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连玉冷冷一哼,将她压住,深深看过去,看她还带着微醺的脸容,看她被他吓得又惊又怕的模样。仿佛回到上京大街,他以慕容六的身份见她的时间。

逗她的,早知道她还不能完全卸下防备扫。

怕过了,她会被吓跑。

他暗下苦笑,也只能先忍着。

可又情不自禁摸住她的唇摩挲,两人不由自主吻在一起。

好半晌,素珍喘着将他推开,睨着他,“怎么,不冰块脸了,特别惹人讨厌。”

连玉勾勾嘴角,眸中划过丝沉色,“我不这样还能怎样,继续热脸贴你冷屁股?你当众说有心上人,将我踩在地下,你早知我假扮霍长安,假装不知情看我出糗,你还为了无烟放弃我。”

“除了不理你,我还能怎样?否则,我会做的,只有逼你屈服。你能不鬼哭神嚎?一切都拜你所赐,还敢怪我对你不好?”

“你今晚这一晕倒好,所有人都知道我对你关系不纯,不知就里的,还以为我断袖。”

素珍心里还是很受用的,如果要计较因果,确实是她先造孽在前,却还是板着脸。

连玉见她如此,当真可气可恨,她就是有本事,将过错都全推到他身上!

他双眸危险一眯,不再作声,诱她哄他。

素珍很久都没看到连玉笑得方才说手起刀落的开怀,这段时间来,他对她,冷硬得不行。

她心里一闷,伸手就去捏他的脸,“笑。8不许板着脸,你再板脸,我就投权非同阵型。”

连玉目光猛地就沉了,他冷笑一声,“抓紧她的手,“你敢!”

“我还没问你和权非同怎么回事,他嘴巴是你啃的吧?”

他说着,捏紧她下颚,折扇君神奇的出了来,他拿折扇在她头上重重敲了三下。

素珍抱头叫疼,这货是真打!她骂自己,你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她连忙又解释了一遍岷州的事,最后道:“是权非同故意让连捷误会,又威胁若我跟他走,他就杀掉连捷。”

“别人我还真不信他敢杀王爷了,但权非同这种邪魔外道,我哪敢不言听计从,今晚也是,他自己凑上来的,我不咬他难道你想我亲他?”

连玉冷着脸听着,末了,手指在她唇上狠狠揩过。

方才两人一阵胡搞蛮缠,她唇上本已有些火辣辣的痛,现下的却不敢惹他了。她想跟他说权非同诬蔑他杀父的事,迟疑了一下,终于没说,还是那个顾虑:权非同太诡计多端了,万一他因此和连捷产生嫌隙,这正是权非同想要的呢!

就像今晚,她以为这人好意送她过来,哪知,他心里早有计划。

他退婚,其实是想逼连玉开口纳双城,让她和连玉产生嫌隙,他知道她和连玉关系本来就僵硬。

不消连玉方才恶狠狠和她说,她当时就已看明白了。

只是,她当时醉醺醺的,心里最怪的还是连玉。他逼你,你就要答应吗?

顾双城,对你来说如此重要?!

方才还说,可以为她命都不要!

想到这里,她心里就难受,更想起了一个人。

连玉看她忽而有些心不在焉,声音不自觉柔了几分,“在想什么?”

他其实,方才就想问她!!

“阿萝是谁?”

“你之前爱的那个,是什么人?”

两人几乎同时出口,又都同时神色复杂地看着对方。

连玉眼皮微微一垂,末了,他笑了笑,起身套上袍子,将屋中灯火吹熄,只留榻前两盏烛火。

他翻身在她外侧躺下,拍拍枕.畔的位置,左臂横展开来,宽大的袖袍如行云流水,铺展开来。

不知为什么,和方才二人激.烈抵缠的滋味相比较,素珍只觉此时心跳竟也一点不逊,仿似完成什么仪式般,她小心翼翼在他臂上躺了下来。

她一枕下,连玉立下将她搂进怀中。

他摸着她垂在他身上的发丝,缓缓开口,并无隐瞒,将顾惜萝的故事全部告诉了她。

榻前两侧,两盏烛火柔柔燃点着,蜡泪偶尔跌落到鎏金烛台上。屋中所有金碧辉煌,都氤氲在光影婆娑之中,描绘出一副岁月宁谧的景象。

素珍认真听着,待他说完,她沉默了半晌。

灯火阑珊处,她尝试在脑里勾勒出阿萝的模样,她似乎那么清晰,可又那么模糊。

心中满满都是震撼。那么惋惜,多鲜活一条性命,就这样没了;又那么嫉.妒,在连玉心中,这个姑.娘必定是谁也不能替代。那么感.激,在连玉最需要的时间,是这个女孩陪伴他;又那么惶恐,连玉心中最爱的到底是谁。

她从没忘记,连玉说,她不及阿萝一分好。

她天不怕地不怕,却不敢问他,她不及阿萝好,是不是,他爱阿萝也比她多?

她蹙着眉,嘴唇动了好几下,却始终问不出口。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懂你。”

“对我来说,你远远不及阿萝好,可是,你就是你。阿萝是我再也回不去的时光,而你,我想,我确定,你是我以后想与之共度一生的人。”

连玉一字一字在她耳边说着。

她为他语气中的笃定而浑身颤抖,猛地身子半起的,睁大眼睛看向他。

连玉目光深邃沉着,同样深深凝视着她,眼里没有一丝迟疑。

“那你呢,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世,你果真是夏家后人?你心里原来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素珍只见他目光一敛,变得锐利无比,她身下他的肌肉都紧绷起来。此时的他就像一只危险而极具攻击.性的豹子,她心里本来也无比激.动,顿时变成无穷苦逼。她到底应该怎样回他?

直接把她的身世告诉,也是时候了,两人都已经这样,还有什么不能说吗?

可是,他会记恨李兆廷吗?

而且,她和李兆廷是一同应试科举,如今更是一朝为官,他能认为他们果真没有意图不轨吗?她的话,她很笃定,他不会伤害她,但李兆廷,本来和她便有婚约,现下又是权派骨干,他能不迁怒?!

那是杀身之祸!

她心里焦急万分,她不想再隐瞒下去!

能不能先将身世告诉他,李兆廷的事胡扯过去?

不,不行!

她几乎立刻否定了这个念头。

一旦他知道她是冯素珍,则李兆廷这个人就再也瞒不住。

李兆廷本就文名天下知,冯素珍是其未婚妻一事,并非秘密,若她告诉他自己就是冯氏,也就等同告诉他,她和李兆廷的关系。

她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如何才能不欺骗他,又能瞒住李兆廷的事?

以前,李兆廷被县中姑娘虎视眈眈,她总是自行脑补,若有一天,有个很好的男子爱上她,让李兆廷也吃醋吃醋,动怒动怒,那一定很!

如今,情况虽反过来,但总算是让她遇到了,怎么一点也不像想的那样好玩!

“嗯?”

连玉支肘撑起身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但目光如灼,乌亮逼人,那眼中的火热和严厉几乎将她身上烧出个洞来。

素珍心焦如焚,心里暗暗叫苦,面对一个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又是这种“看,我把我的事情都毫无保留告诉你了”的情况下,满肚诡计都用不上。她心道:救命,爹爹,你在天有灵,赶紧先救我一下,我明天烤只大乳猪去拜你!

“皇上,您……睡下了吗?”

也不知死鬼冯美人是不是真听到了,门外玄武略带焦急的声音救了她,玄武的声音比她更苦.逼十倍,“顾姑娘在殿.外……求见。”

——

有同学问,昨天为什么没更?弱弱说句,这个月是单数更,那天凌晨的更是19号的,因为第二天事情比较多,怕大家看不上,连夜写了,所以比较早。

237 断袖

连玉微微皱眉,他略一思索,道:"你去传个话,让殿外侍卫放行,就回去休息吧。"

玄武如获大赦,"是,属下立刻去办。"

床.上素珍却慌了手脚,狠狠瞪着他,"你要幽会自己出去,让她进来这是闹那样?"

她手忙脚乱整了整衣裳,便要跳下.床去找地藏。连玉睨着她,神色好笑,"谁让你藏起来了,你就大大方方在这待着。"

素珍本来很有些恼火,试问她怎能对情敌造访喜欢起来,正正份外眼红,听到这话却瞬间被治愈榻。

可是,低头一看自己被扯坏的官袍,她就提不起劲,嘀咕着下.床。连玉叹了口气,在她颊上亲了下,命令道:"床.上躺好。要听要睡随便你。"

他很快下了床,穿好靴子,又仔细将帷帐拉掩好,自己低头整理了下袍服,重新点燃了灯火,方才在前方桌前坐下。

时间倒是恰好彬。

"皇上,双.城姑娘到。"

门外,内侍小心翼翼报了声,轻轻推门,将双城带了进来,又识趣的退下,轻轻带上门。

灯火微滢中,连玉发髻仅以一只碧玉簪子簪着,几绺发丝微微垂了下来,更添几分秀俊,想是匆忙起来,但他眉眼平和,倒并无一丝被吵醒的愠色。

她心里稍安,上前道:"皇上今晚答应过来,后来却遣人送来一笺,说改日再聊,双城心中有事,却始终睡不踏实,冒昧到访,请皇上恕罪。"

连玉道:"不罪。有什么双城不妨直说。另外,朕也有话对你说。你先说罢。"

他神色如晦,双城摸不准他此刻心思,但满腹的情愫让她再也忍不住,将心中的迫切就倒了出来,"皇上今晚让人送来一笺,说不能赴约,改日再谈,是因为……李怀素?"

连玉竟毫不犹豫,"是。方才她还病着,朕走不开。"

双城心下一疼,几乎是冷笑着反问,"她三次五番忤逆你,你却三番五次舍不得她?你不是爱她能办案,侍君为民。她如今什么也办不了,你还喜欢她?那你今晚为何答应娶我!"

连玉目光出奇的透出丝柔和,"朕喜欢她,不仅是因为她能办案。"

"朕今晚打算纳你为妃,是因为朕知道你不喜欢权非同,你和他在岷州更是起了龌龊,朕不可能让你落到他手里。但仅此而已。朕日后会安排你秘密出宫,你可以过回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语锋一转,神色也是一整,眉宇间俨然透着一副关切又疏离的意味。

双城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她方才就察觉出来,权非同在宴上提亲,其意是要连玉开口纳她,虽然她不知权非同到底出于什么目的,但她还是顺势而上,装出一副难为的模样,端看连玉反应。

连玉果然开了口。

她以为,他心里对她是有感觉的,毕竟,她用心办成了岷州的案子,这过程中,两人合作默契。8她认为,至少有什么已经改变了。

可是,他本在谈笑风生,无懈可击败的应对着权非同的攻击,她一昏倒,他却抛下了所有人,甚至斥了连捷,抱她离去。

那吃紧的神色是骗不了人的!

她在寝宫等他过来,收到的却是他命人送来的信笺,她便寻思,闹了半宿,将李怀素送走,他也累了,需要歇息。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过了来,想借今晚的喜悦告诉他所有情意。

哪知,最终得到的却只是一句"仅此而已"。

她只觉满心愤恨,满心悲凉,看着他,眼泪簌簌就落了下来。

"你在宴上答应我赴约,其实就是要对我说这些吧。我该早有觉悟。在岷州,你每晚都吹笛,其实是吹给她听,我弹琴附和,你派人告诉我,让我莫弹,不是怜惜我的手指,是你根本无心和我合奏。你送我披风,我如获至宝,随身戴着,小心收藏,你却让白虎拿回去。"

连玉抿唇不语。

双城仿佛被人重重击了一记,心都是麻的。

她双拳紧握,厉声质问,"李怀素这女人来历不明,心怀城.府,并不是真心爱你,她爱的只是你的权位。你可曾看到我付出的努力,因为你而付出的努力……"

她眼圈红透,浑身透出一股浓重的凄戚,连玉心中虽是刚硬如铁,也不觉微微一紧。

他无法看到这双酷似阿萝的眼眸哭得如此伤心,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他几乎忍不住上前,给这女子几句温言软语,可是,他所爱的人就在背后,他没有让她回避,就是不希望她想岔。若他这样做了,她不会高兴。他不要她胡思乱想!

双城看他眉宇微锁成川,却始终毫无动静,心下悲苦,正要说话,目光猛然绞到一处。

床.下还有一双靴子!

他今晚召妃子侍寝了?!

她心头狠狠一撞,又随即否定。不,那不是女人的绣鞋,分明是双男式鞋靴。

李怀素还在这里?!他们……他们……

她难受得心口也为之一窒,几乎便要冲过去揭开帐子。

她咬紧牙,狠狠压下冲动。连玉眼梢微抬,似乎已猜到她所想,却并没有解释什么,只倒了杯茶,推到她面前。

他举手投足间就像个偏偏有礼的贵公子,但眉宇间那抹不屑解释的姿态,却提点着她,他是君王!他以他的方式在宠爱着一个女人!

这几乎把她击溃,她举起手,不假思索,便挥了过去。

连玉没有避。

俊美的脸上顿时通红一片。

她又惊又疼,他不避?他竟然不避!

他拧眉看着她。她狠狠叫道:"这是你欠我姐姐的,你变了心!"

她终于忍不住,奔到床帷前猛地拉开了帐子。素珍披散着头发,其实不待双城过来,她听到声音不对,也惊得起了来。

两人四目相对,双城眼中是浓墨般无法化开的怒恨,素珍却是一片苦涩。

"你不觉得自己很.贱吗,硬生生插进到别人的感情中去。"

双城冷冷说着,手掌狠狠挥了过去。很多年前,她比这李怀素更恣意十倍!

素珍像连玉一般,没有避。连玉心里其实很愧疚吧。

她并不觉得他欠了阿萝什么,他只是想清楚自己的责任,晚了赴约,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阿萝没有错,连月同样没有错。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