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这人不是李兆廷,更不是霍长安,是连玉?素珍觉得自己做了场梦,这感觉就像她明明丢了一两银子,别人捡起交给她的时候却是一万两。鴀尜丣晓

不,应该是她丢的张手纸,捡起发现却是张银票?

好吧,李兆廷不是手纸,连玉也不是票子。

可笛子明明就在李兆廷身上,怎么会去了连玉身上,所以将笛子给她的其实是连玉?

她揉了揉眼睛,心跳得拨浪鼓似,再也按捺不住三两步跑到他面前,借着酒气踮脚就伸手去摘他的脸谱,可她什么还没做,就被人擒住手腕,摔了出去柝。

论武功,她自非他对手,只好眼睁睁看着他转身出门,策马离去。

她机械地转身过来,走了进去,经过内院的时候,碰到追命和铁手勾着肩背出门,看到脸上都吃了一惊,追命急了,瓮声瓮气道:“行了,我们不怪你了,我们可没计划自己偷偷出去喝酒,打算叫上你的。”

铁手直皱眉,狠狠给了他一肘子,“听福伯说,你见霍侯去了,你们霍侯吵架了?胧”

追命试探着问:“该不会是打架了吧?”

铁手直翻白眼。

素珍笑了,“没有,只是我赌了一场,我以为自己输了,哪知方才却发现自己似乎赢了,可是,最后却发现,我其实还是输了。”

追命傻了,“这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铁手脸都快抽搐了,“你别再问了行不行……”

素珍从怀中掏出锭银子,扔给铁手,“嘿,这酒算我的,你哥俩喝个痛快去!我困了,先回屋睡。”

追命:“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还没说你到底输了还是赢了,喂……”

铁手捏住他嘴巴,直到素珍走远,才教训道:“像你这样猪一样的队友最可怕。李怀素铁定是和霍侯赌钱输了个干净还用问!”

追命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素珍回屋,坐到桌前,半晌没动。

有东西啪嗒啪嗒落到手背上。

她和连玉似乎是同一类人。连玉就像曾经的她。认定了一件事一个人,就不断不断,一直一直。

不同的是,他还会戴上面谱,以别人的身份微笑着给她忠告,让她不要过于跟权非同交恶。万一他输了,她还能脱身。

她爱李兆廷,却是直来直往。

他说,你不爱我,这,才是最大关系。

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让她更清楚,她认为他错了。

错了?

她怔怔想着,忽而惊愕抬头。

她猛地推开桌上的东西,往门外奔去。

走出院子,她硬生生停住步子,狠狠扇了自己一记耳光。

他们之间不仅有双城,有冯家的案子,还有无烟。

无烟是她来京第一个朋友,无烟的幸福就是连玉,她怎么能去破坏她朋友的幸福!

马车在华灯初上的集市驰骋而过,突然一只手从帘后伸出来,拍拍连玉后背。

原来,这马车里竟还有人。

连玉“吁”的一声,将马车停到一处宅院背后,撩开帐子钻了进去。

车厢别有天地,一双男女一脸惊讶的看着连玉,其中男人笑道:“玄武,你真是影帝。”

连玉耸耸肩,摘下脸谱,但见他脸上疤痕遍布,已是看不出本来面目。

他将脸谱小心翼翼放回正中熟睡的人身旁。

女子却不无苦恼,“可他把主子的身份给拆穿了……”

玄武:“妈.蛋关老子屁事,李怀素早就知道了,我能不替主子说上几句让她负疚负疚吗!要怪只能怪我天生就是个好演员,入戏太深。”

男女:“……”

车厢里一灯如豆,旁边一只空碗,碗中空余一抹黑色浓稠,车中药香浮浮,味甘而冽。一名玄袍男子双目紧闭躺在正中,呼息浅浅,剑眉玉面,脸色微微有些青黯,正是连玉。

三人突然缄默半晌,女子方才蹙眉道:“主子醒来,我们该怎么交代?主子不想让李怀素知道他的身份,否则,不会借霍侯之名,再说了主子对李怀素也早不似从前,我们是不是做错了,方才我们问他怎么走,他并没说要去提刑府。”

青龙和玄武相视不语。

良久,青龙道:“可那天发现李怀素走了他立刻吩咐我们赶赴各站备下快马,岷州的事一完他便马不停蹄先大部队赶了上来,这个脸谱还是白虎你在他衣服里翻出来的。李怀素凭什么如此恣意快活,想怎样就怎样,咱们魏妃娘.娘可比她强多了,顾姑娘、妙小姐也比她好。她不该负疚吗?”

白虎冷笑一声,“你以为这样做她就会负疚?你方才没听她说,她早知主子身份,只是装作不知,后来拿到了主子应允翻案的承诺就变了脸。”

玄武道:“可她至少不怎么虚伪,若她要了主子的承诺,还对主子献.媚,岂非更糟?主子能给她可是远不止翻案,还有天下许多姑.娘都梦寐以求的东西,阿萝姑.娘已死,主子空旷了这许多年,不想再失去。”

青龙和白虎闻言一怔,一时尽皆黯然。

只听玄武又皱眉道:“是了,主子捡到的那个笛子,似乎原本就是她的。还有,如今既然她已然知道获悉主子的身份,主子醒来后,我们还是得汇报此事。”

青龙一脸大事不妙的样子,喃喃道:“不报是不行了,可如此我们……”

白虎也是花容失色,两人齐齐看向玄武,玄武想了想,出言道:“与其三人一起遭殃,不如一人受罪。”

青龙白虎眼圈一热,“好兄弟!”

玄武点头:“好,我们就说是朱雀出的主意。既然朱雀也没反对,那咱们就这样定了。”

青龙白虎黑脸半晌,果断同意。

“朱雀怎么了?”

连玉缓缓睁开眼睛,伸手抚住额角。

三人一惊,白虎连忙将连玉扶起来,让他靠在她身上。连玉慵懒的半闭上目,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青龙干笑一声,“主子,现下我们该去哪里,回宫还是……”

白虎:“禀主子,原来李怀素早知你假借霍侯的身份去接近她!”

连玉听青龙说着,正.欲开口,忽而侧头盯着白虎,“你说什么?”青龙玄武正交换着个眼色,连玉微微笑了,眼色渐冷,“有什么是朕该知道却不知道的吗?”

两天后,冷血等人从岷州归来。

福伯一报,素珍走到前厅迎接,无情冷血小周一个比一个脸色臭。

“我请客……”

她话口未完,三人已分别回屋。

素珍再吃三道闭门羹。

素珍叹了口气,追命铁手哈哈大笑,素珍眼中划过诡光,附嘴到福伯耳边低语几句。

福伯也没听怎么听明白,依言去敲小周的屋门。所幸小周为人凶.残,却还残存着那么点敬老心,虽百般不情愿还是开了门。

不一会,小周兴冲冲的奔出来,追命二人看直了眼。这李怀素,还真神了。

小周揪住素珍领子就道:“你有案子要办?”

素珍点头,“是,所以我需要你到严鞑那里帮我请个假,我要出趟远门,全力查访一个案子。”

小周两眼放光“行,赶紧办,我们提刑府要吐气扬眉才行,现在百姓都只知有顾大人,不知有你了。可是,这案子够不够严重,死的人够不够多?”

追命铁手听得泪流满面。

素珍颔首,“够多,而且很冤。”

无情和冷血耳聪目敏,相继开门,疑虑又吃惊地看着素珍。

“行,回来将具体情况告诉我,我现在就给你请假去。”

小周叉腰笑,很快就没了影。

冷血忍不住问道:“你又在整什么幺蛾子?”

素珍:“等小周回来,我一块说,省得多说一遍。”

众人大为疑虑,但素知她性.格古怪,只好作罢,不料小周这一去竟到日落西山方才吁吁赶回,脸色发白。

众人一看大奇,素珍猜到几分:“这假不能请?”

哪知小周却道:“不,能请,太能请了。”

她看众人满腹疑问,微微苦笑道:“皇上要斩黄天霸,黄中岳联合一些老臣子纷纷请假告病,竟是要罢朝之姿。我去到的时候,这严家都是请假的人。各家家臣来了三四拨。”

“罢朝?他不傻吗,这样皇上可以撤了他们的职。”追命大为愤怒,一拳砸到桌上。

“不,这黄中岳很有些公信力,你看这振臂一呼,回应的可不少。这职不是说撤就能撤,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人下面还有多少门徒子弟,各州各省,这一撤若不能把下面的端干净,万一权非同将这些人拉拢起来,后果将不堪设想,何况,这些人身居其位多年,说明都是能干活的,一旦撤了,一时半刻怎么填补这些空缺。国家还要运转,而且,这里还有当年扶助皇上登基的老臣,这一撤,岂非让其他臣子心寒?这千丝万缕的关系,目前看只能看安抚,伺机再动。”无情摇头给他分析。

小周看了他一眼,“不错。瘸子你倒是个为官料。严相见事态严重,立刻便进宫面圣了,我还说不上话呢。”

铁手紧张,“后来怎样?”

小周微微冷笑:“带回了皇上的圣旨、太后的懿旨。皇上说,这假他批,但三天后的宫宴,哪位大人的病还没好,就请他们的家眷代为参加吧!”

众人惊讶:“宫宴?”

小周:“是对岷州案功臣论功行赏的宫宴。”

无情“噢”一声,目光微动,淡淡一笑,“皇上是给了足够的台阶,但他们还是将他激怒了,他宣示了皇权,这家眷过去还不得遭殃?”

“对,”小周道:“太后也是如此意思。”

冷血神色难看,道:“所以说怀素这假还是不能请?”

小周眉头皱得紧紧的,却道:“怀素这假还是得请,宫宴本身不针对怀素,而是针对这批大臣的,可这论功行赏却是针对顾双城等人的,这次宫宴是龙潭虎穴,怀素去了,不但不会有赏,只怕还会成为皇上的出气筒。”

追命一拍脑袋,“不错,不错,不是说让家眷代为参加吗,到时我们硬着头皮代他参加就是,但怀素你必须立功回来救我们。”

无情和冷血对望一眼,无情道:“就这样吧,我们代你参加。万一有什么状况,我们有武功在身,还能自救。”

小周踱着步子,一边思考一边道:“这样,无情,你先跟公主打个招呼,你好歹是公主的救命恩人,太后应该不会太为难我们。”

素珍一直低头,视线这时终于抬起头。

“不,这次宫宴我不打算缺席,案子过后再办。”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惊,追命哎呦一声,“怀素,好样,够仗义。”

小周和无情却直接反对,小周狠狠看着她,“天杀的我是疯了才每次提醒你,你想被削得体.无完肤你想自讨侮.辱就过去!”

素珍哈哈一笑,拍拍她肩膀,又对追命道:“哥们,我还真不是为你们。”

追命愣了,“啊?”

冷血眉头一沉,“李怀素,你能不能不那么任.性妄为?”

素珍没再说话,只是笑。

她想再陪连玉打一场仗。如果到时真出什么麻烦,她就只好……拼了。

 

228 懿旨

众人追问素珍原因,素珍不肯说,改问她案件她也只说到时再算,众人气得够呛,小周正要破口大骂,福伯匆匆走进来,神色紧张:“宫中来人,说是……太后有懿旨给公子!”

众人闻言都非常惊讶,素珍心底涌起丝不安,小周喃喃道:“难道是告假惹的祸?”

福伯很快将人领进来。

来人素珍并不陌生,竟是太后身边首席女官,和素珍有过一面之缘、给过她“忠告”的红.姑。

红.姑淡淡道:“李提刑接旨罢。枳”

素珍自然不敢怠慢,领众人跪下,双手高举,准备接旨,却听得红.姑问道:“敢问哪位是无情公子?”

这下众人更摸不着头脑,追命铁手不约而同往无情看去,红.姑瞥了眼墙角的拐杖,眼皮半垂,“听说无情公子腿脚有疾,这没用拐杖,老身眼拙,倒没认出来。”

这话乍听并无什么,却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振。

别说素珍暗暗心惊,便连反应慢一拍的追命也愣了愣,他和铁手对无意素来敬重,又是心直口快之人,一句“你这人会不会说话”便要脱口而出,幸亏无情见机极快,先开了口,“无情见过姑.姑。”

红姑却似乎并没有听到,打开懿旨便念:“太后有旨,让李提刑领无情进宫觐见。”

“微臣遵旨。”素珍悄悄往小周方向一瞟,却见小周摇摇头,目中隐隐透着丝凝重。

“老身先回宫复命,李提刑也尽快请吧。”

这厢红姑宣罢旨,也不寒暄,往素珍手上一塞,便领人领去,从头至尾,竟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女官的态度就是太后的态度,红姑一走,众人立时炸开了锅,素珍几乎立刻拉过小周,“依你说,怎么回事?这位姑姑以前就看瞧我不顺眼,无情可是救过公主的命。”

小周摇头,神色只比冷血方才难看,“不知道,太后的心思不是我们这些人能猜的。”

素珍心里一沉,面上却故作轻松,挽住无情手臂,“走,咱们领赏去。连玉赏破案的,太后赏救公主的。”

无情比众人镇定,微微一笑,牵过素珍的手,“走,领赏去。”

“瘸子。”

背后传来小周的声音,他侧身看去,小周眉头紧拧,“见机行事。”

这是素珍第一次进后宫,第一次单独面见太后,她心里感觉非常不好。

太后寝宫并非只有孝安一人,连月、慕容缻、无烟甚至双城都在,看样子是过来给太后请安。她和无情进来的时候,孝安正笑吟吟的和几人说着什么,看到素珍和无情行礼,太后笑道:“哟,李提刑到了,不必多礼,起来吧。”

素珍谢过孝安,抬头间却见孝安目光深沉,眼中并无笑意,她一惊,连忙低下头去,孝安盯着她看了片刻,目光淡淡落到无情身上,“你就是无情?”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