紧的,六哥那分猪肉大会都要开完了,你抱他大腿也要求个案子来办,你没看到六哥看顾双城的目光……”

素珍听她说着,却将她按回去,轻声道:“我不过去了,我不打算接任何一个案子。”

“什么?你不接任何一个案子?!”

除了无情还算镇定的站在一旁,冷血、小周和霍长安都惊讶地直盯着素珍。

当众人再次齐聚在素珍屋中。连欣口中的大会已经早已散场。

小周二话不说,上前就掐住她脖子,直接用吼:“皇上很生气,后果真的很严重。我们提刑府真要完蛋了。你居然还敢玩个.性,你不跟顾双城接同一个案子好好表现下都不好意思,你居然不接?我还没领工资呢我。”

那一嗓子透着多少义愤填膺,英雄气短啊,众人正感动,最后一句让人彻底冷静,只有无情嘴角微扬几分。冷血是真担心,倒不因为素珍要不要参与进去这次的棘手案子,而是素珍实在反常,那不符合她的性格。

他拍拍她肩,眉头紧锁:“你到底怎么回事?”

素珍没有说话,只顾给各人倒茶。

霍长安也看不过去,挡下她手,沉声便道:“李怀素,你又搞什么鬼,依照我对连玉的了解,上一次他还是处处容你的,你再这样,那他这回确是要弃卒了。不,该说,他已经放弃了你,除非你真能做出什么大事来。我方才想替你说几句,也不能说了,我太清楚连玉这人。”

素珍这才抬头,良久方笑笑道:“我解不开这些案子,真的。我尽力了,连停尸的地方都去看了,可是,找不到证据,没有头绪。这是个关键时刻,她们之中,一定有人想到些法子,我若胡乱加入,会给她们添乱子的。没有什么比破案重要。”

有一滴什么轻轻落地她自己跟前杯子里。

这让几人一时愣住,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连欣也不好意思霸气侧漏了。

“所以,我后来才没有回去。”怕他们担心,素珍自己还是解释着。

几人越发面面相觑,半晌,谁也没说什么,相继告辞,连与素珍最亲近的冷血也随众人出了门,没有留下来。

走出院子,几个人却不约而同停住脚步。

霍长安先开的口,这位昔日将军脸上难得竟有些叹息,“李怀素这人太平凡也太不平凡。也许,也许因为她敢闹法场得罪欣儿、斗官拿座位筹,甚至成为慕容六的状元,接下莫愁案……”

连欣点点头,“嗯,还破了案,最不济这回六哥有难,也是她设法在权非同眼下搬来救兵。原来,她做过乱七八糟的事还不少。”所以,她能耐时,也许,人们赞叹一时有之,却总没有办法让人觉得她足可敬佩,因为这个人实在平凡,气质丝,就像路上一抓一把的过客。她可恶时,又让人恨得痒痒的,因为她总是一副没皮没脸的样子。

可是,无论怎样,冷血除外,也许作为朋友,若他们和李怀素之间果真称得上朋友的话,在这个星光清单的夜里,谈不上多书情画意的前一刻里,他们心底深处,也许都有个认可,她总归是特别的。并且,她的聪明也不算太多见。

可也因为这样,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她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们一直以为,她能像之前一样谈笑间,又办好一件案子。寻访过程中她一直嬉皮笑脸,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无力。

连欣撇撇嘴,突然低声道:“嘁,这李怀素也不外如是,有什么可了不起的。还整天招人,如今遭报应了吧!”

冷血脸色霍地一沉,冷笑道:“公主若不喜欢此处,请走便是。”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