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他将碗往床.侧茶几重重一搁,脸色如笼寒霜,“你脚上有伤,脏腑亦有旧病,但今日并无反作,根本不会咯血,你在装病!槎”

素珍开始有些不知所措,突然想起什么,低头往自己身上一瞧,顿时明白过来,她当时手上沾了靴上的血,她往衣服上一揩——

连玉已转身就走,决绝而干脆。

“他.妈的你给我站住!”她眼眶忽热,本能的就喊,“你若走了,我们就真的完了。荣”

她愤怒说着,又喃喃道:“不,我们本来就已经完了,你要纳顾双城为妃,我们之间又还能有什么可说?”

她说着,下榻摸索穿鞋,脚上伤口已被重新包裹过。老实说,这地方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觉,这里她来过,是他的寝殿,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将她弄到这里来了。

连玉站在前方,一动没动。

她咬咬牙,大步走过,方才到门口,手被他狠狠握住。

她惊着,连玉目光凌厉得像要将她凌迟了一般,他将她紧紧按在旁边的屋子正中的圆桌上,双手猛地掐上了她的脖子。

他眼里是一团火,愤怒得要将她杀死的火,她的愤怒在他眼里看来,那么好笑。

声音一点一点从他喉咙迸出来。

“在岷州连捷就亲眼看到你和权非同亲热,你很出息,今日还爬上了他的.床,你能和其他人好,凭什么不许我娶顾双城?要我将顾双城收下不是你和权非同的把戏吗?”

“权非同为什么要退婚,李怀素,别说你不知道!如果我不娶她,今晚她嫁权非同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这道婚旨可是先帝所批,只有我这个儿子才能推翻老子的圣旨!我丧期未满,我娶她,还有三年时间,三年足以沧海桑田,我只要牵制住母.后,就可安排她出宫,就像我答应无烟一样,安排她病殇离开。”

“若我答允,权非同正好报岷州之仇,毁了她;若我不允,他便将婚退得漂漂亮亮,让你对我心灰意冷,改投他怀。顾双城是我故人之妹,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住她的安全。我就算是死,也要保她无虞。一场婚嫁又算得了什么!

“李怀素,其实你都懂。你不过是在装不懂,企图把所有过错推到我身上,你知道我爱你,知道我心里从没放下过你,可你又怕那天你将我拒绝得狠了,对你翻案不利,是以这些日子老往我面前窜。你的烧,是你自己弄的吧?”

素珍被他掐着脖子,虽然他没往死里掐,但也紧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伤心、愤怒、委屈,可他的话却让她变得心悸,狂喜,正浑身颤抖,不知所措之际,听到他说你自己弄的,脸上大热,眼睛大睁,扭动着身子,哑声撒谎,“没有,我是真病——”

连玉目光何等锐利,看她那卑劣的神色,越发痛恨,可手上劲道又不敢再重,怕真伤了她。

他顿时觉得满嘴都是涩的,就像方才喂她前,试温所尝汤药,舌苔都是苦的、酸的。

这女人从相识之初,就满嘴谎言!

“别这样瞪着我,我对你的了解就像对我自己一样。如今,我娶了顾双城,正好让你有了借口,你不必爱我,也可要我全力助你翻案。滚,滚得远远的,否则,别怪我对你做什么!”

他厉声暴喝,看她满面酡红,嘴上虽是刚硬如铁,掐在她颈上的手还是慢慢松了。

他嘲弄的勾了勾唇,缓缓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他始终没有办法对她狠心。

他是皇帝,有什么不能做?

她不是要翻案吗,他大可以此相逼,强行要了她清白,将她纳进后宫,她能怎样?

他不怕她恨他。

可却怕她伤心。

所以,每次将尊严放下去追她、爱她,但知道她还是对他无动于衷时,他能做的只有一次又一次放手,告诫自己冷处理,和她离得远远的,不让自己伤害她。

她心中已有了深爱的人,他若爱她,便该放过她,让她得到自己的福份,就像年少游历时,永远无忧,春风欢颜。

可还在岷州,当得知她和权非同做过亲密的事,他还是生出亲手杀掉她的念头。

杀了她,那他以后,就不会再有痛苦。

反正,这些年来,他双手早便沾满鲜血,有些真相她一旦知道,也会害怕吧。

想杀她的念头,动过好几回。

可是,始终下不了手。

他幽幽想着,忽而抬头盯住她脸庞仔细瞧去,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竟不知笑自己还是她。

欲寄彩笺兼尺素,可山长水阔,知她何处?

素珍捂住脖颈,脑子还有些缺氧,摇晃着有些不稳的站起来,她方才被他掐住脖子,并不太害怕,她的感觉很笃定的告诉她:他不会伤害她。

但是现在——

她心里一股寒气涌上来,他正紧紧盯着她,他嘴角挂着浅浅笑意,如玉润泽,眼中却透着……杀意。

凌厉又凶残。

他要杀她?

他真不爱她了吗?

他怎么那么矛盾?仿佛回到他年少的岁月。可如今的他气度做派明明又已完全不似少年,城府得可怕。

她心肝怦怦的跳,迈了一步,却又迟疑着缩回。

她其实很是贪生怕死。案子还没破。

她笑了一下,嗫嗫道:“明天,早朝过后,我还会找你,我那天说的话,是真心的,如今时辰已经不早……我还是先告辞了。你早些歇息罢。”

她说着逃也似地跑到门口,可是,脚步又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鼻子是酸的,嘴是苦的,心绞成一团,竟迈步不开多一步。

冯素珍,连玉他可能要杀你!快走!

不是开玩笑的,真会死人的。这样,你家真要死绝了。

她咬着牙,往门口走去。

一阵极重的脚步声。

背脊一股凉气迅速窜起!

她大惊,连玉在背后将她凌空抱了起来,她尖声叫着,连玉却浑身充斥着掠夺的狠劲,他挟紧她身子,目光如.暴,透出股喋血的凶狠,平日清澈如水的东西全数消失,眼中只有深壑的欲.望和征服。

她被他狠狠摔到褥上。

他精瘦的身躯接着覆了下来。她惊骇得大叫,眼泪瞬顷大颗大颗出了来,“连玉,你要做什么?”

连玉冷笑一声,他要做什么?

她以为他没看到权非同嘴上的杰作?!

可笑了!

他一次一次的退,她就一次一次的将他的尊严踩到脚下。

他凭什么再让?她就是他的!

看着她因挣动而激.烈起伏的胸脯,想起那次在林中精舍,她赤着雪白的身子躺在他面前,他腹下顿时生疼,仿佛被什么击中,他眸光迅速变得暗哑浑浊,双脚压住她乱蹬的腿,咬在她耳蜗上,冷笑宣告,“你跟权非同做过什么,别以为朕不知道!我今晚就要得到你,我不会再想你高兴还是痛苦,我只要我自己痛快!”

那疼痛中带着一丝酥麻……素珍被他咬得整个人都剧烈颤抖起来,他突然伸手一扯,将她被簪子紧紧别住的发丝散了下来,

床上顿时青丝如瀑。

连玉眸光越发深暗了几分,他将簪子狠狠掷到床.下。清脆有声。

素珍死命摇头,用力扭动反抗,连玉却像疯了一般,他两眼通红,“嘶”一声,素珍脑中一刹空白,他撕破了她的外袍,妈.蛋那是官……袍!

内衬也被撕烂,裹胸布被解了开来,他嘴角一沉,竟用那玩意将她双手缚住。

素珍惊恐发现,她赤着上身呈现在他眼前,身上只剩褒裤。

而在她双手无法反抗的瞬间,他已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和靴袜,赤身埋进她胸.前,激烈的亲吻着她每寸肌肤。

和她一样,他下身只着一条玄色长裤。

羞人的地方,被坚硬滚烫的东西顶住,那种陌生的感觉……那种让人害怕又古怪的感觉,素珍哭着叫着咬他。

连玉任她咬,他轻蔑的瞥了眼她啃在他臂上的伤口,伸手探向她的褒裤。

这时,屋外传来紧张的敲门声,侍卫略带颤抖的声音在屋外响起:“皇上,里面……情况可还好?”

“朕很好,谁都不许进来!”

连玉冷冷说着,又低头盯紧素珍,笑得暗哑而无情,“状元.爷,你叫得太厉害了!你说,他们是以为你要行刺朕,还是猜,我们正在办什么事!”

素珍大怒,“我恨死你!”

连玉眸光是浓得化不开的墨,“很好,不爱我,就恨我吧。”

素珍脑子像要爆炸一样,她从不知道,连玉竟然无耻可憎到这种地步!

她羞怒忿恨,心里对这人痛恨万分,恨不得他立刻死掉,她重重咬住他的肩,往死里咬。

嘴里有什么异样。她咬在嘴里的地方虽一如他臂上坚硬如铁的肌肉,可又有些硌人——她怔了怔,松口一看,只见他肩上到胸.膛一大片位置,大大小小都是伤痕,竟不下十数,看去十分狰狞。

她一惊,他不是长在皇宫的小孩么?怎么——

突然想起两人初见时他愤世嫉俗的模样。他每天帮她打兔子。后来再见,他在金銮殿上亲手扶起她。权府里,他捂住伤口,硬生生将她带回自己的队伍……

她不由自主住了口,猛一抬头,只见他正深深看着她,眉眼都是自己,都是恨意,又都是火焰。

她心里生生就是一疼。也不知为什么。

她也像疯了般,竟温存的在他的伤痕上,她方才咬出血的地方,轻轻吻了一下。

连玉的手已够到了她的裤带上,身上那温软湿腻的触感,让他仿佛被刀子狠狠捅了一匕,竟比身下勃发的欲.望还来得疼痛。

他看着身下哭得一塌糊涂的人,浮肿通红的眼,咽了口唾沫,在她唇上,狠狠一压,终于,从她身上抽身开来。他将带着自己体温的龙袍覆到她身上,赤脚走到床角,一手抚上眉眼,末了,疲惫地道:“你走罢。不要再来上朝,去操办你夏家的案子去。如果……那是真的。好了告诉严鞑。我会让他全力协助你。他是三朝重臣,不比老七老九,不知分寸。不要再见我。永远不要再见朕。”

他声音再次恢复了冷漠。

素珍颤抖的将覆在自己身上的袍子撩开,迅速穿回单衣,又拿起被破烂的官袍套到身上,下.床二话不说便往门口奔去。

可是,临门一脚,怎么也迈不出去。

她心想,冯素珍,你真是犯.贱。这就是你对待爱情的态度。永远在犯.贱。

她攥紧袍衣襟,慢慢地,一步一步又走了回去。

坐到他身旁。

连玉掩着眉眼,但耳侧动静却让他猛然放手,回身看了过去。

素珍被他幽深得骇人的眉眼慑住,他目带惊喜,一股隐隐的期盼仿佛呼之欲.出,却又有些忌讳地狠狠压抑着。

他喉结微微在动。似乎在咽着唾沫。

素珍突然陷入无所适从的紧张,她侧开头,低声道:“我是身负血海深仇,可我还没卑.鄙到用情爱来换翻案,我初时确实不爱你,甚至恨你,但后来……我真……”

她本想说“真对你动了心”,可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说不出来,冯美人说女孩子太大胆,男人会被吓走的。

她迟疑着,死死盯着地面,身子却飞快挪过去,往他脸上亲了一下。

连玉摸着自己被亲到的鼻子,僵硬了半响。

万籁俱寂。耳边,来来去去只有她方才的声音。

良久,他回过神来,只见素珍已缩到床.头,警惕地看着他,眼中透着一丝惶恐,一丝愤怒。

这古怪的神色让他狂喜的心越加愉悦起来。仿佛一切雨过天晴。

她虽然满嘴谎话,但今晚,她两次离开,两次折回,她看他的眼神,终于,让他有所确定。

她即便爱不如他,但还是动了感情。

那剩下的,就都交给他。让她成长得像他爱她那样爱他。

他再不犹豫,大步过去,将她整个捞起来,放到床.上。

他急不及待整个覆在她身上,为免压到她,又两手撑在脖颈两侧,支撑着自己的体.重,然后微微眯眸,深深端详着她。

“真话?”

他明知顾问,语气带着危险。

素珍也故意板起脸,哼了一声,心里的甜蜜却似要流淌出来。

两人都有无数的话想问想说,可是,当连玉看到身下衣衫不整的人,咽喉一紧,忍不住就俯身重重吻到她唇上。

素珍初次接触情.欲,如今是心甘情愿,和方才委实不同,她咬着唇,闭上眼……被他全身捣弄着,他手过之处,她浑身颤抖,只觉身子都似被火灼过,急切的想要他做点什么,可又惊羞交加,觉得委实不该。

那是洞房花烛方能做的事!

她正要出口拒绝,哪知,连玉先从她身上起来,目光还带着的迷离,他无奈地看着她,“不行,你还不是我的妃子。我们之间欢好,若敬事房不曾记录下来,对你来说是大亏。你且忍一忍,我将你恢复女身,我们就能——”

什么,让她忍一忍?素珍要疯了,说得好似是她想什么他似的。

哪知,连玉拧着眉,仍旧一脸为难,“可是,我这里很难受,你帮我弄一弄。”

素珍傻了眼。

——

尺素句:引自宋代晏殊《蝶恋花》,尺素:书信。前面“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词句了,这里简单来说就是想寄尺素传情,心里那人却远在天涯。

236 醉卧龙帷(三)

连玉抓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身下摸去,素珍眼睛圆整,叫道:“流氓,放开这姑.娘。”

她一边乱动,一边道:“真为你智商捉急,你是皇帝,还摆不平敬事房?言情小说的套路懂不懂,手起刀落,血就有了,如果怕痛,可以揣只小动物进洞房,再手起刀落……”

连玉本来已将她手按住,闻言,嘴角一绷,没忍住,大笑出声。

“状元爷如此豪迈,那朕就不客气了。”

他狠狠扑过来,顺手扯下了帷幔—槎—

“不要,救命,我说笑的,”素珍惊叫着,满.床乱滚,“你不娶我,休想碰我!”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