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无情向孝安和连玉见礼,“不错,她病得……嗯,很重。”

连欣看他说着,飞快朝自己看了一眼,心头一跳,突想这几天来被困在宫中也值了,一时心头甜滋滋的。

小周已然接上话茬,“所以李提刑让我们过来,务必替他向皇上和太后娘.娘致歉——”

“慢着!”

她话口未完,只听得一阵马嘶之声,她吓了一跳,只见御花园入口处,权非同和素珍先后下马,权非同将马缰交到内侍手上,携素珍走进宴场。

小周心中一阵惊怒,悄然往台上看去,只见,天子已走下台阶。

连玉走到权非同面前,微微一笑,道:“朕还以为,权相和李提刑一样,病了,病情极重,不能过来了。”

他说着眼梢冷冷掠过素珍。

素珍当真又惊又喜,喜的是连玉算是搭理了她,惊的是这眼神和小仙女瞅她的狠厉没啥区别。

权非同见众人看来,哈哈一笑,鞠了一躬,“臣见过皇上。”

“臣没病,病的是李提刑,这在臣府中睡了大半天,臣为了照顾他,来得晚了,望皇上恕罪。”

此言一出,本来平均分配在素珍和权非同身上的惊诧目光全数移位,不是往素珍身上去,而是都集中到了连玉身上去。孝安也瞬倾皱住双眉。

谁都知道,李怀素因办案不力,和天子的关系已不复从前,李怀素连续几天下朝都追圣驾而去,却毫无效果可言,本以为,这等戏码还会继续,没想到,他已转到了权相阵型。可这众目睽睽下示好还是未免大胆,连本是今晚主角的黄中岳黄大人也不好意思求关注了,先审度当前形势。

李兆廷身旁,萧越低声笑问,“李大人,权相收徒弟了?”

李兆廷笑笑,做了个噤声动作,“萧大人,现下议论这些恐不适宜吧。”

连玉果然不负众望,转看向素珍,问起话来:“李提刑病了?你倒说说看,怎么就去了相府,给权相添麻烦了?”

素珍暗暗叫苦,她就知道权非同不会那么好心送她过来,一句话连本带利讨回来!

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连玉浑身上下透着彻骨的寒意,却看着她,笑着问话。

她心虚着,眼光往下移,只见他两手攥紧成拳,她哪敢再看,立刻抬头,她实在毫不怀疑,她的答案若不合他意,他会伸手掐死她这么通俗的言情小说套路一定会发生在她身上。

当然,她不是女主角,国王想掐死的是叛徒。

“回答朕!”

连玉一声厉喝,素珍索性豁了出去,答道:“回皇上,微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相府,微臣今日晕倒在宫里,醒来就在那里了。”

这是实情!素珍说着瞟了眼连玉,连玉脸色依旧阴沉,这时,权非同笑道:“皇上,臣和怀素有同袍之谊,照顾同僚份属应当,皇上就不要责怪李提刑了。今晚微臣过来,除了庆贺皇上岷州数案告捷,还有一事相求。”

权非同终于找回了那么点人.性,素珍稍松了口气,连玉已淡淡看向权非同,“权相请说。”

权非同微微一笑,道:“微臣请求皇上赐婚,玉成微臣和顾姑.娘一直耽搁的亲事。”

这话仿佛油下闷锅,连玉立时变了脸色,顾双城离座而出,走到连玉身前跪下,“不,皇上……”

素珍大惊后是大喜,“好!大喜,恭喜!”

她声音奇高,几乎把双城的声音压了下去。

——

谢谢阅读。下章见。

234 醉卧龙帷(一)

这话引起连玉的不悦,天子狠狠看她一眼,“滚回你的座位去,若再生事,你自己给朕出去!”

素珍抿抿唇,慢慢踱回座上,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场子中间。

小周咬牙切齿道:“你能不能别再丢人了?!”

这突如其来的请婚,让黄中岳黄大人十分憋.屈,他本来是要和皇帝意思意思的,如今关注也要不上。

各人早被这位当朝右相一句“请婚”惊到,连玉借投毒一事下套,太后接着封了义女,将这位姑.娘困在宫中,为的似乎是给权非同一个警告,而权非同似乎也接受了这个警告,政事上虽和连玉连番相斗,却没再提婚事,和皇室正面起冲突。如今却旧事重提,背后不可谓不玄机棼。

可到底是为爱还是其他,这就难说了,怎能不教人讶异,猜测纷纭!

李兆廷伸手,攥紧了案前酒杯。

魏成辉微微皱眉,李兆廷目光竟是极利,魏太师不过暗中一睐,他已看在眼里,他在桌上轻敲几下,魏成辉见他神色安宁,暗暗点头先。

双城微微咬牙,这段时间以来,她是越发收敛了,可万万没想到权非同会在这个时间下了这么剂猛药,到底是要回报她岷州一箭之仇还是什么?

她心中千回百转,不得不惊,素珍一声,更让她怒气滋发,几.欲回敬,最后还是忍住了,她一直记住:聪明的女人不和女人斗,赢取男人的心才最重要。

这是孝安给她的告诫。

她看着连玉,将被素珍打断的话说完,“皇上,双城现下……不适合成婚,请皇上明鉴!”

权非同却眉头一皱,神色颇为无奈,“双城,此话怎说?我对你相思之苦是度日如年,难道你却不是如此想念我?”

素珍注意着连玉反应,本各种紧张,闻言呛了一下,权非同方才对她的表白,果然是浮云!

“你我婚事是先帝所定,你我情定多年……如今却是如何不合适了?”

权非同看着双城,语气难掩酸楚。

双城也是聪明能辩之人,一时竟也被噎住,孝安目光一沉,正想出言,连玉已伸手扶起双城,这位天子,面对咄咄逼人的敌人,语带为难,“权相呀,不是朕不想成全,而是母.后已将双城收为义女,双城既是公主,如今先帝丧期未过,这可如何谈及嫁娶?”

他声音极为平静,眉眼之中甚至带着浅浅笑意,应对老道,拒绝得得.体却强硬。

他拒绝了!素珍心里笑了一声,自己斟酒喝了起来。

幸好这时候谁都没功夫管她,否则,在皇帝宣布开宴前先动,是大不敬!她喝着,觉察有人看来,只见前方的无烟,正举杯致意,素珍下意识瞟了眼霍长安,逍遥侯和连月正在咬耳朵,似乎就眼前的事在交换意见,夫妻二人非常默契。

她叹了口气,回敬了无烟一杯。

双城顺势说道:“正是如此,请权相体.谅。”

连玉这个回绝措辞在情在理,权非同也有丝意外,可是,这位右相只是微微一顿,便叹气道:“禀皇上,双城既忝为先皇义女,臣委实不该在这当口置办婚事,只是,有一事,臣不得不说,臣之所以此时提亲,却是因为臣的父亲年事已高,近日又一场大病,大夫说是过了今冬了。老人希望临终前,能看到儿子把婚事办了,他便也走得安心了。”

“先帝仁德,奉行孝义,何况这婚也是他老人家亲手所赐,泉下有灵,想必不会反对。望皇上成全、望太后成全。”

他说着一掀袍摆,竟端端正正跪到连玉面前。

他这一跪,晁晃等权派官员自然适时附和。当中,只有李兆廷似乎因跟旁人说话,没有出声。

素珍正喝到第五杯,闻言有些讶然,难不成他方才向她提出要求,是因为他确实是个孝子想完成老子遗愿?她没答应,他就改向原来未婚妻下手——

她心里微微一软,这奸相还是有那么丁点可取的。然而,也不知是她微醺看错还是对面各个朝官确是一脸古怪,正疑惑间,严鞑站起,淡淡提醒,“权相啊,你爹两年前就驾鹤西去了,我们一众同袍都凑了份子钱。”

“对对,说起此事,”被天子放了一马的工部尚书蔡北堂立刻附和,“若说其他同僚记错,还有可能,但严相绝不可能记错,因为份子钱他掏得最多。”

素珍一口酒喷了出来。权非同你个贱.人!

权非同却蹙起了眉头,“各位同僚有所不知,本相说的是干爹。干爹也是爹,让权某好生为难。”

孝安冷冷一笑,走下台来,“权相,你看这样如何?先容双城在宫中再陪一陪哀家,择日——再嫁。”

双城一惊,权非同微微一笑,“娘.娘,这择日……臣的父亲怕是等不及了。只是,依臣看,双城不是认为不适合,而是心中不愿意。”

“双城,你心中有人了罢,你不妨说说那人是谁,权大歌担心你遇人不淑,若真是良人,权大哥也不好为难于你,就让你自主选择。”

双城浑身一颤,心下随即冷笑一声: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握紧拳头,目光在场上转过,在李兆廷身上停顿了一下,若将李兆廷报出来,看似能给他一个“还礼”,但她毕竟和李兆廷有交情在,而且,报的是李兆廷,根本压不住先帝的圣旨。

应该说,无论报谁,权非同一个反口,说那并非良人……

除非——

这是机会!她也许感谢权非同的成全,她故意微微苦笑,看向连玉欲.言又止。

最后她低声说道:“相爷,双城不敢高攀,双城只想在宫中侍奉太后娘.娘,若相爷相逼,双城只能以死明志。”

权非同挑眉,“噢?”

孝安脸色已是难看之极,这时,连玉开了口。

皇帝看着右相笑道:“权相眼睛真利,什么事也瞒不过你,朕与顾姑.娘相处多日,彼此生情,而顾姑娘也说了,权相虽好,她却并动心,只将权相当兄长看待。只是,近日国事繁忙,朕本拟稍后再与权相商量如何解决此事,既然权相问起,朕就不避忌讳,先将情况交代清楚罢。”

“不知权相意下如何,朕,可算良人?”

年轻的皇帝负手笑问,气度还是无比沉稳,群臣却震惊异常,原来,这才是当日投毒案的真相?

若说为是为打击权非同,皇帝不会做到如此,因为他亲口推翻了先帝的旨意,这是大不敬!

除非是天子真有意纳下这位顾姑.娘。

孝安又惊又怒,扶着红.姑的手,方才没有当众发作出来。

权非同倒没想到连玉是如此镇定,莫不是果真爱上了顾双城?只是,不管怎样,目的已达到,他施了一礼,微微笑道:“天下之大,莫非皇土。若皇上都非良人,那谁是良人?臣本就是一厢情愿,如今自愿销毁婚约,恭喜皇上。”

他既无异议,权派的人也自无异议,一时,天子党、中立派纷纷起立,齐声道贺,连一脸惊诧、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大学士顾南光也备受祝福和笼络。

连玉目光和煦,亲自回到台上,搀扶太后过来,喝下群臣的敬酒。

双城脸如火烧,寻着间隙,低声说道:“皇上,今晚亥时,我在寝殿等你,可否请你过来一趟?”

连玉微微颔首,“好。”

素珍这时终于从酒水中抬头,她不知喝了多少酒,眼睛眯成一道线,头枕到案上,已经醉倒。小周几个本想夺下酒物,但动作大了,不免引人注目,遂只能先任她喝着。

无情微微垂眸,园中火光照不清他表情,冷血盯着素珍,目中却隐隐透出几分冷意。

眼看着群臣都逐一走过去敬酒,小周苦笑一声,拍拍二人,“人人都过去敬酒了,怀素和皇上如今势如水火,我们最好替她过去一下,否则,被人揪住鞭子就不好了。”

二人没有应答,但还是跟她走了过去。

原来,权非同是这个意思!可你……为什么要答应?

你不愿将她嫁与权非同。

迷迷糊糊中,素珍脑中反复都是这个念想,酒下空腹,腹中酒酿如烧,烧得她浑身是疼,她蹙眉捂住肚腹,睁眼醒来。

“我说过,我和他会有结局。当然,现在还不是,你……等着。”双城在她前面几步的地方,冷冷看她一眼,随即走回宴场中央。

素珍哈哈一笑,伸脚往桌案就是一踢,彻骨的疼痛立刻蔓遍全身,该死,她忘了她那要命的脚伤。她倒抽了口气,伸手往靴内探去,摸出来一看,果然全是湿腻。

她随手往衣服上一擦。拿起杯子跌跌撞撞就往中间走去。

道句恭喜,她就离开。

前面太多人挡道,她轻功虽不怎样,但这点人墙难不倒她,她略一提气,已从众人跃过,青龙厉声喝道:“圣驾面前,谁敢冒犯?”

素珍被他一吓,结结实实掉到连玉面前。她赶紧低头查看,幸好杯子没有摔破。

孝庄一腔怒火正无处发泄,见状冷笑一声便道:“李怀素醉酒闹事,来人啊,将她拉下去,杖打三十,以示惩戒。”

权非同眉头一皱,进言道:“娘.娘息怒,今日大喜,不宜生血光之灾,这刑杖是否可改为——”

“谢谢权相好意,只是,我不用你求情。”

素珍回绝,笑道:“我和皇上喝过这杯自己领罚去。”

连玉没有替她求情。

他眉心不知什么时候拧成一股,一双眼睛紧紧盯住她身上一处,仿佛对太后的话充耳不闻。

很快,他目光变得凌厉,神色十分吓人。

素珍心如刀割。

连玉,我是晚了,可是,为什么你的爱不能再多一点。就像莫愁对谢生,就像何舒对芳蕊,哪怕像成祈祝对他的妻子也好。

可是,又有多少情意可以像她纠缠李兆廷一般,长达十年。

而即使她爱李兆廷那么深,也是会放手,会爱上别人。

所以,又有什么可责怪。

她举起杯来,还未喝下,却扑通一声,一头栽了下来。

连玉的动作很快。

几乎是在她眼睛方闭一刻,便摔了手中杯盏,伸手将她抱住。

“李怀素,醒醒。”

他一瞬竟判若两人,几乎立刻抬头,朝连捷便喝道:“给她诊治。”

连捷就在他身旁,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但在连玉嗜人的目光下,还是立刻蹲下,执起素珍的手便听起脉来,很快,他又翻开素珍的眼皮仔细看罢,方才笑道:“六哥,这家伙没事,就是有点余热未退,和贪杯过度。”

连玉却厉声打断他,“他都咯血了,你还说他没事?”

连玉眸光狠得像淬了毒的刀子。连捷大惊,这才看到连玉的手紧紧攥在素珍衣襟上,那里隐约散落着一道淡淡的血痕。若非细看,根本察觉不出。

这厢,连玉已将昏迷不醒的素珍抱起,沉声命道:“青龙,立刻宣御医,将人带到朕的寝宫。”

“宣三个人过来,朕要确诊。”

他说着,头也不回便抱了人疾步向寝宫走去,将所有震惊到极点的人全数留在后面。

 

235 醉卧龙帷(二)

又是一股刺鼻的药香,素珍只觉身子被人粗.暴的弄起来,对方捏住她鼻子,将苦腻的药汤直往她嘴里灌。

她呛得直叫,恐慌的睁眼开来,入目是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她用力一推,药汁尽数泼在对方身上。她往身旁空侧逃去,惊魂未定的看向灌药者。

连玉坐在床沿,正冷冷看着她。药汁沿着他手掌流下来,袍服溅了半身。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