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书农文学网友上传整理墨舞碧歌作品传奇全文在线阅读,希望您喜欢,一秒钟记住本站,书农的拼音(shunong.com)记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阅读。

而自己更没有亏欠阿萝。

阿萝已经死了,双城不该借此困住连玉。

可是,如果借由双城的手,可以让连玉对阿萝的愧疚减少一点,她愿意和他一样。

她闭眼说道:"顾双城,你没有权利,以你姐姐的名义去伤害她心爱的人,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也希望我喜欢的人,能重新找到自己的幸福。"

双城冷笑,"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爱是至死不渝!"

预期的疼痛没有下来,她有些错愕地睁开眼睛,只见连玉挡在她面前,一手握住双城手腕,眸光凌厉逼人,"是朕欠你姐姐的,和她无关,你若敢碰她,朕不会饶过你。"

他目中寒光毕露,手中劲道更是大如钢箍。

双城只觉脑中"啪"的一声,有什么好似断了,她双眼含泪,死死看着连玉,"总有一天,你会后悔对我做过的事。除非,你真的不爱阿萝了!"

她使劲挣脱,连玉也不拦她,立刻放开手。

双城跌跌撞撞跑了出去。素珍不觉蹙眉,双城出门前,泠泠看向她那一眼,让她如坐针毡。

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搂了过来。

"双城的事,你别放在心上。"连玉眸中藏着一丝复杂难懂的情愫。

素珍哪能不在意,但在意的不是双城,而是阿萝,连玉对妹妹尚且如此,竟不挡那记耳光,那对阿萝……可他为她斥退双城,她终是把那丝深深的不安都使劲压进心底,抚着他的脸,心疼起来,"疼不疼?"

连玉坏坏一笑,涎着脸道:"媳妇儿吹吹就不疼。"

素珍心底那抹阴郁仿佛被这话一吹而散。

两人又闹腾一阵,素珍身上还带着病,很快便在他怀里睡熟了。

连玉却不曾入睡,深深看着怀中人的睡颜。

她心里还没放下那个人。

他阴鸷一笑。

那天无意激她,只是,她没心没肺,他方才怒而伤她。

你真没有阿萝对我好。可我……李怀素,此刻,你到底是真睡还是假睡?

他嘴角勾出丝自嘲的弧度。想将她摇醒问话,却又希望她亲自向他坦白。

临近五更的时候,明初炎亲自过来叫早——一众内侍心腹都知道,帝殿这边昨晚对外宣称,李怀素醒转,已被遣送出宫,实则人还在天子床.上,几名贴身侍卫今早心照不宣的没有过来,这边更是谁敢叫早,最后,只好将明炎初请了过来。

连玉着实有些窝火,半宿都在做梦,两张相似又不像的容颜在梦中叠加浮现,这才将将睡着,又被吵醒。

他哑沉的回了句,"朕起了,明炎初,你别乱嚷嚷了。"

"是。"

明炎初隔着门,也是一头冷汗。

连玉揉揉眉心,想起梦中那张熟悉的容颜,心头狠狠一抽,拳头倏地握紧,眸光已是一黯。

只是,当目光落到旁边那张清秀的脸庞上,嘴角不觉爬上一丝笑意。

这女人怎么睡成这副德行!这嘴角还挂着口水,只是那小巧的眉眼看去多纯净便有多纯净,两颊淡淡的小雀斑,更是平添了几分乖腻,将平日的滑头和诡计都敛去。

粉唇微嘟,供人采撷。

他咽喉一紧,俯身便在她唇上吻了一下,一吻既毕,想替她擦去嘴角涎沫,哪知,这袖子却岿然不动,他略一相扯,她便皱眉直往他怀里钻。

他低头一看,赫然发现这左手衣袖正被人家大刺刺枕着。

他哭笑不得,只好改用右手,往她嘴角揩去。

素珍哼了一声,仍睡得天昏地暗。

他好气又好笑,心中却越发柔软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媳妇儿醒醒,你把我袖子压着了。"

素珍蹙着眉又往他怀里蹭,迷迷糊糊叫,"别吵我睡觉,否则,手起刀落……"

她怎么就记得手起刀落!连玉失笑,见她眼底下一圈黑晕,私.心想让她多睡一会,反正上朝与否,他说了算!便单手将她脑袋托起,尝试将袖子拔出来,她却似乎和他作对似的,伸手扒紧他的袖子。

他暗咒一声,"小混蛋!"

但眼看她眉心皱紧,隐隐是醒来的迹象,他虽已被折腾出一身毛汗,还是决定放弃,揉揉她的发,低声道:"睡吧。"

素珍仿佛听到他的话,又沉沉睡了过去。

他叹了口气,替她盖好被子,压低声音道:"明炎初,进来!"

"是是是,奴.才来了。"

明炎初匆忙奔进,连玉已撩起床.帐,他一见床第情景,虽早料到几分,还是有些脸红耳臊,支吾着道:"皇上,可需奴.才让敬事房将昨晚李…提……李姑.娘和皇上……嗯嗯记下来?"

"不必。替朕找把剪子过来!"

"噢,噢,啊?"

——

..

238 定情信物

明炎初不知连玉要干什么,奇怪他为何还躺在床.上,连玉为人办事向来果断迅速。他自然不敢多问,很快寻来一把剪子。

连玉接过,在自己袖上剪了道口子,右手稍一用力,半幅袖子便这样撕了下来。

断帛的过程令明炎初看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结结巴巴道:“皇上,您这是……”

连玉扭头吩咐,“朕知你嘴碎,其他也便罢,此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若传到太后处,朕要了你小命。”

“是是是。榭”

明炎初鸡啄米般点头,心中惊悸无比,生命安全是其一,还有方才一幕,委实有些骇人。

天子自毁龙袍,那是不祥,可连玉似乎根本没把这当回事!

“只是,”连玉深深看了素珍一眼,将帷帐拉好,径自到柜子里取了新衣,穿戴好,又道:“你不妨跟七弟和青龙他们说,朕很看重这个女子,懂吗?坨”

明炎初点点头。皇上曾吩咐过众人,无论他和她之间如何,都不可对她无礼,只是众人事事以他为先,眼见他难受,自然对李怀素也没好脸色。若非连玉曾说过这话,按连琴那脾.性,十个李怀素也不够死。

连玉借此提他,给他们提个醒。是,他侧面来提,会比皇上直接吩咐让所有人更为明白。

只是,这也有点宠得过了……

他蹙着眉头,侍候连玉洗漱。

哪知,出门的时候,连玉突然顿住脚步,淡声嘱道:“让御膳房做些早点,约莫半个时辰后送过来,另外,替朕找根红绳。”

他说着又仔细交代了早膳的样式,茶点的款式。

明炎初摸不着头脑,这连玉平日没有早朝前用膳的习惯呀,还找红绳,这拿来做什么用?他愣了半晌,被连玉狠狠一瞥,方才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朝堂上,许多人不时看看李怀素空空的位置,连玉冷眼旁观,但笑不语。退朝的时候,他开口道:“权相且慢,留一留步,朕有几句话和你说。”

权非同不慌不忙,淡淡应了声“是”。

众臣惊奇回头,只见天子走到权非同身边,轻声说着什么。

“谢权相昨日请婚,可是,置诸死地而后生,朕和怀素昨晚……很好。你的心思还是留在朝政上的事才好。”连玉嘴角勾起丝笑意。

权非同脸色微变,连玉已然离开。

李兆廷走过来,似是随意问道:“师兄,皇上说什么了?”

权非同笑笑道:“没什么。”

两人边走边说。

权非同:“倒是你会怪我昨晚请婚吗?”

李兆廷:“连玉本就对双城有意,即使师兄不提,他纳双城,不过是早晚的事罢,师兄昨夜在群臣面前请婚,连玉不允,正好证了连玉欺抢臣妻之名。日后起事,无论是对朝廷还是百姓,都有说法。兆廷说过,对双城之心,不急在一时。”

权非同:“你能有此想法,甚好。”

李兆廷心下微微冷笑,只听得权非同又道:“只是,依我看,李怀素也许能把顾双城换下,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李兆廷一怔,随即笑道:“师兄真会开玩笑,皇上怎么可能看上李怀素?”

权非同看他一眼,“昨晚你没看出来?估计没有一位臣子不觉得奇怪吧,当然,知道李怀素是女身的人极少,否则,就不会如此惊愕了。8”

李兆廷:“昨夜师兄与她一骑而来,怕是连玉执意与师兄斗,方才再次对她示好。”

权非同却蓦地笑了,目光古怪。只是,他并没多说什么,只让他去请连捷过府一聚。

李兆廷领命离去,晁晃好奇,问道:“大哥笑什么?”

权非同习惯.性的摸摸鼻子,“我笑,兆廷怕是和这位夏家小姐自小便识得,从没往男女之事上想过,才认为并非男女之情。本相退婚、连玉发急,他那么聪睿的一个人,竟然没看明白。”

这一说,竟教晁晃也愕然起来,大哥的意思是,他对李怀素……

出宫路上,连捷被截下,他淡淡看着眼前不速之客,“李侍郎有何指教?”

李兆廷:“权相请王爷今晚到府一聚。”

连捷勾勾嘴角,目带嘲讽,“正所谓河水不犯井水。本王和权相不熟,这一聚有必要吗?”

李兆廷对他的反应早料到几分,微微一笑,“王爷,皇上如今可以为一个臣子当众斥责你,日后不定还能做到什么地步呢。你认为李怀素不会将权相告诉你的秘密转告皇上?若此事当真,他连父亲都能杀,太后本就恨你母亲蔼妃娘.娘入骨,母子二人往日还能看在你脸上,不动你家,如今心存芥蒂,万一哪天将权相斗倒,王爷是明白人,你说,他们母子接着要对付的人会是谁呢?”

连捷头上青筋乍现,冷冷看着他,不发一言,脸色却已是微微发白,最后拂袖而去。

李兆廷明白,话已凑效。

他略一考量,回府又给司岚风写了一封信。

岚风如唔,

你假意询问连玉是否有任务嘱咐连捷,让其与权非同套亲近,而后向他透露,连捷下朝后找过权非同,二人私.语片刻。如此一来,连玉不会疑心你,二人也不免嫌隙再生。

他写罢,又想写一笺给魏成辉,魏宫中有人,可将信转交顾双城。念头方起,几乎立即打消。

他要忍。

终有一天,他会得到。

得到这个人的人,得到这个人的心。

他顺手往怀里一摸,想掏出笛子来吹奏一曲,却发现怀中已空。是了,那东西早已丢掉。想起那人,他忽而微微皱起眉头,他一再提醒,她却非要向连玉靠近。她真以为连玉喜欢上她?连玉昨夜变了态度,终究不过是权非同相斗。权领她策马而来,连玉便要与他争上一争。

她只是颗棋子,缘何如此执迷不悟!

念及她当日态度,他心下冷笑,即便出事,也是活该!

双城彻夜未眠,还是起早到孝安宫中请安,婢女却说太后和缻妃到花园散步去了。

她找到去处,果不其然,慕容缻正一脸愤色,不用猜测,也知是因昨晚纳妃和李怀素昏倒二事向孝安告状。看到她过来,慕容缻更是没有好脸色,“怎么,耀武扬威来了?”

双城跟孝安问过安,面上只苦笑道:“双城不敢。也不过是太后垂怜,皇上恩赐,看在姐姐份上,怎比得上李姑.娘?”

她身边丫鬟梅儿忿然道:“昨夜小姐过去谢恩,她居然还在皇上那里——”

“梅儿,就你多嘴!”

双城斥得一句,孝安脸上已然变了色。

目送二人离去,双城嘴角一勾。这种小伎俩她并不想用,孝安也很明白。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无烟正好过来,见状喊住双城,目带责色,“你这是干什么?”

双城淡笑,“宫中的把戏你比我清楚。”

无烟冷冷道:“你便不怕皇上知道?”

“噢,难道你打算告密?”

“你做得出,便不怕别人告密。”

“无烟,”双城勾唇笑着,“我若不想被人抓到把柄,便不会堂而皇之办这事。谁都明白,由我还是我的婢女来开这个口并无分别。只是,我不怕被他知道。他只管来找我才好。一举两得,我何乐而不为?”

无烟有一瞬的愕然,声音更是冷了几分,“你何苦如此?我以前认识的顾双城可不是这个样子。”

双城不怒仍笑,目中甚至透出一丝怜悯,“无烟,你敢说你不嫉.妒?可连玉你无法得到,便连霍长安也不是你的,你什么也不是,你什么也没有,你凭什么来管别人的事,命比纸薄,心比天高,且顾好你自己罢。”

无烟怔愣半晌,只觉一阵耳鸣目眩,连忙伸手扶住园中柱子,方才缓了过来。

此时,素珍正在宫中醒来。她揉揉眼睛,宿醉的脑袋还有些混沌。可四周明晃晃一片实在刺眼。

目光落到床畔金穗上,她猛然记起什么。

忽而觉得好似做了场梦,美好得不真实。

她不觉笑出声来。

可随即想起阿萝,还有李兆廷的事,心里又是微微一沉。

沉?!一丝异样的重量从脚上而来,她连忙探头查看,只见右脚脚踝处缚了一小块石头。

这石头中间原来有个小孔,被一根红绳栓了起来,又紧紧系到她脚踝上。

等等,这玩意似曾相识。

她突然心跳加剧,这是再见那天,她借钱给连玉结账,连玉用来抵债的那块石头!

这块石子,原是块最上乘的玉原石。

她还跟冷血说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如果觉得传奇小说不错,请推荐给朋友欣赏。更多阅读推荐:墨舞碧歌小说全集传奇, 点击左边的书名直接进入全文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